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震云
刘震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59,911
  • 关注人气:7,0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头人

(2006-04-26 09:40:43)

 

    这时乡里的头人换了吴乡长。吴乡长爱骑嘉陵。一听街里“突突”响,就是吴乡长。吴乡长一来村里,就去找贾祥。吴乡长这人工作干得不错,一来村里就讲:

 

    “咱们可得发展商品生产!

 

    讲过,与贾祥一起就着猪肚喝啤酒。吴乡长能喝四瓶,喝了就红脸;贾祥能喝三瓶,喝了就摸头。两人红脸摸头一阵,“嘿嘿”一笑,吴乡长骑着嘉陵就回去了。去年吴乡长家盖房,贾祥去帮过忙,给他弄了几根钢筋梁;贾祥老婆有病,贾祥不在家去了塘沽,大家都说:

 

    “去找吴乡长,去找吴乡长!

 

    大家带贾祥老婆找了吴乡长,人家马上给批了个条,让贾祥老婆住进医院。大家说:

 

    “吴乡长这人仁义,对得住贾祥!

 

    这时恩庆肝硬化已经到了全硬,硬得像石头,不能再在街上晒太阳。贾祥一次从塘沽回来,不计换届时差额的旧仇,亲自开着小手扶,把恩庆拉到乡里看病,感动得恩庆躺在车厢里,捂着肝腑掉泪:

    “贾祥,知道这样,早让给了你,还差他娘的什么额!

 

    贾祥倒说:“该差还得差。”

 

    到了乡里,贾祥又去找吴乡长,批条让恩庆照了X光。照过X光,恩庆又撑了几天,终于死去。据说临死时手里还握着一个空酒瓶,嘴里喊着:“新喜,新喜。”

 

    可新喜这时在塘沽当监工,也不知他要对新喜说些什么。死后,全村老少都去送烧纸。以前的情妇美兰也去了,不过没哭,大家有些不满意。贾祥也去给恩庆送丧,祭到坟前一只煮熟的兔子。

 

    这时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恩庆死后三个月,贾祥又一次从塘沽回来,突然在村里提出,他要与老婆离婚,与美兰结婚。美兰以前与恩庆看过大喇叭,现在大家都说贾祥这人不仁义,恩庆刚死三个月就闹这事,不仁义;人家美兰刚到你家做过几天饭,就想人家,不仁义。也有人说贾祥对不起老婆。可贾祥还是要离。众人劝他不住。这时村里的村务员新换成了小路,小路已经一把胡子,声音变得沙哑,一次也在猪圈捂着铜锣说:“祥弟,不能离,不说弟妹贤惠,只是这美兰,以前可是恩庆用过的!

 

    贾祥大怒:“放你妈的狗屁!你住的房子你爹没用过?你不也照样住!

 

    弄得五十多岁的小路很尴尬,捂着铜锣跳出猪圈,三天不敢到贾祥跟前,嘴里老念叨:离就离,谁不让你离了?

   

  贾祥离婚是真想离,就是贾祥他老婆不想离。掰扯几个月,贾祥说:“给你两万块,跟小孩过去吧!

 

    老婆想了想,哭了一回,离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头人
后一篇:头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