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国房地产报
中国房地产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04,143
  • 关注人气:5,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舒斯贝尔梦断信托

(2013-05-24 13:36:40)
分类: 金融实务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 李阳 济南报道

 

 一场拍卖终于落槌,中信信托近6亿元欠款收回了4亿元。
     在历经第一轮拍卖流拍及再次拍卖被山东省高院叫停的波折之后,5月3日,已经到期两个多月的“中信-舒斯贝尔特定资产收益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抵押物被部分拍出。
    就该事件而言,已有了一个了断,但双方对此事的纷争显然没有结束。就在近日,本报收到一封来自舒斯贝尔方的急件,称中信信托并没有按照信托计划向其发放5亿元信托款,而只给了4.13亿元,并指责中信信托对剩下的8700万元募集资金违规使用,且称此过程中,中信信托涉嫌违规私刻公章。但当本报记者要求舒斯贝尔提供进一步的证据时,对方却称不想再深究此事。
    对此,中信信托向本报记者回应称,该项目本就是以土地抵押及股权控制的方式做的担保,中信信托以股东的身份参与相关的事务完全合法,并且法院已经顺利地拍卖了这个项目,中信信托不存在任何问题。至于没有完全将5亿元资金全部发放给舒斯贝尔,是因为在信托执行过程中发现该公司的资金流存在问题。
    “像舒斯贝尔这样的资质很难通过银行贷款渠道拿到资金,通过信托融资的代价就更高,这种通过滚球似的信托融资反而会使得负债压力越来越大。”济南景昶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营销总监曲寿清分析称。
   四川信托人士表示,不会有信托公司愿意走到拍卖的地步,因为这对一个信托公司的声誉会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所以信托公司在选择项目时不应存有侥幸心理。

纷争

这一切纷争源于2010年8月成立的“中信-舒斯贝尔特定资产收益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而当时正值房地产信托大行其道之时。
    据公告,该信托项目发行时间为2010年7月22日至2010年8月27日,发行规模为7.1亿元,资金用于购买青岛舒斯贝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有的“黄岛凤凰湾综合项目”和青岛乾正置业有限公司持有的“即墨温泉住宅项目”的特定地块开发收益权,预计年收益率为9%~13%,期限为30个月。以此推算该笔产品在今年2月23日到期。然而,在到期日来临之际,舒斯贝尔却因无力还钱而被诉诸法院,由此有了2013年1月8日的第一次拍卖。但这次拍卖因无人交保证金,以流拍告终。
   第二次拍卖原计划于4月13日开拍,但未经拍卖便被山东省高院叫停。根据当时公告,这次拍卖的拍品价值在第一次拍卖的基础上进行了明显下调,据知情人士透漏,舒斯贝尔对于这样的定价表示强烈不满,在其一再要求下,山东省高院叫停了此次拍卖。
    一直拖到5月3日,第三次拍卖定价恢复到了初拍的价格。
    根据记者现场了解,此次拍卖共有北京华联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青岛某公司以及一位自然人参加竞买,最终,起拍价3.02亿元的第1项标的(青岛市黄岛区长江东路南侧、滨海大道北侧土地使用权〈商服〉两宗,约107.92亩)与1.09亿元的第3项标的(青岛即墨市温泉镇新兴街8号土地使用权〈商业金融〉,约107.28亩)分别被北京、青岛两家公司以底价拍走,而第2个地块(青岛市黄岛区珠江路南侧、建院路东侧土地使用权〈住宅〉,约99.82亩)因为参加竞买人数量不足而流拍。
    日前,山东省高院再次发布公告,计划于5月25日将未拍出的上述地块进行拍卖。根据公告,此次拍卖参考价已较之前有所下调,该地块如果能够顺利拍出,中信信托的欠款将全部还上。对于这次拍卖,中信信托人士表示,应该会得到市场的认可。
    以司法拍卖的方式收回信托资金并非题中应有之意,中信信托与舒斯贝尔为何走到了这样的地步?
    中信信托人士向记者表示,在信托执行过程中,中信信托发现舒斯贝尔的资金存在问题,因此,在对舒斯贝尔发放了一次资金后便停止继续发放,而舒斯贝尔却拒还借款,只能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要回资金,保证投资人的利益。对此,舒斯贝尔法务人员告诉记者,因为中信信托实际给了4.1亿元资金,却要求按照5亿元资金收取收益,本金加收益共近6亿元,这样的要求并不合理。正是基于对这些问题的意见分歧,双方多有争执。
    据了解,中信信托已经提前“刚性兑付”了这笔资金。而随着拍卖的正常进行,已经有4亿元资金回笼,中信信托人士表示,未来收回全部资金及应有收益的问题不大。

中信的失误

舒斯贝尔与中信信托的合作从一开始就埋下了隐患。
    在之前本报报道的《落寞的舒斯贝尔》一文中,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舒斯贝尔虽宣称是澳大利亚舒斯贝尔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但其实是起家于日照、注册资金1亿元的小型房地产公司。该公司在2010年以前在日照当地开发了多个项目,凭借低价拿地、捷径审批等特权赚足了资金,但因为民间借贷纠纷、项目烂尾等问题,在当地早已有较差的口碑。
    显然,中信信托在考察该项目时对此并不知情。据中信信托人士透露,当初对于该项目的考察主要通过政府相关部门了解,并不知道其在民间的口碑。“这是一个失误。”该人士坦言。
    让人不解的是,在信托执行过程中并没有看到有关该项目的风险报告公布,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信信托的另一个遇险信托项目——三峡全通,在该信托计划的解决过程中,中信信托先后发布了十多份相关公告。
    对此,中信信托人士给出的解释是,是否发布风险管理公告是由信托公司自己决定的,并没有硬性要求。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信托圈存在一个潜规则,“银监会一直要求保兑付,融资人不行就信托公司上,信托公司不行就股东上,股东不行就换股东”。但是,近期银监会对信托公司的监管思路正在发生转变,允许信托公司暴露风险,并且希望利用市场机制化解兑付危机,不要总是无论对错就进行“刚性兑付”。
那么,如果信托公司不能在发现风险后及时发布公告告知投资人,信托的市场化机制恐怕很难实现。

冒险与侥幸

对于舒斯贝尔而言,事情远没有结束。
    这是因为,与舒斯贝尔有债务关系的并非仅中信信托一家。多年以来,舒斯贝尔及其关联公司曾多次尝试借道信托获取资金。目前,中航信托、昆仑信托及齐鲁证券仍与舒斯贝尔有间接或直接的债权关系。
    据媒体报道,在各种债务关系中,舒斯贝尔的关联公司乾正置业是一个重要筹码,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为青岛展冠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展冠”),持有乾正置业70%的股权,而青岛展冠的实际法人代表为齐千逸,其名下的另一家公司安都置业也与舒斯贝尔有着紧密关系。
    内部人士透露,2008年,青岛展冠拿到了齐鲁证券5000万股股份,正是这5000万股,使得这样一家并不正规的公司拥有了吸引资金的诱饵,从此展开击鼓传花似的圈钱游戏。先是在2010年10月11日,通过中航信托募资1.5亿元,期限为13个月,该信托计划到期后5天,这部分质押股权被转移到了新时代信托手上,向其融资1.2亿元。新时代信托计划到期后,这笔股权继续转给了昆仑信托,而目前该计划即将到期。
    记者致电昆仑信托金融风险部门,对方给出的回应是,如果发现与青岛展冠的信托计划有兑付风险,将会发布相关公告,但目前并没有任何公告。而据知情人士透露,青岛展冠目前资金链非常紧张,昆仑信托已着手寻找该债务的下一个接盘者。
    舒斯贝尔与中航信托的另外两个信托计划也已经在2011年11月和2013年4月到期,分别融资7500万元和3.5亿元。
    “一般小的开发商都会量力而行,而舒斯贝尔做的却都是大的项目,这就使得它在自有资金上比较匮乏。”曲寿清分析道,通过信托融资的成本一般都较高,而舒斯贝尔频繁通过信托融资,很容易将自己拖垮。
    对此,有信财富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选择合作项目时,一般的信托公司都会偏向有较高开发资质、资金状况良好的企业,但是不排除有的信托公司会靠价值充足的抵押物作保证,即便对企业没有信心,有抵押物在,仍存在侥幸心理。
    四川信托人士也表示,他们在项目的选择上非常谨慎,就算不是百强企业,也要求是在当地排名前列的开发商。不过,不同的产品经理风格不相同,所以在对产品把关上考虑得也会不相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