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云
滕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191
  • 关注人气:14,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不使用的文字都是死文字

(2020-12-01 11:48:22)
分类: 这个可以发

乍一看,《中国官宣“布依文”抢救成功 《布依方块古文字》昆明发布》这条新闻,当然又是喜讯了。但仔细推敲,这一行汉语方块今文字,又看得我一脸蒙蔽。

蒙蔽一:“抢救成功”是指什么?它有具体指标吗?

看内文,布依方块古文字,应该是存在于古籍的。而这古籍,也已保留下来。所谓《布依方块古文字》,实则是部字典。按一般对抢救的理解,古籍既已保留,就算成功。字典呢,是为方便使用文字之用,作用于古籍,就是方便对古籍的阅读和研究。所以问题来了——抢救成功,是说出了字典就成功呢?还是说通过字典详释古籍算成功呢?还是说,通过学者努力,布依族孩子终于可以藉此学习使用布依文了?我当然期望的是后者,但也知道这没可能。而出字典本身,断不能视其为抢救布依文成功——在我这的理解。或许,换个俗说的“取得阶段性成果”,我以为更容易接受,也更接近事实。

蒙蔽二:抢救成功之后呢?

这是一个悖论式的命题。如前所说,费劲巴拉抢救成功了,目的当然是给人用的。但布依文会推广使用吗?如是则又置推广普通话于何地?不用又费劲扒拉抢救它干吗?如果字典仅仅是供学者研究之用,而非推广学习布依文之用,那么叫它字典都是不准确的,不如叫作“布依方块古文字释义”。因为后者更接近学术著述的常规名字。但以抢救成功之喜讯,显然又超越了一般学术著述出版的评价。所以,归了包堆,就是本文标题——不使用的文字,就是死文字。布依文的前景,昨天既已死亡,变成文物,今后也不会活过来,变成布依族的读写工具。

新闻还说到,2009年,布依文被官方批准为第17种少民语言文字,它的同侪,还包括契丹文、女真文、八思巴文、白文之类。所以所提问题也涵盖更广——契丹、女真、八思巴、白文们,这些死文字,也逐一抢救成功了吗?然后,抢救成功之后呢?它们活过来了吗?

或许拿汉语古文字比照一下,更容易看清问题。汉语古籍浩如烟海,古文字大约从来也不用抢救喻之,因为它只是不再使用的死文字,静静躺在那里。尽管仍有大量的学术研究于斯,但并不能改变其死文字的事实。只要现代交流中不再启用古文字,那么它就永远活不过来。这就是汉语古文字的宿命。

以此参照,抢救成功的终极目的,当然是活。而失去了这个前提,抢救也便失其意义。所以,看到最后,这则喜讯的结论,我以为是这样的——布依文抢救失败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