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滕云
滕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191
  • 关注人气:14,5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2020-11-25 11:47:02)
分类: 这个可以发

从学姐到腚姐,就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开始。现在,简直就是迫害了——全民性的,亿万只脚。

中国人的“朴素”道德逻辑里,有一条,就是报应论。一报还一报一般是不够的,必须“万劫不复”才痛快。这个逻辑最在乎“下场”和“活该”,但“下场”如何得来,“活该”算否惩罚,至今无人问津。但以舆论消灭一个人,就是“腚姐”所言之“社死”,却是常态——“社死”好像不是她的发明吧。

报应,当然也属古已有之。它存在的前提,是“没辙”——无法通过安全且正常的方式获取权利的结果,所以只能念咒,扎纸人。这源自对强势者的无奈,按今天的说法,更类于心理治疗的一种——心理平衡了,不至于疯掉,不至于气死。

但久之,它成了鸦片,既上瘾,又舒坦,何乐而不服之。对强势者干他一炮其乐融融,对均势者干他一炮也很嗨皮,对弱势者干他一炮,更假装自己终于变成了强势者,其乐融融加也很嗨皮再N次方。重要的是,对均势者和弱势者的攻讦,更安全。

文明社会之文明一例,就是用协商和法律,替代了报应说。这是西人的发明,其实也是古已有之——闹别扭了怎么办?先协商,或叫谈判、说和、辩论巴拉巴拉,协商不成,就打官司,走法律程序。昨天看了段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演讲,由此知道,美国每年闹的别扭不计其数,打的官司也以万计,但数量最多的,是和解,即协商而获得解决。这都是“小事”,换成“大事”如内战者,200多年,他们打了一次。本国呢,几千年吧,也打了几千次。

本来,学姐和学弟的龌龊,在校内,也已按文明社会的流程,协商而和解了。退一步说,如协商不成,双方均可提告,继续走法律程序。而法院判决,即可认定为此事的最终结局。

但,以反转为标志的报应论,却在校外和网上,聚成了一个全新的道德战场,其势,就是要用扎纸人的方式,对“腚姐”宣判“社死”,不达目的决不收兵。

在这个野蛮时代的遗风之下,需要24小时辅导员陪伴的学姐,当然是早知今日的活该罢了。而学弟的名字,和他的近况,早已像用过的廉价道具,被扔近了“其他垃圾”的分类箱。各种人肉扒坟的唯一旨趣,就是看看人民到底有多大斤两,能不能像玩游戏一样,把这个小丫头彻底毁灭。

女权于此再次被隆重标出,当然也是趁手的武器之一。一切我所见过的对女权的泼污,借此浓妆艳抹,重装上阵。不过倒也证明,女权于中国的实际地位,倒更像一个舶来的笑话,一直如此。

据说有个叫李毅的旅美华人,说中国死了4000人等于没死。这够反人类了吧,但是不是必须让他“社死”?文明社会的规则不是这样的。《新京报》发表评论驳之,是文明社会的手段。李毅不服欲告其诽谤罪而绳之于法,也是文明社会的手段。这些手段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对说话作为一种权利的尊重——“事先限制”绝不应该成为一种选项。

然而按绝大多数人的意见,学姐第一个微博的发出,已经宣判了自己的“社死”。却从来不去想象,若连这也须“事先限制”,那么高校性侵的诸多被害者,她们的境遇又如何公之于众?这是比假设清华食堂没有摄像头更容易得出的清楚结论。

现在,我看到的唯一结果是,一个20岁的女生,因为她的言辞的挑衅,被公众彻底毁灭了。这不是一个文明社会的结局。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