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帘
画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0,820
  • 关注人气:18,9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童年里那些人都老了呀

(2010-03-03 14:24:06)
标签:

发小

压岁钱

80后

小孩子

故交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童年里那些人都老了呀
 童年里那些人都老了呀

 文/画帘
       

         过年的鞭炮声,让我想起我童年的那些花儿,陪伴我的生命每个角落。虽然不经常联络,但都彼此心照不宣。

                                                                                                                            -------------------------------------题记


  我在变老了,童年里那些发小们,像一朵朵花儿,在我回忆里开放着。再见面时,他们也都老了。有些事情要在一起回忆才算完美呀。很小的时候总是盼着过年,一进腊月里,就天天掰着手指头算着过年的日子。那时候父母给买的新衣服,要等到过年的那天才能穿上。所以我总是将衣服拿出来在身上左比量右比量。生怕衣服会变小了。把衣服捧在手里,用力的深吸一口气,衣服上那种好闻的味道,总是让我很是兴奋。然后再叠的方方正正的再放进柜子里。那时候父母就开始忙着办年货了,再离大年三十还有三四天的时候,就开始拿大锅烀肉准备过年的时候吃。而我和小朋友就开始算计着初一拜年,会收到多少压岁钱。


  小时候攀比心理很强,要是比别的小朋友少了几块钱,心里面都有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感觉。要好久才能缓过劲来。那时候根本不会想到,我们收别人的压岁钱,父母也得给别人家小孩压岁钱的道理。那时候发小们,还会因为收到的压岁钱攀比产生矛盾,想想还都傻的要命。虽然现在都天各一方,但是中间要是有发小出事,大家还会齐心协力帮助。09年正月初三聚会时,得知一个发小的2岁儿子被诊治出脑瘫。因家里条件差,要放弃治疗。十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结合中间一起上学的同学。自发组织筹款了,最少五百,最多五千,一共筹了八万多块钱。以给孩子的压岁钱名义交给了发小,还记得他与妻子的震惊和身边人的感慨。每当与身边人显摆时,他们都很羡慕我们的团结和友谊。


  如今过年的味道越来越淡了,程序似乎也简略化了。压岁钱也快十年没拿到过了。而且位置也掉转过来了,得从自己包里给侄女外甥压岁钱了。我小时候有印象收压岁钱,最开始是十块钱。那时候十块钱可以做很多事的。上小学以后,就涨到了五十。上中学的时候。就是一百了。再后来就没有压岁钱收了。当我们一不留神,身边就多出几个小孩子叫阿姨的时候,我已开始为自己包里的粉钞担忧。而今小孩子收压岁钱,都是二百打底了。而且小孩子收到钱似乎也没有很兴奋的感觉。所以越来越怀念小时候那种浓浓的过年味道,和那种进腊月就开始有的期待感觉。


  而今,过年似乎就是聚会了,亲戚间的,朋友间的,同学间的。各种大大小小的聚会,像是奔赴一个个战场一样,每一次都会喝的酩酊大醉。从年的回忆每每涌涌上心头,在那些故交旧友嘴里说出来,真是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首先是亲属间的聚会,亲戚们对我这种大龄青年所关心的问题,似乎都是一样。多大了?工作怎么样?男朋友找到了吗?快点找一个,我们都着急喝喜酒啊。亲戚问的问题,答案我都背下来,每到一家,就用同一种回答方式。无奈又不得不回答。通常饭后,父母们还会搓麻将或者打牌,而我又插不上嘴,也上不去桌。这是我最最无聊的时候,每过一分钟都感觉无比漫长。


  但是我喜欢和朋友聚会,与那些穿着开裆裤就认识的发小们。每年初三,雷打不动的聚会。每次聚会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人缺席,也会出现一些许久未见的同学。有一种感觉,就是他们都老了,我也老了。我们都走进了而立之年的预备队里了,被生活和工作磨砺的稳重又成熟。我们聊起今年春晚,小虎队在春晚上的演出时。我们这些80后应该是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正听他们的歌。转眼间过了快二十年。他们还唱着当年的那些歌,虽然他们还是依旧活力四射,但眼角还是多了岁月的痕迹。春晚上有一镜头转向了观众席中80后们。这些已为人夫人父的人们,眼睛都是闪烁的泪花。


  事实上同学们谈起时,都认为自己被生活折磨的麻木的时候,看到儿时的回忆,听到儿时的歌,还是会动情。回忆里小时候,我们都有许多许多伟大的梦想,可是我们一点点长大,梦想确从伟大变得越来越渺小,一点点变得现实。KTV里同学唱起一首老歌,歌词里有这么一句话:“终于还是走到这一天,要奔向各自的世界,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和那段青春岁月,一路我们曾携手并肩,用汗和泪写下永远。”此时此地此景此人,想起的不单单是一段旧光,而是用时间的流转印证了歌词中的美丽回忆。

  

       当我也从一个完美的理想主义者,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现实中人。而对身边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曾感觉到无法接受,也曾从逃避走向面对。从无能为力到游刃有余。是老了吗,还是成熟了。但我知道,我这个年龄,还有纯真和叛逆,那就是不懂事了。那些儿时的玩伴,学校中的同学,都从叛逆的孩子,变成一个个稳重的成年人。曾经在学校里喜欢打架的男生,现在变成了主持正义的警察,没有了顽劣,更多的是一种坚定。


  曾经总在上数学课时逃课的男生,现在自己开了公司,当说起数学逃课的事时,所有人都以诧异的目光看着这个身家过百万的他。他似乎明白什么,然后露过年少的童贞的笑声说,俺可是雇了会计的。然后大家一起哈哈大笑。还有那个一直在学校被一群男生保护的美丽女生,总是写一手漂亮的楷书,皮肤像嫩的一掐就会出水的桃子。而今已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安静的坐在一边,挺着大肚子为我们倒酒,听着我们说笑。

 

    我童年相识的发小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和空间,聚会的时候一年也仅有那么一次,还有些人好些年都漂泊在外地,围坐在一起谈乱某个人的时候,都会有好多儿时的快乐回忆,小时候我们也曾吵闹过,也曾因为一点小事翻脸过。现在回想起来,都开始嘲笑自己当年的荒唐,所以那些不妥协变成了快乐回忆。现在我们都成大了,那些远在他乡的发小们。我们都在努力,努力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