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轩辕箫歌
轩辕箫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295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轩辕说文】“豆”假借为“菽”

(2009-09-06 20:22:42)
标签:

轩辕箫歌

说文解字

文化

分类: 学有所得

    现在的 “豆”,在古时候叫做“菽”,稍微有点儿古文知识都知道哈,先秦典籍都是这样的。

   “豆”这个词在古时候是一种礼器或祭器的名字,盛肉羹、肉酱之类东西用的器皿。《说文解字》曰:“古食肉器也。从口,象形。”,许慎说豆乃“古食肉器”是对的,但说“豆”字“从口”就有点儿牵强了,其实豆是象形的独体字,谁也不从。

    “豆”比较典型的实物器形是这样的:【轩辕说文】“豆”假借为“菽” 【轩辕说文】“豆”假借为“菽”

    青铜器铭文的“豆”字是这样写的 【轩辕说文】“豆”假借为“菽”【轩辕说文】“豆”假借为“菽” ,与实物很像吧?象形文字么。

    菽是粮食,豆是器皿,两码事儿。《詩經》中尚無假借現象發生。

    在先秦典籍中,“豆”被假借为“菽”的,凡四例:

    其一,《鶡冠子·天则》:“一葉蔽目,不見太山,兩豆塞耳,不聞雷霆”

    其二,《晏子春秋·雜篇》:“景公病疽,在背,高子國子請。公曰:職當撫瘍。高子進而撫瘍,公曰:熱乎?曰:熱。熱何如?曰:如火。其色何如?曰:如未熱李。大小何如?曰:如豆。”

    其三,《战国策·韩策·張儀為秦連橫說韓王》:“韓地險惡,山居,五穀所生,非麥而豆;民之所食,大抵豆飯藿羹”

    其四,《禮記·雜記下·投壺》:“籌,室中五扶,堂上七扶,庭中九扶。算長尺二寸。壺:頸修七寸,腹修五寸,口徑二寸半;容斗五升。壺中實小豆焉,為其矢之躍而出也。”大戴禮記小戴禮記皆如此。

    先秦典籍,大都為漢儒抄錄傳授,所以,“豆”被假借为“菽”,到底是典籍中固有的,還是漢儒們抄錄中假借的,這我不知道,不過我寧願相信漢儒們對於學問的謹嚴程度,因而相信這樣的假借在先秦典籍中就有了。

    汉代,司马迁同志在公元前100年前后撰写的《史记》中,也有假借的现象,《扁鵲倉公列傳》中有:“躁者有餘病,即飲以消石一齊,出血,血如豆比五六枚”

班固《漢書·公孫劉田王楊蔡陳鄭傳》:“田彼南山,蕪穢不治,種一頃豆,落而為萁。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漢書·王貢兩龔鮑傳》:“臣禹年老貧窮,家訾不滿萬錢,妻子糠豆不贍,裋褐不完”《漢書·翟方進傳》:“壞陂誰?翟子威。飯我豆食羹芋魁”

    这叫啥?假借,假借有规矩,那就是“同声假借”,比如“蚤” 假借为“早”之类的,哦,也就是说,“豆”的读音,在当时与“菽”的读音是一样的。有一點要說明的是,“豆”可以假借為“菽”,“菽”不可以假借為“豆”。

    ……以後的例子就不舉了吧,太多了啊。

    東漢許慎所著《說文解字》中,以豆為聲的有:逗、豎、脰、短、郖、侸、裋、頭,也就是說,那個時候這些字的讀音還是一樣的。

    這個情況後來就發生了變化,一部份讀音shu,一部份讀為dou,你查查現在的字典,以豆為聲旁而讀音為shu的還有侸、樹、豎、澍、裋、尌……

    从啥时候开始变得?怎麼變的?我不知道!哈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