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镐把子
李镐把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055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申同学和他的《哈尔滨电影地图》

(2010-03-29 10:47:38)
标签:

文化

 申同学和他的《哈尔滨电影地图》

“那电影太牛X了,哈尔滨一个姓何的写小说时,用那个小学生的诗做他的小说结尾。在场院里,正放着露天电影《乡村女教师》,屏幕上是那个小学生在高声朗诵……”说到朗诵,申同学直了直歪倒的身子,一本正经地学着童音:

挺起了胸膛向前走,
天空、树木和沙洲!
崎岖的道路,
喂!
让我们紧紧地手拉手!
露着胸膛,
光着两只脚,
身上穿件破棉袄!
向前看,
别害臊!
前面是光明的大道!
“真他妈牛X,‘向前看,别害臊,前面是光明的大道’,太他妈牛了。”我歪斜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微笑,“太他妈牛了。”我在心里也同样感叹着,“你这记性,也太好了!”我由衷地赞叹,申同学立码又来了精神,“这么多年我就指着这记性活着呢。”
   申同学是个电影狂,这个,我早已耳闻目睹。耳闻,是我的老同学司马平邦先生不止一次地给我遥介申志远同学,一会儿说他在写电影评论,一会儿说他到某剧组去客串了日本兵,一会儿又说他在写一个关于电影的小说。目睹,那就是他的写满关于电影回顾的博客和正摆在面前的这本《哈尔滨电影地图》了。

申同学非常正式地把他呕心沥血的这本书赠与我,并认真地在扉页上题辞“电影是我们每个人童年最难忘的记忆”。这样的一本正经,在申同学大概是困难的,因为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曾经灌入我耳朵的评价基本都是“疯子、痴人、痞气”,而一晚聊下来,我更愿意相信,他是个老愤青。愤青者对任何事都持批评态度,即使是他想表扬谁的时候,也会这样表达:这X养的,太他妈地牛X了。

一个疯子,痴人,痞者最后刹下心来,认认真真地写了一本书。这本书,追踪了哈尔滨这座有百年历史的城市与电影的百年之缘。让我们来一同看看他的第一场吧:1899年,俄国人在哈尔滨开始有电影的活动;1932年,东北第一家电影公司寒光公司在哈尔滨道外区道街成立,拍摄了电影《可怜的她》;1948年,新中国第一部电影《桥》在哈尔滨拍摄;1958年,哈尔滨电影制片厂成立,拍摄电影《笑逐颜开》;1979年,龙江电影制片厂成立,拍摄电影《她从雾中来》……

申同学就这样从电影出发,行走在哈尔滨的街头,把我们从电影中的镜头,带到生活中真实的场景:这是横跨松花江的铁路大桥,在这里拍摄了新中国第一部电影《桥》;这是中央大街,秦汉和林青霞曾并肩行在《滚滚红尘》里;这是红军街,张曼玉到这里吃过冷饮;这是哈尔滨工业大学,赵薇和陆毅在这里《情人结》……除了介绍电影,申同学还积极介绍从哈尔滨走出去的电影人。他说“喝着松花江水长大的人从哈尔滨走向银幕的辉煌,无以数计……”远的不说,申同学不自豪地介绍,“杨亚洲,你知道吧?马晓颖,现在改名叫马俪文,你知道吧?”我频频点头,知道知道,都大名鼎鼎。杨亚洲《美丽的大脚》,马俪文《我们俩》都是我爱看的,“杨亚洲是我小学体育老师,我一年级的时候,他教我。”“马俪文,我俩是同学……”呵,怪不得申同学这么痴迷电影,原来早有来头啊!

歪斜在咖啡厅柔软的沙发上,听申同学侃电影,申同学啥也不吃,只喝水。本以为他会像他在电话里对我反复陈请的那样请我一顿,可是最后还是李睿同学买的单。呵呵,还好,我没大吃,餐费只八十多元,没让我太愧疚。不过,听申同学说到他做这个项目那个项目,应该不会吝啬这块八毛钱,我等着他承诺的宴请诗人们的活动,并随时准备在那场活动中大吃一顿。不过吃来吃去最后我会不会自己买单呢?申同学行乖言张,这也是说不准的事啊。看看,扣老师为一顿饭居心叵测,也不是啥好饼。

回家把书放到床头,妈妈来了,捧起来读,那一天阳光明媚,洒满金辉,妈妈靠在沙发上,在金辉中抬起头来说:“真是一本好书!你记不记得你们小时候,我带你们去看电影,早上六点多钟就出发,冬天时,天还没有亮呢,那时可真有瘾啊。”是啊,妈,我是记得的,在那个冬日的早晨,电影院里的铃声响起,灯黑了,一束光投射到白色的银幕上,电影开始了……我们忘掉了身上的寒冷。

电影是我们每个人童年最难忘的记忆。

感谢申志远!

2010年3月29日凌晨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