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与思:严春友的博客
诗与思:严春友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2,204
  • 关注人气:6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时间是绵延的洪流——柏格森《时间与自由意志》

(2013-07-02 09:44:13)
标签:

柏格森

时间与自由意志

杂谈

分类: 哲学、西方哲学

时间是绵延的洪流

——柏格森《时间与自由意志》【西方哲学名著品读系列】

                              如果有人问大自然,问它为什么要进行创造性的活

动,又如果它愿意听并愿意回答的话,则它一定会说:“不要问我;静观万象,体会一切,正如我现在不愿开口并一向不惯于开口一样。”

                        ——普罗提诺

 

时间是什么?在法国哲学家柏格森(1859-1941)看来,我们通常所说的以数字来计算的时间并不是真正的时间,真正的时间是绵延。

他把时间分为两种,一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时间,可以用数量关系来表示,比如几点几分、何年何月之类。这是一种外在的、机械的时间,与生命无关。这种时间实质上是空间化了的世界:时间被设想成可以进行计算的一系列点的排列,是一条从过去向未来不断延伸的线段,这条线段的各个部分或点实际上是同时排列的。这样的时间仅仅是一种数量的堆积,是各个部分的机械相加,没有质的变化发生,每个数字都与别的数字没有什么不同,都只是在空间上的累加罢了。它是没有生命的、死的时间。

真正的时间却不然,是活生生的,永远处于变动之中,这就是生命的时间,这样的时间存在于我们的体验、情绪和意识之中。生命的时间可以叫做绵延,它表示时间的整体性和弥漫而不可分的性质。我们的情绪,比如喜怒哀乐之间,并不存在绝对的界限,无法计算,我们的每个情绪都与过去的一切情绪相关,共同构成一个整体,以至于不能够把它们分割开。每个情绪里又包含着未来的情绪,不知不觉之间,快乐可能就转变成了悲哀,至于是怎样转变的,我们自己也不得而知,找不出它们在哪个地方发生了区分。人的意识、情感就如同河流中的浪花,一波未平,又起一波;不知道它来自何处。

这样的时间是异质的,时时都在变化着,时时都是新的,绝对不可能有两次同样的心境出现。今天的12点的心情,绝对不同于昨天12点。真正的时间如同绵延的洪流,来自莫名的过去,涌向不可知的未来。它只有强度,没有广度,后者是一个空间概念,只有空间中的东西才可以以广度来衡量。当人们把年龄划分为多少岁的时候,就已经把时间变成了具有广度的空间了。

这种时间是绝对连续的,中间不可能有任何断裂和停顿,故而不可被划分为不同的许多单位。在这里没有什么统一性,所谓的统一性不过是理性强加于时间的,是人为的。由于它永远处于运动过程之中,因而不能成为研究对象,运动是不可研究的,一经研究就变成死的了。科学所处理的不是运动,而是静止,当它把运动变成数学公式的时候,就把运动空间化了。古希腊哲学家芝诺提出的“飞矢不动”的命题就是把过程空间化的结果。他说,飞着的箭是不动的,因为在每一个瞬间箭都与它自身相等,占有一个与它自身相等的空间,而这就意味着静止——只有当一个事物在每个瞬间占有两个空间时运动才会发生,而占有一个空间就是静止,这是静止的本来意义。他实际上把运动的过程变成了一个一个的空间,一个个静止的点,已经把空间进行了分隔,空间当然是静止的,于是就得出了“飞箭不动”的荒谬结论。对于时间本身,是永远不可能进行这样的分割的。

可见真正的时间和运动过程是不可研究的,不能通过科学的方法或理性的思维来把握,而只能直观。对它的任何分析都会把时间变成静止的空间。

人的自由意志正是以真正的时间为依据的。在空间化的时间中,一切都按照必然规律进行,同样的前提条件必定产生同样的后果,在这里人没有自由。只有在真正的时间中,人才具有自由。在这里,决定论是无效的,没有任何东西是决定了的或预定的,同样的前提条件不可能导致同样的后果,一切都是未知的,连我们自己也不能预测下一刻我们的情绪会有什么变化,我们意识中会有什么东西出现。这就使我们的意志具有了自由决定的可能。假如一切都是预定了的,则无任何自由可言。自由也是不可定义的,我们能够感受到自由,但不能把它概念化,它只能体会,而不能言传。所以,那些主张对自由进行分析,从而建立起关于自由的理论体系的做法也是错误的。

自由只存在于现在,而不存在于过去。凡是过去了的东西都已经不可更改,没有了变化的可能,也就谈不到自由。在现在中,我持续地存在着,变化着,不受因果律的支配,因而是自由的。这样的时间只发生在心理的、意识的领域,这也就是说,只有人才有自由。、

柏格森所说的这种真正的时间,可以说是本体意义上的时间,而我们通常所说的时间和科学意义上的时间,则主要是认识论意义上的。后者是出于认识和把握世界的方便而建立起来的一个约定的符号系统,用来标志事物存在的过程之长短。至于被这个符号系统所衡量的那个时间本身,则不可做这样的划分和衡量,因为它们是连续的,如同水流一样,假如将其划分为不同的阶段或分割为一系列的点,那么水就不可能运动了。

这种关于时间的符号系统诚然是有意义的,它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一个必不可少的框架。我们的错误在于往往把这个时间当成了时间本身,而忘记了时间自身的不可分割性、弥漫性、异质性和运动性。认识的作用就在于区分和分割,这是我们把握世界的主要方式,假如认识失去了这个功能,就无法把握世界。比如我们要区分生命和非生命、有机界和无机界等,可实际上在生命和非生命之间并无绝对界限。这是我们在使用时间概念时需要加倍注意的。事物的变化并不是单纯的量,而主要是质,把事物区分开来的正是这个“质”。今天的8点与昨天的8点,从数字上看都是一样的,但其意义却大为不同。

柏格森所说的真正时间的种种性质,恐怕在于时间本身的整体性。世间没有孤立的存在,每个存在都将整个宇宙融入自身之中,以至于我们无法在此事物与彼事物、个体与宇宙之间找出一个真正的界限。正如莱布尼茨所言,整个宇宙犹如一巨大的洪流,有一些事物流出,有一些事物流入,前者意味着产生,后者意味着消失。【原载严春友:《西方哲学名著导读》,清华大学出版社、北京交通大学出版社,2008,2010】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