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73烟纸店
73烟纸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9,331
  • 关注人气:6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女人独立到什么程度,婚姻变得并非必要?

(2017-08-01 22:10:23)
标签:

杂谈



好像人生到了这个阶段,婚姻可以不需要。经济上能够独立是第一,而心理上,作为女人,不正是在日积月累的伤痛中,让自己从茧子中挣扎出来,获得内在的独立?


在我眼里,她是女性的典范,漂亮优雅性情贤淑。她天赋很高,却是因为当年种种显而易见的原因,没有在专业上发展,而是远嫁美国。


丈夫的诊所在南部的小城,她便跟着他在那里生活了许多年。那是个炎热、干燥、没有四季的城市,站在家门口的公共花园,几星期见不到一个人。可是她连寂寞的时间都没有,她在养育一对儿女,打理巨大的住宅,还要去丈夫的诊所帮忙。


▲Marta Bevacqua 摄影作品

她的才情只能在家政上展示,无论是厨艺还是室内装璜都堪称一流。她为人慷慨喜爱朋友,周末,她邀请辛苦打工的留学生来家聚会,一个人为几十张口准备晚餐,那可是丰盛的美味佳肴,在她做来却是忙而不乱,并且乐此不疲。


很多时候,人们认为她丈夫的成功不仅是在专业领域,而是有这样一位出类拔萃的太太。同时,为生存奔忙的女留学生在羡慕她,她到美国未打一天工,有个好职业的丈夫到底不一样。


然而,生活从来不会像它表面那般光滑。作为个体、作为女人,她的种种压抑,如果没有深切的交往,谁又能体会?


表面看起来,都是些家庭现象,很琐碎很具体,比方说,孩子都是她带,甚至连月子都不做,因为没有帮手。(母亲们都有体验,照顾零岁婴儿是一项艰辛的体力活,即便有人帮忙。)而她有了两个孩子,做家务时便把年幼的一个背在身上。


后来,孩子进幼儿园,她去诊所上班。下班后,与丈夫一起回家,他进了家门一路脱外套把自己甩到沙发上读报看电视,她则开始一天中最忙乱的时刻:做晚餐,给孩子洗澡,收拾房间,给全家人熨衣服,无穷无尽的家务事。


▲Nicky Hamilton 摄影作品

原来做个贤妻良母首先要有好体质,比如失眠后头痛,例假时腹痛,所有可能出现的痛楚,在家事涌来时必须悄然远遁。


所以她搬家几次,每一次都为减去面积,直至搬离所谓的中产阶级区域,草坪、游泳池,都不要了,仅仅为了节省体力。十多年来她只穿T恤和牛仔裤,去美途经香港买下的两箱时装甚至没有打开过。


女人的那些虚荣就是这样在生活的压榨下被一点一点地全部放弃。


还有,丈夫的诊所不能对病人关门,做妻子的便要守在他身边,也就是,守在南部,十年里没有去过纽约,也没有回上海,没有一长段时间让自己觉得可以休息,好像是没有尽头的劳役。


而节假日更是心乱如麻,眼看着高速公路上一辆辆车载着一家家人朝远方驶去,她觉得自己的活力在被这日复一日毫无变化的生活吞噬。


▲Nicky Hamilton 摄影作品

关于女人给予家的付出,杜拉这么总结,“一个女人的工作,从起床到睡下,与战争中度过一天同样艰辛劳苦。”


她说:“也许她青春时代的憧憬,她的力量,她的爱心,在单纯的合法性中受到创伤由她流失净尽。”


然而男人,或者说丈夫,常常是最盲目的一个。两人要是有争执,他对她最具杀伤力的一句话便是:你有什么本事?你能做什么?


看起来是这样,为母为妻只是女人天经地义的本能,而作为社会角色,她在诊所既不是医师也不是护士,仅仅是丈夫的助手。


好了,故事到这里似乎进入了本质。多年来,作为夫妻常会有各种琐琐碎碎的争执,每次都是以他对她的断喝结束:你有什么本事?你能做什么?


能做什么呢,能做的是疯狂地冲进车库,开着车冲上高速公路。


事后,丈夫向她道歉说,不用在意他一时冲动讲出来的话。于是,日子又过下去。


▲Lumi Tuomi 摄影作品

有一年她回国办事,虽然才逗留几天,却发现上海变化巨大。她说,想回来住上一阵。三个月后,她和孩子一起回上海,表面的理由是想让孩子学一阵中文,内心是要给自己一些机会。不管丈夫怎么反对,她卖了自己的车,带上庞大的行李和一双儿女,自己都没有想到去意如此坚定。


在沪几年她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在发现自己的潜力同时,经济上的收入也很可观,而家事有保姆与她分担,重要的是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想到美国往事,竟有不堪回首的感觉。当丈夫再一次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要她在限期内回美时,她当即把结婚戒指脱下还给他,他们就这样分手了。


她突然如释重负,直到这时才明白,离婚对于她竟成了一道益于身心的减法,家事减去,麻烦减去,阻挠减去,伤害减去。


所以她得出这样的结论,好像人生到了这个阶段,婚姻可以不需要。经济上能够独立是第一,而心理上,作为女人,不正是在日积月累的伤痛中让自己从茧子中挣扎出来,获得内在的独立?


▲Sonya Mitykova 摄影作品

我见过她的丈夫,一个清爽、正派、很书卷气的医生,在社交场所顶多给人不苟言笑的感觉,他为人诚恳正直,在行业里声誉很好,然而,这好像无法说明婚姻问题。


记得当时我们正一起用餐。我看到她在餐桌上为丈夫剥螃蟹,剔鱼刺,好像他是个孩子,那时他们的关系已经很危机,因为她的不肯回美国。可她依然在照顾他,以一种多年的惯性,他也一派心安理得。


我那时就有预感,有一天他会很后悔很后悔。


※  唐颖著名作家。以书写上海题材小说闻名,被认为是对上海都市生活“写得最准确的作家之一” 。她的作品《红颜》、《美国来的妻子》、《无性半侣》、《冬天我们跳舞》、《理性之年》、《告诉劳拉我爱她》、《丽人公寓》、《随波逐流》、《纯色的沙拉》等脍炙人口,曾屡次获奖,部分作品被成功改编搬上中外舞台,《红颜》被改编为电影《做头》。在中国小说学会举办的2016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评选中,唐颖新作《上东城晚宴》成为5部年度长篇小说之一。


※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要分享,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信箱:yanzhidian@73hours.com.cn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