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微风淡水
微风淡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58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青青(三十四)

(2022-11-24 10:41:30)
分类: 小说

青青(三十四)

且说怡啁见青青仍然如此单纯,对自己的斑斑劣迹似乎毫无察觉,毫无戒备,不免也生出一丝怜悯,一丝内疚,甚而挤出了几滴眼泪。于是好心安慰青青耐心等待,等待公正判决,怡啁说: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你就安心服刑吧,我会把水电公司一切事务安排好的。

殷仙闻言,心里暗暗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口是心非,也不知闷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谁不清楚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心里想着,嘴里也只是说些安慰的话,又把个眼睛死死的瞪着青青,望那清癯略带红晕的双颊盗窥,恨不得把青青一口吞了下去。

看望时间到了,怡啁俩离开了看守所。一路不免萧然,看看两旁松枝贪婪,灌木杂乱,竹木萧萧,乱坟岗虎踞龙盘,心里不免愀然。怡啁年老体衰一路踉踉跄跄,殷仙不免搀扶着拖拽着怡啁匆忙赶路。殷仙说,你老真是有人情味呀,还掉眼泪,那不是把个鳄鱼的眼泪演译得活灵活现。怡啁说:当时,我真的心软了,不免怜悯了,也感觉我们是否做得太过分了呀,造孽啊,造罪呀,殷仙呀,你的心也未必太狠了点,你是要把我逼上梁山了呀……不过事已至此,下一步你要把账务处理好,按贾余会计师的评估报告,把股金重新分摊停当,把账务调整好。殷仙连连点头称是:那当然,那当然!

殷仙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又说,大事已经办好,一块石头落了地,今晚不如到凤凰宫消遣消遣,好好的消解疲劳。怡啁没说什么也就身不由己的随殷仙去了。

这凤凰宫是集餐饮休闲一条龙服务的。殷仙说,你老辛辛苦苦一辈子,老老实实一辈子,也没有捞个一官半职,也没有捞到一星半点油水。如果没有我这个朋友,恐怕就只能这样萎萎靡靡一辈子,如同茅窠里烂掉的冬瓜,如今总算凭本事大干一场,今晚何不潇洒潇洒,秉烛夜游。怡啁听得虽然有点刺耳,又觉得靡靡有音,于是就随殷仙安排,推推搡搡搡的进了一间昏红色的包厢。其实怡啁本来是正儿八经的老人,从来不奢望有太多的享受……

席间殷仙要了一瓶茅台,点了虫草茴香汤等几道物色菜,酒过三巡,两人不免酒气醺醺,话也多了。

殷仙溜着个迷缝的斜眼说:“怡董呀,如果没有胡涂等几个人拱火告状,青青恐怕也不会被抓,你又哪有这个机会。如果不是我主持股东大会,灵机一动,振臂一呼,大家又哪能一致推举你当董事长呢!”

殷仙说到劲头上,就对怡啁说:“胡涂的情况我比较清楚,他本是我做业务时的同行,酒肉朋友,知心朋友!他视我为孔明诸葛亮,我们毕竟是从江湖中摔打出来的,他东拼西凑,好不容易积攒了240万投资青青煤矿公司,眼看就要泡汤,那里不急?那怕让他杀人,他也会拍胸脯,如今得了我这个朋友,哪有不言听计从之理!”

殷仙喷着烟雾,满口酒气,眉飞色舞,又说:“怡董,如果没有我事先打招呼,没有胡涂这一干人起拱闹事,青青这毛头丫子恐怕还在台上趾高气昂,生你老人家的气呢!”

    怡啁听罢不动声色,老人家毕竟姜是老来辣,还迷迷糊糊隐隐约约有那么一点自知之明。听了这番大言不惭的谄媚讨好,心想,你这害群之马,算我瞎了眼,让你得势!那胡涂真是糊涂虫呀,乌合之众,乌合之众!害人不浅,害人不浅呀!心里如是想,嘴里不免也嗯嗯的应承。

殷仙说着又从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资料对怡啁说:“这是回龙电站二期改造工程的资料,结算总金额260万元,这是清清电站输电线路维修改造工程,结算金额168万元,这是施工合同,这是发票,所有证据,原始凭证样样俱全,就辛苦你老人家动动手了。”

    怡啁明知所有这些全都是假的,又如何下得了手。

    殷仙说:“怡董呀,我们同艰苦,共患难,同在一条船上,只能同舟共济,艰苦创业,不分彼此!偌大的公司,这区区数百万工程又算得了什么?那朦胧电站二期改造工程一千余万元又有几分真假?你比我清楚!此次审计不是也没有问题,你还犹豫什么?!老规矩,利益均沾,二一添作五!”

    怡啁听得分外刺耳,暗自叫苦,真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呀!俗话说得好,贫穷自在,富贵多忧,又岂此多忧乎哉!

    怡啁心想,你殷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生吃喝嫖赌,醉生梦死,破罐子破摔,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了无牵挂!就凭着这个“利益均沾”,上上下下,畅通无阻,左左右右,八方逢缘。殷仙呀,殷仙,此一时彼一时,那时你在系统,有撑腰的,有兜底的,你才能风生水起,如今啦,又有谁撑腰,谁兜底呢?!权力,权力呀,只不过是攫取利益的牌坊罢了!殷仙呀,殷仙,你唆使胡涂闹事,提交虚假诉讼,骗取横财,劣迹昭著,火烧连营。如今不到两年,又把一个好端端的公司搞得乌烟瘴气,频临破产!殷仙呀,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如今时移事易,无非只有一个青青抵死,把屎盆子全扣到了青青头上。

     殷仙呀,你怎能和我比呀,我工作几十年,有单位,有退休工资,有家有室,生活舒舒服服,为人风风光光,说什么也要保持晚节,你难道真真正正要彻头彻尾的毁了我不成!殷仙呀,你有所不知,今天是青青,明天啦,恐怕就会轮到你我头上……。

    怡啁对于青青,只不过是看不惯,红了眼,老糊涂,原只想给青青一点颜色看看,教训教训,没想到事情越闹越大,以至无法收拾!

怡啁心里想着而手又不由自主的颤巍巍歪斜斜的签了字!

    殷仙见此,不禁暗自好笑!心里说,好一个假正经,我就说啦,你是不得不签!

    殷仙收好资料,筒上笔帽。说道:凤凰宫服务全城一流,独一无二,我们就去体味体味吧…

    怡啁于是就昏昏迷迷的被殷仙半拉半就的拽进了一个包厢,糊里糊涂的被窈窕小姐三下五除二连衣带裤的剥个精光,如同光滑的蜻蛙溜进了玫瑰红的浴缸,来来去去的享受着温柔富贵乡的鸳鸯浴。

这程式似的一系列服务在小姐做来只不过是例行公事,平常工作,职业而已。她娴熟专业,推拿掐揉,从头到尾,一身四体,过关节脉,忽急忽缓,孰轻孰重,娴熟专业,轻车熟路,其主旨无非是让顾客满意,让老板放心,好拿到工资奖金,以便养家糊口。所有这一切,现实点说就是活动经络,舒通血脉,锻炼身体,体味生活,享受人生,消除隔阂;进一步讲就是打破陈规陋习,拉近人间距离,消除隔阂。除此以外又还能说些什么呢?

    然而对于怡啁这么一个老古董来说就是奢靡就是大逆不道,就是道德败坏,就是搞资产阶级那一套!如今怡啁身陷囹圄,暗暗叫苦,悔不当初,如果被人发现,又如何面对家人,面对单位,面对世人。或许想把所有的晦气一股脑的责怪在殷仙头上,怡啁正在冥思苦想,寻找台阶,委过于人,以防万一。不料那昏红的电灯连闪三下,那个温柔小姐白净的瓜子脸瞬间扭曲,说声“不好,有情况!”,就像山鸡一样跳出浴缸,唰唰两下就罩好了连衣裙。刹时凤凰宫一遍漆黑,一片死寂。只把个老古董怡啁如同残羹剩饭似的凉在玫瑰红的浴缸里。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把怡啁吓得脸都绿了,又突然感到恶心,一时急火攻心血压骤然突进,哇哇的呕吐不停,只见得把个玫瑰红浴缸搅成了酸甜苦辣的浆菜缸。

    也难怪怡啁一夜中彩,却原来怡啁如同温室的肉球,一向养尊处优,自诩清高,正人君子,循规蹈矩,然而,物有多面,万论同一,有得有失,怡啁一心守旧,靡患红眼病,看不得新鲜事物,人格分裂,弱不禁风,以至如此,让人可笑又可怜……。

     怡啁几乎吓得昏厥,其状惨不忍睹,忽然灯亮,警戒解除,原来只是假凤虚凰,虚惊一场。小姐把个吓得要死的怡啁拉出来,清洗干净,经此折腾,怡啁这趟鸳鸯浴,玫瑰红却害得怡啁遗恨终生。

所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里挑一,一注中彩,岂非虚言。

    谁料这万里挑一的机遇一注中的,怡啁经这么一折腾,老人家左侧机体几乎完全丧失功能,左眼凸兀圆瞪,右眼塌陷成一条缝张不开,口鼻歪斜,口流涎水,口不能言,思维迟顿,嘻嘻的只是看着人傻笑,痴痴呆呆,真真切切成了个丑八怪。殷仙见此,只好雇车把老人家送回家去,可怜的怡啁经此一役,竟至于一病不起。

2022.11.23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爱人
后一篇:满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