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邹汉明
邹汉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722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个人简介
诗、随笔、散文、文史作者。长于乡村塔鱼浜,后迁居石门镇。做过乡村中学教师,文化馆文学辅导员,报社副刊编辑迄今。出版有《江南词典》《少年游》《桐乡影记》《名物小识》《嘉禾丛谭》《炉头三记》等八种。
分类
博文
(2016-09-09 09:4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8-08 13:3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7-07 12:4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7-06 11:0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7-03 13:5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4-02 20:4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3-14 10:53)

毒头郑珊

 

 

邹汉明

 

 

 

      石门,丰子恺的小镇,没错的,这是很经典的回答。

      石门,也是毒头郑珊的小镇。别人以为我在开玩笑,但我以为此说恰当。倘在二十年前,问石门镇上除了丰子恺,哪个人最出名,回答肯定是郑珊。

      在我的石门同学淘中,某人如若做事体不大上路,他就会轻轻搭你一记顺板:“郑——珊!”说郑珊的同时,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似嘲弄,又有那么一点儿好玩。这后来就成了我的同学如王建伟辈的一句口头禅。 

郑珊,我原以为是“顺山”或“顺三”,今天看了同里叶瑜荪三十年前写的文章,方知其名原是这么两个字。

而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个郑珊其实大有来历。郑家,在郑珊的上一代,有“郑半镇”(即半个石门镇是郑家的)之谓。推算起来,郑家晚清已是石门首富。就在郑珊的曾祖郑耀堂手里,郑氏家产极一时之盛,匾额“永锡堂”。镇上开设有郑福盛店号,住处郑福盛里。后来就讹传为顺风里了。郑耀堂子郑弁英,弁英子取名耀孙,这个名字寄托了乃祖的荣耀,后来,郑耀孙径自改为郑瑶荪。瑶荪生有三个子女,长郑义(19301997),次女郑时敏,幺子即郑珊。

我母亲这一辈老石门人还都知道有这么一桩口口相传的事体:五八年,国家(也可能某个地方领导假国家之名)要求镇上的大户人家交出金银财宝,郑家当然是重点工作的对象了。郑珊的父亲于是被叫去老实交代。老郑不发一言。最后他们把小郑叫了去。那时的郑福盛只剩一片白场了。郑珊带着一帮人走到白场上,他这里踏踏,那里踢踢,果然,这些踏踏踢踢的地方挖出了许多的金银财宝。据说很长一段时间,白场上的团团窝窝都还在的。

郑福盛里,我到石门居住的时候已经无存。这会儿问了老石门,告诉我就在现在的石门大桥东边信用社的那个位置。又说,堰桥东爿一点也是。实际上马家弄迤西一大片房屋都是吧。大致的方位我总算清楚了。那些年,居然半个石门镇都是郑家的,那么,郑家别处的房产、店铺肯定大大地还有。但一九四九年后,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即使石门末代的郑氏辈,也还是人才辈出,即如这个毒头郑珊的哥哥郑义,是沪上著名的心脏病科专家。郑义技艺精湛,曾被邀去美国讲学。桐乡以前的县委书记朱士元,也得他妙手回春。叶瑜荪还告诉我,石门镇上,靠了郑医生的手术活命的,可谓无算。郑珊的姐姐郑时敏,在国防科技大学当教授,通英文俄文,一直住在北京。但当年的郑福盛里,现在,怕是连石门人也未见晓得有这么一个地方了。

        我读高中的那会儿是一九八三八四年。郑珊就在石门镇上一天到晚地走转。他大概这样子地已经走转了好几十年了吧。他是一九三四年出生的。他的母亲不大正常,是精神病的一种,即我乡所谓的毒头。按郑珊自己的说法,他母亲怀他的时候,毒古神经发,毒气冲了胎气,影响到了他。郑珊能够这么说,我想他的毒总还不算那么深。事实上,郑珊的毒法,与石门镇上别的精神病者确乎两样。他毒得很有那么一点可爱。我见到他的那会儿,他一身黄军装,头戴红军帽,帽子上一只闪闪的五角星。当年我经过他身边,是很仔细地看了又看他那只红五星的。也不知道他哪里弄来的宝物。那年头,有这么一只五角星,很令人羡慕的。偏石门镇上毒头郑珊有一枚。由此,路人如我等懵懂的少年,总免不了频频回顾头去看他一眼。郑珊也确实引人注目。不知道他自己知道不知道这一点。

        郑珊最好玩的地方,我是不知道的。我到石门镇上生活,已是一九八〇年。 “文革”已经结束多年了。郑珊的好玩,是在“文革”的高潮中——如果撇开他的神经小有问题,说他很有点类似后来的西方行为艺术,也差可近似。这些,叶瑜荪最清楚,也曾是他的亲见,且看他的记录:

 

         郑珊看到别人都有“红宝书”,他也赶忙去请了一本,并用红布做了一只宝书袋,一天到晚背在身上。胸前掛了几个伟人章,帽子上也钉上一个伟人章作帽徽。他看到别人做“三忠于”,他却没有地方可以去参加这种庄严神圣的活动,就每天到镇中心的寺弄口,对着宣传栏顶上的伟人像,手捧宝书一个人做早请示、晚回报。那严肃认真的样子是一般人所无法学到的。

 

       这里交代一下引文所说的“寺弄口”。石门镇上,今新桥南堍原有接待寺,始建于南宋。通往接待寺的弄堂就是寺弄。寺弄口是在靠近运河大湾的地方了。乡贤丰子恺的缘缘堂随笔,不止一次地写到过这条寺弄。他的《胜利还乡记》云:“每日上午,你如果想通过最热闹的寺弄,必须与人摩肩接踵,又难免被人踏脱鞋子。因此石门湾有一句专用的俗语,形容拥挤,叫做‘同寺弄里一样’。”丰先生有幸见过寺弄最繁盛的时代。我初到石门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只有早晨,寺弄口的市集一仍其旧,但要说闹猛到“鞋子踏脱”的地步,终于未之见。其后,寺弄口越发地稀稀落落了,晚清以来延续了百十年的寺弄口闹市就这么突然地云消雨散,好像发生了什么历史大事似的。

       这寺弄口,当然是郑珊常去的地方。

     “文革”一结束,没有了挂伟人像的宣传窗,郑珊也就缺失了那么一个“早请示、晚汇报”的所在。但这似乎难不倒他。他依旧一身黄军装,红军帽,五角星,腰沿里围着一条阔边的军用皮带。他依旧站在寺弄口,面前走过一个他以为大有身份的人,就忽地一个立正,抬起手掌,很严肃地给他敬一个礼。石门人太清楚郑珊的这一套了,多不以为然。至多也就扔下这么一句话:“毒鬼(读如句)郑珊!”但就这么一句,还是微笑着说出口的。

        一九九〇年,李老师由安兴中学调入石门中学教书。加上石门中学是我的母校,我因此得便常去中学里转一转,竟因此得睹郑珊留在世上的最后这几年。

       郑珊站定茅盾题签的“桐乡石门中学”六个瘦金体校牌南面偏东的一个位置。红军帽五角星旧军装,依旧一副旧行头。脸黑而瘦。他也懂得与时俱进,比如这一天他就穿一件灰色的上装。郑珊虽然是出名的毒头,但嘴巴很会说话。我其实跟他接过几次话的,现在可是都忘记了。他的穿着一直很是齐整,这我记得。这与石门镇上别的毒头的一声破烂状完全是两码子事。郑珊毕竟是郑福盛里出来的小少爷。想来他的这一生,一直有郑家的后人在悄悄地料理着的。

       突然,瑟瑟瑟瑟一阵,中学放学的电铃声响开了。

       同学们鱼贯而出。见到郑珊,并不以为意。胆子大的、调皮的几个高中男同学,迎面还会走过去调白他几句。郑珊嘿嘿嘿嘿地傻笑着。

       郑珊手里拿着一根小竹竿,他看到骑脚踏车的女同学,就往她的背上轻轻地敲一记,与其说敲,其实不如说拿竹条点一点或拂一拂来得确切。而这其中的一点或一拂,就落到了李老师的后背上。

       突然见到几个花团锦簇的初中女同学。郑珊一个箭步上前,待快冲到她们面前一公尺的地方,他又赶紧止了脚步。面对惊魂未定、一劲儿地敲着噗噗乱跳的胸口的几个女生,毒头郑珊露齿一笑,但见两排黑黑的牙齿,一个缩头耸肩的身体。

       他这天真的一笑。我记得太清爽了。

 

2016年3月13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22 11:43)

元宵节纪丽

 

 

十五六年前的某年

我去新塍看灯,听打鼓,唱大戏,猜谜……

陆家桥南堍的凉亭

像一顶旧礼帽,高过人山人海的人头

这个元宵我记得

 

然后是分发汤团

元宵节不二的内文

黏糊糊,咸甜两份——两种味道的上元节

想必古已有之

 

古时候的某天

我的老灵魂去吴郡,看岁华纪丽

比户以锣、鼓、铙、钹敲击成文

或连朝弥日,或达旦通宵

啊啊,试灯风里头,十棒鼓喧

谓之闹元宵

 

元宵有跑马、雨夹雪、大开门、小开门

有七五三、跳财神、下西风……

旧时闹的花样儿多着呢

 

满个旧镇我走一圈

但见哨棒顶着一条龙,龙鳞一闪一闪的……

 

那一年那一个火红的元宵节

西北风呼呼叫

大红灯笼照例挂到熏黑的屋檐下

欢庆的锣鼓擂啊擂起来

文化馆的丫头们一身红

眼睫毛长长的,又是吹拉又是弹唱

奶子翘翘的,摆个架势,送文化下乡来——

 

而今上元节

华灯万盏、鸣金达旦的景物记我是写不出来了

 

2016年2月18日星期四

 

【注】跑马、雨夹雪、大开门、小开门、七五三、跳财神、下西风等,均为旧时闹元宵的诸种名目。见于清代顾禄《清嘉录》及袁景澜《吴郡岁华纪丽》等旧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似粥温柔,和木心先生

 

美粥岂易得,煮粥犹填词——木心《少年朝食》

 

邹汉明

 

新米碾白的一个晚上

老灶头的铁镬子里,大蔀头菜煮粥

粥香穿透整个塔鱼浜

 

青菜的青,白米的白

青白纠缠里溢出来一股又青又白的香

此香的里头,暗藏一个白米的精魂

 

我看到精魂构成

一张过去的脸

那又怎么样呢?“美粥岂易得!”

 

莹白的,暖暖的

香火气的,红尘中的……一张粥的脸

木心说:“没有比粥更温柔的了”

 

到哪里寻找一碗白米粥?

我的塔鱼浜早不在了

到哪里去寻找——喜鹊喀喀叫,又欢又喜的那种叫

 

再吃一碗香粳米粥

再次找来这个似粥温柔的人

灶肚里,桑柴架起的火——生猛,又不无生硬

 

2016117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16 20:09)
会场


左:陆明   右:王福基

陆明与嘉兴研讨会讲稿

 

 

邹汉明

 

 

 

首先祝贺陆明,资深酒民的新书《我的吃酒》学林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谢谢陆先生,也谢谢文学,在这么寒冷的天气里,还有这么多人,围坐在一起,谈无用的文学,就好像吃饱了饭没事干了,一抬头,看到了无用的星空。谈论文学和仰望星空有可比性,两者面对的都是没有实际用处的东西。但你能说星空我们就不要了?尽管雾霾重重,星空我们还是要的。文学当然也是要的,不过,相对于这样一个讲实用而两眼势利的时代,人性的文学和瓦蓝的星空,都太过于奢侈了。

 

人到中年,不大愿意轧淘了,于是乎就很少有了发言的机会。但,两位仁兄——但及和陆明老早就告诉我:研讨会上你要讲几句的。应该讲讲的,倒不是过过说话的瘾头,是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但讲什么呢?难道真的就像很多会议一开头的那么几句“尊敬的……”文学需要尊敬,但无需套话。文学应该是二三素心人,一只红泥小火垆。用陆明的话来说,就是“嗒点”,书面语即吃酒——吃酒的时候再谈文学,味道会更好。但关于酒,留给陆先生自己来讲,最好。我讲点吃酒之外的。

 

    今天的主题是“陆明与嘉兴”,这个话题有意思。说一句实话,史念过世后,论对老嘉兴的熟知程度——无论是在对嘉兴地方志之类的史料层面,还是对于市井生活的熟知程度,特别是对于这两者有新的发现以及得体的叙述的,无过于陆明。所以,陆明与嘉兴的主题很切题,用一句正能量的话:很接地气。换成别个与嘉兴,还真不好说。

 

我与陆明的交往,要后于在座的许多人。但我老早就知道陆明。当年他开设在嘉兴日报上的专栏——味生居谈吃,印象深刻。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当时未必注意他谈到的那些吃食。我先是记得了他的语言。他的语言是大踏步后退到《何典》《儒林外史》《金瓶梅》《古今小说》时代的语言,与我们时代大量阅读、大量创作中的文学语言都不同,这种不同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语言问题是今天我要谈的第一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谈谈陆明的语言

 

我觉得是可以这么说的:陆明的语言跟别的作家都不一样。这当然跟他的经历有关。他没有机会接受更多的毛时代的学校教育,这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运。他的语言是自学的。所以很少同时代作家那些同质化的过多时代语汇特征的污染。这个其实是很有意思的文学话题,比如,我们大家熟悉的余华,只读到高中;莫言也只有小学毕业。余华和莫言的语言都很简单,词汇量都不大,而小说不是大说,关注的大多是俗事,本质上不需要很文雅很高深的语言,否则,特别是对于长篇小说来说,就是一种束缚了。没有过多的全十制学校教育,反而解放了两位大作家的思维,使他们不必在寻章摘句里徒费工夫了,有大才能的作家,只顾痛痛快快地叙述就行了。

回过来谈陆明。陆明最早的文学理想是小说。因为他的人生经历也适合写小说,小说其实比纪实性的文体——比如散文,甚至诗歌——更适宜于肆无忌惮地表达作家的内心。小说的虚构是有一层保护作用的。小说似乎一开始就端起了架子:假的,切勿对号入座,你对号入座,可不关我事。所以,直到现在,陆明仍念念不忘小说这个文体。他大约不下于十次了,跟我说:“汉明,我要是有吴敬梓(《儒林外史》作者)的才能,写一部小说多好,你看某某,那个某某,太可笑了呀!题材真是太丰富了呀!”

陆明对《儒林外史》之类的白话小说,太熟悉了。

陆明那时的语言更多地是继承了五四以前白话的传统,也就是《儒林外史》之类的语言传统。白话,我们不要认为是五四时期的白话文以后开始的,不是,白话文的传统还应该更早(这里不展开说)。陆明选择这种文学语言可能与他早期的文学阅读有关。但他的文学履历是不完整的,比如,我知道,他对二十世纪大量翻译过来的西方现代派文学就没有专门地强化性地进行过阅读训练,对这个现代派的当下传统他没有深入。但,他自有他的道路——那他就很自然地走到另一个源头里去了。作为对语言的学习来讲,不能说不对,但是有局限性。

语言跟思维太有关了。陆明选择的这种语言跟现代小说的语言有一种不对接的关系。就好像现在的画家画深山里的古人,你对他的衣着法式怎么处理?因为你每天面对的衣着法式不是他那个味,完全不一样的。你总不能达到古人自个儿日常生活的那一份自然。回头说陆明,他用他那种习得的前白话文语言来从事现代小说创作,特别是写现代人物,雅致与粗鄙是一对冤家。于是,悖论就出来了。我猜想,这大概是他最后放弃小说转而从事散文创作的一个诱因吧。

但陆明这一种语言在散文创作里的优势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现代散文,主要地,是鲁迅和周作人等在明清小品文的基础上奠定的。周作人《中国新文学的源流》一书里有更好的论述,大家有时间不妨翻翻。我读过两遍,知道一点点。而陆明对周作人是很推崇的。周作人的汉语——他翻译的那本《枕草子》,我个人一直认为是中国最好的现代汉语——好得不得了。周作人深文周纳、行文的语调对陆明是有很大影响的。当然,还有孙犁,还有汪曾祺。这三个人,我与陆明吃酒的时候,常谈。现在或许还要加上一个古人张岱,一个今人木心——两公都好用冷僻字,反正是《现代汉语词典》里没有的那种冷僻。张宗子和木心先生的词汇量陆明是羡慕的,所以,他现在写东西,我作为编辑很苦恼——要时常碰到电脑里找不到对应词汇的那种抓狂的懊糟。但又不免暗喜,嘿,这个词,我也偷学到了呢。

《我的吃酒》里的语言,很有几个冷僻字的。它们与现在流行的文学语言是不大一个样貌的,可说是另一种文字系统。我以为这是典雅的母语在我们这个时代的回光返照。这给我一个启示:用普通话写作,还是用方言写作?告诉大家一个秘密,陆明不会普通话,所以,你们读《我的吃酒》,最好不要用普通话,去他妈的普通话,用老嘉兴话读,那个味道就出来了。

 

第二个问题:谈谈陆明的题材

 

二十世纪的文学,在大多数时候会变成一种竞技的表演:修辞性的花腔表演。陆先生为人朴实,为文重质,文质彬彬。像他这样的作家,写什么的问题,始终要超过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在他,是第一位的。

《茅婆婆》是一篇长文,一万多字。他要写的对象是一个老邻居——不,其实是两个人:茅婆婆和茅公公,两个善良的嘉兴老市民。陆明始终念念不忘人物,写人物,诗人和散文家,始终不是小说家的对手。陆明的看家本领是小说,所以写人物是他的特长。为了写茅婆婆,作为出场的铺垫,他先写星相馆的杨半盲,然后写爱酒的馄饨阿五,酱园店打酒的老徐,然后,好酒的茅婆婆就很自然地出场了。由茅婆婆再带出茅公公——在茅公公这个人物上,陆明暗藏了一点文史癖(此处不展开详述),总之,他的个人经历使得他对底层人物始终有好感,他写这两个老邻居,是寄予了深切的同情的。“从小爷娘教,勿造乱话说”,民间的教育,不讲大道理,大道理自在。

《茅婆婆》的题材来自童年记忆。《我的吃酒》里的大部分文章,其实来自他的青年壮年时代的记忆。换言之,大多是是陆明作为知青下放嘉兴郊区大桥乡那时而获得的题材。

 

顺便提一下陆明与嘉兴的一个很重要的话题。他的地方性叙述。地方性叙述有一个很常见的方式就是——“本地的抽象”,这是一个批评的术语,陆明最讨厌我说批评术语。但我忍不住要说。这个术语来自去年很热闹的布罗茨基。这个术语的意思是,你看起来写的是本地——小地方,可是,写着写着,你总是要将这个小地方隐喻化,变成那么一个大地方,并把它当成一个典型地方来像煞有介事地进行叙述。但陆明不是这样的。陆明写的嘉兴就是嘉兴,他是实打实。你看他的《嘉禾影踪》《嘉兴记忆》《南湖风物》《江南风物》,他的嘉兴,是一个老嘉兴,是许瑶光《嘉兴府志》里的嘉兴,也是史念《嘉兴市志》里的那个嘉兴。这个老嘉兴明清以来特别有意思,陆明写得也特别有意思。

陆明为我编辑的“人文地理”栏目写过薄薄的一本小书的数量。他写了王店、新塍、南汇、栖真、竹林、王江泾等好几个嘉兴市范围里的江南小镇,这种实打实的地方性叙述对一个被叙述的地方来说,是很荣幸的,可惜,嘉兴没有很好地加以重视。他这些文章,有很多新的发现,是初次的发现。其发现之丰富,可以出一本书的。

 

现在我来总结一下他的地方性叙述的意义。最近的三十多年来,文学界在对现代性的过分追索中,与自己的古典传统渐渐疏离以致于完全地隔绝了。而陆明对于地方性的重视是与生俱来的,他的对于母语的认识和使用,他的对于嘉兴本土人文由衷的兴趣,这两个向度可以平衡一个作家因过分强求的对于现代性的追求而产生的不及物的写作弊端。由此观照《我的吃酒》,其不言自明的意义就可以一目了然了。

 

第三个问题,如果时间允许,我还想谈谈散文创作的几个技术性问题。

 

首先我想谈一下,中国传统所讲的那个“文章”的概念。写作,在我的老家,上了岁数的人,是不会弯转舌头口吐“写作”这个词的,他们只说“写文章”这三个字。关于文章——文,文采——即孔子所谓“言而无文行之不远”的“文”,章即辞章,应该就是涉及写作的技术手段吧。管理一个小单位,领导要有手段,写文章,当然也要手段。管理得好、写得好,就叫好手段。

《我的吃酒》的第二部门,写酒菜,全部的文章就是一张“陆园食单”,读菜单是很有意思的。我有一段时间宁愿读“随园食单”也不愿意读大多数报纸上的烂文。这一张有形无形的陆园食单也很有意思。有意思在,陆明自己会做菜——用一个文绉绉的词汇叫调鼎——嘚瑟一下,我在《酒民是这样炼成的》一文,好几个地方故意文绉绉了几下,什么清馋、调鼎;什么饮湿、天水一朝……这些都是我和陆先生吃酒时的酒话,外人实不知道,不知道查字典去。

《我的吃酒》的第二部分《知味杂记》,事关饮食须知之食材,兼谈掌故以及陆明忍不住技痒的烹饪法,这一部分让我想起宋以来的文人笔记以至于明的小品文。很显然,笔记、小品文,这样的传统,在当代,是完全地衰落了。陆明以他文人的气味,资深清馋——通俗一点讲法,就是陆文夫写到的“美食家”——那样的专注,重新把它们捡起来,放到台面上来审视,这个写法不能是当代没有,但是十分难能可贵。这里面有他的嗜好,有他的“调鼎”(掌勺啊)的经验,这里面当然也充满了发现——要知道,烧菜——所谓的调鼎,除了兴趣,也是需要有发现甚至发明的眼光的。就我的知见,陆明对于菜肴,有一种毫不夸大的天才的注意力,且还有一种动手——调鼎的能力,这真是极难得了。而陆明调鼎的成果,就是老朋友杨飞的那句话:“汉明有吃福!”

 

其次,关于散文的虚构问题。(略)

 

    以上我噜里巴苏,讲了三个问题——陆明的语言问题,陆明写作的题材问题以及陆明散文创作的几个技术性问题。当然还可以讲很多,我就讲这么三个,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很抱歉,谢谢大家!

 

201611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6-09-09 09:4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8-08 13:3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7-07 12:4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7-06 11:0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7-03 13:5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4-02 20:44)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3-14 10:53)

毒头郑珊

 

 

邹汉明

 

 

 

      石门,丰子恺的小镇,没错的,这是很经典的回答。

      石门,也是毒头郑珊的小镇。别人以为我在开玩笑,但我以为此说恰当。倘在二十年前,问石门镇上除了丰子恺,哪个人最出名,回答肯定是郑珊。

      在我的石门同学淘中,某人如若做事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22 11:43)

元宵节纪丽

 

 

十五六年前的某年

我去新塍看灯,听打鼓,唱大戏,猜谜……

陆家桥南堍的凉亭

像一顶旧礼帽,高过人山人海的人头

这个元宵我记得

 

然后是分发汤团

元宵节不二的内文

黏糊糊,咸甜两份——两种味道的上元节

想必古已有之

 

古时候的某天

我的老灵魂去吴郡,看岁华纪丽

比户以锣、鼓、铙、钹敲击成文

或连朝弥日,或达旦通宵

啊啊,试灯风里头,十棒鼓喧

谓之闹元宵

 

元宵有跑马、雨夹雪、大开门、小开门

有七五三、跳财神、下西风……

旧时闹的花样儿多着呢

 

满个旧镇我走一圈

但见哨棒顶着一条龙,龙鳞一闪一闪的……

 

那一年那一个火红的元宵节

西北风呼呼叫

大红灯笼照例挂到熏黑的屋檐下

欢庆的锣鼓擂啊擂起来

文化馆的丫头们一身红

眼睫毛长长的,又是吹拉又是弹唱

奶子翘翘的,摆个架势,送文化下乡来——

 

而今上元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似粥温柔,和木心先生

 

美粥岂易得,煮粥犹填词——木心《少年朝食》

 

邹汉明

 

新米碾白的一个晚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16 20:09)
会场


左:陆明   右:王福基

陆明与嘉兴研讨会讲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