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2-13 16:08)

  古琴台是武汉三大名胜之一。另外两处名胜是黄鹤楼和睛川阁。这两处都是因了唐朝崔颢咏吟过的旧物,但有诗文在,有蛇山和龟山在,怀古就有了由头和兴致。古琴

台也真是太“古”了,古到无陈迹可寻,以至于叫人不免怀疑这故事的真实发生。但更多的人是相信或者说希望这故事是真实的,因为无论是两千多年前的古人还是今人都一定程度上生活在孤单中,期盼着生命中的知音。于是,这故事便有了生命,于是古琴台便成了名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9 08:07)

  到黄州,是来看苏东坡的。

  现在的黄州是黄冈市的一个区。苏轼因了“乌台诗案”从湖州知州的任上,在卞州蹲了四个多月的大狱,流放到黄州时,黄州是个独立的县级行政区域。他任的黄州团练副使,大概相当于现在县人民武装部副部长,是个闲职,且还要被人监管着。那

时,他姓苏名轼,字子瞻。他从富庶的湖州到荒蛮贫脊的黄州,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31 14:20)

初见莫日格勒河便觉得有几分熟悉,是怎样的熟悉呢?又说不清楚。老舍先生收入小学课本的那篇散文《草原》称它是“天下第一曲水”,但我上小学的时候使用的不是那套教材;端木蕻良的文字我也领教过,但他写

见到莫日格勒河感受的文字“我走过多少河,没有趟过这样河,我看过多少水,没有见过这样水”的散文《在草原》我也没有找到原著。可就是觉得这蜿蜒在呼伦贝尔草原的河流和我有些关联,说不清楚的熟悉与关联的相见,便是缘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6 13:13)

额尔古纳河于我是遥远而陌生的。单是这几个不常见的汉字组成的名字,就有了距离感和神秘色彩。

但我早早就知道这条河。我故乡在小兴安岭北麓,黑龙江畔。我也一直把黑龙江

视作自己的母亲河,尽管它现在是一条界江,但毕竟它曾是祖国的内陆河。我曾经去过把它叫做阿穆尔河的那段江面,名字改了,但那缓缓流淌的深褐色的水还是觉得它是我故乡的河。就像人总想知道自己的前世来生一样。对这条河,我也潜意识中在探寻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6 13:12)

原以为,黄果树瀑布也无非是挂在山林间一泓水流而已,之所以能吸引人可能就是因为它比同样称作瀑布的水系大一些,壮观一些。可到了黄果树景区才知道,黄果树瀑布只不过是黄果树景区的一个景而已,单是瀑布,这个景区

就有近20处之多。虽然没有人们争拥而去的这个黄果树瀑布水势大,且也各有千秋,所以,在黄果树景区尽管瀑布一个接着一个,也没有审美疲劳的感觉,而总是眼前一亮,叫人留连忘返。

  当然,那个声名显赫的黄果树瀑布还是在众多的瀑布中鹤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9 14:10)

  满洲里的夜晚是玲珑剔透的,它宛如一个巨大的玻璃体,晶莹地镶嵌在北纬49度的中蒙俄边界上,使呼伦贝尔大草原增添了一道美丽的夜晚风景。

  满洲里这名字是不大招人喜欢的,因我常常把它和伪满洲国联系起来。实际上,它原有一个蒙古语名字叫霍勒津布拉格,尽管汉语发章有些拗口,但它的意思是美好而切合实际的,意为“旺盛的泉水”。国为满洲里这个草原小城东依大兴安岭,南邻呼伦湖,境内还有查干湖,海拉尔河等无数湖泊河流,那条颇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7 13:01)

 在莫尔道嘎逗留,便迷上了这儿的雾。也可以说,是因了莫尔道嘎的雾,才在此逗留。

其实,我见识过各种各样的雾。我自幼生活在小兴安岭北麓、黑龙江畔。在家乡的日子里,雾是常客,特别是在春秋两季,早晚温差大,晨雾常常在山林中升腾,在

水面上飘浮,给静谧的山林披上一层轻纱,增添了几分神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4 08:13)

  进了茅台镇,还没喝上茅台酒,便被这茅台镇的夜色惹醉了。

  虽是傍晚时分,因这镇的灯光把个茅台镇的布局看的更加清晰。赤水河在两山之间缓缓地流过茅台镇,而镇的大小建筑就傍着这赤水河,在两山间形成的狭谷逐次展

开。平地不多,许多建筑就依次从低向高的山坡上排列开来,有的建筑甚至爬到了山顶上。夜晚,这小镇的灯光全都亮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想来,300来年前北京的夏天也如今日一般酷暑难挨,若不然,康熙帝也没也必要费劲心机地在承德这一片连绵的山中辟一处行宫,作为避暑之地,每年要有近半年的

时间在此避暑处理政务。正所谓“今人不见古人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不知道是自然的巧合,还是人为选择的有意为之,避暑山庄的地貌正是西北高山连绵,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9 09:41)

 山海相连,围墙蜿蜒,城门森严,“天下第一关”的匾额即彰显着它的不可逾越侵犯之威,又隐喻着它复杂深厚的历史内涵这便是山海关了。

   秦皇岛这个城市挺有意思,人们百里千里甚至万里地奔着它来,却又基本与它擦

肩。大多数人来秦皇岛看的是山海关,住的是北戴河。而这两个地方本就是秦皇岛市的两个区,可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