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自我介绍

法文名:JulienBoulard

中文名:朱利安

国籍:  法国

所在地:中国绿城-南宁

行业:  葡萄酒

爱好:  品酒、学中文、喝咖啡、看书

 

Wine Blogger


   我开这个博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当时创建博客的原因很多:提高我的中文写作能力、跟更多的中国朋友交流、分享我的一些想法、学一学使用电脑等……现在呢,我可能会把重点转移到葡萄酒上,跟大家一起分享有关世界各地佳酿的知识与信息!当然,不妨有时候提到一些别的事情,分散分散注意力^-^。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声明
声明
 
    我有必要向大家注明一下我的身份以免更多尴尬之情:
   我不是电台节目“老外看点”、汉语桥评委、中央电视台法籍主持人“朱力安”。很多人经常问我“两位是否一个人”?我每一次都不得不难为情地令人大为失望……请弄错过及即将要的朋友不要感到惭愧,因为除了一个“力”字以外,确实有许多能令人模糊的地方。
   我也不希望别人把他当成我,因为对他很不公平:他的汉语比我强得多!跟他比真是相形见绌!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利安的葡萄酒世界
朱利安的葡萄酒世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150
  • 关注人气:1,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星期天晚上,常住日本的葡萄酒大师Ned Goodwin专门从东京飞来南宁为30几名葡萄酒资深爱好者以及专业人士主持了一场独帜一帆的“法国北罗讷河谷大师班”。

 

罗讷河谷位于法国的东南边,从博若莱产区向南沿着罗讷江一直到美丽的普罗旺斯。因为地形差异、气候迥异、栽培品种不同,所以罗讷河谷产区可分成北罗讷以及南罗讷两个区。北罗讷是个非常小寨的产区,主要由8个法定产区组成——从北到南有罗迪(Cote-Rotie)、孔得里约(Condrieu)、格丽叶古堡(Chateau Grillet)、圣约瑟夫(Saint-Joseph)、克罗兹-埃米塔日(Crozes-Hermitage)、埃米塔日(Hermitage)、高纳斯(Cornas)以及圣佩雷(Saint-Peray)。这里的葡萄品种主要有两个:第一个是西拉(Syrah),用来酿造一些颜色深,经常散发出黑色水果、花卉以及如胡椒般的辛香料香气的红葡萄酒。另一个品种是用来酿造白葡萄酒的——非常芳香,酸度比较低,酒体饱满的维欧尼(Viognier)。因为这里的很多葡萄园都种植在一些非常陡峭的山坡上,所以这个地区的葡萄酒产量比较低(仅占整个罗讷河谷的5%)。由于产量低,加上难以驾驭的复杂地形,因此大多数北罗讷河谷葡萄酒价格不菲。

 

我们没有花太多时间在这些基础知识上,我们更是在Ned的带领下,通过7款优质葡萄酒的品尝聊到了一些更深层的知识。

 

我们先讨论了北罗讷河谷的【土质】。北罗讷产区常见土质有两种:花岗岩(Granite)以及片岩(Schist)。花岗岩是北罗讷最普遍的土质,其颜色比较浅,能够往葡萄树反射阳光,因而促使葡萄的成熟度。片岩主要见于罗迪(尤其是叫Cote Brune的那个地方),颜色偏黑,能吸收热量,在寒冷的冬天可以向葡萄树根传送更多热量。那些产自于花岗岩土壤的葡萄酒(如圣约瑟夫的柯思登庄园的“橄榄树园”Domaine Coursodon “L’Olivaie”)香气很芳香,而产自于片岩的葡萄酒(如罗迪的杰美特庄园Domaine Jamet)则更保守,结构感比较突出。

 

我们品的最后一款玉旒庄园康那士“复兴” 2010(Domaine Clape – Renaissance 2010)则产自于粘土含量比较高的葡萄园。粘土能储存更多水分,而水分会把粘土中的养分传递到葡萄,使得用它们酿出来的葡萄酒更有结构感,酒体更厚实。

 

我们当然也论到了【酿造工艺】。比如说我们对比了带梗发酵的杰美特庄园 (Domaine Jamet)以及完全去梗发酵的柯思登庄园(Domaine Coursodon)。在这两家酒庄,用于陈酿葡萄酒的橡木桶中,新桶的比例不超过20%,与使用100%新橡木桶的歌比亚酒庄“卡夫园”葡萄酒(Domaine Combier – Clos des Grives)对照起来区别很突出。

 

我们当晚品了2011、2010、2009、2008以及2004【年份】的葡萄酒。2011年的弗朗斯瓦·维拉尔酒庄“帕拉特梯田”白葡萄酒(Domaine Francois Villard - Les Terrasses du Palat)以及2009年的格丽叶古堡白葡萄酒(Chateau Grillet)的比照很有趣!因为前者更年轻,所以散发出非常新鲜的“一级香气”(葡萄本身的香气),而后者由于年份老了一点所以已经开始挥发出一些“三级香气”(葡萄酒陈年过程中产生的“陈香”)。除了这些以外,后者的单宁比较明显。Ned喜欢说格丽叶古堡有点“skinsy”——这是他创造的单词,用于形容有较明显的葡萄皮影响的白葡萄酒。他解释说这是因为2009年是个相当炎热的年份,而在炎热的年份葡萄就必须保护自己,其中一种反应就是涨更厚的皮。

 

我们谈论的另一个重点是葡萄酒的【可饮性】(drinkability)。大家应该都知道葡萄酒的质量主要取决于它的平衡(balance)、复杂度(complexity)、回味的长短(length)以及浓郁度(intensity)。但是现在比较流行的还有“可饮性”。可饮性指的是一款葡萄酒给饮用者的可持续欲望。换句话来说,有的葡萄酒闻起来很棒,但是喝了几口之后饮用者会觉得腻。可饮性好的葡萄酒可使得消费者愿意一口接一口地喝下去。

 

我们当晚品尝了以下酒款:

 

1-Francois Villard « Terrasses du Palat » 2011, Condrieu

弗朗斯瓦·维拉尔“帕拉特梯田”2011,孔得里约产区

 

2-Chateau Grillet 2009, Chateau Grillet
格丽叶古堡2009,格丽叶古堡产区


3-Domaine Jamet 2008, Cote-Rotie
杰美特庄园2008,罗迪产区


4-Domaine Coursodon « L’Olivaie» 2011, Saint joseph
柯思登庄园“橄榄树园”2011,圣约瑟夫产区


5-Domaine Combier « Clos des Grives » 2010, Crozes-Hermitage
歌比亚酒庄“卡夫园”2010,克罗兹-埃米塔日产区


6-Paul Jaboulet Aine « La Chapelle » 2004, Hermitage (imported by Links Concept)
嘉伯乐“小教堂园”2004,埃米塔日产区(由灵思概念进口)


7-Domaine Auguste Clape « Renaissance » 2010, Cornas (imported by Ruby Red)
玉旒庄园康那士 “复兴”2010,高纳斯产区(由红樽坊进口)

 

我正在考虑下次大师班的内容……大家有什么特别想学习的内容或者品尝的葡萄酒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参加了“天赋良土·智利精品酒庄中国行”研讨会以及品鉴会。

 

在研讨会上,第一次来到南宁的陆江老师向四十来个学员介绍了智利的历史以及风土。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智利葡萄酒行业对环境保护的投入以及执着,非常值得赞美!另外一个值得注意是西拉的种植面积。据说,西拉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中才被引进到智利,而今天它竟然已成为艾尔奇山谷(Elqui Valley)的主要品种、峭帕(Choapa)和阿宫卡瓜山谷(Aconcagua)的第二个主要品种(第一个是赤霞珠)。

 

 

我们在研讨会上品尝了10款来自不同产区,使用不同品种酿造的葡萄酒。分别有Cono Sur - Ocio Pinot Noir 2010 (Casablanca)、Santa Ines - Reserva Syrah 2011 (Maipo)、Canepa - Magnificvm Cabernet Sauvignon 2007 (Maipo)、Santa Rita - Medalla Real Cabernet Sauvignon 2009 (Maipo)、 Undurraga - Terroir Hunter (TH) Syrah 2009 (Maipo)、Santa Carolina - VSC 2009 (Cachapoal Valley)、Vina Ventisquero - Vertice 2008 (Apalta Valley)、Vina Chequen - Reserva Rose Syrah (Curico)、Carta Vieja - Origen by del Pedegral Family Gran Reserva 2010 (Loncomilla Valley) 以及Portal del Alto - Terravid Late Harvest (Maule Valley)。

 

这十款葡萄酒中,我最喜欢的是Santa Carolina - VSC 2009(60%小维多、15%赤霞珠、13%马贝克、10%佳美娜、2%穆维德尔)。我第一次闻的时候发现它不巧染上了软木塞缺陷(cork taint)。我问了负责侍酒的Ian Dai换一瓶再倒一杯。果然不同!第二杯的果香非常新鲜,带有非常成熟的黑色水果、浓缩咖啡以及香料香。口感饱满,香味非常浓郁,结构感很强。是一款非常年轻的红酒,应该再等3年左右饮用更佳!我给它打了90分。Cono Sur – Ocio Pinot Noir 2010也值这个分数。我写“浓郁的成熟红色水果,很plumy,带有比较突出的烟熏以及香草气息。口感如天鹅绒般绵柔,饱满,酒精有点高,带有成熟的红樱桃以及草莓味。”其它酒款都在87至89分之间,都挺不错!只是不太喜欢Vina Chequen的Reserva Rose……感觉有些残留糖,不够清爽。

 

参与品鉴会的有11家酒庄,但由于熟人太多,我没有能够安心品酒,很快就跑到酒店大堂吧躲避一下。

 

这个活动不错!我由衷希望以后有更多葡萄酒协会能够到南宁举办讲座以及品鉴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4 12:18)

对我而言,葡萄酒是我许多乐趣的重心,包括学习、旅行、美食以及写作。第一个可以通过定期看书来满足,第二个要看机会,第三个不难实现,但第四个我怎么样都很难抽出时间去完成。当然,这是借口,其实就是没有纪律!

 

翻一翻我的新浪博客就会发现在我2006年毕业之前,我发文章的频率相当高!自从开始工作后,我变得懒惰许多,以至于我现在的中文写作能力有些退步。哈哈!也许这样才会有人相信是我亲手写的!

 

那么,为了迫使自己多写写,即使没太大意思,我今天就要强迫自己写一下我这个月在忙着什么。

 

从这个月初开始吧。5.1假期期间,在很多朋友享受着越南或马尔代夫的阳光以及沙滩的同时,我则在下着倾盆大雨的重庆讲授了三天的WSET二级培训。虽然天气很糟糕,但是参加培训的12名同学倒非常“阳光”!大多数的学员是重庆大学MBA班的“葡萄酒俱乐部”成员。自从我去年与Thomas协助举办了波尔多左岸杯(Left Bank Bordeaux Cup),越来越多的大学,尤其是MBA班,都成立了自己的葡萄酒俱乐部。这个现象让我非常兴奋:这些俱乐部都是发掘新葡萄酒爱好者的好窝!很多葡萄酒作家、讲师或者酒评家不像侍酒师或者店面销售员天天能够接触并影响终端消费者。我们的影响力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局限于“圈内”。幸好现在有了微博,可以通过微博影响到一些潜在消费者。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就应该多鼓励并支持这种俱乐部的成立,鼓励我们身边的人去感受葡萄酒的乐趣。这让我想起星期一去参加了南宁一场意大利葡萄酒品鉴会:参加的人都是老面孔(包括自己)。我向负责这场活动的朋友小芹提了一下,她很有道理地说下次应该尽量邀请一半老面孔,一半新人。当然,这得看活动形式及目的。说来说去,其实应该从自己做起!对了,现在有个小教室,可以考虑每个星期或每个月做个针对新爱好者的小活动,发掘一些新的消费者!也可以叫一些本地的经销商提供葡萄酒,不用贵,只要性价比高就行!好主意!考虑一下!呵呵!

 

这个月另外一个重要的活动就是Wine 100葡萄酒大赛。我去年是以顾问的身份协助了首届Wine 100的组织,今年则是以评委的角色参与其中。说实话,我去年看到大家都在品各种各样的酒,我就恨不得跟他们坐在一起,憋到了今年!呵呵!这次比赛评委团应该是全国所有比赛中最强大的一个!首先,有四位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葡萄酒纪录片“红色激情”(Red Obsession)合作出版人Andrew Caillard MW(他是第二次担任Wine 100的首席评委)、罗伯特·帕克刚提拔为《葡萄酒倡导家》(Wine Advocate)新主编Lisa Perrotti-Brown MW、曾担任佳士得拍卖行葡萄酒总监的Charles Curtis MW以及常住新西兰的葡萄酒教育家Jane Skilton MW。除了这四位大师以外,还有Jean-Marc Nolant、Josselin、Chris So、Rebecca Leung、Edward Ragg、Andy Tam、胡子马丁、吕杨、梅红、赵凡、黄山、李晨光、罗杰酋长等。我们当时分成了4组,每组需要每天品60来款葡萄酒。对于一个比赛而言,这是非常少!好处在于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讨论每款酒。我想很多人对比赛的具体操作很陌生,所以请允许我简单地介绍一下。所有的葡萄酒根据自己的特点以及数量分成各种组合,比如澳大利亚西拉、波尔多红葡萄酒、黑比诺葡萄酒、甜白等。每一组评委品尝的葡萄酒组合不同。同组各评委们先安静地品一轮。品完了之后,大家公布自己打的分数。如果一款葡萄酒得到的评分差异大,我们会重新品并通过讨论决定最终分数。同样,如果一款葡萄酒所得的分数正好在获奖的线上,我们会通过讨论决定是否应该把它推上去或者拉下去。我们当时的打分标准是86至88属于铜奖、89至92属于银奖、93以上属于金奖。除了比赛本身以外,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晚上跟大家出去吃饭和喝酒时的交流!受益匪浅!不仅学到了不少东西,我更觉得这些额外活动拉近了大家之间的距离。

 

今天下午我要带团队去参加“天赋良土·智利精品酒庄中国行”。我到时候必须写一个小报告!!星期天晚上是我们组织的北罗讷河谷葡萄酒大师班。我下个星期应Castel邀请去广州、成都和上海主持品酒会。下个星期天(6月2号)在南宁继续讲WSET三级培训,6号在宁波讲波尔多葡萄酒研讨会……还真的有点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年1月26日星期四

 

我们今天拜访了德国摩赛尔著名厂家——露森博士酒庄(Dr. Loosen)。实话实说,选择在这个季节去伯恩卡斯特(Bernkastel)实在不明智——在繁忙的圣诞以及元旦旺季刚结束后,本地人都放假,导致所有商店门口几乎都挂着“打烊”字样,连填饱肚子的地方都很难找得到。加上零度左右、雨朦朦的天气,我们为期三天的浪漫假期看来并不理想。这个“悲惨”的状况幸好被热情好客恩斯特·露森(Ernst Loosen)挽救了!

 

我们按好了露森博士酒庄家门铃后,披上富有贵族气息围巾的东道主把我们带到了俯瞰着摩赛尔河的客厅。刻有酒庄标志的品酒杯已摆放在古老的木桌上。主人从西班牙养回来的马拉加(Malaga)野狗在我们的腿间穿来穿去,不停地争取我们一手抚摸。

 

我们边品尝露森博士酒庄的各种雷司令葡萄酒,边聊德国葡萄酒行业的各种方面。恩斯特先给我们倒了他们家的trocken weins,也就是“干性”葡萄酒。第一款叫“Blauschiefer”,也就是“蓝板岩”的意思。板岩(slate)是摩赛尔产区的典型土质。在如此偏北的维度,气候比较冷,所以葡萄树必须靠反射在板岩上的阳光来弥补宏观环境的不足。这就是所谓的“微型气候”。除了蓝板岩,摩赛尔也有红色的板岩,所以这家酒庄从这种葡园也生产一款“Rotschiefer”(红板岩)葡萄酒。在品尝一款由希腊神话人物“Satyricus”命名的酒款后,我们开始品尝了由葡萄园名字命名的干白葡萄酒,如Wehlener Sonnenuhr(可翻译成Wehlen村的“日伪”)、Urziger Wurzgarten(Urzig村的“香料园”)、Erdener Pralat、Erdener Treppchen等一共12款酒。有干的,有半干半甜的,当然也有冰酒和贵腐甜白(Beerenauslese和Trockenbeerenauslese)。

 

除了我们没有品尝到的“Dr. L”系列以外,这些葡萄酒都酿自于露森博士酒庄自己的葡萄园。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葡萄园都不使用砧木(rootstock)!在19世纪末,由于来自美洲的病虫“根瘤蚜”破坏了欧洲大多数葡萄园,所以绝大部分庄园都把他们的葡萄树与拥有天然抵抗力的美国葡萄树进行了嫁接。但是因为根瘤蚜虫难以在透水性极佳的板岩中生存,所以摩赛尔部分庄园还能够使用纯“欧种”葡萄树。遗憾的是,新法律规定在2012年后新种植的葡萄园都必须使用砧木。在聊天中,恩斯特透露了他不会遵守这个法令,而他会坚持种植纯种葡萄树。他说“起诉就起诉呗!反正罚款后我还可以继续生产我的葡萄酒!”但愿到时候法院不命令他拔掉葡萄树!

 

在品酒的同时,恩斯特也给我们看了一张地图。这张地图是叫“Weinbau Karte”,是早在1868年用来计算税收额,根据风土优势而划分葡萄园等级的地图。地图上有三个不同颜色用来分明1级到3级葡萄园。仔细一看,我们发现所有的一级葡萄园都位于最靠近摩赛尔河的地方,中坡是二级,上坡就是三级葡萄园。恩斯特解释说这是因为在靠近河流的地方,反射在河水上的阳光可照射到葡萄园,因此再次加强葡萄成熟的机会。

 

在品完酒后,主人带我们去参观他的私人酒窖。他自己收藏有一万多瓶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酒!大部分都是来自波尔多和勃艮第的老年分酒。恩斯特说“我喜欢喝有一定年龄的葡萄酒。我喝的波尔多葡萄酒都是20年以上的,最少也得是15年以上的”。我想他今天的成功跟他开放的心态应该有一定关系。除了收藏佳酿以外,恩斯特·路森也喜欢收藏猎豹老车。他的车库里停有两辆60年代的猎豹。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把其中一辆维修地焕然一新似的。他说他准备维修第二辆。

 

在走之前,恩斯特告知我们当晚他有两个朋友从东德要来到他家做客。他便很热情好客地问我和太太是否愿意跟他们一起用餐?德国最有影响力的庄主之一加上满屋子世界顶级葡萄酒,我能说不吗?

 

左上:露森介绍Weinbau Karte

右上和左下:不同葡萄园的土质

右下:丰盛的晚餐少不了佳酿!

左:露森的老猎豹爱车

又:露森的私人酒窖

在葡萄园认识的一位葡萄农。这里可以明显看到铺满地面的板岩碎片。

摘自“美酒通信”(第12期 / 2013年2月)

作者:朱利安(Julien Boular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个好惊喜!我家恒温柜里存放了这款酒存放了一年多。本来我是想用这款酒以及酒柜里另几款同样被视为中国最好的葡萄酒来组织一场中国专题葡萄酒培训,但我实在迫不及待,今晚不得不开一瓶!开瓶之前,我并没有怀太高的期望,毕竟我遇到了太多令人失望的所谓优质国产酒。但今天,可谓名符其实!

 

著名的银色高地位于宁夏省的贺兰山区,葡萄园种植在1200米高的海拔,由女酿酒师高源负责管理。根据酒瓶上的背标,银色高地在2009年仅生产了3100瓶“阙歌”。

 

银色高地“阙歌”2009由80%的赤霞珠、10%的品丽珠以及10%的蛇龙珠(佳美娜?)混酿而成。优质软木塞拔除后,非常芳香的黑色水果香扑鼻而来。在白色背景上,葡萄酒的外观呈现着非常深的宝石红色。闻起来,除了带有点奶油感的黑色水果香气(黑加仑、黑莓、黑樱桃)以外,我们还可以闻到一股烟熏的气息,这源于葡萄酒在法国橡木桶中陈酿了12个月的原因。入口后,酒体丰满,质感厚重并带有紧实的单宁。中等酸度成功地平衡成熟的水果香。烧木的香气增加一点复杂度。回味中等且干净。很棒!风格上挺国际化的,但比较偏向波尔多新派风格。“葡萄酒倡导家”酒评员丽莎·佩罗蒂·布朗(Lisa Perrotti-Brown)给它打了86分说“应调整单宁的提取程度(有点过重),并让它的酸度稍微再清爽一点”。我明白她对酸度的看法,但我认为单宁带来的结构感正好合适!也许丽莎在2011年9月品尝的时候,单宁有些突出,但现在已经融合得非常好。我认为这款不止86分!

 

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喝到最好的中国红葡萄酒!我非常期待开启酒柜里的其它酒款!但实话实说,我必须在夏天之前去参观一下这些酒庄!

 






英/中:朱利安

English version her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元月七日至十四日间,我有幸陪同意大利黑天鹅酒庄庄主,著名酿酒师安德烈·弗朗切迪先生,在北京、上海、厦门和广州这四座活力四射的城市举办一系列的葡萄酒品鉴会。

 

每场品鉴会,我们都仅邀请了约20位葡萄酒进口商和几个业界知名记者。品鉴会的流程非常简洁:一小时的大师班式品鉴会,紧接着轻松但高品质的晚宴。酒会用酒包括:2009年和2000年(1.5升装)的Le Cupole(黑天鹅酒庄副牌酒);2009年、2008年、2007年和2006年的Tenuta di Trinoro。

 

在中国组织品酒会时我几乎都会采用这种品鉴和晚宴分开的模式,主要是出于以下四个方面的考虑:第一,一种酒搭配一道菜并不符合中国人的就餐习惯;第二,品鉴和晚宴分开还能使每个来宾免受上菜的干扰,专注于品酒(他们可以在用餐时再尝试各种搭配);第三,品鉴之后再办晚宴可以避免用餐时老被主持人打断,这样所有来宾就可以尽情地享用菜品;第四,品鉴之后,品鉴用杯和剩下的葡萄酒仍会留在餐桌上,以便鼓励客人主动去发掘自己的搭配喜好。

 

品鉴会上的葡萄酒都棒极了!尽管各有千秋,但是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散发着浓郁的成熟黑色水果香气,橡木桶香气融合地很好(这些酒基本都在新的法国橡木桶中的陈酿8个月以下),单宁强劲却又细腻绸滑,充足的酸度带来优雅的平衡(尽管2006年的Tenuta di Trinoro的酸度欠缺一点),层次丰富令人不禁遐想,仿佛畅游在世界尽头那仙境般的森林里。

 

我的最爱是2000年的Le Cupole。我喜欢它并不是因为它品质比其它更高,而是因为它正好到了其饮用的高峰期。不仅如此,它那犹如陈年的波尔多葡萄酒的中等酒体、浓郁的肉豆蔻香气以及红枣等干果的芳香,使之优雅得无与伦比。

 

我想无论是主办方还是客人,大家对这些品鉴会都非常满意。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能在中国的高级会所和餐厅看到这家优秀酒庄的葡萄酒并不奇怪!目前仅有红樽坊进口,所以如果有人有意经销,可以直接联系他们(021-62343031)。进口商可以直接联系黑天鹅酒庄的销售总监Enrico(enrico@trinoro.it)。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期,国外许多葡萄酒博客都在讨论酒评人的职业道德问题。这个讨论起源于一个在线杂志Palate Press的一份报道。报道中指责了一位著名的加拿大酒评家Nathalie MacLean,说她要求酒庄注册她的收费网站,她才会公布其酒评。

 

 

虽然注册费不贵(2块美金左右/月),但这么做的确会让读者纠结:部分优质的葡萄酒会不会因此拒之门外?欠佳的葡萄酒倒会不会因为交会费而得到过度关照?

 

 

这份报道出来后,不少人开始纷纷议论世界各地的自称“酒评家”,尤其是那些进行“Pay-to-play”(用钱获取参与游戏的资格)政策。

 

 

有人指出了新西兰的一些酒评人,说他们在其博客上注明了要是酒庄希望他们品尝并评价一些葡萄酒,需要向博主支付30多新西兰元/款。起码,他们比较透明,然而由读者自己判断酒评是否公正。但对于去年成立的“新西兰葡萄酒作家”协会(Wine Writers of New-Zealand),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因此其会员们必须签一份“独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保证他们不从酒庄或葡萄酒企业获得任何利益。

 

 

加拿大酒评人娜塔莉没有在她的网站说明这些“游戏规则”,加剧了大家对她的质疑。一位酒庄代表在Palate Press的文章下留了评论说“作为酒庄,我们收到过娜塔莉的样品请求。寄了一箱过去后,我收到了一封邮件说我得注册才能获得酒评[...] 法律归法律,道德归道德[...] 我愿意提供一些葡萄酒样品并将其列为营销费用,我也很支持生产商与葡萄酒作家之间的关系,但我绝对不会花钱去听别人对我产品的评价!”他在后面做了一个好玩的比喻:“祝贺你获得金球奖!请交100美金来领取”。

 

 

采取这种方式谋利,也许在短期内可行,但是要在这个领域中实现可持续发展,前提条件是获得读者的信任。建立自己的信誉度是需要非常漫长的过程,而永远失去它则指需要几分钟时间。中国葡萄酒酒评界现处于幼儿阶段,但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将决定我们十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在国际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两天,所有与葡萄酒有关的媒体都在报道当下最热门的话题:罗伯特·帕克将退出他35年前创造的“葡萄酒倡导家”(Wine Advocate)的主编位子。我在这里列出了这个动作相关的7个大变化。

 

  1. 根据相关报道,帕克把自己的股份转让了给三个新加坡投资商。我们对这三位投资商一无所知,帕克只说他们是“非常有实力的商务和科技人员,也是非常积极的葡萄酒爱好者和长期的订阅者”。有人指出他们不属于葡萄酒或者媒体行业,但是作为投资商,我认为问题不大,只要他们把内容操作留给相关专业人员就行。据说,他们有计划把葡萄酒倡导家推向一些酒店、航空公司等等。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这样才有机会接触到更多消费者以及潜在读者。
  2. 原负责亚洲市场的Lisa Perrotti-Brown成为“葡萄酒倡导家”主编Lisa是常住新加坡的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她跟罗伯特·帕克合作了已经很多年。2013年,她应该担任Wine 100评委,不知道这个新工作会不会有影响呢?
  3. “葡萄酒倡导家”将在新加坡成立新的办事处。其实,应该说是编辑部搬移到新加坡(总部目前仍然留在罗伯特·帕克住的Maryland)。这样日常运营可以在新股东以及新主编的监督下进行。
  4. “葡萄酒倡导家”将推出新的电子版PDF格式)。“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错说电子版将代替刊物。其实刊物将照样出版。
  5. “葡萄酒倡导家”将接受广告。但是些广告将与葡萄酒企业无关。其它高端产品或服务行业的确可能会有兴趣将广告投往葡萄酒倡导家,毕竟在它5万个订阅者中,高层社会人士应该占很大的比例。但是在它的Twitter上,帕克强调说这些广告只会在电子版上出现,刊物不会接受广告。
  6. “葡萄酒倡导家”将更重视新兴的葡萄酒产国,尤其是亚洲,更尤其是中国的。Lisa Perrotti-Brown可能将聘请一个人专门负责品评中国、泰国以及其它亚洲国家的葡萄酒。
  7. “葡萄酒倡导家”将发展葡萄酒教育业务,其中包括在全世界各地举办一些葡萄酒讲座。

   

    罗伯特·帕克还会继续担任葡萄酒倡导家执行董事以及主席,并且他将继续负责法国波尔多产区和罗讷河谷产区葡萄酒、加州老年分葡萄酒以及美国进口商引进的25美金以下的高性价比葡萄酒品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螺旋盖逐渐取代软木塞成为葡萄酒封瓶方式新宠的文章不少。所以今年8月份,当我在品醇客网站上读到一篇讲述澳洲巴罗莎谷罗世登酒庄(Rusden)经过数年的实践决定弃用螺旋盖回归软木塞的文章时甚为吃惊。看起来这是个不错的采访主题!所以我决定联系酒庄庄主Christian Canute,进一步了解他的经验,弄清是什么原因使他作此决定。以下是采访内容:

 

朱利安:你是什么时候决定回归软木塞的呢?

Christian Canute:我们在酒庄入门级的葡萄酒上使用螺旋盖封瓶,经过五年的追踪观察,做出了这个决定。

 

朱利安:什么原因使得你再次选择了软木塞呢?

Christian Canute:因为使用螺旋盖的葡萄酒,装瓶后产生的还原反应让人难以接受。

 

朱利安:“葡萄酒在螺旋盖下冒汗”指的是什么呢?是什么因素导致此现象的发生?

Christian Canute:基本上,我们酒庄采用人工酿制且不经过滤的葡萄酒一旦储存在不透气的环境下便会有此现象(葡萄酒产生硫化氢等还原味)。不锈钢桶陈年期也好,使用螺旋盖封瓶后也罢,都难逃此劫。以前使用软木塞封瓶的时候从未如此。这个现象可以通过过滤或者在装瓶前往酒中加铜的方法避免。但是我认为这样的做法会使得酒庄小心翼翼遵循传统法酿酒所保留下来的酒香付诸东流。过滤以及在最后一刻加铜的做法会使得葡萄酒失去那些体现地域特色的风味,那都是风土的味道。我不愿意改变自己的酿酒理念来迎合封瓶技术。我们会引导客户去理解,罗世登酒庄只会选用最优质的酒塞,我们会选择最适合的封瓶技术。

 

朱利安:据你所知,还有哪些酒庄决定回归软木塞呢?

Christian Canute:我认为在接下来的一年内一些澳洲高端的葡萄酒生产商将会回归软木塞。为了防止还原反应的产生,南非极具代表性的Klein Constantia酒庄旗下的精品级Perdeblokke长相思白葡萄酒已经回归使用天然的软木塞。纳帕的Rutherford葡萄酒公司也以环保和技术效益之名再次使用软木塞。在英国,大型零售商也出于对环境的考虑而改用软木塞。

 

朱利安:在澳洲获其他国家,有没有顾客提出将螺旋盖更换成软木塞呢?

Christian Canute:在我搜集到的信息来看,70%到80%的中国、美国以及英国市场依然更喜欢软木塞,特别是在高档葡萄酒方面。

 

Christian Canute

图:Drinksbusiness.com

原文:www.zhulianwines.com 

翻译:Mand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2 22:25)

这是我忘记传上来的关于一场品酒会的文章For english version, click here.

 

我昨天晚上帮了一个进口商朋友,葡蒂酒业,在北京举办一场很有趣的品酒会。我们品尝的葡萄酒都产自我老家阿尔萨斯的幸·鸿贝庄园(Domaine Zind-Humbrecht)。庄主兼首席酿酒师奥利维·鸿贝(Olivier Humbrecht)是第一个考上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的法国人,他也是生物动力法协会(Byodivin)会长以及阿尔萨斯特级酒园协会主席。虽然他没有能够亲自出席这场品酒会,但是他通过网络视频向所有来宾介绍了每一款酒。这是我第一次组织可视频品酒会,也许是中国第一次有这样的品酒会,所以我想应该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经验,这样可以给想组织这种活动的朋友一些提示:

1. 首先,一定要在活动前做试验。要是在关键时刻发现看不到或者听不到对方,那就尴尬了!

2. 准备一个B计划以,防万一出问题!我们这一次比较顺利,但如果网络突然故障,我照样可以让品酒会顺利进行。

3. 其实,这种形式的品酒会缺乏互动性。有时候听对方说的话比较吃力(何况需要翻译的时候!)。因此,这种形式比较适合小范围的(人数在12个人左右)、专业性强的品酒会。普通消费者也许会觉得有点枯燥或无聊。

4. 如果来宾大多数都是普通消费者的话,我建议把品酒会分成两个部分:先自己主持上半场,然后气氛热闹起来,再邀请庄主或酿酒师回答一些问题(30分钟足够)。

下面是我们当晚品尝的美酒(都是幸·鸿贝酒庄的):

1. “金土”特级园麝香2009
2. “奥赛尔”雷司令2009
3. “布兰德”特级园雷司令2009(我们本也应该品尝2000年的,但是负责发货的人出错了!)
4. “圣优班”特级园琼瑶浆2009
5. “圣优班”特级园琼瑶浆1992
6. “瑞贝萨”灰皮诺晚收2009
7. “瑞贝萨”灰皮诺晚收198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