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泽律师
周泽律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8,239
  • 关注人气:4,3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作为刑辩律师,在与司法机关打交道的过程中,我遇到过很多状况。会见受阻、办案机关拒收委托手续、当事人被办案机关劝说解除委托,等等,我都曾遇到过。但法院接受律师辩护委托手续,送达起诉书后,决定不准许律师担任辩护人,要给律师寄回委托手续,并让律师寄回起诉书,却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的事,可偏偏让我遇到了!

因原河北省沧州市政协副主席朱志明被控受贿罪一案,其家属委托我担任朱志明的辩护人,与我所在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刑事辩护委托协议,并支付了律师费。2018年10月15日上午,我会见了朱志明,其确认家属对我的委托,同意由我与北京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彬共同担任其辩护人。当天下午,我前往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向朱志明案承办法官提交了委托手续。法官当着我的面,打电话向朱志明家属作了确认,然后接收了我的辩护手续,并我送达了起诉书,告知了我庭前会议的时间。

然而,时隔仅一周后的10月22日,朱志明案法官却电话告知我,说根据“刑诉法解释”第三十八条关于“一名辩护人不得为两名以上的同案被告人,或者虽未同案处理但犯罪事实存在关联的被告人辩护”的规定,因朱志明案与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许昌中院审委会对下级法院判决定调,而且公然发文!

2017年12月5日,“国家宪法日”的第二天,原定庭前会议后接着开庭的原民生证券副总裁王培荣被控职务侵占罪一案(二审),因庭前会议上被告人、辩护人提出调取证据、通知证人出庭等多项申请,许昌中院在庭前会结束后决定12月19日再行开庭。庭前会上,对辩护人庭前提出的理由为许昌中院院长在内的全体审委会委员需要回避的管辖异议问题,审判长通报:经许昌中院请示河南省高院,高院的回复是:许昌中院的请示不属于应该请示的事项,故对请示的问题不予答复,让许昌中院自行依法处理;许昌中院认为辩护人提出的回避申请,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第28条、29条的规定,决定驳回,并不得申请复议。

就许昌中院对王培荣案管辖问题,及作为管辖理由的辩护人申请全体审委会委员回避问题作出的答复,我与王兴律师当即表达了不同意见。我特别提出,河南省高院回复许昌中院,让许昌中院对本案依法处理,那只有将本案报请河南省高院审理或由河南省高院指定其他法院审理才符合“依法处理”的要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附:本人为詹肇成律师辩护的辩护词: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b1fa00102x0d1.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印象中,这是我与被誉为律师界第一才子的斯伟江律师合作辩护的第五个案件。每次合作,都从斯律师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每次合作都让我压力山大,很害怕大家把我们的辩护词拿来比较。但对这个律师界广泛关注的案件,很多人都在期待我们的辩护词,我这个丑媳妇也只好壮起胆子见公婆了。】


别让刑辩律师将取证视为畏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电子监管码

2016125日,湖南养天和大药房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委托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王兴律师,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国家药监局)提起了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国家药监局强制推行中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矛盾丛生——衡阳周氏家族案旁听记(十九)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矛盾丛生——衡阳周氏家族案旁听记(十九)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对衡阳市人民政府回复之回复

 

衡阳市人民政府:

 

    我们是周方毅等47名被告人被控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案(衡阳1.18专案)一审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湖南衡阳周方毅等人被指控黑社会案
部分辩护律师声明

4月21日8时许,准备出庭参加诉讼的王甫律师、刘金滨律师、张磊律师及王甫律师的助理杨健雄实习律师四人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入口处前后连续遭到多名身份不明者的殴打、撕扯、拖拽袭击,致四位律师身体多处受伤、衣服被撕烂、眼镜被打掉、手机被损坏或丢失。对此,作为参与本案诉讼的部分辩护律师,我们声明如下:

一、对于辩护律师王甫、刘金滨、张磊、律师助理杨健雄在法院门口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在公诉人对被告人周X飞进行讯问时,问其是否认识另外三名被告人。辩护人举手反对,理由是:审判长已经重申了法庭纪律,有一名被告人与所指控的具体罪名无关。公诉人没有取得法庭许可便直接反驳,称因为其他三人也涉及组织罪名,所以自己当然可以向被告人进行此发问。辩护人立马反应过来说:“审判长,我非常赞同公诉人的观点,所以按照这种逻辑,我们所有辩护人也可以向被告人发问。”
见势不妙,审判长马上予以打断,认为辩护人反对有效,要求公诉人不得就此问题发问,同时要求辩护人在公诉人发言完毕后才能反对,不要干扰其逻辑顺序。

衡阳叹息——衡阳周氏家族案旁听记(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