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向东
张向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4,427
  • 关注人气:1,2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从这里可以前往
暂无内容
订阅到

订阅到抓虾
feedsky
博文
(2017-03-06 19:19)
标签:

杂谈

​那对法国夫妇,算是救命恩人。

那天晚上,准确地说,是凌晨两点多钟我遇见了他们。

更准确的描述,是我找不到住处,投奔了他们。傍晚前,我找到了一家乡村酒店,可是前台招待仅仅因为我要求把自行车带入房间就拒绝了我。即使我让步,说车可以锁在外面,她也坚决不许我入住。那是这些年旅行中,我受到不多的歧视之一。不想央求,我决心骑到下一个镇上再住。没想到的是,骑过了好几个镇,都没有可住的地方。后来,又遇到一帮酒鬼的挑衅威吓,我一路狂骑,直到凌晨。那天早餐过后,我就再没有吃任何东西,那一整天,足足骑了二百公里以上,又饿又累,已经到达体力的极限,又淋了雨。要是再找不到住处,我真的要躺倒在路边了。

这个镇看上去和路上遇见的其他镇一样,非常小,估摸就几十户人家。夜已经太深,没有窗户亮着灯。我想了想,去敲教堂边最近的那家的门。过了好一会,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我告诉他,我太累太饿了,需要吃东西、需要休息。他看了看我,用法语对里面说了几句,然后示意我跟他走。

他带我去的那家不远,在街道的另一头。黑暗里,可以感觉到院子很大。他使劲按了几次门铃,里面的灯亮了起来。

走进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1 20:58)
标签:

杂谈

​我骑车的这几年,没有遇到抢劫、偷车,没有发生大的车祸,也没有遇到猛兽袭击—只有一次,突遇在公路中间晒太阳的一条大蛇。哦,蛇是我最怕的动物,远超狮子老虎。那时正下一个长坡,没法避让,它实在太大了,盘起来还占据了路面一多半,我尽可能把车弯向路侧,举起双脚,大叫着冲了过去,那条蛇高昂着的头,离地都有半米。不过它和我一样,只来得及警惕地保持一个守势,根本想不到攻击,就看见一个穿着鲜艳无比的骑行服的家伙飞一般嗖的一下过去了。这些都算有惊无险—我的旅行,没有真正的危险发生,或者说,危险可能在左近逡巡过,但放过了我。

有个在非洲骑过的朋友说,叙利亚那几年有劫匪专门用远程狙击步枪打劫,任何防备都没有意义—你不可能穿着防弹背心,戴着防弹头盔骑车旅行吧。他有朋友遭遇了这如同枪战片一样的场景,幸运的是,这位骑友遇见的是一个枪法很差的劫匪,只听“乒”的一声,子弹打爆了车胎,又“乒”的一声,子弹打在了车架上。他掉转车身,骑着爆了胎的自行车狂奔几十公里,创造了个人最快的瞬时车速纪录,当晚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过了一整夜,第二天继续往返回方向狂奔。

也有三位骑友在印度这个有信仰的国度露营时,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天应该是周六或周日,乡村公路安静极了,静到可以听见阳光移动的声音。我在一个岔路口上,又不知该骑往哪边,极目前后,看不到一辆车来。

当日的目的地是巴约纳(Bayonne,法国南部的一座小城),在我那本1CM:1KM的厚厚的骑行专用地图册上,这一段路线有如蜘蛛网般复杂。那一年是2007年,最先进的手机还是NOKIA,地图导航只能看个大概,还不如纸制地图。阳光烤得人焦躁,我着急找一个活人来问路,可偏偏周末大部分法国人这时候都跑去海滨冲浪或是在草坪打球,全在快活,没有人在路上。

​往一条路上试探着骑了几百米,忽然听到路边有狗叫,看上去是一家伐木厂。我停下车,犹犹豫豫敲了几下门,隐约听到有人应了一声,然后一阵脚步声,一个高大的法国人站在了我面前。

每次面对不说英文的人,我那本来不怎么样的英文就会完全失灵,只会打开地图,嘴里含糊着地名:Bayonne,en,Bayonne,I want ,en,You know⋯大个子并不热情,只是歪歪脑袋,示意我跟他进去,顺带对那条大狗呵斥了几句,大狗老老实实趴在了地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用的物件是不是都特别有回头率?

你是不是不分享就会死?

你是不是像猎手一样,总能发现好东西?

来,把这个做成工作吧!

700store是我们的小平台,我们要让它”汇聚全球骑行好物“。需要你来帮手啊!不只是自行车,有品质、有设计感的好物件,这里都应该有。

你看,从北欧到东亚,这里已经有了不少好物件,也许你也喜欢呢。

Ribcap


Pearl Izumi

RAINS

Muc-Off

新的一年,我想找到更多有趣的小伙伴,和我们一起搜罗全球骑行好物:


微信主笔:

岗位职责:

1,捕捉自行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在骑车的路上,也会经常想这两件奇妙的事。生是偶然,记忆中完全没有印象,就这么来了。死呢?现在还没到来,擦肩而过倒是有过。

骑车路上,我就有过那么一次,离死亡很近,很突然。我想,死亡如果真的来临,就这样来好了。

那次,突然一块约莫脑瓜大小的石块,从天而降,重重砸在我前方几米的位置,碎石飞溅。之前,我正骑得畅快,山间沿海的公路上无车无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心念一动,也并不是大下坡,却连续点刹了几下。恰就在那个时候,石块落地,毫无征兆。那一定是我反应最快的一次突然刹车,双手紧捏刹车,死死定住,自行车在这个时刻显示出优良的性能,只滑出半米就牢牢停下。没穿锁鞋—长途骑车我穿锁鞋不多(锁鞋是自行车骑行中,为了提高效率的一种鞋,用锁扣和脚蹬链接在一起。上车时将鞋子扣上特制的脚蹬,下车时需要扭动解锁。)—所以,也没倒地,整个人木雕泥塑一般定在原地。

如果,我是说假设我没停,那块石头应该刚好会砸在我脑袋上,即使再好的头盔也保不住命。我心跳得失去了节奏,嘴巴再张大一点,心脏一定会蹦出来。这时候,脚底下什么在响,低头看,小腿肚子抖得像琴弦,打着车链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即使爱,也敌不过雾霾。

从此恋人多了一种分离的方式——雾霾令一个逃离,另一个则选择坚守。

所幸,一只高性能口罩就能拯救这一切。大概在一年前,700Store引入了AIRMOTION清吸口罩,500只口罩只用了3天就销售一空。

现在这只口罩升级到了第二代,仍然是同等价位的最好的口罩。

​打开包装,色泽亮丽,而它的功能更是强大。


9层结构,隔绝PM2.5


口罩绑带不伤皮肤,好穿

​口罩复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手机支架一直是长途骑行的必备品,不过安装麻烦,操控不易,最重要的是真心不好看。

​曾经对手机支架不感冒的我,前些天被一个叫“Bone”的台湾品牌动摇了。

​Bone的单车行动绑获得了2016年iF国际设计大奖,这可能是唯一一个获得此奖项的行动绑产品。

以“独立、严谨、可靠”为评奖理念的iF国际设计奖,创立于德国,被公认为全球设计大赛最重要的奖项之一,其最具分量的设计金奖更被欧洲媒体称为“产品设计界的奥斯卡奖”。

​它适用于任何自行车和4-5寸的所有手机,实测中iPhone4到iPhone7 plus均可使用。

​一拉一拽轻轻松松就可将手机套入。实验证明可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8 19:19)
标签:

杂谈

在北京去纽约的飞机上,我从昏沉沉的睡眠中醒来,浑然不知身在何时何处,徒劳地看下手表上的中国时间—有什么用呢,几小时前离开北京,距离目的地应该还远,我完全不知道该用哪个时区的生物钟来调整自己现在的状态,是该喝杯咖啡清醒一下,还是喝杯酒努力再睡?而且,纽约只是转机,还要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呢。

好像为了找时间坐标,我打开舷窗的遮光板,那种只有在高空才可看到的透亮的光线射进飞行舱,我眯起眼睛来看着窗外,想,应该是落日时分了吧。

太阳正热烈地向太空、地球、云朵和海洋散发着能量,玻璃上结着的霜花,让我回到冬天北京温暖的房间,只有大雪严寒的早上,才会在窗户上看到几何规律之美的霜花,忍不住想哈口气看它们融化。往下看,是冰雪覆盖的大陆,我忽然就灵机一动:是北极吧。果然,座位前的显示器绘制出实时的飞行位置,北极就在座位下方,垂直距离一万米。白的云彩在上,白的冰雪在下,以无限远的半径,以这架飞行器为中心,创造了一个球体。我觉得飞机恍若停止了飞行,全部的全部都在这一刻静止,引擎的轰鸣仍然听得到。太阳好像愈发努力,要迸发更大的能量出来,霞光映得小半个世界都红亮了。我能看见机翼被抹上那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2年丹麦的又一个雨天里,有一件事让3个刚从设计学校走出来的男生和1个在欧洲服装市场有着20年经验的老男人坐到了一起。

他们都想不明白——在一年365天平均要下177天雨的丹麦,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好看的雨具品牌呢?

自己做就好。4个人一拍即合,他们决定用时尚的纤维编织出一款漂亮到晴天也会穿的雨衣。就这样,Rains诞生了。

​这么好看的雨衣当然会吸睛无数,高阶时尚媒体Highsnobiety、潮流冲浪品牌Volcom、纽约最著名的买手店Opening Ceremony、甚至是陈冠希、余文乐频频上身的Stussy Livin'都纷纷邀请Rains发布联名款。

​受到鼓舞的Rains又有了进一步的想法——风光无两的雨衣在丹麦是卖的不错,可是能够在国际市场攻城略地的产品在哪里呢?

在一趟从哥本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往阿根廷的时候,那里正进入雨季。

可时间已经不多。

这一年我越来越忙,下半年整块的旅行时间完全不可预料。我也不想把骑行五大洲最美路线的计划再次延迟,我只剩下南美洲这最后一洲,就像一个钢琴师弹起一支曲子,只剩最后一段音符,要他起身离席,真是折磨人。

签证也不好处理,在那之前,我频繁地出差,护照要连续办理几个国家的签证,最后,这一次本该珍贵的旅行被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选择:只有这段时间,只能是阿根廷。

​从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飞往巴里洛切(San Carlors de Bariloche)的飞机上,空空荡荡,起飞时阳光灿烂,还没落地舷窗上却已经拉满水线。走出机场,只见原野之上,雨雾连绵。雨季,像性格沉默的朋友,冷冷地看着我的到来。

那几天的早上,吃过早餐,我就像在晴天一样,坦然推出自行车,只多了一个程序是穿雨衣,然后,骑入雨雾之中。所以,阿根廷骑行的印象,第一是满嘴的沙子。因为下雨,满地泥沙,泥沙被前轮带起来,刚好送进嘴巴里。我只好一会儿把脑袋歪左边,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