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廷珍野史的味道
张廷珍野史的味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8,352
  • 关注人气:19,3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给你

 《 草图》组诗


 《童年》


窗户上

有只蝴蝶

我想把 西斜的阳光

挪动一个位置

让他看上去

更像我的童年


 《怀念》


在控诉罪孽时

不解释曾经的欲望

有些瓶子开裂时

并没有提前

通知我


《 文字》


不够。一张白纸

敲打也不行

每一个  每一次

都像分娩一个孩子

在剪碎的时光里

叙述我的

身世


  美好》

把一些月光挖个洞

试着放进一个城市

今晚月亮好圆

暗处

一只明亮的杯子里

我看见了你


《 痴想 》

读一首好诗

之后

我想用草木灰

埋了自己


《读书》


书的厚度

高过我的头顶

我发现

自己的厚度

超不过一张纸






我的书

 张廷珍散文随笔集

《倒挂的玫瑰》、

《隔岸风尘》,由黄河出版传媒集团、阳光出版社出版,201312月第一次印刷,定80元(两本)。

16开本。

 

发行方式:

1.当当网、各大新华书店发行。

2.有意购买签名书者,请将您的详细地址,邮编、联系方式,数量,和快递公司名称通过纸条、私信告知作者,邮费自理。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01

俞珊被陆小曼称为肉感的“茶杯”。

陆小曼说:“俞珊是只茶杯,茶杯是没法儿拒绝人家不斟茶的,而你是牙刷,牙刷就只许一个人用,你听见过有和人共用牙刷的吗?“

这些话是陆小曼回击徐志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9 18:33)


1.

这是西北的一个小城。贺兰山不高,也不巍峨,更不俊俏,就是个不长草的山峰,他刚入世就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黄河不澎湃,没有婀娜多姿的身段,朴实的像是一个山坡上放羊的老汉,仔细看就是风景,不仔细看就是一顿平常的晚饭。

离寒露还有几天,才是个九月,贺兰山上下雪了。

花博会来了。是在城西北一个叫绿博园的地方。去的晚了,花花们已经在秋天耗尽气力,有一种夕阳红的挣扎,只要严寒不凛冽,他们会撑起自己的架势,努力的展现花花的尊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8 09:47)

                 莲,来不及细说

                  --为湘西泓泉《染色的光阴》所作代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3 13:56)

        

          诗意一直在下雨

                --闲读采蓝书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有两个闷骚男人,一个是《金瓶梅》梅主兰陵笑笑生,一个是《白鹿原》鹿主陈忠实。

前者用一支笔仇杀自己喜欢的女人潘金莲,后者用一支笔爱杀自己喜欢女人田小娥。

 

那一晚,凌晨时分,放下手中的两本书,我做了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历史在后一个朝代里就是一个大土豪。它的财富像望不到的边的沙漠,而文学只是它可有可无的一个穷亲戚。就是这个穷亲戚,手里有支笔,常常饿着肚子写着戏文,一直写到历史的泪从自己的眼睛里流出来才作罢。

抓一把历史的细沙摊在手心,掠去浮尘,掂量来去,在古今历史上也只有两个女人,身前身后是追随英雄豪杰而去的。

这两个女子,一个是霸王别姬的虞姬美人。他们故事的存活茂盛,仰仗于的是文人的一支笔和艺人的想象表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念想

           --我的女友系列之夭夭茹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月气聚

 

冬天是诗歌的母亲。

而一月却是个没落户,混得很落魄,不体面,又总想靠有几分姿色的雪装扮自己,像极了街头理想被寒风吹得东倒西歪的的过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首诗歌都是一次初恋

                --衣米妮子和她的情色诗

 

 

1. 她说,我喜欢痛和枯萎的植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琼瑶给了几代人一个爱情美梦。

琼瑶用一辈子给这个世界写了一部大童话。

这个世界用几顿几十吨的哭哭笑笑的泪水养育了琼瑶爱情这个童话故事。

今天当已经七十九岁的琼瑶要留下遗书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我们的童话公主,老了吗。老了。这个现实确实太残忍了。

问一声海鸥:

爱情老了吗。

童话老了吗。

情未老,人先衰。

 

写到这里,写不下去了,用手捂住嘴,耳朵在听高胜美唱《问一声那海鸥》,鼻子酸酸的,眼睛有些模糊看不清电脑屏幕。

这个晚上,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