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更夫
更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347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没有胡舒立的《财经》还是《财经》吗

 

胡舒立辞职的传闻终于得到证实。对于中国传媒业界以及正处于艰难转型中的这个时代,我想都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对它的回味也许会持续很久。

新闻业是一个冲突的场域,大凡对这个领域有点了解的人,都有体会的。具体到胡舒立置身其中的这场冲突,诚如很多人所说的,有利益的成分。据我对胡舒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改革之路仍然漫长 呼唤改革精神的复兴 

 

 

    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堪称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事件之一。尽管急风暴雨式的改革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最后几年,但直到今天,这场变革以及它的历史影响仍未尘埃落定,改革尚未完成,改革之路仍然漫长。

    作为一名主要从事经济报道的记者,笔者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曾经做过几个城市的国企改革调查,如太原、长沙、海城、漯河、合肥、肥城、台州、温州、沧州等。回顾这些报道,我对这场改革的看法同那时一样,认为这是中国整个改革事业无法跨越的一道坎,是非过不可的。一般性的经济理论,改革的理论逻辑,以及我们置身其间的经济现实,都提出了国企改革是必须要进行的。自那个时期以来,中国的发展实际已经证明,这场改革在总的方向上是正确地。可以说,没有这场改革,就没有中国目前的成就。

    企业史研究中的钱德勒学派的一位学者在研究日本战后兴起时写道:“产生日本经济奇迹的根本原因,能够在创造这一奇迹的几百家公司的发展史中找到”。这位学者还说,如果说日本经济的奇迹有什么窍门的话,那窍门就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金融阴谋论”是一种迷信思维

对话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

 

张剑荆 李雨谦

 

    危机有时也是一种恩赐。在金融问题上就是这样。本来,金融啊,货币啊,原来只是少数专家才掌握的学问。可是,金融危机来了,于是,几乎转眼间,以“货币”“金融”为名的书籍便迅速增多,这门幽闭云端的高深学问便进入民间,一时间,出现了满街尽谈货币的盛况。

    对于这种现象,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自然感到高兴,他说,那么多的人了解金融知识,不是坏事。但是,对于坊间流行的金融阴谋论,陈志武则高兴不起来,他说:“阴谋论”之类的东西,看起来很过瘾,但其实它就是一种迷信。因为,它没有从技术、从操作方面解释为什么大的金融财团、金融家族有本事在一夜之间调动上千亿美元的资金,而只是说金融家们做的事情就是在背后搞阴谋,然后利用他们的阴谋主宰一些国家的政治,主宰这些国家的走向,甚至挟持统治者发动战争,以实现他们的阴谋。“这听起来像武侠小说一样”,陈志武说。

    8月16日上午,在奥运村北辰洲际酒店的大堂里,本报记者采访了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克林顿访朝成功,未必是奥巴马的外交胜利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问朝鲜取得了成功。这颇为出人意料。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国关系,似乎有了春天的感觉了。想一想,观察家们恐怕不免都对自己预言家的本领失去了信心。由于朝鲜进行了核爆,美国至少最近十多年的对朝外交完全失败,有些观察家甚至开始担心会发生战争。可是,克林顿同满面红光的领袖朝鲜最高领袖握了手,抱了抱,气氛看起来很融洽,而且还成功带走了两位美国记者。即使不考虑克林顿前总统是现任克林顿国务卿的老公的特殊身份,仅仅前总统的成功,也算的上是美国奥巴马政府的一场外交胜利。

    这场胜利来得太容易了。有人,主要是美国国民,或许会认为这是新政府采取了新政策的结果。我也看到有人分析说,奥巴马政府调整了对朝政策。我对这个观点持谨慎的态度。新政府显然有着新的总体外交政策,这是无须质疑的。但是,在对朝鲜问题上,有什么样的新政策,现在还看不出来。这一点从白宫及国务院就此事的表态看得很清楚。或许奥巴马政府内不少人会觉得这是一场胜利,但他们只能偷着乐,不敢形之与色。毕竟,一个有核国家呼之欲出,这可不是儿戏,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4 21:18)
 北京时间4月23日晚8点45分,俄国前总统叶利钦去世。转发这篇旧文,悼念这位伟大的人物。法国诗人瓦雷里有诗云:
多好的酬劳啊!
经过一番深思,
终得以放眼远眺神明的宁静。
 
 

“这不是我的性格”
——评叶利钦辞职

    1999年的最后一天,鲍里斯·叶利钦“解除”了自已的总统 职务。这使世界各大媒体都大跌眼镜,他们评出的年度十大新,都没有这一条,他们做得太早了,而没有想到,当今世界上最善于斗争,最捉摸不定的政治家还没有过完最后一天哩!
    叶利钦此举使他的敌人和朋友都感到意外。震惊之后,纷纷发表评论。在诸多不乏溢美之词的评论中,我认为有一个最为准确,那就是认为:叶利钦此举是“勇敢的人的勇敢的行动”。
    叶利钦此举令人感动。这显示了作为政治家的叶利钦最终超越 了作为个体的叶利钦,从而使他身上闪耀着敢于担当责任者身上特有的那种迷人的光芒。
    在辞职讲话中,叶利钦说:“我已经完成自己一生中主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吴敬琏的意见值得深思
    
       
  吴敬琏先生在政协小组会议上谈到了铁路春运价格是否上浮问题。他的谈话一经披露,立即成为热门话题。吴先生从经济学家基本常识出发指出票价不上浮将带来一系列问题,诸如排队、黄牛党猖獗和滋生寻租行为等。他主张继续维持票价在春运期间的浮动,而将上浮后赚来的三亿元补贴给农民工。将吴先生的谈话连贯起来看,显然他也是主张惠民的,只是方法上有差异:在坚持市场机制的前提下,政府再用看得见的手调节经济过程。
  让价格体制发挥作用,不仅是经济学的常识,也是我国经济改革实践早已解决了的问题。在改革进行了30年后再来讨论价格机制在资源配置等方面的作用,未免有些可笑。但事实上,我们的现实就是这样的。客观地说,铁路部门仍然保持着国有垄断体制,市场化程度很低,人们的意见很大,被讥之为“铁老大”。铁路春运期间票价浮动,似乎是铁路部门要走市场化的道路,但是在春运这个特殊时期“市场化”,被舆论认为是“发亲情财”,历年来饱受攻击。作为对批评的回应,“铁老大”想起了“人民铁路为人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25 09:58)

    再评“环评风暴”
    
    
    在第三次“环评风暴”刚刮起的时候,本报发表评论《国有单位应带头遵守环境政策》(1月12日),对国家环保总局的措施能否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表示忧虑。该文分析,环保总局通报的82家企业基本上都有政府背景,大多数还是政府的重点项目。可以说,一些地方政府与企业结成利益共同体,置国家的环保国策于不顾,是目前环境恶化、国家的环境目标不能实现的重要原因。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政府失灵。
    环境污染问题是典型的“外部不经济”。也就是说,某个经济主体在生产和消费的时候,不仅自己要支付边际成本,而且还使社会支付成本。污染造成的损害是一种公害,成本要由社会共同承担。而污染企业或个人的行为如果得不到遏制,其行为就是损人利己,社会中这种行为越来越多,社会就面临着解体,就环境而论,则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陷于崩溃。经济学认为,在遏制这类行为方面,市场是失灵的。
    面对着日益严重的环境恶化,一些地方也在探索市场化的管理办法。比如排放权交易就是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前,国家环保总局通报了82个严重违反环评和“三同时”制度的项目,并首次采取了“区域限批”的处罚措施,舆论为之一震,称之为“环评风暴”。相关信息已经由国家环保总局予以公布,有关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阐述了此次行动的初衷,表达了执行环保政策的决心。比较以往几次“环评风暴”,这次风暴来得更为猛烈。

    仔细研读环保总局的通报,感觉除了所披露的信息,比如违规项目基本上都涉及钢铁、电力、冶金等重化工行业之外,尚有一些更为内在的信息需要指出来。

    首先,从数量角度看,违规项目大部分分布在中西部。违规的82个项目,涉及到22个省市,按涉及项目数量多少排列如下:河北、内蒙各有10家,山西9家,河南、安徽各6家,贵州5家,四川、江西各4家,江苏、广西、山东、陕西各3家,云南、青海、吉林、福建、广东、宁夏各2家,海南、甘肃、上海、湖南各1家。真正属于东部发达省市的只有12家,属于中西部地区的有68家(河北、江西虽属东部,但在东部属于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刘军宁先生在《南方周末》上撰文呼吁“中国需要一场文艺复兴”。他预言,一场新人文运动即将到来,“中国从未如此接近过一场即将到来的真正的文艺复兴”。这个判断引起了不少人的兴趣。
  在这个“中国意识”普遍觉醒的时代里,确实有很多显示新人文运动滋长的征兆,跃动的欲望,追赶的冲动,个性的夸耀等等,都向我们展示着一个正在走来的新景象。观其气象,确有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特有的那种风貌。
  在欧洲,以文艺复兴命名的那个时代,实际上是由众多社会运动组成的,包括市民社会的兴起、地理大发现、宗教改革、哥白尼革命、哲学革命、王权革命、工业革命以及文学艺术探索等等,所有这一切汇成了从中世纪蒙昧主义中突围的洪流,这是继古希腊哲学诞生为标志之一的“轴心时代”以后,人类最伟大的一次突破,这些突破凝结为文艺和思想经典,所以人们将那个时代称之为文艺复兴。温家宝总理前不久在作协大会的讲话中援引恩格斯评论文艺复兴的话“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5 10:54)
  
 
    正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大国崛起”所讲述的“大国”,实际上只是在近代国际体系形成以来的500年间,先后处于领导地位或向这一地位冲击的国家,在国际政治经济学中,这样的国家被称作世界性大国。大国与世界性大国并不完全相同,后者固然是大国,但是大国并非只是世界性的,在一定时期的国际体系中,除了世界性大国之外,还存在着若干地区性大国和在某些领域称作大国的国家,他们共同组成了相对稳定的体系。而对于何谓大国,则有着多种定义,一个国家是不是大国,取决于从什么角度看,比如可以从经济、军事、人口、国土面积、科技、区域等不同方面分别作出规定。例如以色列,从世界范围来看,它显然是小国,但在中东地区,它就是一个军事和政治大国,因此可以说以色列是一个地区大国。再比如韩国,从经济总量看,它是一个经济大国,但从人口、国土面积和军事等方面看,又是小国。
 
  为了解决概念的复杂性带来的歧义,人们从综合的角度对大国作出界定。一个通常的做法是制定一套衡量综合国力的办法。但是,这些办法得出的结论,只具有参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