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行者张鸿
行者张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190
  • 关注人气:2,1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我从不与人争,没有人值得我与之争;我爱自然,其次爱的是艺术;我向生命之火伸双手取暖;火快烧残了,我也准备离去。——沃尔特·兰道尔(1775-1864)
广州文艺杂志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编辑梁智强的邮箱:gzwyliangzhiqiang@126.com
编辑朱亚南的邮箱:softnan@163.com(兼任《诗词》报的编辑)
编辑刘  妍的邮箱:893349865@qq.com
编辑杨 希的邮箱:78118798@qq.com
编辑高 鹏的邮箱:1798621263@qq.com
编辑姚 娟的邮箱:2533124727@qq.com 

                               

请扫码关注                         扫码关注

《广州文艺》微信服务号             《诗词》报微信公众号

博文
置顶: (2018-01-27 10:56)

    有些朋友说想要购买我的书,签名的,尤其是《编辑手记》,我当然高兴。但因为不知道如何处理收费、邮寄的事宜,所以就一直耽搁了。我特别怕麻烦。好在,我有一个小朋友说她帮我打理,天使啊!

    有两本已出版多年,存货,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主编推荐

立碑记

 

1

嫲嫲对我和对我的饿哥是一样的,就连问这话的时候都是一样:“我要是死了,你们会到我的坟上来看我不?”

她把重音落在“死”字上,像一缕阴风在我耳边嘶嘶地响,听得我的身上发冷。我不回答,是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古怪而多余。我的身边却有一个坚定的声音像呼喊口号一般喊了起来:“你不会死,你是天上的神仙下凡,神仙咋会死呢?”

那个时候,在我的老家小城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呼喊口号。伴随着口号声的还有同样雄壮的脚步声和锣鼓声,以及红旗迎风招展的声音。饿哥和我都曾经走在这样的队伍里,嫲嫲不许我们去,却总有人号召着我们去。

嫲嫲的名字中有一个“仙”,取自当年的一位算命先生,为此她的东城角娘家被那人背走了三升糙米,也不知这个字有何禅意。二十年后饿哥的名字也非这位先生莫取,但那一年他已无米可背,取完这个饿名那个给人算命的瞎子自己也饿得一命呜呼了。

“我要是死了你们来看我不?”已在病中的嫲嫲对我的沉默表示失望,不过也不满意饿哥喊的口号,她坚持要问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主编推荐

玉坠

 

  我一直认为母亲很厉害,这么多年来,把父亲管得死死的。当然,话说回来,母亲对父亲的照料也是十分罕见的。

  父亲已七十三岁,一身病痛。高血压,心脏病,最明显的是双腿不便,浮肿,走路缓慢,如果从后面看去,还以为他有九十多岁了。父亲的双腿,是不是长期在地质队爬山涉水引起的呢?不得而知,或许,多多少少有点关系吧?父亲被双腿拖住了,像一只蹒跚的巨型鸭子。母亲对他特别关照,每天除了提醒他按时吃药,还要把药跟温水喂进他嘴里。每到这个时候,父亲目光浑浊地望着母亲,绝望地说,哎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他拖着长长的腔调,简直像在唱哀歌。我觉得他有点娇情,也十分滑稽,像个细把戏在撒娇。母亲安慰说,哪里会死哦,要死我跟你一起去。母亲很有耐心,准确地把药跟温水送进父亲嘴里。若有一滴温水调皮地从父亲嘴里流出来,母亲就会迅速而稔熟地拿纸巾擦掉,像擦桌子上的水渍。母亲每次给父亲喂药,父亲略显夸张的表现,好像是夫妻间进行着一场最后的告别仪式。我有时不忍,对母亲说,哎呀,让他自己吃吧。父亲倒没说我什么,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购买原刊的朋友,请点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五期封面

第五期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主编推荐

玄奘来了走了

 

看上去玄奘瘦了,大唐的繁华、长安的安逸都没留住他,他还是执意向西出发,几年间顶着厉风、暴雨或者烈日,每天不断重复同一个动作:走——走过兰州,走过瓜州,走过玉门关,走过伊吾,走过高昌国,再走,就经过屈支、凌山、碎叶城、迦毕试国、赤建国、飒秣建国……然后他抵达了蓝毗尼。

那一年是公元635年,他刚过而立之年不久,生命正饱满丰盛,目光如炬,内心如洗,健步如飞。

大概是夏季吧,天空像一口大锅当头扣下,非常热,而且闷,风深居简出轻易不肯刮起,但万物葱茏,每一片叶子都肥硕而壮大,绿统治了一切,无边无际,恣肆汪洋。

他站到那棵娑罗树下,他就是为这棵树而来。

在他之前的很多年又很多年,一个美丽的女人在回娘家途中曾经过这里,她是迦毗罗卫国国王的妻子,她名叫玛雅·黛维,她有孕在身。那时这里还是一座丰饶的花园,金婆罗花、木立大丽花、狼毒大戟、紫罗兰、黄帽月季、硫华菊、杜鹃花以及孔雀草、彩叶草、红萼龙吐珠……它们在那个春天以前所未有的心力挤挤挨挨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玄奘来了走了

 

看上去玄奘瘦了,大唐的繁华、长安的安逸都没留住他,他还是执意向西出发,几年间顶着厉风、暴雨或者烈日,每天不断重复同一个动作:走——走过兰州,走过瓜州,走过玉门关,走过伊吾,走过高昌国,再走,就经过屈支、凌山、碎叶城、迦毕试国、赤建国、飒秣建国……然后他抵达了蓝毗尼。

那一年是公元635年,他刚过而立之年不久,生命正饱满丰盛,目光如炬,内心如洗,健步如飞。

大概是夏季吧,天空像一口大锅当头扣下,非常热,而且闷,风深居简出轻易不肯刮起,但万物葱茏,每一片叶子都肥硕而壮大,绿统治了一切,无边无际,恣肆汪洋。

他站到那棵娑罗树下,他就是为这棵树而来。

在他之前的很多年又很多年,一个美丽的女人在回娘家途中曾经过这里,她是迦毗罗卫国国王的妻子,她名叫玛雅·黛维,她有孕在身。那时这里还是一座丰饶的花园,金婆罗花、木立大丽花、狼毒大戟、紫罗兰、黄帽月季、硫华菊、杜鹃花以及孔雀草、彩叶草、红萼龙吐珠……它们在那个春天以前所未有的心力挤挤挨挨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主编推荐

玄奘来了走了

 

看上去玄奘瘦了,大唐的繁华、长安的安逸都没留住他,他还是执意向西出发,几年间顶着厉风、暴雨或者烈日,每天不断重复同一个动作:走——走过兰州,走过瓜州,走过玉门关,走过伊吾,走过高昌国,再走,就经过屈支、凌山、碎叶城、迦毕试国、赤建国、飒秣建国……然后他抵达了蓝毗尼。

那一年是公元635年,他刚过而立之年不久,生命正饱满丰盛,目光如炬,内心如洗,健步如飞。

大概是夏季吧,天空像一口大锅当头扣下,非常热,而且闷,风深居简出轻易不肯刮起,但万物葱茏,每一片叶子都肥硕而壮大,绿统治了一切,无边无际,恣肆汪洋。

他站到那棵娑罗树下,他就是为这棵树而来。

在他之前的很多年又很多年,一个美丽的女人在回娘家途中曾经过这里,她是迦毗罗卫国国王的妻子,她名叫玛雅·黛维,她有孕在身。那时这里还是一座丰饶的花园,金婆罗花、木立大丽花、狼毒大戟、紫罗兰、黄帽月季、硫华菊、杜鹃花以及孔雀草、彩叶草、红萼龙吐珠……它们在那个春天以前所未有的心力挤挤挨挨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主编推荐

谁都别管我(节选)

 

潘新年爬到九楼的楼顶,连累带紧张,不免有些气喘。这座办公楼装有电梯,潘新年没敢乘电梯。他的穿着不太好,棉袄皱皱巴巴,有些破旧。他的脸也没洗干净,鼻洼子里和耳朵眼里还有煤灰。而在办公楼里上班的都是公家人,都是干部。干部们都穿得板板正正,头发都梳得油光溜滑。他要是敢进电梯,说不定人家会把他赶出来。爬楼梯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别说九层楼,就是十八层楼,对一个靠干体力活儿吃饭的人来说,也不在话下。爬到楼顶后,稍事停顿,把喘气理顺些,潘新年就走到女儿墙边,手扶女儿墙,探着头往下看。楼下是一个挺大的停车场,停车场里停放着数不清的小汽车。那些小汽车有黑的,有白的,有红的,有蓝的,称得上五颜六色。潘新年听说,现在的干部差不多人人都有小汽车,他们大都是开着私家车上班。干部们拥有小汽车,跟以前拥有自行车一样,已经很普遍,也很普通,不算什么稀罕事。顺着停车场往前看,那是一条横贯矿区东西的马路。马路两侧法国梧桐树的叶子都落光了,缭乱的枝桠暴露无遗。马路上车来车往,人来人往,都是很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主编推荐

街巷人生(三题)

老家虾肉汤包铺

 

古城湘潭城东有一条小街,叫鱼龙街。这街名据说是清代的一个名人所取,典出古诗中的“鱼为奔波始化龙”。

小街上,排列着形形色色的店铺、作坊,“老家虾肉汤包铺”忝列其间。它是本地的一个老字号,肇兴于清末,休业于解放后公私合营时,再次挂牌亮相,已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

现在的主人叫老守艺,七十来岁了,光头,胖胖的,像一尊弥勒佛。他的名字,是父亲所赐,意思是永远守住老家的好手艺。在人们的听觉印象里,与“老手艺”三个字无异。

小街上的店铺、作坊,在这几十年里,总是在变,变建筑格局变招牌变主人变经营项目,只有汤包铺没有什么变化。

铺面临街,平房;平房后面是个小庭院,分布着作坊、厨房、餐厅、居室数楹,不种花草——没有多余的地盘留给它们。铺面宽大,挨墙摆放着案板、炉灶、蒸笼、碗筷,一年四季飘着白白的水雾和诱人的香气。厅堂里摆着几张古旧的八仙桌,桌边是一色的长板凳。墙上挂的是几幅荣宝斋出品的水印木刻画,是依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年《广州文艺》第1期目录


2018年《广州文艺》第2期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