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途博客
余途博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074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余途寓言(作品集


心上荷灯


余途不多余

   

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出版

飘去桃花


余途不多余

余途不多余

余途新著《余途不多余》2010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各地新华书店及多家网络书店有售。作者签名书可与下列地址联系: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北路紫荆豪庭A座18层梁婷婷01085960885-522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余途寓言(卡通版
  《余途寓言》是余途的首部寓言作品集。这是一本卡通插图版,每则寓言都由卡通画家于多配图,华艺出版社出版。全书分为《人言篇》、《人物篇》、《动物篇》、《物言篇》及《余途篇》。马光复先生为书做序。
   本书定价16元,喜欢的朋友可汇款至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北路紫荆豪庭A座18层梁婷婷收,邮编100026。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断颈老人

                                余途
    
       老人戴着颈套被固定在病床上。年轻时戴过钢盔的他没想到年老戴上了坚硬的塑料箍,子弹都不曾射穿过他,现在他的颈椎被两根钢钉穿过固定着。止痛泵向他一动不动的身体滴注麻醉药。
       感觉神经麻痹了,可以转动的眼睛也麻痹着。床侧坐着雇来照顾他的女人。
       他的老伴去世了。
       没了老伴,两个人的床猛然变大,他能去的地方却变小了。一个漆黑的夜,睡梦中他一头栽下床,摔断了连接头颅和身躯的脖子。
       梦中,老人想去帮老伴捡起失落的手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老虎的爱

        余途

        狮子和老虎是一对朋友,他们除了在一起游山玩水,还常在一起讨论问题。这天,他们讨论有关博爱的话题。
        老虎说:“我具有最博大的爱。我爱所有生灵,我爱他们如爱自己一样,他们在我的博爱中有权利获得充分的平等。”
        狮子困惑:“你我交往已非一日,我竟不懂你是如何地爱着他们。”
        老虎笑道:“我并不隐瞒。推行我的平等博爱,世界将实现大同。”
        狮子问:“您那究竟是什么爱呀?”
        老虎大笑道:“我爱吃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半杯牛奶

                                余途

       小孩想喝牛奶,找妈妈要,妈妈倒给他半杯牛奶。接过盛奶的杯子,小孩见杯子没有盛满,有些失望。
       站在一旁的余途对小孩说:“你看到半杯奶,不要仅仅觉得杯子上半部分是空的就失落。要看到杯子的下半部分是实实在在的牛奶,而对生活充满希望对妈妈充满感激。”
       见孩子还若有所思,余途接着说:“对于满杯,半杯是多和少;对于空杯,半杯是有和无。”
       不久孩子知道妈妈把另半杯牛奶给了生病的奶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身边的女人

                                  余途

       飞机晚点了。
       原本零点起飞改在凌晨3点。
       她问我身边的座位有人吗?我下意识说没人。
       可那原本是妻子坐的地方,她去买水。
       她坐下了。
       妻子回来,我说你坐,她说连座位都看不住,拿着水去别的地方找座了。
       我身边的女子无辜地看着我,有点可怜。
       我又坐下。
       夜深了。坐着的人因守望中的困顿半睁半合着眼睛。她的头瞬间倒向我的肩并顺势依靠着。我顷刻惊醒,本能地四下张望,找我的妻。
       妻在不远处对着我们,眼睛半睁半合。
       她的头靠着我,我不敢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生命之门

                               余途 

        当我还不是我的时候,我被爱送进生命之门。
        我得到确定,是因为爱更眷顾我,在生命之门里我开始了心的跳动。
       门为我紧闭着,我仔细聆听门外的音乐,跟随着熟悉的呼吸手舞足蹈。当我轻轻叩响生命之门时,我已成为母亲最大的骄傲。
       门里的空间越来越小,我有些急不可待,却不知要打开这扇门是如此艰难。
       我屏住呼吸,等待门的开启。门外巨大的呻吟声把我穿透。
       这是一扇古老而年轻的门,当她完全打开的时候,我嚎啕大哭。
       我知道,走出这门,就意味着永远不能再回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阳光下的绑架       
                          文/余途

       日的余晖总能照在男孩的头上,他被接进宝马时,太阳刚好落山。       这天,宝马的主人没接到孩子,却接到拿钱换孩子的电话。天色已暗,太阳去照顾另一半球。警察和孩子家人的神经被刺激着度过一个见不到太阳的夜。       清晨,孩子出现在家门口,初升的日头让他的头发亮着金色。人们惊愕门外的阳光,更不懂孩子怎么会举着绑架者给的二十元钱。
       一个阴天,绑架者被捕了。       一个雨天,绑架者被判了刑。       绑架者告诉法官,孩子的眼神让我下不了手。       日又复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举办余途闪小说作品网络研讨会的公告
  
      为了推进闪小说理论与批评方面的建设,深化对知名闪小说作家与作品的认识,促进闪小说作者间的交流,经中国闪小说学会研究决定,在闪小说作家论坛“理论赏评”版举办系列“闪小说作家作品网络研讨会”。每位推荐研讨的作家,提供20篇精选作品(作者照片与个人简介)供研讨。本次研讨会推出的闪小说作家是余途先生。
    欢迎朋友们踊跃参与研讨活动,形式不拘,可综论作家作品,也可就作者的一文或几文进行赏评。单独发帖,帖子标题前加“余途闪小说作品网络研讨会”字样。凡撰文参与研讨者,研讨会结束后,将寄作者签名书一本作为纪念。研讨会上提供的20篇作品(含照片与个人简介)和参与研讨的文章,将结集由《闪小说》杂志出版增刊《余途闪小说作品研讨会专辑》,同时,制作成电子专辑在网上发布。
主持:梁闲泉
助理: 胖子、雨巷明月、冯丽琴、王有国、白沙地
时间:2015518日——2015618日。
中国闪小说学会
闪小说作家论坛                                               
2015518


余途简介
余途,1960年北京出生,本名陈唯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闪小说学会原副会长,现为顾问、名誉会长。汉语闪小说早期倡导者、实践者与推动者,坚持精短的闪小说创作风格。1980年开始写作,出版作品集《余途寓言》、《余途不多余》、《飘去桃花》、《心上荷灯》。参加主编《生命的沉思——北大中文论坛小说精选》、《当代世界华文闪小说精品文库》等。作品集《余途不多余》获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五届金骆驼奖一等奖,作品《对历史的研究》获全国第九届金江寓言文学奖。作品在泰国、菲律宾、越南、印度尼西亚、美国等华文报纸刊载推介。
 

余途闪小说二十题






我的马

    我被击中了,从马背上跌下来,血一股股涌出。我的马刹住奔跑,站到我身边。
      我试图爬起来,抓到缰绳却没了向上的力气。我摸到了粘稠的血,再度趴倒。
      马向我低下了头。
      风卷起了身边的沙土。荒外能见到的只有我的马。
      我挣扎着想再抓缰绳,身子已不听使唤。
      我的马垂着头凝望着我,我抹了一把血拍向马屁股,用尽力气喊:“走吧!”它转身飞奔而去。
      风呼啸着压抑我的呼吸,沙土意欲掩埋我的身体。
      地在震动,那是我熟悉的节奏。
      我的马,是它带来了马队。






    《吻》是著名画家的一幅油画新作,初上展厅,吸引了大批参观者,人们试图从纯白的画面里找到的吻的痕迹,大都因为没有找到而失望。有人说吻在画里你想看到就能看到,找吻的人还是看不到。
      突然间,一个女子情不自禁地亲吻了这幅画,她樱桃般红润的唇印在了洁白的画布上。
      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迅速逮捕了这名女子。
      法院很快以“破坏艺术品”罪审判她。在法庭上她陈述道:“我也是画家,画布的纯粹和洁白让我身不由己献上一吻。”
      《吻》的画家为她出庭辩护说:“你们指控的嫌疑人作为《吻》的作者,完成了画作的最后一笔,《吻》至此完美无缺了。”
      亲吻画作的女子被当庭释放。
      在当年环球艺术奖颁奖礼上,画家和女子共同创作的《吻》获金奖。



断颈老人

      老人戴着颈套被固定在病床上。年轻时戴过钢盔的他没想到年老戴上了坚硬的塑料箍,子弹都不曾射穿过他,现在他的颈椎被两根钢钉穿过固定着。止痛泵向他一动不动的身体滴注麻醉药。
      感觉神经麻痹了,可以转动的眼睛也麻痹着。床侧坐着雇来照顾他的女人。
他的老伴去世了。
      没了老伴,两个人的床猛然变大了,他能去的地方却变小了。一个漆黑的夜,睡梦中他一头栽下床,摔断了连接头颅和身躯的脖子。
      梦中,老人想去帮老伴捡起失落的手帕。




生命之门

      当我还不是我的时候,我被爱送进生命之门。
      我得到确定,是因为爱更眷顾我,在生命之门里我开始了心的跳动。
      门为我紧闭着,我仔细聆听门外的音乐,跟随着熟悉的呼吸手舞足蹈。当我轻轻叩响生命之门时,我已成为母亲最大的骄傲。
      门里的空间越来越小,我有些急不可待,却不知要打开这扇门是如此艰难。
      我屏住呼吸,等待门的开启。门外巨大的呻吟声把我穿透。
      这是一扇古老而年轻的门,当她完全打开的时候,我嚎啕大哭。
      我知道,走出这门,就意味着永远不能再回头。






三杯水

      她的女朋友今天第一次成为我们家的客人。我特地把房间整理了一下,一双没洗过的袜子被我藏在枕头底下,卫生间的镜子也擦亮了。
      我还特地买了水果和饮料,把从没有用过的水晶杯拿出来摆了三个在桌子上。
      房间里开始流动古琴。我们两人第一次单独在一起时听的就是这个音乐。
      我们站在门口迎接她。
      一进门她就惊讶似地说:“好温馨好香呀!”
      “他特地为你喷的香水呢!”
      我知道我脸红了。
      我们陪她参观,从明亮的镜子里我看到了她明亮的眼睛。
      “他喜欢睡高枕头,我就不喜欢。”
      我拉住她揪枕头的手说:“外面喝水吧。”
      她拿了一杯给她,又拿了一杯给我,空着一个杯子。
      我说:“你的呢?那不是有三个杯子吗?”
      她说:“我们俩谁跟谁呀,你喝完我用你的喝。”
      她们笑了,那第三只水晶杯盛满了古琴曲。




剪子

      我拿着剪子敲开邻居家的门,开门的女子和我以前见到的不是一个人。
      你找谁?
      我来还剪子。
      我们家没有这样的剪子。
      我是从你们家借的,很久了。
      她搬走了。
      搬哪儿去了?
      不知道。
      那这把剪子怎么还呀?
      非得还呀?
      剪子不能放在我这儿。
      我活动着剪子把,她看着我手里的剪子。
      那放我这吧。
      我把剪子递给她。
      过了很多日子,她又把剪子还我,告诉我剪子的主人说剪子不要了。
      我关上门,身后留着她的声音:“剪子是她先生送她的,他们分开了,剪子没用了。”


飘去桃花

      正是桃花开的季节,母亲说二姐病重,晚期的癌让年轻的她脱了相。
      我听着流泪。这些天我都会路过粉色桃花,她应该是那样的颜色。
      我有点怕。
      你说我去看她吗?
      你就不要去了。让她的美好形象永远留在你的记忆里,像那桃花。
      夜风吹落了桃花的瓣。
      梦里,都是她桃花样的笑脸。
      我还是想去看她。
      我想她。
      那你就去吧。让她留住你美丽的样子。
      我去了,带着一支桃花。
      她艰难地在无色的嘴角现出笑容,我把我的微笑吻向她的脸颊,姊妹胸前的桃花向上飘去。



阳光下的绑架

      日的余辉总能照在男孩的头上,他被接进宝马时,太阳刚好落山。
      这天,宝马的主人没接到孩子,却接到拿钱换孩子的电话。天色已暗,太阳去照顾另一半球。警察和孩子家人的神经被刺激着度过一个见不到太阳的夜。
      清晨,孩子出现在家门口,初升的日头让他的头发亮着金色。人们惊愕门外的阳光,更不懂孩子怎么会举着绑架者给的二十元钱。
      一个阴天,绑架者被捕了。
      一个雨天,绑架者被判了刑。
      绑架者告诉法官,孩子的眼神让我下不了手。
      日又复出。


山里的小屋

      他不想在家呆着了。他对妻子说要一人去山里住些日子,写点东西。
      山里的小屋是他和她没成家时常去的地方。他感叹过,在山里他遇到了很多灵感,尤其是对女人的体味发现与挖掘多写进了作品。
      由于书销得好,书商不断找上门约稿,他在家里写了一些,拿出去人家说太多重复过去的痕迹,书稿遭退,他有点郁闷。
      初春,他独自游弋在山间每一个熟悉的地方。山里的小屋显得有些空旷。
      深夜,小屋的木门吱吱响着被推开。
      两对目光凝视着。
      她来了。



死刑

      妻子说:“谁说肝癌就是死刑啊!”
      “至少是个死缓。”他笑着说,妻子哭着。
      他在等待合适的供体,只有换肝才可能保住他的命。
      供体常在死刑犯被执行的时刻取得。妻子追问着每一个可以得来消息的电话。
      每天他都在等消息。世界小得像一个牢房。
      “被判死缓的犯人首次超过死刑的犯人。”听过广播,他仿佛被判了死刑。
      妻子宽慰他说:“那也还有死刑呢。”
      又传来消息:“联合国将废除死刑。”这下他真的被判了死刑。
      妻子说那不是真的。这回妻子笑着他哭着。




红墙少女

      她只要出家门必然经过那片红墙。
      太阳照在红墙上,红墙变成白色,人的影子栽到了墙角。她一动不动,让红墙认识到她的存在。
      最好的天气是没有太阳的阴天,红墙是红墙,她是她。这时的红色最接近本质的红。她的心最接近平和。
      夜晚路灯改变着红墙的厚度,色彩变浓重,她的影子因为灯而真实。
      随着少女的移动,红墙上她的影子显出她成熟的轮廓,少女回首望见,羞涩地撩开飘逸的黑发。
      红墙褪下了斑驳的墙皮。




阿Q子孙

      邻家娃以大公鸡斗小鸡,小鸡被大公鸡咬得周身鲜血淋漓,娃在一旁大笑不止,高呼:“咬,狠狠地咬,给我好好地出口气!”
      余途不解,上前问娃要出什么气。娃说:“他家老大揍过我一耳光,可他忘了我家鸡比他家的厉害,我是报仇哩!”
      余途看这娃好像眼熟,便问:“你认识阿Q吗?”娃说认识。余途又问:“那你是读过阿Q了?”
      娃反问:“你是说鲁迅的小说,还是我家的家史?”



破了的短裤

      短裤破了一个洞,被妻子发现了,她说帮我补上,我说破了就破了吧,补它干嘛。她说穿破的多不合适,我说这条破短裤穿着挺舒服。
      这两天,餐桌上突然多了肉。平时我喊胃亏肉,就会有肉吃。这回还没喊,肉就上桌了。
      早起床,那破短裤我没找到,问了一句,没得回答,因为急着出门,便抓了另一条穿上。
      妻子要我早点回家吃饭,别总那么晚。
      我还是没早回家。夜里悄悄进门,看见妻子还在灯底下缝东西。等我脱下外衣,她对我说:“破短裤我补好了。”



我身边的女人

      飞机晚点了。
      原本零点起飞改在凌晨3点。
      她问我身边的座位有人吗?我下意识说没人。
      可那原本是妻子坐的地方,她去买水。
      她坐下了。
      妻子回来,我说你坐,她说连座位都看不住,拿着水去别的地方找座了。
      我身边的女子无辜地看着我,有点可怜。
      我又坐下。
      夜深了。坐着的人因守望中的困顿半睁半合着眼睛。她的头瞬间倒向我的肩并顺势依靠着。我顷刻惊醒,本—能地四下张望,找我的妻。
      妻在不远处对着我们,眼睛半睁半合。
      她的头靠着我,我不敢动。



我的右手

      你愿意当小说读就当是小说吧,但是我告诉你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我曾在国家部委工作,远嫁异域后,就想用我熟悉各国经济需求的便利做些生意。很快我做成了几笔跨国买卖,这让我好得意。
      一个温暖的夏日,国内高级代表团来访,其中有大的经济合作项目需要洽谈,大使馆邀我参与。又有机会为国做事,我极兴奋。
      在异国他乡接受国家官员的接见,我特激动,犹豫中我伸出右手,他微笑着看了看,没有握。
      我放下手,嗫嚅着:“您……好。”
      不远处,他的随从人员说:“怎么让这样的人来这儿给中国人丢人现眼!”
      我听见了。之后我被请出这个项目。
      我的右手缩进了袖口。
      我不甘心,带着我熟悉的业务来到当地的一家大公司,公司老板握住我伸过去的右手说:“冲你勇敢地伸出你的手,这个生意就和你做了!”这声音真真切切。
      我生下来,右手就只有两个手指。
      我怨过我的右手,我也感谢我的右手。



耳朵

      耳朵没声了我才知道耳朵有用。
      我给领导看门,看了六年。进领导门的人越来越多,出领导门的人也越来越多。领导屋里一般没声,偶尔有声。有时领导大笑,有时大吼,有时进去的人大哭,有时大叫。领导问我听见什么了,我说外面什么也听不见。
      这两天常有个女子进出领导的门,其实我什么都没听,领导总问我听到了吗,我想领导是在考验我。
      正月十五,领导放假,我还是看门。
      满城都是烟花爆竹。
      我正看得听得满心欢喜,头上一声炸响,我就倒地了。事后有人帮我擦了血,比划说是爆竹崩的,我脑袋嗡嗡响,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领导问我,听得见吗?
      我说:“真的听不见了。”
      领导的秘书写给我说:“耳朵可是有用呀!”
      我这回知道了。



城市的墓碑

      你说那个城市是不是特别乱,是,连我这样的小伙子都敢抢。
      春天那地方下午总是下雨,差不多天天下两个小时。不过到处可以买到雨伞,几乎每个小店不管是卖什么东西的都有雨伞卖。
      那天下午我正走在路上,一辆摩托车开过来,坐在后座上的人猛地拽走了我身上的挎包,这个力量太大,我一下飞了出去,趴倒在路边的花墙上。花被我压倒了一片。
      这个我见的多了,没想到让我碰上。
      你问丢了什么东西?那包里装的是我准备吓唬女孩用的老鼠。
      妈的,又下雨了。
      花木扎破的皮肉淋上雨,生疼。
      想买把伞,钱没了。
      红色跑车飞驰而过,溅起的水比雨还大,那是找我骂的。
      过了两天,我收到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着一个小墓碑和一张纸条,碑上写着“老鼠之墓”,条上说:我给你的老鼠找了一个墓地,用的是你钱包里的钱,每年要去交使用费,       你别忘了。留的是你身份证上的地址。




夜的表面是黑色

      就在司机给我出票的时候,一个彪形大汉已经坐进副驾,等在车外的还有两个竖着头发的人。
      入夜的寒风灌进我推开的门。
      司机惶恐回头张望的眼神,让我不忍心下车。
      “走吗?”
      这是我上车前问的。现在被一口酒气吹出来砸在他脸上,盯着他的人面无表情。
      “走。”发抖的声音和说给我的不一样。
      “谢谢你给我指的道!”
      我到的地方是市中心,他竟不认识。
      “我第一天开出租。岁数大了,不记道。”
      “那么大岁数还拼什么呀?”我说。
      “家农村的,俩老人要养,俩孩子读书要钱。刚儿子发短信说我要注意身体,干差不多就行了。我看了直心酸。”
      车久久没有动。
      他真的谢我给他指路到这里吗?
      车向城市边缘驶去。夜很黑。




失魂

      有两把漂亮的椅子摆在女孩面前,两把椅子女孩都想要。
      她问老人:“我怎么才能同时坐两把椅子呢?”
      老人很奇怪,问清了女孩的想法后说:“你一定想得到答案,因为你非常想同时坐两把椅子。但是没有合适的办法。”
      女孩依然不放弃,老人说:“当然,孩子,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按照我的话试试,你把自己的灵魂拿出来放在一把椅子上,而你的身体依旧坐着另一把椅子。”
      女孩子慌忙问:“那哪一个是我呀?”
      老人告诉她:“你的要求满足以后,你就不存在了。”



铁轨深处

      嫁到京城两年我还没有回过家。虽然坐火车三个小时就能到省城再坐汽车到家也超不过五个小时,我总是自己找理由搪塞爸妈。
      树叶快掉光的一天,接到老爸的电话,让我到北京南站去接他,我又惊又喜。老爸从没来过北京,怎么说来就来了呢。
      下了地铁,站在月台上,望着空旷的铁轨深处,呼出的哈气让我感觉天是凉的脸是热的。
      老爸老了,眼神却亮了。
      我拉着老爸的手往站外走。他停下,把手里的提袋交到我手里,说:“你妈妈酱的牛肉,让我给你送来。我就不出车站了,坐下趟车就家回。过两天是你生日,肉还放得住。”
      我的眼泪水随着铁轨走了。

http://shxshyd.com/shxshlt4/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014&extra=page=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正文《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三十年庆典表彰决定》反复发送未果,不知内容文字触及了新浪博客设置的什么敏感词。

  详细内容见本人天涯博客:http://blog.tianya.cn/post-775360-71259155-1.s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迎来而立之年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4110707:49 《文艺报》记者 
  

    1031111,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成立30
周年纪念活动在湖北襄阳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寓言作家欢聚一堂,共同庆祝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迎来而立之年。凡夫、樊发稼余途等数十位寓言作家和中共襄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郭忠等参加了此次活动。《中国当代寓言精选》等图书也在活动上推出。

  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成立于19848月。30年来,几代寓言作家、理论家、出版家、翻译家为中国寓言文学的繁荣发展作出了宝贵贡献,寓言文学的创作、研究、出版、翻译和普及等各方面工作都取得了可喜成绩。此次纪念活动上,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决定授予公木、季羡林、严文井等12位已故作家、理论家中国寓言文学终生成就奖,授予余途等33位作家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贡献奖。此外,湛卢的《猴子磨刀》等35部书获颁中国当代寓言名著称号,彭文席的《小马过河》等49作品获颁中国当代寓言名篇称号。活动期间同时颁发了第11金江寓言文学奖和第三届张鹤鸣戏剧寓言奖

  纪念活动期间,主办方还举办了全国廉政寓言征文颁奖暨《廉政寓言》研讨会。据介绍,为发挥寓言文学在廉政文化建设中的作用,今年以来,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与襄阳市纪委联合举办了全国廉政寓言征文大赛。此次大赛共收到来自全国近百名作者的700余篇作品,最终《中流砥柱》等10篇获奖作品脱颖而出。主办方表示,用寓言小故事讲述和宣传廉政文化,形式新颖,可读性强,能有效传播廉政文化正能量。

  襄阳历来重视寓言文学创作,寓言创作者人才辈出,在湖北乃至全国有影响的作者有近30人。襄阳寓言作家群已成为全国较为活跃的文学群体之一。在此次纪念活动上,襄阳被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授予中国寓言大市称号,襄阳寓言作家群作品研讨会亦同期举行。

 



(照片选自本会白水平摄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庆祝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成立三十周年,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特别企划,由凡夫担任主编、孙建江和余途担任副主编,高洪波、樊发稼、顾建华、黄瑞云、叶澍担任顾问,樊发稼、顾建华作序的三卷本《中国当代寓言》近由浙少社隆重推出。三卷分别为《中国当代寓言·生命的真理》《中国当代寓言·珍贵的种子》《中国当代寓言·忠告的价值》。本书收入了中国当代200余位寓言作家的近900篇佳作,全面展示和记录了中国当代寓言的发展历程和整体面貌,堪称目前国内最为权威的寓言选本。本书备选篇目浩如烟海、涉及作者作品众多、勘订原稿正误、核查原始出处、获取作者授权……工程巨大。为确保本书在规定时间内如期出版,浙少社高度重视,特别安排了包括文学中心主任在内的六位文学编辑参与全书的编辑工作。

    《中国当代寓言》的​出版是对当代寓言发展三十年最好的纪念。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