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按】这是1944年8月中旬二战龙陵期间的战事:第71军新28师于18日攻克龙陵老东坡制高点(日军称六山)后,第87师继续向西侧稍低的古泽山发起攻击。日军死守不退,第87师于是组织“奋勇队”引导步兵冲锋,7年前曾在淞沪会战中勇冠全军的“老英模”刘宗祥,辛酸而又悲壮地再度出马。


8月20日下午3时,为尽快攻占古泽山,第87师下达命令:

师决于明(21)日拂晓前完成攻击准备,于8时开始,一举攻占古泽山而固守之。

第259团应固守现阵地,并以火力策应260团之攻击。

第260团(附奋勇队)为第一线,应于拂晓前完成至古泽山敌阵地铁丝网之对壕,并应组织突击组,于10时继攻击准备射击之后开始攻击。应利用手榴弹之爆发威力奋勇前进,一举攻占古泽山而固守之;并以重火器在团山与青山占领阵地,支援第一线部队之攻击。该团指挥所位置于大团山。

第261团(欠一营)附搜索连应固守现阵地,并于第260团攻击前进时,以迫击炮封锁龙华寺、三圣庙之通敌道路。

第261团第2营为第二线,在攻击开始时位于小青山,以火力支援第260团攻击,尔后随攻击进展向前推进。

山炮营应以主力于孙家山、陡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按】1944年9月,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第二次总攻龙陵未果,日本缅甸方面军第33军反而集结两个师团加强之兵力向我实施“断作战”,企图突破龙陵防线,救援被我重兵包围的松山、腾冲孤军。在此危急关头,我第8军及第20集团军相继分别于9月7日、14日攻克松山、腾冲,日军“断作战”目标落空,遂决定将军主力撤回芒市,欲图实行持久战略;而令第2师团一并指挥龙陵守备队死守龙陵。几天后,龙陵守备队长、日军工兵第56联队长小室钟太郎中佐在龙陵迎来了极为凄惨的末日——不是死于战斗,而是被自己人活活逼死。本文题图为小室钟太郎自杀之地——龙陵红土坡(日军称乙山)。


据日本公刊战史:

1944年9月15日,当第33军决定将主力后撤时,命令第56师团主力在狼兵团(第49师团)吉田联队配合下前往救援平戛守备队,而以第2师团留守龙陵。具体命令为:“第2师团应对付龙陵周边之敌,一并指挥龙陵守备队,要大概确保龙陵南方高地之线并应谋求持久。”[1]

根据上述命令,第2师团以堺联队(步兵两个大队)占领一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全部滇西方面战事,已在《1944:松山战役笔记》《1944:腾冲之围》《1944:龙陵会战》“三部曲”中重予以详述。为深入汲取这段历史经验,跳出简单以胜败论英雄的窠臼,须深入考察敌我兵力投入与战损(伤亡)的“比分”,从“作战效能 ”的角度做量化分析。在松山、腾冲之战中,敌我兵力之比约均为1∶25,战损之比约均为1∶6。在“断作战”(龙陵、芒市、遮放、畹町方面战事)中,日军第33军高参辻政信大佐称我军与日军兵力之比大致为“十五对一”(其回忆录书名),这是以交战双方部队番号粗略统计的结果,大致符合实际。但因龙芒遮畹方面作战并非歼灭战,伤亡统计始终是一个难题——这不仅来自统计工作本身,还包括战时甚至战后基于宣传意图所做的某些“手脚”。

一、远征军伤亡知多少?

1944年9月14日,美军顾问团长弗兰克·多恩准将受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之托前往重庆向统帅部请求援兵时,所提交的报告中我军的伤亡有34000人和50200人(长官部此前所呈报)两个数字,这应该包括腾冲方面第20集团军和龙陵方面第11集团军的全部伤亡。日军方面的情形其实亦有类似问题,战报上的伤亡数字与战后逐渐披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贺新城:

早在2002年,军史专家郭汝瑰、黄玉章在其主编的《中国抗日战争正面作战史》中,充分肯定中国远征军滇西反攻作战胜利的巨大价值,认为这是“抗战以来正面战场第一次获得彻底胜利的大规模进攻作战”,而随后与中国驻印军并肩作战歼灭缅甸日军,更是“自甲午战争以来第一次援助盟邦进入异邦国土作战并获得胜利的一次大规模作战”。然而,在长期以来为西方主导的二战史叙事中,中国战场始终处于被刻意贬低和忽略的地位,尽管在美国对日本开战前,中国已独立对日抗战四年有余。即便是经由中国率先倡导缔结对日军事同盟而最终形成的中缅印(CBI)战区,中国投入巨大人力物力与美英进行军事合作,赢得了该战场的巨大胜利,但仍然长期未得到来自盟邦客观公正的历史评价。中缅印战区的战争,主要包括中国驻印军暨中国远征军的缅北、滇西战役,及英军收复其旧殖民地缅甸的战役。在西方的历史叙事中,对于后者的记述和评价远远在前者之上,以至于很多西方读者不知道在这一战场还有中国的贡献。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极为复杂,主要是由于“史迪威事件”导致中美关系濒临破裂,使得战后美国和国民党政府均对该战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松山、腾冲和龙陵,是1944年中国远征军在滇西对日军实施战略反攻作战的核心战场。以滇西战场的胜利为先声,中国对日本八年抗战也拉开了胜利的序幕。这段用血与火凝成的光辉历史,曾经不为公众所熟悉。我自2004年开始接触这一题材,历时12载,先后推出了“滇西抗战三部曲”:《1944:松山战役笔记》(2009年)《1944:腾冲之围》(2014年)《1944:龙陵会战》(2016年),为读者了解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提供了一份“导游手册”。

我所写的是“微观战史”——这是对历史观和方法论合而为一的一个概括表述。形象地说,就是在“显微镜”下看历史,尽可能提供“像素”最高的历史。在这一努力下,历史有可能变得“接近于无限透明”,显出细腻丰富的肌理,这就挤压掉了“演义”和“戏说”的空间,也让很多高蹈虚浮的历史成见变得似是而非。

一般认为,我们中国人是有战略天赋的,孙子兵法自不必说,单说抗战中就有《论持久战》(毛泽东)、“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白崇禧)、“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要同它讲和”(蒋百里)这些高人高论;事实证明这些战略判断或预言也都应验了。

也有人反驳说,抗战能胜利不是我们有多厉害,而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计划 》

1943年9月29日于中国重庆


依我所见,中国当前的主要需求如下:

1.蒋介石委员长应签发一份总命令,明确整编与训练政策。

2.简化和加快军政部之行政程序,以期行动更为迅速。

3.通过整编,将现有部队精减50%。

4.组建两个野战军群,分别由第一期30个师和第二期30个师组成。

5.淘汰不适格及无能之军官。

(第4点所述两个野战军群则成为正规中国陆军,其他所有部队降为二线部队,二线部队中最精锐部分则作为守备部队,其余部队逐渐解散。可以首先降格为旅,然后可执行警察工作、成为宪兵、缉私部队等等,最后淘汰出军事序列)。

中国现在已不堪重负,不可能适当承担庞大军队的开支。结果导致几乎所有部队均不满编,疾病横行、机动性差以及低效无能。如果把军队比作一个人,现在需要立即实施外科手术。我建议对军队实施手术,若不及时,病人将亡。

恶疾必须根治。精减50%的部队可治愈所患之诸多疾病。其他部队的实力则将更强,大量士兵可卸甲归田。10个精锐师好过20个战斗力较差的师。

中国300多个师中,大多难以担当抗敌之任,只有那些部署于敌军兵锋所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陈明仁无疑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最传奇的将领之一。

早在1925年10月,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讨伐陈炯明血战惠州时,黄埔一期毕业、时任连长的陈明仁率本连首先奋勇登城。战后,蒋介石曾亲令陈明仁立于城墙之上,接受全军的敬礼。在黄埔系芸芸将星中,陈明仁成名之早、名气之大,鲜有同侪堪与比肩。

作为一代战将,陈明仁在战场上凭着血肉搏杀奠定了英名。在抗战初期,陆军大学刚刚毕业的他率新组建的弱师——预备第二师激战九江、增援桂南;后开赴云南转隶中国远征军,他率主力第71军在滇西大反攻中迭克龙(陵)芒(市)遮(放)畹(町),收复失地打通滇缅公路,与中国驻印军会师异域扬名国际。而在内战战场上,陈明仁死守四平,挫败解放军攻城,更是名噪一时,后来竟获得毛泽东“我看林彪打仗不如你”的酷评。然而,这位以“硬碰硬”的真本事赢得过战争的将领,在最后关头却审时度势率部举行湖南起义,为故土三湘大地带来了和平。他以卓著的功勋,在国民党军中递升至中将,又在解放军中授予上将,但秉性中却对政治素无兴趣,始终潜心于带兵打仗,最后也没有离开其倾心一生的军旅。

毛泽东曾对陈明仁说过几句耐人寻味的话。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曾问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按】日本自明治维新后,就开始普及国民义务教育,逐步消灭了文盲 。至侵华战争时期,日军中几乎没有不会写信的。此外,日本人似乎天生善于文字表达,有“日记控”之说。在日军留下的口述史料中,有的文字水平非常高,在满足“ 记事 ”这一基本功能之外,能描摹环境,刻画人物,传达幽微,极具文采。这里分享一则日军士兵的撰述,记述其在龙陵平戛被困的绝望之中,忽然得到主力部队救援的情景。

​ 第113联队第6中队士兵柴藤幸男:

7月10日左右,我们获悉敌军在南侧山脊线上加紧修筑阵地;同时永野上等兵也带来了好消息:“松井部队长指挥新锐四个梯团,以及运送弹药和粮草的运输队,从龙陵(实际为芒市)出发来支援平戛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这次的情报是准确的。

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7月14日早晨5时左右,天还是暗的,我和永野上等兵在外面警戒,从枪射孔里观察起满雾的水田。突然,南侧山脊线上传来敌人的几声枪响。同时,隐约听见从远处传来重机枪强有力的声音。随后,听到距离我们很近的轻机枪连续扫射的声音和类似掷弹筒发射的爆炸声。“柴藤,我听见友军的三连发点射了。本队真的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42年春,中国组建“中国远征军第一路”首次入缅,与英军协防缅甸(保卫滇缅公路)。然而作战不幸失利,分别退入印度东部和中国滇西的中国军队,先后改编为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经过一段时间的改装和整训,分别于1943年10月和1944年5月,在缅北、滇西两线发起战略反攻,于1945年1月打通中印公路而会师。

此期间,缅北滇西反攻作战的主要战场,是缅北方面的胡康、孟拱河谷和密支那、八莫、南坎,及滇西方面的松山、腾冲、龙陵、畹町。反攻作战前后持续17个月,中国驻印军与中国远征军在缅北、滇西两线挺进 2400公里,收复缅甸市镇50多座,解放缅甸国土18万平方公里,收复我国滇西失地8万多平方公里,歼灭日军4.7万多人,我军伤亡6万多人。在这个意义上说,滇缅战场不仅为中国抗战战略反攻之滥觞,也开启了攻坚拔城、全歼日军的特殊“胜利模式”。

正如仗要一个个地打,胜利的到来也经历了潮水般奔涌的过程。随着战场上取得节节胜利,远征军与驻印军先后举行了不同规模的数次会师,直到将胜利进行曲共同推向辉煌的华彩乐章。

猛卯(今瑞丽)小会师

早在1944年9月上旬,驻印军攻占密支那后不久,即派出一支小部队向西搜索前进,期与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余按】阎雷烈士:中尉飞行教官,辽宁大连人,空军学校第十期驱逐组毕业,任空校飞行教官。一九四二年六月四日为阻截日军进犯,奉命炸毁保山惠通桥,做轰炸试验时不幸殉职,时年二十四岁,追赠上尉。这是“昆明·中国空军抗日战争殉国将士墓”碑文关于阎雷生平的简单介绍。阎雷牺牲于1942年5月5日至6月初的惠通桥阻击战及试探性反攻战期间,美国飞虎队老兵回忆中提到,当时所剩不多的P-40E战机原配有可携带6枚35磅杀伤炸弹的弹架,但为了在惠通桥轰炸阻敌,临时改装了可携带俄国产570磅炸弹的机腹弹架。此时作为昆明中国空军官校教官的阎雷,所做的应是类似的试验——这是中国空中抗战筚路蓝缕的艰难时期。日前,南京的张邦雷先生撰文回忆了父亲的这位同期挚友,嘱余予以宣传推介。

《永远的怀念——追忆阎雷叔叔 》

作者:张邦雷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余戈-龙陵会战
余戈-龙陵会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3,129
  • 关注人气:1,4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邮箱:laoyuge@sina.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