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按】日本自明治维新后,就开始普及国民义务教育,逐步消灭了文盲 。至侵华战争时期,日军中几乎没有不会写信的。此外,日本人似乎天生善于文字表达,有“日记控”之说。在日军留下的口述史料中,有的文字水平非常高,在满足“ 记事 ”这一基本功能之外,能描摹环境,刻画人物,传达幽微,极具文采。这里分享一则日军士兵的撰述,记述其在龙陵平戛被困的绝望之中,忽然得到主力部队救援的情景。

​ 第113联队第6中队士兵柴藤幸男:

7月10日左右,我们获悉敌军在南侧山脊线上加紧修筑阵地;同时永野上等兵也带来了好消息:“松井部队长指挥新锐四个梯团,以及运送弹药和粮草的运输队,从龙陵(实际为芒市)出发来支援平戛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这次的情报是准确的。

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7月14日早晨5时左右,天还是暗的,我和永野上等兵在外面警戒,从枪射孔里观察起满雾的水田。突然,南侧山脊线上传来敌人的几声枪响。同时,隐约听见从远处传来重机枪强有力的声音。随后,听到距离我们很近的轻机枪连续扫射的声音和类似掷弹筒发射的爆炸声。“柴藤,我听见友军的三连发点射了。本队真的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42年春,中国组建“中国远征军第一路”首次入缅,与英军协防缅甸(保卫滇缅公路)。然而作战不幸失利,分别退入印度东部和中国滇西的中国军队,先后改编为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经过一段时间的改装和整训,分别于1943年10月和1944年5月,在缅北、滇西两线发起战略反攻,于1945年1月打通中印公路而会师。

此期间,缅北滇西反攻作战的主要战场,是缅北方面的胡康、孟拱河谷和密支那、八莫、南坎,及滇西方面的松山、腾冲、龙陵、畹町。反攻作战前后持续17个月,中国驻印军与中国远征军在缅北、滇西两线挺进 2400公里,收复缅甸市镇50多座,解放缅甸国土18万平方公里,收复我国滇西失地8万多平方公里,歼灭日军4.7万多人,我军伤亡6万多人。在这个意义上说,滇缅战场不仅为中国抗战战略反攻之滥觞,也开启了攻坚拔城、全歼日军的特殊“胜利模式”。

正如仗要一个个地打,胜利的到来也经历了潮水般奔涌的过程。随着战场上取得节节胜利,远征军与驻印军先后举行了不同规模的数次会师,直到将胜利进行曲共同推向辉煌的华彩乐章。

猛卯(今瑞丽)小会师

早在1944年9月上旬,驻印军攻占密支那后不久,即派出一支小部队向西搜索前进,期与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余按】阎雷烈士:中尉飞行教官,辽宁大连人,空军学校第十期驱逐组毕业,任空校飞行教官。一九四二年六月四日为阻截日军进犯,奉命炸毁保山惠通桥,做轰炸试验时不幸殉职,时年二十四岁,追赠上尉。这是“昆明·中国空军抗日战争殉国将士墓”碑文关于阎雷生平的简单介绍。阎雷牺牲于1942年5月5日至6月初的惠通桥阻击战及试探性反攻战期间,美国飞虎队老兵回忆中提到,当时所剩不多的P-40E战机原配有可携带6枚35磅杀伤炸弹的弹架,但为了在惠通桥轰炸阻敌,临时改装了可携带俄国产570磅炸弹的机腹弹架。此时作为昆明中国空军官校教官的阎雷,所做的应是类似的试验——这是中国空中抗战筚路蓝缕的艰难时期。日前,南京的张邦雷先生撰文回忆了父亲的这位同期挚友,嘱余予以宣传推介。

《永远的怀念——追忆阎雷叔叔 》

作者:张邦雷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余按】抗战中的英烈留下详细记载的很少,所以看到中国远征军第71军第87师战斗详报中专门记录了8位牺牲者的详细资料,感到十分欣慰。他们都是在1944年龙陵会战中英勇殉国的,因为事迹突出才得被记入战史,而他们所在的第87师早在“八一三”淞沪抗战时期就是威名赫赫的“德械师”。以多年接触此事的经验,我感觉他们牺牲的事家乡亲人未必知道,因为当时全国大部分地区沦陷,即便部队有心也难以及时通知其家人,此后就是亲人不知英烈归宿,英烈无法魂归故土。那么,就试一试吧,既然信息中提供了英烈们的籍贯,在网络发达的今天,也许就有热心人能帮英烈们找到亲人,发出迟到70多年的通知:“您的亲人,为国捐躯魂驻滇西了。”

(一)管甲东

战区:远征军

番号:第71军第87师第261团第3营

作战地点:龙陵附近

级职:少校营长

作战年月:1944 年8月

简历:江苏淮安县人,中央骑兵学校毕业;历任排、连、副营长等职

忠勇事迹:“我如不死,阵地必在”

自渡怒反攻以来,虽大雨绵绵,饥寒交迫,管君犹能在,极端困难之境与敌坚(艰)苦奋斗,先有攻占伏龙寺、二关之战斗,后有死守施家大坡之要任,而著赫赫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激荡的百年史》是关于“日本经验”的著名读本,因其作者是领导日本战后“复兴”的关键人物——日本首相吉田茂,因而也被认为是最具权威性的读本。虽然它不过是一本十万字的小册子,但却是作者应邀为《大英百科全书》所精心撰写的卷首论文,堪称向全世界推销日本的国家“自白书”。上世纪80年代,中国国家领导人曾以极大热情向中国读者推荐此书,由此掀起一股学习日本的热潮,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外来镜鉴和他山之石。三联书城组织的图书选评,将此书列为“20年(1978-1998)来影响中国最大的100本书”之一。

读此书时,笔者最深的印象是吉田茂在书尾展望日本“未来理想”时对中国的评价。这是在介绍完日本经验、颇有几分踌躇满志的心态下,对一个一直“搞不懂”的“老对手”的嘀嘀咕咕:

“在国际社会中,同中共的关系是日本所担负的责任中最困难的。中国从古代开始就是非常奇怪的。它是东方最优秀的民族,可是从来就不能适应世界局势,偏偏把自己孤立起来,奉行一种孤立的中华主义,走向一条孤立的道路。

“可是,中国也不会一直继续保持现状。因此,日本不可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解题:【老炮儿】满清京城八旗各设有炮局,留下多处炮局胡同。日占时期曾为陆军监狱,后为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沿用。六七十年代经常在此处进出之辈,被称为老炮儿。
这显然是管虎向上一代人的江湖的致敬之作。江湖有道,但这“道”已被资本主义时代碾压得支离破碎。但该片的注意力不在社会批判,而是超乎其上,更多的是对生命激情渐渐丧失的感伤和幻想——活在当下的老炮儿多半都憋屈得要死。为此,剧情中的很多的“理想状态”无奈地运用了意淫手法——当大老板和修鞋匠老炮儿们并肩冲向冰湖时臻于极致。当然,谁说意淫不是精神抵抗的武器呢。
片中新老两代江湖人最终的和解与理解,并非难事,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老流氓小流氓都是流氓,管虎诠释得比较到位。但已经混到分属不同阶级的老炮儿们,竟能在昔日的老大老六患癌症的骗局下重新聚义投入一战,无疑是幻想中的一个高潮。
京城昔年的江湖,实际上是两拨儿好汉在争山头,一是大院儿里的军干子弟,一是胡同里的平民英豪。日本刀和军大衣,应该是前一拨儿人的道具,但剧中的老六却显然混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2 00:10)
标签:

杂谈

晚上8点半左右,走到东华门附近上厕所,戴着口罩和耳塞跟朋友打电话,隐约听到背后有人冲我嚷嚷。摘耳机回头,见一神情嚣张的小伙子在骂我,东北口音。我以为自己戴耳机说话被其误解,一边解释一边快速系腰带。“……跟我俩得瑟是不?信不信我削你?出去练练?”他瞪着眼指着我鼻子继续骂。这时我腰带已系好,“好的,练练吧!”
他先一步出了门。我紧跟出来,“在这儿练?”我站定了盯着他,他愣了一下,支吾着掏出手机开始拨号。要叫同伙?这是我第二次走这条路线,周边环境不熟,就赶紧从右裤袋摸出双节棍,想一下劈翻他……
这时一个女的大叫着从斜刺里冲过来,一把小伙子抱住推开,又向我扑过来:“他喝多了,对不起,你饶了他吧!”我握着棍指着她问:“他喝酒了?”女的一个劲说喝多了。这时又一个女的踉跄着扑过来,明显有醉态……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握着棍打量了一下三个男女,转身离开了。
当时一直戴着3M口罩,一点酒味也没闻到,看那人的样子并不像喝醉,只是莫名的挑衅很怪异。双节棍我是从不离身的,听他叫我出去练练竟有些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忽然霾成了热词,沦为令人恐怖的贬义。原先在古文里仅从象形角度乱想,大雨之下一个果子狸或者更凶猛的猫科在喑噁叱咤,没想到里面有2.5颗粒这一层,且这颗粒居然连纱布口罩都挡不住,直接穿透粘膜顶肺入血,扎下了就出不来。
现在回想,这厮曾是很久以前就见过的,只是那时不叫这名字,甚至未被命名,而古书上的霾完全在文学范畴。几十年前的冬天,在渭河川道上也是这样,否则读到鲁迅《故乡》里“苍黄的天底下,横着几个萧索的村庄”,怎么会觉得江南绍兴也跟关中差球不多呢。可见“旧社会”都是一样的色彩,灰调子,色温冷;所以有一次突然看到1900年代外国人拍的彩色中国老照片,震惊莫名:旧社会怎么会是彩色的?这不科学啊!
废话说到这儿,似乎有个结论已经呼之欲出:是不是有一种“心态气象”的概念?就是当人类有了新的好日子概念和标准,回望时会格外觉得过往如同地狱;特别是当期望值爬升得太快时,两三年前习以为常的自然,忽然就变得面目可憎难以忍受?
工业社会还未降临北京时,明清笔记里的京城其实是屎尿满街,路中间鼓起个高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谭维维怒吼秦腔,叫好的人很多,作为老陕我听着觉得不咋样,就是个起哄的形式感而已,内涵则是神经分裂的。老腔是一种无厘头式的生命宣泄,谭维维加进去的是环保忧愤;前者是红高粱式的酒神精神,后者是屈原式的痛问苍冥,情绪上不搭界,只有飙高音的牵强拼接。按老腔原住民的生命态度,八百里秦川黄土飞扬,三千万老陕怒吼秦腔——越是黑天昏地世界末日越是人来疯,精致的环保忧患和伤痛完全是不在其关注范围的。
这是一种隐蔽色彩很强的媚俗和小布尔乔亚,一般善良人看不透而已,幸亏我心眼毒。老腔最佳的搭配其实是刘惠宁的《西安大追捕》《1212枪杀大案》,是给官匪两家斗智斗勇一并叫好的,是超越了道德批判色彩的原始生命状态起哄,是从《水浒》哪儿继承下来的。没在老陕窝子里混过哪看得透这个,我们那里围观打架的口号是:“狗日滴把驴日滴打!”都是哈锤子!
这个老腔班子,还就是我同事的老爸在操持,乐得借崔健、谭维维这些个城里人的名头来打人气;但在演唱状态中,我分明能听到他们的潜台词,那就是:“都说你们城里人会玩,还是让额们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3 11:57)
标签:

杂谈

今晨兵车过家门,碾过的是一段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晚清时,平安大街对面的游泳馆与这边的解放军出版社尚连为一体,为庄亲王府。这位铁帽子王大臣支持义和团,打开王府迎拳民,设总坛于此,力主对八国联军开战。战败后,逃亡山西,八国提出惩办战争责任者,被列为第一号。在洋人逼迫下,亡命西安的慈禧赐帛令其自尽。八国联军进驻王府,毁掉了主体建筑,又在南门外后毛家湾水泊设杀场,砍杀拳民无数。又,在游泳馆稍北,有老舍的出生地小羊圈胡同,也是《四世同堂》故事的发生地。彼时为日军占领,亡国奴与不屈者在此地上演着悲喜剧。兵车沿平安大道铿锵东行,还分别经过赵登禹路路口和张自忠路,将告慰两位抗日英烈并接受他们的检阅……那些徘徊于斯的亡魂们,不知可曾看到今日的一幕?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蜡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余戈-龙陵会战
余戈-龙陵会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0,256
  • 关注人气:1,3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邮箱:laoyuge@sina.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