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945年8月15日,裕仁天皇向日本国民发表广播讲话,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此后,同盟国及中、美、英、苏四大国军队陆续在各地举行了对日受降活动。在此过程中,作为盟军亚洲战场统帅的麦克阿瑟无疑是一个主导者,从8月19日在菲律宾马尼拉接受日本代表“请降”,到8月28日美军进驻东京,及9月2日在“密苏里号”上签署受降文件,他创造了受降仪式和程序的“模板”,被紧随其后在中国战区举行的受降活动所借鉴。在投降与受降的互动中,战胜国的诉求自然是张扬武威和荣耀,战败国则极力维护最后一点尊严和体面,核心的焦点始终是个“面子”问题。


美式受降“模版”

8月19日,前往马尼拉向美军“请降”的日本代表是大本营参谋次长河边虎四郎中将,及外务省高级代表冈崎胜男等人。在机场等待他们的,是麦克阿瑟的翻译科长西德尼·马希比尔上校。当河边向马希比尔走来时,马希比尔向河边举手敬礼——虽然马希比尔比河边军阶低很多,但作为战胜者主动向战败者施礼还是有点怪异。然而,当冈崎也伸开双手向马希比尔走来时,马希比尔“右手握拳,把大拇指朝上,作为非正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在日本的“二战”史上,辻政信是一个声名显赫、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与石原莞尔、濑岛龙三并称“昭和三参谋”。关于他的传说很多,而他战后作为畅销书作家所写的一系列著作,又为这些传说增添了斑斓诡异、真假难辨的色彩。

辻政信于1902年出生在日本石川县江沼郡一个经营烧炭业家庭,从小顽劣,小学老师断言他怎么努力也进不了中学。他深受刺激后发愤学习,先后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名古屋陆军幼年学校和中央陆军幼年学校。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36期毕业时为“首席”(第一名);陆军大学第43期毕业时,名列前六名优等生(排序第三名),得到过日本天皇御赐的军刀,是响当当的“军刀组”。从陆大毕业不到三个月,被任命为第9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一次缅甸战役中,杜聿明的回忆录后来成了影响最大的文献,几乎被大部分官方叙事引用,更在无数没看过什么材料的人那里成为定论。如今人们对英军“坑”我之论、对史迪威专权之论、对罗卓英对美英惟命是从之论,源头都来自这位仁兄。当杜聿明写回忆录时,美英两国都成了中国的敌人(美英两国官方缅甸战史至今都没有中文译本),史迪威已经作古,罗卓英远在台湾无法回应,而留在大陆的旧部哪个要写回忆录,都得跟这位“全国政协文史专员”统一口径。

人们把对那段历史的全部信任感,托付给了这位曾把部队带入野人山、后来用砖头砸头“自杀”的杜聿明,但是他担当得起这份信任吗?且让我们从破解第一次缅战中的一个重大疑案入手,走近这位仁兄的内心世界吧。

话说1942年4月17日,远征军副司令长官兼第5军军长杜聿明白天还在准备打构想中的平满纳会战,深夜忽然下令部队撤退,何也?

往前推一日,4月16日西路英军被日军围困于仁安羌,当日突围未成。17日晨,英军斯利姆将军亲赴第113团团部请求出兵增援,在坐候团长刘放吾电获师长孙立人同意后,即用便签书写了行动指令。午后,113团即乘英军车辆赴平墙河前线。

此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0 09:44)
标签:

杂谈

【按】1945年1月,滇西中国远征军驱逐日军至国门畹町东北,被据守黑山门、大黑山、回龙山之日军所阻。因回龙山海拔最高,又对前两山形成瞰制,攻占回龙山遂成为打开畹町大门之锁钥。自1月3日至7日,高吉人第200师(陈克非第9师以一营协力)攻击回龙山,付出惨重代价而无进展。此后,第11集团军总司令黄杰决定由久经战阵的第88师接替攻击,以美空军和全部炮兵火力予以支援,以第71军代军长陈明仁担任指挥。于是,中国战争史上空前规模的步炮空协同作战于焉展开,“虎将陈明仁再次书写了其军事生涯的华彩篇章。


1月7日晚,黄杰与炮兵总指挥邵百昌研究,为加速攻击成果,决心使用第88师攻击回龙山,将敌阵地核心占领,行中央突破,则第2军易于进出畹町。[1]据陈明仁日记,“(7日)晚接总座电话,本军(欠第87师)应于明日开拱撒,接替第200师久攻不下之回龙山……”[2]

1月8日,上午10时15分,黄杰会晤美军顾问司徒德上校,就此后攻击部署予以通报:

一、判断芒友之敌企图增援一部至畹町,取节节抵抗,掩护芒友之敌构筑阵地。

二、决先击破畹町之敌,以第88师接替第200师攻击并占领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按】这是1944年8月中旬二战龙陵期间的战事:第71军新28师于18日攻克龙陵老东坡制高点(日军称六山)后,第87师继续向西侧稍低的古泽山发起攻击。日军死守不退,第87师于是组织“奋勇队”引导步兵冲锋,7年前曾在淞沪会战中勇冠全军的“老英模”刘宗祥,辛酸而又悲壮地再度出马。


8月20日下午3时,为尽快攻占古泽山,第87师下达命令:

师决于明(21)日拂晓前完成攻击准备,于8时开始,一举攻占古泽山而固守之。

第259团应固守现阵地,并以火力策应260团之攻击。

第260团(附奋勇队)为第一线,应于拂晓前完成至古泽山敌阵地铁丝网之对壕,并应组织突击组,于10时继攻击准备射击之后开始攻击。应利用手榴弹之爆发威力奋勇前进,一举攻占古泽山而固守之;并以重火器在团山与青山占领阵地,支援第一线部队之攻击。该团指挥所位置于大团山。

第261团(欠一营)附搜索连应固守现阵地,并于第260团攻击前进时,以迫击炮封锁龙华寺、三圣庙之通敌道路。

第261团第2营为第二线,在攻击开始时位于小青山,以火力支援第260团攻击,尔后随攻击进展向前推进。

山炮营应以主力于孙家山、陡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按】1944年9月,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第二次总攻龙陵未果,日本缅甸方面军第33军反而集结两个师团加强之兵力向我实施“断作战”,企图突破龙陵防线,救援被我重兵包围的松山、腾冲孤军。在此危急关头,我第8军及第20集团军相继分别于9月7日、14日攻克松山、腾冲,日军“断作战”目标落空,遂决定将军主力撤回芒市,欲图实行持久战略;而令第2师团一并指挥龙陵守备队死守龙陵。几天后,龙陵守备队长、日军工兵第56联队长小室钟太郎中佐在龙陵迎来了极为凄惨的末日——不是死于战斗,而是被自己人活活逼死。本文题图为小室钟太郎自杀之地——龙陵红土坡(日军称乙山)。


据日本公刊战史:

1944年9月15日,当第33军决定将主力后撤时,命令第56师团主力在狼兵团(第49师团)吉田联队配合下前往救援平戛守备队,而以第2师团留守龙陵。具体命令为:“第2师团应对付龙陵周边之敌,一并指挥龙陵守备队,要大概确保龙陵南方高地之线并应谋求持久。”[1]

根据上述命令,第2师团以堺联队(步兵两个大队)占领一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全部滇西方面战事,已在《1944:松山战役笔记》《1944:腾冲之围》《1944:龙陵会战》“三部曲”中重予以详述。为深入汲取这段历史经验,跳出简单以胜败论英雄的窠臼,须深入考察敌我兵力投入与战损(伤亡)的“比分”,从“作战效能 ”的角度做量化分析。在松山、腾冲之战中,敌我兵力之比约均为1∶25,战损之比约均为1∶6。在“断作战”(龙陵、芒市、遮放、畹町方面战事)中,日军第33军高参辻政信大佐称我军与日军兵力之比大致为“十五对一”(其回忆录书名),这是以交战双方部队番号粗略统计的结果,大致符合实际。但因龙芒遮畹方面作战并非歼灭战,伤亡统计始终是一个难题——这不仅来自统计工作本身,还包括战时甚至战后基于宣传意图所做的某些“手脚”。

一、远征军伤亡知多少?

1944年9月14日,美军顾问团长弗兰克·多恩准将受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之托前往重庆向统帅部请求援兵时,所提交的报告中我军的伤亡有34000人和50200人(长官部此前所呈报)两个数字,这应该包括腾冲方面第20集团军和龙陵方面第11集团军的全部伤亡。日军方面的情形其实亦有类似问题,战报上的伤亡数字与战后逐渐披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贺新城:

早在2002年,军史专家郭汝瑰、黄玉章在其主编的《中国抗日战争正面作战史》中,充分肯定中国远征军滇西反攻作战胜利的巨大价值,认为这是“抗战以来正面战场第一次获得彻底胜利的大规模进攻作战”,而随后与中国驻印军并肩作战歼灭缅甸日军,更是“自甲午战争以来第一次援助盟邦进入异邦国土作战并获得胜利的一次大规模作战”。然而,在长期以来为西方主导的二战史叙事中,中国战场始终处于被刻意贬低和忽略的地位,尽管在美国对日本开战前,中国已独立对日抗战四年有余。即便是经由中国率先倡导缔结对日军事同盟而最终形成的中缅印(CBI)战区,中国投入巨大人力物力与美英进行军事合作,赢得了该战场的巨大胜利,但仍然长期未得到来自盟邦客观公正的历史评价。中缅印战区的战争,主要包括中国驻印军暨中国远征军的缅北、滇西战役,及英军收复其旧殖民地缅甸的战役。在西方的历史叙事中,对于后者的记述和评价远远在前者之上,以至于很多西方读者不知道在这一战场还有中国的贡献。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极为复杂,主要是由于“史迪威事件”导致中美关系濒临破裂,使得战后美国和国民党政府均对该战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松山、腾冲和龙陵,是1944年中国远征军在滇西对日军实施战略反攻作战的核心战场。以滇西战场的胜利为先声,中国对日本八年抗战也拉开了胜利的序幕。这段用血与火凝成的光辉历史,曾经不为公众所熟悉。我自2004年开始接触这一题材,历时12载,先后推出了“滇西抗战三部曲”:《1944:松山战役笔记》(2009年)《1944:腾冲之围》(2014年)《1944:龙陵会战》(2016年),为读者了解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提供了一份“导游手册”。

我所写的是“微观战史”——这是对历史观和方法论合而为一的一个概括表述。形象地说,就是在“显微镜”下看历史,尽可能提供“像素”最高的历史。在这一努力下,历史有可能变得“接近于无限透明”,显出细腻丰富的肌理,这就挤压掉了“演义”和“戏说”的空间,也让很多高蹈虚浮的历史成见变得似是而非。

一般认为,我们中国人是有战略天赋的,孙子兵法自不必说,单说抗战中就有《论持久战》(毛泽东)、“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白崇禧)、“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要同它讲和”(蒋百里)这些高人高论;事实证明这些战略判断或预言也都应验了。

也有人反驳说,抗战能胜利不是我们有多厉害,而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计划 》

1943年9月29日于中国重庆


依我所见,中国当前的主要需求如下:

1.蒋介石委员长应签发一份总命令,明确整编与训练政策。

2.简化和加快军政部之行政程序,以期行动更为迅速。

3.通过整编,将现有部队精减50%。

4.组建两个野战军群,分别由第一期30个师和第二期30个师组成。

5.淘汰不适格及无能之军官。

(第4点所述两个野战军群则成为正规中国陆军,其他所有部队降为二线部队,二线部队中最精锐部分则作为守备部队,其余部队逐渐解散。可以首先降格为旅,然后可执行警察工作、成为宪兵、缉私部队等等,最后淘汰出军事序列)。

中国现在已不堪重负,不可能适当承担庞大军队的开支。结果导致几乎所有部队均不满编,疾病横行、机动性差以及低效无能。如果把军队比作一个人,现在需要立即实施外科手术。我建议对军队实施手术,若不及时,病人将亡。

恶疾必须根治。精减50%的部队可治愈所患之诸多疾病。其他部队的实力则将更强,大量士兵可卸甲归田。10个精锐师好过20个战斗力较差的师。

中国300多个师中,大多难以担当抗敌之任,只有那些部署于敌军兵锋所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余戈-龙陵会战
余戈-龙陵会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5,022
  • 关注人气:1,8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邮箱:laoyuge@sina.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