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翁伯
海翁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7,101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堂主公告板

     “淇淇的天堂”

    长江江豚死亡记录

    

  2008年纪录死亡20头

  2009年纪录死亡21头

  2010年记录死亡27头

  2011年记录死亡21头

  2012年记录死亡49头

  2013年记录死亡21头

  2014年记录死亡12头

   据《2012长江淡水豚考察报告》提供的最新数据,长江江豚种群数量仅有1000多头,比大熊猫数量少一半。长江干流江豚年下降速率高达13.73%。长江江豚正在重蹈白鱀豚灭绝悲剧!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37 

  

 “淇 淇”传 奇

八、暮年“淇淇”让人怜

 

“淇淇”的死因:高寿自然死亡


 

 

淇淇靓影

摄影:王小强

 

 “淇淇”是国宝中的国宝,与普通的动物不同,它突然离世,更引发许多关注它、喜爱它的人们的疑问与猜测:714日,武汉气温高达40,“淇淇”是不是被热死的?

《人民网》2002716日迅速转载《武汉晚报》的报道澄清事实:

  水生所副研究员张先锋认为:“这种说法没有根据。”“淇淇”居住的白鳍豚馆安装有先进的调温系统,水温一旦超过28度,系统会自动启动,将水温控制在23-25度之间。不过,“淇淇”今年以来老了许多,食量下降了,体重下降了,活动能力也减弱了。它的死因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要作专门的病理切片分析以及专家会诊才能确定,天热可能是一个诱因。

    《长江日报》同日也刊登报道说:“由于‘淇淇’生前胰腺、消化系统等就有一些毛病,已请医学院权威专家参与解剖研究,估计两三天之后会查到具体死亡原因。

 但并没有等到两三天之后。717日,荆楚在线、楚天都市报已迅速刊登报道“专家认定白鳍豚‘淇淇’是高寿自然死亡”:

  生物学家和医学专家昨日认定,7月14日辞世的白鳍豚“淇淇”系高寿自然死亡。

昨日下午,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鲸类专家王丁、张先锋会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医学专家林军、林宇辉等,对“淇淇”的死因进行了分析。参加分析的医学专家此前曾多次参加“淇淇”的体检等医疗工作。

根据解剖结果,专家们排除了窒息或梗阻死亡、心肌梗死致死或急性呼吸衰竭的可能,也未见脏器出血坏死性病变等。

 中科院水生所对“淇淇”尸体解剖情况报告中记载:在“淇淇”食道上部与咽喉部堵塞着一条未完全消化的饵料鱼残体,食道中下部自上而下亦附有另外3条个稍小的饵料鱼残体,胃里有1条已基本消化的饵料鱼残体。在它的幽门中还有11粒小石头。

 “淇淇”确实已经老态龙钟了。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36 

  

 “淇 淇”传 奇

九、“淇淇”最后的生命传奇


“淇淇”:世界人工饲养淡水豚的“寿星”

 

 曾把“淇淇”比做自已儿子的白鱀豚馆馆长赵庆中介绍说,“淇淇”约25岁的“高寿”,相当于人类年龄70多岁。


                                                      “淇淇”生前的珍贵影象     

             摄影:Steve Leatherwood、王丁

 

 据中科院水生所专家在《白鱀豚生物学及饲养与保护》和《长江女神白鱀豚》等书中提供的资料,世界上5种淡水豚,人工饲养过其中3种,即亚河豚、恒河豚和白鱀豚。印河豚和拉河豚没有人工饲养的报道。

 恒河豚是世界人工饲养最早的淡水豚。早在1897年印度加尔各答就饲养过1头,但只存活了10天。日本鸭川海洋世界引进饲养过5头恒河豚。瑞士伯尔尼大学大脑解剖研究所从1969-1973年先后引进过8头恒河豚。

 

            恒       

               资料来源:哔哩哔哩网VictorVonDoom专栏

 

 亚河豚是世界人工饲养数量最多的淡水豚。据20世纪50-70年代的统计资料,全世界人工饲养过的亚河豚达100多头。仅美国一个国家,从1956年到1966年10年间,先后共饲养亚河豚达70多头,其中1965年一年中就饲养34头。其他国家饲养亚河豚数量不多,日本鸭川海洋世界1968年饲养过2头,德国杜依斯堡动物园1975年一次引进过5头。


          

           亚       

                              资料来源:中恐网

 

 只有白鱀豚从未出过国境,仅在本国进行了人工饲养,饲养过的数量也最少,只有7头。

 人类为饲养淡水豚付出了高昂代价。从人工饲养过的3种淡水豚资料看,恒河豚饲养的时间最短,其中瑞士伯尔尼大学大脑解剖研究所饲养最长的1头成活仅5年多。其他饲养的恒河豚都没有超过1年。

 人工饲养亚河豚的成活率也并不高,美国从1956-1966年共引进亚河豚70多头,成活只有19头。但由于饲养的数量多,积累的饲养经验相对更成熟,所以世界人工饲养时间比较长的淡水豚“老寿星”都是亚河豚。

 原来排名第一的“老寿星”是美国匹兹堡动物园饲养的名字叫“Chuckles”的雄性亚河豚,译成中文是“笑”。亚河豚“笑”于197010 23日从哥仑比亚引进,在匹兹堡动物园一直孤零零地生活了32年,于2002 220日因肾衰竭去世(竟与“淇淇”同年,仅相差5个月),匹兹堡动物园专家认为它在寿终时大约34岁。

 


            美国匹兹堡动物园亚河豚老寿星“Chuckles”     

              资料来源:刘仁俊长江女神白鱀豚中国农业出版社2002

 

 另外两位“老寿星”都是德国杜依斯堡动物园1975年一次引进5头亚河豚中的幸运者,当中1头是当年引进的成年大豚,德文名字叫Vater”,译成中文是“父亲”;另一头是引进时的幼豚,德文名字叫Baby”,译成中文就是“宝宝”。Vater”和“Baby”虽然都是雄性,但与“淇淇”和“Chuckles”孤苦伶仃相比,它们在杜依斯堡动物园人工饲养池里始终相依为命,还算比较幸福。2006109日,Vater”因年迈体衰无疾而终,它在人工饲养条件下生活了31年,未能打破匹兹堡动物园Chuckles”的记录,但专家们估计它在被捕获时的年龄在1020岁,也就是说,Vater”的寿命至少40多岁,相当于人类八、九十岁,是当之无愧的“老寿星”。而Baby”仍然健在,只不过也过起了孤苦伶仃的生活。欣慰的是,截止2008年,Baby”已经以33年的寿命创造了人工饲养淡水豚时间最长的新记录!衷心祝愿Baby”健康长寿!


   

                 德国实寄邮资片,左图为杜伊斯堡动物园

   两头亚河豚“Vater”“Baby”在嬉戏

(博主收藏) 

 

 除了这3头亚河豚“老寿星”,排第4位的就是我们中国的白鱀豚“淇淇”。

 日本鸭川海洋世界19681022日引进的1头雄性亚河豚,死于1986412日,在人工饲养条件下生活了16年。

 不知注意到了没有,世界人工饲养的淡水豚,所有长寿者清一色都是雄性。

 

补记:

 拙作出版于2012年。据哔哩哔哩网VictorVonDoom专栏 2018年1月16日发文“河豚(Rivre dolphin)以及广义上的淡水豚”载:截止到2015年,全世界圈养的活体淡水豚仅有3头,都是亚河豚,分别在委内瑞拉巴伦西亚水族馆、秘鲁Guistochca动物园和德国杜伊斯堡动物园(即“Baby”——博主注)。委内瑞拉巴伦西亚水族馆饲养的亚河豚还是世界唯一用于表演的亚河豚。

 


                委内瑞拉巴伦西亚水族馆世界唯一用于表演的亚河豚     

               资料来源:哔哩哔哩网VictorVonDoom专栏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34

  

 “淇 淇”传 奇

八、暮年“淇淇”让人怜


2002年:“淇淇”靠保健品安度晚年

 

   在人们心中,“淇淇”永远不会老。

 



淇淇年轻时

摄影:王小强

 

  但岁月无情。

 进入新千年之后,“淇淇”的生命年轮似乎加快了速度。新华网记者陈新洲、杨希伟2002613日发自武汉报道“‘淇淇’在孤独中衰老”:

  中科院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的专家们最近为白鳍豚“淇淇”进行了全面体检。使他们备感无奈的是,在武汉东湖之滨白鳍豚馆生活了22年的“淇淇”,在孤独中日益走向衰老。

  每月初例行进行的体检包括血常规、肝肾功能、心电图等十余项。观测和体检结果表明:“淇淇”浮出水面的呼吸频率,由年轻时每分钟不到3次上升到目前的5至6次;心跳加快、免疫功能下降、皮肤上的皱纹也越来越多。

“淇淇”的保健专家赵庆中介绍说,白鳍豚的寿命只有25至30年。“淇淇”现在的年龄相当于人的70岁左右,已进入古稀之年。“淇淇”如今捕食活鱼已显困难,有时还得将活鱼杀死后放到饲养池内供它食用。而“淇淇”年轻时,极快的游速和神奇的方位判断,在水中捕食活鱼如同探囊取物。

 



 淇淇年轻时捕食活鱼如同探囊取物

摄影:王小强

 

 2002710日,新华社记者房宁、杨希伟再次从武汉传来新的报道,向所有关爱“淇淇”的人们进一步证实了“淇淇”的衰老状况:

 世界上惟一由人工喂养存活下来的白鳍豚“淇淇”有望通过服用保健品安度晚年。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张先锋博士伤感地说,今年24岁的“淇淇”已经进入高龄,相当于人类70多岁。从今年起,“淇淇”年迈多病的迹象越发明显,食量从壮年时的每天20斤鱼减少到现在不足10斤。

  张博士说,研究所正在着手联系杭州一家营养保健品生产厂家,为“淇淇”提供保健品,帮助它减少病痛。

  他解释说,这种保健品是纯中药成分。和人一样,服用保健药品虽然并不一定能延长寿命,但至少可以帮助这种国家一级濒危动物增强抵抗力,改善消化吸收功能。

  四川的大熊猫保护区几年前就开始给老龄化的大熊猫服用中药保健品。研究表明,大熊猫服用后食量明显增加,病患的症状也有明显减少。张博士说,水生生物所在有关动物保护专家的建议下决定让“淇淇”也尝试一下这种保健品。

  记者在位于武汉东湖边的白鳍豚馆看到“淇淇”游动缓慢,尾鳍还不时碰到池边。张先锋博士说,“淇淇”在年轻的时候游起来动作灵活优美,能轻易地在水中捕鱼,身体根本不会碰到障碍物。  

 新华网在613日的报道“‘淇淇’在孤独中衰老”结尾处,特别突出地强调了这样一句话,一句表达了所有关爱“淇淇”的人们心声的话:

  “淇淇”虽已步入老年,但专家们还想让它再活五六年,活到30岁高龄。

        但美好的愿望,真诚的祝福,都改变不了“淇淇”的生命里程。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33 

  

 “淇 淇”传 奇

八、暮年“淇淇”让人怜


   2001年:“淇淇”遭遇断水危机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现代化的“白公馆”本来一直让“淇淇”无忧无虑。但“淇”刚从2000年的大病中康复不久,却想不到在“白公馆”里遭遇到一次从未遇到的断水危机。

 



     淇淇最后的“家”——“白公馆”(2009

博主摄影

  

《武汉晨报》2001520日以“白鳍豚缺水告急17小时大营救”为题,详细报道了“淇淇”生前的这次特殊经历:

          15日上午8时许,市自来水公司武昌管线所的韦至林一上班便接到水生所紧急求助电话:白鱀豚“淇淇”的水源断了!

   韦至林和同事们感觉事关重大,马上调整了当天的工作安排,赶到白鱀豚馆。

   断水是白鱀豚馆工作人员14日夜发现的。在当时的换水过程中,“淇淇”水池中的水大半抽出,准备灌入新水时,大伙发现进水水流很小,次日上午问题仍未解决。

   起初是怀疑水管阀门有问题,可检查后排除了这个可能。会不会是水表里积垢堵水?换上新表和过滤网,白鱀豚馆依然“干渴”。又将白鱀豚馆内部的水阀重新安装了一遍,问题仍未解决。

   看着20岁“高龄”的“淇淇”在黄锈水里缓缓游动,大家心急如焚。有人说,干脆用消防车运水往池里灌。可一车水不过5吨,一池水至少要有四五百吨。又有人提出用软管接消防栓的水灌池。但消防栓距离水池足有六七百米……

   晚上7时许,“淇淇”还在水中呻吟。武昌自来水公司管线所20多名维修人员一齐上阵。大家再次扩大水管检查范围,一米一米地查。终于,在草丛中找到一个20年前安装的老阀门。足足花了几个小时,维修人员方把锈死的螺丝撬开:阀门堵了。

   16日凌晨1时许,可爱的“淇淇”又在清澈的池水中畅游起来。




 淇淇最后的“家”——“白公馆”(2009

博主摄影

 

 虽然有惊无险,但着实让大家捏了一把汗,因为年老体衰的“淇淇”已经经受不起太大的生存危机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淇淇”也一样,在它20多年人工饲养的生活中不止一次遇到险情。从1980年就和“淇淇”朝夕相处的白鱀豚专家陈道权对“淇淇”曾经遇到三次险情记忆犹新:

 第一次险情发生在1982年。有一次给饲养池测水温,工作人员因为没有经验,在池边拴温度计时绳子没有拴结实,碰巧被“淇淇快速触碰时给碰开了,绳子竟一下子缠在了“淇淇”的长吻上,“淇淇”一个劲甩头想把绳子甩下去,却越甩缠得越紧,可把正在值班的陈道权吓坏了!当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紧急放水实施急救。但按制度规定,饲养池放水必须请示上级领导同意后才能进行,但当时研究基地还没有电话,基地距离水生所6公里,根本来不及请示。陈道权当机立断,做出了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先斩后奏”,立即一边开始放水,一边紧盯着“淇淇”游动情况。当池水放到能下人时,陈道权和同事们赶紧跳下水,抱起“淇淇”帮它解下缠在长吻上的绳子。看到“淇淇”没有危险了,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第一代白鱀豚研究专家陈道权(右)与陈佩薰(中)

      赵庆中(左)为“淇淇”抽血

        资料来源:引自陈佩薰《风雨长江五十载——陈佩薰与白鱀豚研究》

海洋出版社 2007年

  

 还是1982年,又发生了一次险情。一次给“淇淇”做体检,专职医生赵庆中刚刚把体温表插入“淇淇”的肛门测体温,平时“淇淇”配合的很好,一动不动,这次不知为什么突然用力摆动了一下尾鳍,一下子体温表折断了,半截留在了它的肛门里!这下把大家吓傻了,一时又素手无策。情急之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快把‘淇淇’放回水里,也许它自己能拉出来!”没有别的更好办法,也只能碰碰运气了。要说“淇淇”就是命大,回到水中时间不长,果然就把那半截体温表给拉出来了,让科研人员虚惊一场。

 


白鱀豚馆馆长赵庆中为“淇淇”做心电图检查

资料提供: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

 

 最惊险的一次发生在1986年夏天科研人员为“淇淇”和“珍珍”撮合“对象”的过程中。当时“淇淇”和“珍珍”分别住在圆池和椭圆池里,两池由一条过道相连。大家非常希望它们能早一点自动游到一个池里生活,便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在喂鱼时将鱼逐步投到靠近过道口处,用鱼作诱饵,经过一段时间还真见到一点效果,“淇淇”和“珍珍”都慢慢游到过道附近吃鱼了。但也就到此为止,胆小的“淇淇”和“珍珍”还是担惊害怕的样子,谁都没有勇气游过通道进入对方的池内。科研人员看着它们总合不到一块很着急,就考虑是否可以借助外力给“淇淇”一点刺激来解决这一难题,经过多次商量,决定试试用网驱赶的方法。组里动员了全部人员,在进行了详细分工和充分准备之后,选定在一天下午开始实施这个计划。组长陈佩薰、副组长刘仁俊分别站在圆池左右两侧负责指挥和观察,王丁在椭圆池上方的实验台上负责录音,陈道权、李忠杰负责拉右侧网,王克雄、李普一负责拉左侧的网。在组长陈佩薰下达“开始”命令后。两边负责拉网的人员就轻轻的托起网衣和网脚沿着池壁慢慢放入水中,当网脚沉入池底时稍微停了几分钟,这时“淇淇”就游到靠近通道那边的水区活动。接下来网具慢慢向通道这边推进,“淇淇”的活动范围逐渐缩小,它的潜水时间开始增多。当工作人员把网具拉到池子中间位置时,“淇淇”显然受到了惊吓,几次试图游进通道口躲避网具,但每次又都退了回来,始终不敢游过去。这时网具越来越靠近,“淇淇”被逼进了通道,它的头不停地左右摆动探测,看样子马上就要游过通道口进入“珍珍”的池子了。但就在这时,“淇淇”突然调转方向,向自己池子的中心迅速冲过来,一下子钻进网具,被网衣裹住动换不得!所有人瞬间都惊呆了,但立刻反应过来:不好,“淇淇”有被憋死的危险!正在3米高实验台上录音的王丁想都没想就跃入池中,拼命向“淇淇”游去。李忠杰放下网头也跳入池中,自己险些被网缠住。陈道权招呼李普一迅速把网具从池内拉起来,避免了人豚被网缠住的危险。当王丁、李忠杰靠近“淇淇”并将它托出水面呼吸时,它的身体已经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象平时那样使劲挣扎了。这时,组长陈佩薰把一个救生圈扔进水池,他们二人赶快将“淇淇”抱上救生圈。此时,现场的气氛紧张得简直要人命,所有的眼睛都盯在“淇淇”身上。只见“淇淇”呆在救生圈上一动也不动的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还过神来。这次的险情,真的让全组人员都出了一身冷汗。从此以后,组里再不允许在饲养池内使用网具了。

“淇淇”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

 


                “淇淇”第一个“家”: 从椭圆形池看中间连接通道

     

             

                “淇淇”第一个“家”: 从中间连接通道看圆形池

     


            “淇淇”第一个“家”: 连接圆形池和椭圆形池的中间通道

                    博主2019年拍摄

 

 2001年第3期《华夏人文地理》杂志刊登专题报道“世纪孤独——白鳍豚淇淇的爱婚情录”,作者宋刚明特意在文章的结尾写到:

 21世纪第一年的1月12日,是淇淇人工饲养21周年纪念日,为了让淇淇过一个快乐的“生日”,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专家提前两天将淇淇的“房舍”清洗得干干净净。清洗那天我在场,水放干后,淇淇被抱到海绵垫上,进行身体检查。我仔细打量淇淇的面部,不知是它生就了这付面容,还是它今日特别高兴,淇淇一脸笑意。专家指着淇淇的脸叹息道:“淇淇老了,脸上都有皱纹了。”我问:“它现在相当人类什么年龄?”“60岁了。”守了大半生孤独的鳏夫,在新世纪里,淇淇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灰姑娘吗?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31

  

 “淇 淇”传 奇

八、暮年“淇淇”让人怜


1996年:一场大病险些夺走“淇淇”的生命

 

 野生动物被人工饲养,从某中意义上说就变成了“温室里的花朵”。“淇淇”从水体浩大的长江转入十几米直径的饲养池,由于活动空间大大缩小,食料、水质和细菌感染等因素的影响,极易感染疾病,这对“淇淇”的健康自然十分不利。随着年龄的增长,“淇淇”的大病小病更是接连不断,让身边的工作人员经常为它揪着心。


 

                                                   “淇  淇”

                                                 摄影:王小强

 

 1996年4月间,“淇淇”患上了严重的肝损伤并发高血脂、高血糖症,GPT指标超过平常值的150倍,甘油三脂指标超过平常值的100倍,血糖指标超过平常值9倍!

 “淇淇”病情严重,生命垂危!

 中科院水生所白鱀豚研究室紧急动员,一方面对“淇淇”实行24小时监护,同时动员一切资源,邀请组织了美国、日本、中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从事鲸类兽医的著名专家加入对“淇淇”的大会诊;还请来身边的湖北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著名内分泌专家杨香玖教授到现场直接指导治疗工作。在众多专家的诊断下,“淇淇”被确诊为“急性肝炎诱发糖尿病”。在杨教授的指导下,医务、科研人员为“淇淇”采取滴注、灌胃等一系列高难度的治疗操作。著名专家刘仁俊在《水中国宝白鱀豚》一书中记述这次连续近3个月的紧张治疗过程时,特别动情地讲到了重病中可爱的“淇淇”:

 3个月的治疗,对身患重病的“淇淇”来说,的确也吃了很多苦。每天被抓起来2次,粗大的胃管塞到它的胃里,把几大杯的水、鱼浆和药灌进去,还被打针抽血。我们看着消瘦体弱的“淇淇”,十分心疼。特别是我们要把它从水里抱起来时,由于它皮肤光滑,很不好抱,所以七八个小伙子干都非常吃力。后来,“淇淇”主动按照我们指示的方向,仰起头,向泡沫塑料上游。这种求生的强烈欲望,积极配合治疗的行为,使我们许多人都感动的流下了热泪。

 经过连续长达近百天的精心治疗护理,“淇淇”终于又一次战胜了死神,转危为安。

 人们说,“淇淇”的这次大病,简直是惊动了国际动物学界。直到它转危为安以后,国际互连网上还在不断发着帖子:“淇淇”也不咳嗽了。

 


“淇淇”灌胃治疗的珍贵影像

        2002年CCTV《东方时空-记事》专题节目

                      “拯救白鳍豚-淇淇与人类的25年生活”截图

 

 说到给“淇淇”灌胃,那还是1992年10月第一次将“淇淇”搬进“白公馆”的时候,由于“淇淇”连续5天不吃鱼,科研人员不得不把它再搬回原来的饲养池,然后由香港海洋公园兽医和教育总监周作民先生亲自为“淇淇”进行了第一次灌胃治疗。当时的整个过程都让人提心吊胆,著名专家刘仁俊在《水中国宝白鱀豚》一书中作了生动记录:

 我们用由毛巾包着的2根橡皮管,一个人压下嘴巴,一个人向上拉上嘴巴,硬是把“淇淇”的大嘴巴拉开张大,然后,用一根医用塑料胃管,从嘴里把它慢慢塞进胃里去。当的确是塞到了胃里时,就会有胃液从管子流出来。周作民先生突然轻轻对我说:“刘先生,我们不灌胃吧!”我说:“为什么?”周先生说:“怕不保险,白鱀豚太珍贵了,我怕出问题。”据周先生介绍,如果不小心把胃管插到气管里去,当灌进去的液体进入肺里后,动物几分钟之内就会死亡,所以,灌胃是技术性很强、危险性很大的治疗方法。这时我问道:“周先生,您能否确认胃管已经插到胃里?”周先生回答说:“确实已经插进胃里了。”此时,我见到的确有胃液从胃管里流出来,这就是胃管已经插进胃里的最好证据。我坚决地说:“周先生,大胆灌,出了事,坐牢杀头我去,决不怪罪您。”在我的鼓励下,周作民先生成功地把2瓶盐水和一些必要的药灌了进去。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们试着丢了几条鲢鱼到水里,“淇淇”立即开始吃鱼了,我们高兴极了。

 与其它5头人工饲养的白鱀豚脆弱的生命不同,“淇淇”再一次显露出它的大福、大命、大造化。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30

   

 “淇 淇”传 奇


八、暮年“淇淇”让人怜


“淇淇”:不幸的“王老五”(下)



 

  

摄影:王小强

 

 如果说记者看到的还是表面现象的话,中科院水生所专门研究白鱀豚和江豚繁殖生物学的高级工程师陈道权等专家则从1996年3月1日至1998年12月30日对“淇淇”性自慰行为进行了长时间的观察研究,他们于2001年发表了 “白鱀豚‘淇淇’性自慰行为周期的研究”报告,第一次从生物学层面报告了“淇淇”的性自慰行为,总结归纳出“淇淇”在人工饲养条件下的三种性行为的表达方式,即:贴池壁、贴池底和伸出生殖器。其中贴池壁分为立式和横卧式两种方式:

 贴池壁行为最明显的特征是腹部特别是生殖孔部位与池壁紧贴并摩擦,有时生殖器从生殖孔内部分或全部伸出,有时则没有伸出生殖器。在贴池壁之前,豚常顺时针方向缓慢游动,习惯用吻对准池底,围绕圆形排水孔和池内台阶反复探视……立式贴池壁的姿势是探视行为结束之后,顺时针方向游动改为逆时针方向游动并快速靠近池壁,依吻和下颌顺序紧贴池壁,头颈部伸出水面尾柄用力摆动2—3次,胸部、腹部和生殖孔迅速贴紧池壁,并微微颤抖着缓慢向上升,部分或全部伸出生殖器,持续时间2—7秒。有时豚从鼻孔发出“吱吱”和“吱啦”声,此时豚处于极度兴奋状态。

 而横卧式又分为激动型和非激动型二种姿势:

 横卧式激动型贴池壁的姿势是豚游近池壁后,身体迅速侧转90度,腹面与池壁平行,首先下颌、胸部触到池壁……腹部和生殖孔与进水孔周围池壁连续发生间断式碰撞……3—5次形成一个碰撞式摩擦串,此时生殖器从生殖孔内部分伸出或未伸出,显得非常激动。

 


                  “淇淇”腹部贴池壁行为月平均发生次数的变化

      资料引自:白鱀豚淇淇性自慰行为周期的研究

陈道权 王克雄 龚伟明 王丁 刘仁俊

《水生生物学报》 2001年05期

 

  这篇研究报告对“淇淇”伸出生殖器的表达方式作了如下记述:

 生殖器伸出之前,豚有明显的探测行为发生…… 整个身体在原地前后摇晃或上下浮动,约10—20秒后生殖器从生殖孔内慢慢伸出约7厘米左右,再慢慢接近池壁并与池壁轻轻摩擦,约5—10秒。由于生殖器与池壁的刺激作用,使豚处于高度兴奋状态,生殖器在瞬间勃起增粗增大伸出体外,其长度在10厘米以上,有时全伸出长达25厘米。此时,豚腹部迅速离开池壁,身体乘势向上一窜倒入水中侧转身体,在水面逆时针方向以侧仰泳的姿势急游冲刺,池水被掀起阵阵波浪,池水拍打池壁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极度兴奋时,阴茎勃起有时坚挺有力,从头至尾都充血,呈粉红色和桃红色向前伸,与腹部形成约30度的夹角;有时伸出的阴茎不够坚挺,顶端没有明显充血,根部明显充血,呈粉红色和桃红色倒向后方。有时阴茎前端露出生殖孔外长达几分钟或更长时间,此时阴茎为灰白色或淡粉红色,这是豚长期兴奋所致。

 


                     “淇淇”腹部贴池底行为月平均发生次数的变化

  资料引自:白鱀豚淇淇性自慰行为周期的研究

陈道权 王克雄 龚伟明 王丁 刘仁俊

《水生生物学报》 2001年05期

 

 这篇研究报告还记录分析了“淇淇”贴池壁、贴池底和伸出生殖器行为的周期变化,推断出“淇淇”性自慰行为发生的顺序为贴池底——贴池壁——伸出阴茎。该文最后得出的结论是:

 在发情期内,雄性白鱀豚(“淇淇”)有伸出生殖器与池壁、池底摩擦、急游冲刺、水下呼气、发出哨叫声、直立、收腹弓背探视、玩球和在救生圈上摩擦等性自慰行为。白鱀豚“淇淇”伸出阴茎后与池壁和池底摩擦以及阴茎头(约3cm)长时间露在体外的性自慰行为是长期独居而形成的一类不正常的变态行为。这也是白鱀豚随着饲养时间的延长和饲养环境的改变,为了满足生理需要,而发展起来的一些新行为。


 

“淇淇”伸出生殖器行为月平均发生次数的变化

     资料引自:白鱀豚淇淇性自慰行为周期的研究

陈道权 王克雄 龚伟明 王丁 刘仁俊

《水生生物学报》 2001年05期

 

 “淇淇”朝夕相处的科研人员心里都非常清楚,生物学的一条重要定律是“器官用进废退”“淇淇”长期极度孤独,没有正常的性生活,必然导致生殖器官的日益萎缩,身体早衰。但他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淇淇”在那里忍受煎熬。

 但这是人类首次观察和研究水生哺乳动物的性自慰行为。中科院水生所副所长王丁博士、白鱀豚馆赵庆中馆长和陈道权高级工程师2002年7月17日通过广州日报-大洋网向公众公布了这项研究成果。反映在“淇淇”身上的性自慰行为,每年3-5月每小时有6次左右,每次由生殖器变长开始,到贴着池壁运动,样子非常兴奋,持续6-7秒后结束。

 “淇淇”以它自己的痛苦,换来了人类科学研究的成果。

  据国外饲养海豚的经验,性成熟的雄性豚很难单独养活。“淇淇”实际上创造了另一个奇迹——但这是一个痛苦不堪的奇迹。


          


白鳍豚淇淇的单身一生

摄影报道:胡伟鸣

《新闻周刊》 2002年20期版面

 

  美国互联网市场调查公司Hitwise曾通过互联网引擎的搜索记录对“人类究竟害怕什么?”作过一次统计,排在前十位的分别是乘飞机、亲密、黑暗、死亡、蜘蛛、开车、爱、神、成功和孤独。人类害怕孤独。网友“不多”由此联想到了“淇淇”,他在博客中感慨:孤独,并不可怕,跟那头白鱀豚相比。那头从长江中捕捉到的世上唯一的白鱀豚,二十多年的漫漫岁月,它就独自一豚,围着人工修筑的堤池,一圈一圈又一圈,每天拼命地唤呼着同伴,但它不知,这个世上,只有它是最可怜的最后一头白鱀豚。

 可怜见的“淇淇”!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28 

  

 “淇 淇”传 奇


七、“淇淇”与“家”的故事


   “淇淇”仍然恋“旧宅”

 

 1993年第1期《大自然》杂志特别报道了“白鳍豚淇淇喜迁新居”:

 世界上唯一人工饲养的白鳍豚“淇淇”,11月中旬辞别旧居,搬进了设备先进齐全的新宅——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所内的白鳍豚馆。白鳍豚馆仅土木建筑费就达1060万元,它包括一个主养厅,一个繁殖厅,一栋实验楼及两套水处理设备。拱型圆顶结构的主养厅,是“淇淇”的“起居室”,在和篮球场一般长的呈肾脏形状的水池内,“淇淇”悠然地兜着圈子。“淇淇”运动量大,每天要吃9公斤活鱼。

 白鳍豚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财富,也是世界人民的共同的财富。该馆的落成,为人工繁殖濒临灭绝的白鳍豚创造了优厚的条件。

 事实上,为“淇淇”有了舒适的新居而兴奋不已的水生所领导及科研人员,在举行开馆仪式的前3天即11月10日就已经安排“淇淇”搬入了新居,住进了专供它生活的肾形主养池。记者眼中的“淇淇”在“悠然地兜着圈子”,其实看到的只是个假象。真实的情况是,“淇淇”在搬入新居后的表现已经让人们的精心安排变成一厢情愿。

 问题就出在这个现代化的“白公馆”里专门为“淇淇”设计的这个“和篮球场一般长的呈肾脏形状”的主养池!在此之前,“淇淇”居住过的饲养池不是圆形就是长方形的,现在为什么变成肾型池了呢?




 

白鱀豚新馆主养厅肾型饲养池

      资料来源: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

 

  刘仁俊研究员在 “世界豚类饲养设施的设计标准与白鱀豚馆的设计”研究报告中作过这样的阐述:

    较大的主养池是动物的主要活动场所,必须有较大的活动空间,又有较大的展开面供游人参观,其形状可以是圆形、正方形、长方形、长椭圆形或肾形等,但以长椭圆形或肾形为好,因为一方面便于三种豚池的平面布置,另一方面便于豚游泳时有较长的水平距离活动。另外根据许多国家学者的经验,肾形豚池应有些弯曲,迫使豚游泳时有些变化为好,同时也利于平面布置的需要,正方形或长方形不利于水的循环,容易造成死角。

 根据以上考虑,所以将专为“淇淇”生活的主养池设计成了肾形。但就在来自国内外的500多位嘉宾气氛热烈地举行白鱀豚馆开馆仪式时,水生所的科研人员心里却已焦急万分了,因为“淇淇”从搬进新居之后,一直不肯吃东西,而且还出现严重的呕吐症状,这可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预兆!

 开馆仪式活动结束后,“淇淇”仍然如故。中科院水生所陈宜瑜所长亲自主持召集各方面专家紧急为“淇淇”会诊。经过缜密分析,专家们一致认为,“淇淇”连续5天不吃食,主要是因为对新搬进的肾形饲养池本来就不适应,又第一次经历500多人参观的大场面,造成胃功能紊乱,因此决定,立即把“淇淇”搬回原来的圆形饲养池,然后进行了针对性的治疗。

 专家们的分析太准了,加上对症下药的治疗,“淇淇”在熟悉的旧“家”只过了半个多小时,就开始吃鱼了。大家一直吊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1988年,法国库斯托基金会副总裁到中科院水生所访问,与白鱀豚

    研究组科研人员合影,背景就是“淇淇”生活了12年的老饲养池。这是

    博主迄今看到的“淇淇”“旧宅”唯一当年的全貌。

              引自:陈佩薰《风雨长江五十载——陈佩薰与白鱀豚研究

 

                           海洋出版社 2007年


 这个旧“家”是“淇淇”最伤心的地方,它在这里失去了最亲爱的“珍珍”;但这个旧“家”又是“淇淇”最幸福的地方,它曾在这里与最亲爱的“珍珍”一起度过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这也许是“淇淇”这么留恋这个旧“家”的缘故吧!

 “淇淇”在旧“家”又生活了一个多月。寒冬降临,科研人员第2次将它搬进“白公馆”。接受第一次搬家的教训,这次没有让“淇淇”住进肾形主养池,而是先住进旁边繁殖厅里的繁殖池,因为这个池子也是圆形的,只是比旧居直径大2米。还真是的,“淇淇”果然很快适应了这个新“家”。

 



“淇淇”入住白鱀豚新馆繁殖厅圆形饲养池的珍贵留影

摄影: 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 徐健

 

 本来按原计划,在繁殖池过渡一段时间后,还是要让“淇淇”搬进为它专用的主养池。但看到“淇淇”对现在的新居已经非常适应了,科研人员最后改变了主意,就别再折腾“淇淇”了!

 “淇淇”就在这个繁殖池里一直生活到它离世。这里成了“淇淇”最后的“家”。

 而“白公馆”专为“淇淇”设计的140平米的主养池一直空闲着,后来住进了江豚。主养池的地下,本来还专门设计了一个贵宾室和一个很大的观赏厅,是为了在这里可以透过进口的巨大观察窗清楚地观赏“淇淇”的优美身影。但自从“白公馆”落成,人们透过巨大的观察窗看到的是又黑又小、憨憨厚厚的长江江豚。

 



         2017年6月2日,著名演员、农业部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形象大使濮存昕

来到武汉白鱀豚馆参加电视宣传片《长江江豚》拍摄时,手拿江豚玩偶

透过观察窗和江豚合影。

                                    资料来源: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

 

 “淇淇”在世的时候,“白公馆”吸引着国内外成千上万慕名而来的“粉丝”们。据陈佩薰等专家在《白鱀豚生物学及饲养与保护》专著中提供的资料,“白公馆”虽然是科研设施,不是娱乐场所,但常年对国内外开放,平均每年有5000人次前来参观。

 如今,坐落在武汉市武昌区东湖东路5号的“白公馆”已经成为饲养研究白鱀豚的近亲长江江豚的中心,成为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和湖北省科普教育基地,同时也是人们怀念和凭吊“淇淇”的纪念地。



                                                     白鱀豚馆参观券

  

 鲜为人知的是,在“白公馆”后面的另一个院落内,就是“淇淇”居住了12年的简陋“旧宅”,那里已经荒草凄凄,一片凋零,无人光顾。但是,即便是不经意间走到这里的游人,只要有幸听到了、知道了曾在这里发生的中国最伟大的国宝动物明星“淇淇”的传奇故事,这里就会变成他们心目中的“圣地”。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27 

  

 “淇 淇”传 奇

六、孤独并快乐着:“淇淇”生活写真集

 

              “淇淇”终于有了“白公馆”


   中科院水生所早就盼望着为“淇淇”修建一个舒适漂亮的现代化“白公馆”,毕竟,搭盖了顶棚的饲养池设施还是简陋,条件还是艰苦。“淇淇”可是国家的“宝贝”呀!

 但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中国,靠一个科研所筹集几百万的资金是比登天也还难的事情。因此,为“淇淇”建“白公馆”还是一个奢望。

 到了1986年,中国的白鱀豚研究保护工作呈现出喜人的局面。这年3月,各方面共同努力,一次成功捕获“联联”和“珍珍”2头白鱀豚,特别是“珍珍”,更是大家千呼万唤、日思夜想,为“淇淇”找到的“新娘”啊!借着这个喜事东风,水生所决定加大向有关领导申请建设白鱀豚馆的力度,让“淇淇”和“珍珍”早日住进舒适的“家”。真是好事接踵而至,就在这年年底,中国科学院的老院长,时任国务委员的方毅同志专门到水生所视察人工饲养白鱀豚工作,当他看到“淇淇”和“珍珍”的饲养条件还非常简陋时,痛心地问:“怎么到今天白鱀豚的生活条件还这么差?”在方毅同志亲自关心和推动下,580万元白鱀豚馆专项建设资金很快到位。

 



    时任国务委员方毅为白鱀豚馆题写馆名

 

  资金落实了,又遇到新的问题。当时,全世界也没有白鱀豚馆,更别提全中国还没有一个设计部门设计过海豚馆。1985年,陈佩薰、刘沛霖等专家曾经总结了人工饲养“淇淇”五年来的经验,对建造白鱀豚饲养池进行过研究探讨,他们在“白鱀豚饲养的研究”报告中提出:

 究竟使用多大的豚池,饲养白鱀豚最为合理,我们认为要做到既能使豚在池内生活较为自如,又要饲养人员管理方便,为此,建议最好建立三种类型的一组池子。主养池:面积可大些,池形可以不规则,水深为4米左右,豚可在池中随意捕食和游戏;体检或治疗池:面积要小些,水深为1米左右,便于管理人员能够很快地下水,将豚捕起;室内池:主要是为了解决避暑和防寒用,使豚在这里安全度过炎夏和严冬。另外还可以在此开展一些实验工作。

 显然,这个总结还是立足于当时露天饲养的条件,无法满足建设新白鱀豚馆的需要。最后,还是由刘仁俊研究员等白鱀豚研究室的几位专家,总结12年来饲养“淇淇”的实践经验,并实地考察英国、荷兰、法国、德国、美国、日本等国家的水族馆、海豚馆,收集研究相关资料,总结借鉴国外的经验,然后根据中国国情,完成了白鱀豚馆工艺设计。刘仁俊研究员在1993年发表的“世界豚类饲养设施的设计标准与白鱀豚馆的设计”研究报告中,对这座新白鱀豚馆作了非常详尽的介绍,这些专业的介绍迄今还从未出现在大众传媒中,其中包含着许多新鲜而有趣的知识。比如,关于白鱀豚馆总体布局就有这样的阐述:

 作为一个完整的豚类饲养系统,必须考虑设计大小和功能各异的主养池、副养池和治疗池。主养池是白鱀豚生活的主要场所,亦是向人们展示其风采的地方;另外由于来自不同群体的白鱀豚,相互不熟悉并在感情上没有取得协调的情况下养在一起,会互相争斗,重者引起伤亡,另外由于实验和健康的原因,需要把某些个体分开饲养,因此必须另外设计一个副养池;豚类动物由于各种内外科疾病,经常需要起水治疗,因此另外设计一个便于治疗操作的治疗池是完全必要的。

 世界上豚类动物在人工饲养下繁殖的例子不少,至今已有近千头幼豚出生,但成活的比例很小,其中幼体被一起饲养的同伴攻击而死是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把孕豚与群体分开饲养,使其在安静的环境下生仔抚幼,将会大大提高豚类动物在人工饲养下繁殖成功的比例,为此,单独设计了一座繁殖抚幼厅。

 



白鱀豚馆全景

资料提供: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




 白鱀豚馆主养厅(左)和繁殖抚幼厅外景

博主摄于2009年

 

  该文对饲养池设计的阐述也非常新鲜有趣,比如对豚池的最小水平距离,根据12年来饲养“淇淇”的观察总结,它主要是沿池周围作逆时针或顺时针方向游,最大游速不超过1m\s,以其成体最大体长2.5米计算,豚池的最小水平距离为其最大体长的4倍即10米为宜,完全可以满足它沿池壁作圆周游泳行为的基本需要,转身也灵活。再比如对豚池的深度,根据对长江多年的生态考察,白鱀豚一般喜欢在水深3-4米的浅水区活动,“淇淇”在3米左右水深的豚池中也生活良好,所以,馆内各池设计水深为3.5米。

 根据以上两项标准,该文具体阐述了馆内各饲养池的表面积和容积:

 新建的白鱀豚馆,副养池直径10米,水深3.5米,如上所述,这样的池子可以满足1-2头豚的基本生活需要,其表面积为78.54平米。主养池为20米长,7-8米宽的肾型池,其表面积为140平米……根据海豚和淡水豚中的亚河豚在人工饲养下从交配行为看,它们是在游泳过程中,在水下雄豚下位腹朝上,把阴茎伸入上位的雌豚的生殖器,并没有很激烈的快速游泳活动或跳出水面等行为,所以这样大小的主养池一般可以满足它们的交配需要。

 治疗池的大小为7米直径,2米深,其表面积为38平米。同时为了便于治疗时的操作,特别设计了在治疗池的一半范围内布设1步台阶和1个操作平台,平台宽1米,高出池底1米,这种设计既便于对病豚作治疗操作,又便于经常捕起豚治疗,还可使豚在治疗处理后即在治疗池生活和休息,另外还便于豚在搬运时经过治疗池和通道放入或搬出主养池或副养池。以上三池总表面积为257平米,总容积为897立方米。此饲养系统,因有完善的滤水系统,所以完全可以满足4-5头豚的生活需要。




 白鱀豚馆院内白鱀豚雕塑

博主摄于2009年

 

 据刘仁俊研究员介绍,主养池、副养池和治疗池都集中在直径30米的主养厅中,为了方便使用和节约运转费用,三池之间都设计了宽1米、长1.5米的通道互相连通,每一通道设闸门2个,便于各池之间的分隔。主养厅下特地设计了一个地下观察厅,在池壁上设了8个长2米、宽1.5米的水下观察窗,能清楚地观察白鱀豚在水下的各种活动,用于实验研究和向观众展示。  

 在主养厅旁边专门设计了一个繁殖抚幼厅,内设1个直径12米、深3.5米的饲养池。

 为了让白鱀豚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交配繁殖,并模拟长江自然环境进行实验生态研究,还特别设计了一个长30米、宽15米的室外饲养池。从以上这些阐述可以看出,中科院水生所的专家们为“淇淇”的今天和白鱀豚的将来考虑得可谓细致入微!

 中国科学院建筑设计院据此完成了新白鱀豚馆的建筑设计。

 总投资1000多万元的新白鱀豚馆于1989年开始动工。1992年10月,世界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占地2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以饲养、研究为主,集参观展览和娱乐为一体的白鱀豚馆在武汉南望山下、东湖之滨落成。这座采用弧圆形蒙古包式的建筑称得上是一座宽敞明亮、设备先进、功能齐全的“豪宅”。其中,仅安装的一套由日本和美国生产的国际先进水平的滤水和冷却设备就价值1.1亿日元,可以对饲养池水进行过滤杂质、添加臭氧和氯气消毒双重净化,同时使水温常年保持7到26摄氏度之间,基本与长江水温一致。

 



白鱀豚馆安装了国际先进水平的滤水和冷却设备

博主摄于2009年

 

 《中国年鉴1993年》载:由中日两国政府出资建造的白鳍豚馆,1992年11月12日在湖北武昌关桥正式开馆。这是当今世界上唯一集驯养、繁殖、保护于一体的淡水豚馆。

 而在中国可持续发展信息网记录的1992年环境保护大事记”中表述是:1112日 我国首座白鳍豚馆在位于武汉东湖之滨的中科院水生所落成。这是落实国务院环委会提出的保护白鳍豚的三项措施之一。白鳍豚馆的建成,为人工繁殖濒临灭绝的白鳍豚创造了条件。

 有关方面举行了隆重地开馆仪式。

 



《人民日报》1997年6月14日报道标题配图为白鱀豚馆全景

 

       陈佩薰教授2007年出版的自传中不无激动地写到:

 一个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淡水豚类和其他水生物珍稀动物繁殖和研究中心已巍然屹立在东湖之滨。这是一座记载着我国白鱀豚研究事业不断兴旺发达历程的里程碑,也是一座树立在人们心中的丰碑,它记载了我和我的同事们为了白鱀豚的物种保护和繁衍、为了我国鲸类学事业的崛起和发展而奉献出的汗水和心血。

 每一位关爱“淇淇”的人心里都有两个最大心愿,一个心愿是给“淇淇”找“老婆”;第二个心愿就是给“淇淇”和“珍珍”建造一个舒适的“家”,让它们在这里早生“贵子”。如今,舒适的“家”终于建成了,遗憾地是“珍珍”却未能等到这一天。

 现代化的“白公馆”终于建成,大大改善了“淇淇”的生活条件,同时为开展白鱀豚人工繁殖研究奠定了基础。著名专家刘仁俊在“白鱀豚饲养群体和管理关系综论”一文中透露,中科院水生所白鱀豚研究室开始为“淇淇”找新娘制定新的计划,准备在新白鱀豚馆内饲养2对白鱀豚和2对江豚。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月14日“长江女神”白鱀豚天使淇淇离世16周年的祭日。仅以此连载博文表达对这位非凡的白鱀豚天使的怀念和追思。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26 

  

 “淇 淇”传 奇

七、“淇淇”与“家”的故事

 

“淇淇”的“陋宅”变新居

   

    中科院水生所从“容容”被冻死的惨痛教训中,很快作出亡羊补牢的决定:白鱀豚很难适应露天饲养池这种温差过大的生活环境,在没有资金修建室内饲养池的情况下,先为“淇淇”的“家”盖上顶棚,这样起码可以遮暑避寒。

 这个计划很快变成现实。1982年夏天,“淇淇”的“家”——圆形水泥饲养池加盖了一个顶棚,变成了一个半露天的“室内池”,虽然距离标准的室内池尚有不小的差距,但毕竟与露天饲养池已今非昔比。最早报道“淇淇”被捕获消息的新华社记者屠正峰在1984年第9期瞭望》发表的通讯“白鳍豚‘淇淇’”中特别提到了“淇淇”这个旧貌换新颜的“家”:

 国内外瞩目的雄性白鳍豚淇淇,已经上岸定居四年多了。

淇淇的新居——我国第一个白鳍豚人工饲养馆,坐落在武昌东湖之滨。进入饲养馆,向左前行,便可看到正在兴建的一栋白鳍豚实验楼和两个深达五米各占一亩面积的饲养池、实验池。踏上池阶,可以清晰地看到淇淇正在深水下怡然自得地滑动,当人们走近时,它高兴地浮出水面,仰头向人致意。当科研人员吹起口哨时,淇淇便即刻跃出水面,那滑润的皮肤,在阳光下闪闪地发光。它时而仰头直立,时而用那长而尖的吻端顶起池中的彩球,时而把雪白的肚皮朝上“仰游”,一瞬间又打个滚,箭也似地向前冲去。

 


1984年第9期《瞭望》周刊版面

 

 在中科院水生所科研人员官之梅、陈道权、王克雄1987年发表的 “白鱀豚饲养池水质状况的研究”报告中,对“淇淇”的这个“新家”有一个非常简短的科学表述,我们还可以从中了解到一些记者没有发现的趣闻:

 白鱀豚的饲养池是直径为15米的圆形池,混凝土结构,池顶盖有塑料瓦,周围的墙留有通风的花墙。水深变动在2.5-4.0米之间。

豚池的水源为自来水。从池壁的上方注入池内。水温在20以下时,每隔2-4周彻底清池一次。即将豚池的水全部抽掉,洗刷池壁和池底,以便清除藻类和豚的粪便。池水温度在20以上时,每隔1-2周洗池一次。在两次清池的间隔期间,根据水质测定的结果,还需更换部分池水:水温在28以上时,一般隔2-3天,水温在21-28时,5-7天,20以下时,7-10天。

 


   “淇淇”生活了12年的露天饲养池

  中科院水生所1984年发行《白鱀豚》明信片封套图案

 

 说到饲养池的水,这里面大有说道。因为池水的质量直接关系到“淇淇”的健康和正常生活,或者说水质状况是“淇淇”在自己的家里能不能安居的一个基本条件。用著名专家刘仁俊的话说,养好动物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养好水。从理论上说,“淇淇”的老家在长江,如果能够直接引进长江水,为“淇淇”模拟一个长江的生态环境,当然是最理想的。但由于关桥研究基地的位置距离长江较远,不具备从长江取水的条件。那么,关桥研究基地紧靠东湖,可不可以取用东湖水?答案是不行。为什么?因为东湖之水已经富营养化,藻类和细菌滋生极多,对“淇淇”健康不仅无益,而且危害很大。上海动物园采用井水饲养江豚、海豹,情况良好,因为井水具有水质清洁、温度稳定等优点。水生所也曾想采用井水,不过还是由于地质条件的限制,而未能实现。最后只有取用自来水。让科研人员可以放宽心的是,经过将取用的自来水与长江水的水质进行化验分析的结果,虽然自来水中含氯、氯化物、硫酸盐、总硬度值要比长江水高得多,但其中直接危害豚体的氯的含量并不过高,而且在饲养池中经过大面积曝气,氯含量很快降低,对豚体尚未发现有多大危害。于是,“淇淇”离开家乡长江水后实际上就一直生活在自来水中。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先进的水处理系统,“淇淇”每天排出的屎尿以及吃剩下的死鱼等,都很容易造成水质变坏,自来水放进去3天以后,池水就开始变绿,随着时间的推移,水越来越绿,氨氮、大肠杆菌等指标越来越高。因此,就象前文介绍的,必须一周换一次自来水,半个月到一个月彻底清洗一次饲养池。显然,这就辛苦了水生所的饲养和科研人员。即使这样,“淇淇”的饲养池水仍然不可能达到规定的水质标准。

 除了水质标准,人工饲养环境还有一个条件就是水温。陈佩薰等专家在“白鱀豚饲养的研究”报告中有关水温问题的总结,是对“淇淇”当年的“家”的一个真实写照:

 以长江中下游水温变化幅度,作为我们养豚控制水温标准的依据。从常年水温资料来看,冬季最低为5-6,夏季最高可达29-30。由于我们豚池尚无调温设备,测定周年水温变化幅度为1.5-35,比长江自然水域中要大些。冬季水温低于4时,豚体活动迟缓,多喜在避风处游动,出水呼吸动作迟钝。夏季水温高于33时,豚体显得烦躁不安,体色发暗,皮肤出现小深紫色斑点,不能正常摄食,食量显著减少。为此,我们必须改善水温条件,如搭挡风板或凉棚,勤换水,最热时用水龙头放水给豚体冲凉,采取种种措施,让它度过酷暑。从几年的饲养观察,豚池水温不应低于5-6,最高不应超过32,最适温度为18-28。

 “淇淇”在这个半室内“新家”安全度过一个个寒冬酷暑。4年之后,“淇淇”在这个“新家”迎来用军用直升机特别空运来的“联联”“珍珍”父女。

 在这个“新家”,“淇淇”与它生命中最重要、最亲近的“珍珍”朝夕相伴,同池共游,甜甜蜜蜜地生活了两年半的幸福时光。

 也是在这个“家”里,还诞生了“淇淇”迄今获奖最多、获奖等级最高的一幅摄影佳作《扬子江骄子》。




     《扬子江骄子》

          摄影:黄克勤

 

 1987著名摄影家黄克勤(曾湖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武汉摄影家协会主席专程来到水生所采访拍摄“淇淇”。老多年后回忆,采访拍摄时他请饲养员配合,稍微推迟了几分钟喂食,自己独自一人在池边守候。当中午的太阳穿过顶棚反射到水池的表面,水波被太阳反射得色彩斑斓,等待食物的“淇淇”焦急地在水池里穿梭,游弋的身躯打破了池面色彩的平静,时机到了,他按下了快门,长江女神优雅的身姿被永远定格到了胶片里。黄老的这幅《扬子江骄子》先后获得1988年“尼康”杯全国影赛银奖1995年中华民族风情影赛金奖2001“明基杯”野生动物摄影大赛三等奖2007“文化湖北摄影大赛”精品奖2007“延华杯”湖北摄影艺术大展大奖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的开放的长江获奖收入中国摄影家协会编辑出版的《中国摄影五十年》和《世纪回顾——珍贵摄影作品鉴赏》大型画册;入选美国第98届职业摄影家国际展”和“中日大自然国际影展”,并获湖北省首届“屈原文艺奖”和武汉“黄鹤文艺奖”。(相关内容参阅:张晓良的科学网博客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xiaoliang

 就在这个“家”,“淇淇”一直居住到1992年,整整12年光阴。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悲情国宝:“长江女神”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125 

  

 “淇 淇”传 奇

七、“淇淇”与“家”的故事

 

“淇淇”的“家”就是中科院水生所的饲养池。在“淇淇”20多年的人工饲养生活中,它曾多次搬“家”。有句成语叫“爱屋及乌”,比喻爱一个人而连带地关心到与这个所爱的人相关联的其他事物。“淇淇”人见人爱,连同它居住过的每一处“家”,至今都会让人触景生情!

 

“淇淇”身居“陋宅”度寒暑

 

 1979年11月,中科院水生所白鱀豚研究组曾在鱼池中试养过3头江豚,由于水质极差,仅过了一周,3头江豚都因感染了皮肤病而先后死亡。为此,水生所曾向中国科学院申请专门经费,计划修建一个养豚池,但得到的答复是等有了活白鱀豚,再给经费。

 因此,当1980年1月12日“淇淇”被接进水生所时,首先被放入一个养实验用鱼的1亩水面的土池里暂养。科研人员很快发现,这个鱼池对“淇淇”来说显然太小。谁知,鱼池里养的鱼很多,第二天人们就看到“淇淇”把鱼追得直往水面上跳,3天之后,这个聪明的小家伙就能吃饲养员杨云霞手中的鱼了,把一直担心它能不能适应新环境的科研人员高兴的不得了。

 显然,这个临时“住所”让“淇淇”很快忘却了几天来的遭遇和痛苦。

 不料刚过了10天,“淇淇”身上的伤口开始溃烂。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科研人员立即把“淇淇”转移到一口16×8×1.5米的小水泥池中,这样一来可以保证水质的洁净,同时便于将“淇淇”搬出水面,为它诊疗。但对“淇淇”1.43米的个头来说,这个水泥池则显得又小又浅,根本不可能舒畅地自由游动。于是又把“淇淇”转入一个20×20×3米的方形大水泥池中,有时则转入一口直径15米、池深4米的圆形水泥池,两个饲养池轮换清洗使用。“淇淇”在这里就活动自如了,它高兴起来便表现各种高超的泳姿,甚而急速地串游。

 但住进没多久,就赶上了“火炉”武汉的盛夏,池子里的水温已达到32度,而“淇淇”生活的长江水温一般却是在10-25度之间。“淇淇”根本忍受不了池子里的高水温,很快就病了。心急如火的科研人员一边紧急邀请医学专家为“淇淇”会诊治疗,一边千方百计为“淇淇”降温。开始是每天专门买回一大卡车冰块,扔进池子降温,但不到半小时冰块融化完了,诺大的池子水温只降了0.5度,不到一个小时,水温又升回原状。这个办法不灵,科研人员只好用没有办法的办法,干脆打开大口径自来水管不停地往池子里放水。这招还真管用,“淇淇”马上游到水管下,任哗哗的流水冲洗自己,翻来覆去地一步也不离开,高兴得不得了。

 严格说,这个饲养池仍然只是“淇淇”的一个临时住所,还算不上“家”。

 2009年,笔者专程到武汉等地进行“白鱀豚故乡寻访之旅”期间,曾有幸采访到白鱀豚研究组最早四位成员之一的刘沛霖老师,时年73岁的刘老师特意把笔者领到当年“淇淇”最早生活过的饲养池旧址,仅仅30年,这里早已变成了一片居民住宅,看不到原来饲养池的一点痕迹,就和白鱀豚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2009年,刘沛霖老师特意带着博主找到当年“淇淇”

 30年前的第一个旧居旧址,现在这里已是一片居民住宅。

                                                                  博主摄影

 

 “淇淇”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是在武汉南望山脚下水生所的关桥养殖场。

 关桥养殖场距水生所本部6公里,有许多养鱼池,专门饲养提供水生所各研究室做实验用的鱼。在场东侧靠湖边原来有一块荒地,“淇淇”到来以后,所里特事特办,很快将这块空地划给白鱀豚研究组,并向中国科学院紧急申请到5万元资金,为“淇淇”抢建一个饲养池。陈佩薰教授在自传中有一段为“淇淇”建造第一个“家”的回忆:

 对建造豚池,我们缺乏理性知识和实践经验。淇淇刚来时,为它治伤并摸索出它只吃鱼,要常出水呼吸,皮肤光滑易受伤感染,因此池水要清洁,而且这个池子不能是土池子,必须是水泥池,因豚体较大,豚池相应也要大些。大家商量讨论后,画了一张简图,即中间有一通道联结的两个池子,一个为饲养池,另一个为繁殖池。饲养圆池:直径15米,深5米;繁殖椭圆池:长20米,宽15米,深4米;两池通道:长1米,宽2米,深1米。

 1980年11月20日,“淇淇”终于搬进关桥基地这个属于自己的“家”。

 


         《人民日报》1981年2月8日报道“白鱀豚‘淇淇’乔迁新居”

 

 但这是一个生活条件非常简陋的“家”,所谓简陋,首先就是“淇淇”赖以生存的水质太差!陈佩薰教授在自传中提起“淇淇”当时生活的艰苦环境仍无限感慨:

 这组豚池虽比一般鱼池条件好许多,但在使用上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保持水的清洁。因豚在一池不能流动的死水中生活,尿粪排泄物使水质很快变坏,因此豚很容易患上皮肤病。现在我们能做的是勤排水换水,正常情况下一个月对淇淇进行一次体检,每次都得花大半天时间;清早大家便开始动手将池水排到池底,当水浸到豚背时,全组人员下到豚池刷洗池壁池底上附着的藻类,劳动量很大。池子洗得差不多了,大家便将豚抬到池边稍干处,在厚泡沫塑料上铺上清洁白布作为体检简易床……一天下来,大家都已精疲力竭。每次体检最费力的是洗刷豚池,我们做梦都想有一个自动循环流水的豚池,豚在清洁水中生活可以少生病甚至不生病。

 其次,“淇淇”这个简陋的“家”不能遮风挡雨,冬冷夏热,长江自然水温全年变动范围在10-25之间,而“淇淇”的“家”水温最高到30,最低到2,温差近30,住在里面不仅谈不上舒适,而且还给“淇淇”的健康带来很大威胁。

 【博主2018年6月25日注】 2009年,博主专程到“白鱀豚故乡”寻访期间,意外惊喜地发现,虽然时光已过30年,中科院水生所原关桥养殖场“淇淇”的第一个简陋的“家”竟然还在!望池思豚,豚去池空,令人唏嘘不已!博主借更新《悲情国宝:白鱀豚生死全纪录》电子版的平台,分享当时用卡片机拍下的一组照片。如今一晃又是10年,不知这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淇淇”的第一个“家”是否还在?

 


                          “淇淇”第一个“家”的围墙



                           “淇淇”第一个“家”的大门



                     “淇淇”第一个“家”的圆形饲养池



                    “淇淇”第一个“家”饲养池与繁殖池的连接通道

 



                           “淇淇”第一个“家”的椭圆圆形繁殖池

 



                 中科院水生所原关桥养殖场
“淇淇”提供鱼类的养鱼池

 

 “淇淇”当然不知道,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科研人员们的工作条件更艰苦。基地距水生所本部6公里远,中间全是土路,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南方雨多,一下雨几乎就没了路,到处泥泞;建筑工人留下的工棚便是临时的实验室和宿舍,整个基地开始没有一部电话,与所里联系就要骑车往返。组长陈佩薰当时已经55岁了,又是女同志,也和小伙子们一样骑着自行车在所本部和基地之间来回跑。

 “家”的条件虽然太简陋,但因为比以前的临时居所大了许多,“淇淇”却非常喜欢,在池里遨游自如,显得更为欢乐。但不久,“淇淇”就在这个简陋的“家”里迎来了第一个寒冷的冬季。陈佩薰教授在自传中特别回忆起那段艰难的日子:

 1980年的冬天特别冷,气温降到零下5度,大雪纷飞。豚池外的场地都是冰雪,要保证豚池水不能结冰(著名专家刘仁俊在《长江女神白鱀豚》中回忆说,如果不是“淇淇”在冰冷的水中不停地游动,饲养池早就结冰了——笔者注),最好用东西把豚池遮挡,不让风雪侵入。大家想来想去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我不知怎么突然想到降落伞,立即带了人到空军部队请求支持,买回他们报废的降落伞,把它支梆在豚池的围护栏上,这样就好多了。可一晚上下来,降落伞上积了很多雪,把伞中部压到池水面,这下把我们吓坏了,如果全压到水面后果就不堪设想,淇淇不是闭气就是缠在伞布上都会危及生命。幸亏早发现早处理,大家想方设法才把伞固定扎实,我们暂时松了一口气。淇淇来后的第一个夏、冬就这么紧张地过去了。



                                        饲养员给“淇淇”喂鱼的早期珍贵照片

图片引自张晓良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08326-1066223.html


 1981年春天,“淇淇”在简陋的“家”里又闹上了眼病,左眼出现一层白膜,把科研人员吓坏了,赶紧到湖北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请来眼科大夫,经诊断确定为因池水含氯量高引起的角膜炎。大家对症下药,用链霉素眼药水清洗“淇淇”的眼,然后擦上氯霉素药膏,同时降低池水的含氯量,几天后“淇淇”的眼病才慢慢恢复。

 1981年4月,“淇淇”就在这个简陋的“家”里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伙伴“容容”。但进入这年盛夏,武汉又是持续高温,饲养池中水温经常高达35度左右,水中细菌、蓝绿藻大量繁殖水质非常容易变坏。小哥儿俩一度食欲不振,体重都下降了20多公斤,“淇淇”又患上严重疾病。当它们在科研人员的精心照料下总算熬过苦夏之后,1982年1月27日,“容容”却最终未能挺过严寒的煎熬,活活冻死在简陋的“家”里!刘仁俊研究员在20年后写作《长江女神白鱀豚》一书时提起“容容”仍唏嘘不已:“如果当时我们有室内饲养池,可能‘容容’会一直陪伴‘淇淇’到现在。”

   (待续)

欢迎光临“海翁伯的博客”,本博客致力于汇集记录最全面、最系统、最详实、最严谨的白鱀豚生命档案,以此追忆我们痛失的“水中国宝”,为拯救长江江豚,为保护中华白海豚鼓与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