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安伊沙
长安伊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9,769
  • 关注人气:40,3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伊沙:诗人、作家、教师。
公告

 

E-Mailyisha66@vip.163.com
系地址西安市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西安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 吴文健
邮政编码710128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签名手迹1
伊沙诗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军事

口语诗论语

 

伊沙

 

在外国文学史上,似乎从未有过以“口语”来命名诗歌的先例,人家见惯不惊,诗歌的“口语化”是个渐变的过程(原本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8 12:22)
《最终我们赢得了雪——维马丁诗选》

译后记

我的大学时代正值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上进青年一致向西看,顶礼膜拜西方大师,我在我的同学中还不算最严重的,我在当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更关心西方国家里我的同辈人同龄人在写什么以及如何写的"。
毕业不久,我把这句话写进了文章。
中国有句厉害的谚语:"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凭我经验,但凡正念,就有可能被你惦记成。2013年冬——在我说出那句话的25年以后,一位与我同龄(小我不到一个月)的奥地利诗人空降长安来到我面前,他的中文名字叫维马丁,此前他是以翻译家的身份与我通信的,他去台湾访问时读到了我的台版诗集《尿床》,有兴趣将我的诗整本地译成德语并在德语国家出版,此次他专程到访长安,也主要是为了这件事。也许是出于诗人本色吧,他在拿给我看德语杂志上他译的中国诗人(包括我在内)的诗作的同时,也拿给我看他发表在杂志上的自己的几首诗,那一年前后我和老G正在狂译世界,回家后我见他的诗有英语版,顺手就译了,次日见面拿给他看,他非常高兴,也十分欣赏我的译笔。
对维马丁的翻译便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话要说》(2013年之四)


我提醒所有的朋友注意:我是发现好诗人,随缘交朋友;他人是在铁粉丝中选诗人——这是最根本的区别!好人们,警醒吧!

别人是在朋友中造天才,我是与真天才交朋友。

    在污泥浊水的中国诗坛上,《新诗典》将坚持“开阔的纯诗”立场(我在诗江湖末期就提出过,当时污浊已起),“哭”是姿态,“庙”是庞然大物,抒情诗作者走向非诗“跨文体”野狐禅,后口语诗人力倡“纯诗”,这就对了,好得很!

有心人回头查看一下:于姓作者的评文,里面有着明显的针对性,针对的是什么人?什么诗?便知道现在发生的“倒庙”不过是“咎由自取”。自始至终,我很冷静。

5个世纪以前,别人以文艺复兴为近现代的起点,从此一飞冲天;5个世纪以后,有人想让我们集体哭庙吃观音土——这是一场简单如一的闹剧,有人想不明白吗?想不明白你配写现代诗吗?

给盲人摸象的诗评家贡献一条线索:草根做了地主,口语学贯中西。有没有喝尿的感觉?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话要说》(2013年之三)


    据我所察:中国的教育跟中国的足球一样,是与二十年前的自身相比都在大踏步后退的项目,这样的项目在中国也并不多见! 

    人不能尽其用,高士不能施教于子孙后代,乃国之大悲哀!

小时代的好处就是自私无错:我们独善其身。

我是个案,不可以常理论。 

    不管他们多有盛名,在我眼里都是弱弱的老人。

复杂的绝不是文字,而是思想,而是诗意。 

    翻译中的我,感觉每天给自己注射了两三支营养液。

    莎士比亚一直在汉语中,丑陋得让我们仅仅以为他是剧作家,或十四行诗该那么丑陋,一代酒囊饭袋的译者!

    写有多好,译才有多好。

古今英语的区别只有100米,古今汉语的区别是马拉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00)》

在火车站
在火车上
在大街
在小巷
一队提着行李
风尘仆仆的诗人
还在为诗
拉练
转战


《梦(1401)》

前夜
妻梦呓:
"最漂亮的小孩"
晨起
我问她:
"梦见小孩了?"
她回答:
"不知道"

昨夜
妻梦呓:
"看!海燕在飞"
晨起
我问她:
"梦见海燕了?"
她回答:
"不知道"



《梦(1402)》

长安诗歌节
同仁一行
正向前去
被一队
妇女
拦住了去路
其中有
左右的
前女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广东-柬埔寨行》(组诗)


《办法》

去南方
去南国之前
我用了好几天
把家乡饭
吃了一遍
为了杜绝
在路上的思念



《卡路里》

这个词
是父亲在我小时候
教我的
我还记得
他顺手计算
当时中国人民
每天摄入的卡路里
怎么算都达不到
国际标准


《季节》

从北方的冬日
空降深圳
看见春天里的人们
奇怪地穿着冬装
像在演戏


《天意》

飞临深圳
黄开兵在宝安机场接
然后下11号线地铁
坐到终点碧头
湘莲子开车来接
上高速时她老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话要说》(2013年之一)

我之点评,三百年一遇,够一些人学一辈子,追三辈子。

不管政治还是诗歌,我不玩过家家已经很多年;我妈死得早,我不跟这世界撒娇,也已经很多年。

写自序,我眼中,天下只有一个人在我之上:鲁迅。

据我功课,只有郭老(郭沫若)对秦始皇长相的考察是靠谱的:即除了美男子没有第二种可能——这有点像:我从事翻译最强调“信”。

看到垃圾派、废话帮、文艺范儿把布考斯基当外公,真令我啼笑皆非,那可真是哭错坟了!

垃圾、废话、文艺范儿最终会恨上布考斯基的,他不是杂碎们的亲人,而是敌人!任何有大灵魂的人都是行尸走肉者的敌人!

我不写我没体验过的。

如果中文诗后来不发展,是译不出西方现代诗的。所以,写诗跟不上趟的人,是做不了好翻译的。

将《9•11心理报告》砸在泛公知的脸上——诗人惟一的发言就是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截句集《点射》


诗战期间
我军赢得的
最廉价的战利品
是几麻袋砍下的
为敌人默默点赞的
大姆指



中国文化
以阴为旗
所有圣贤
都是阳的



诗战中的中间派
形成的原因比较low
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你以为你是谁)



我依然坚定不移地认为
此次"反伊大战"的
核心秘密
藏在行顺的裤裆里
他的小鸡鸡
是天下最委屈的灰麻雀



多少人事
恍若昨日
转眼成为历史



新浪微博官方通知
有一个江西南昌的
用户企图登陆我的号
咦,吃瘪赣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391)》

与人谈论法国诗:
"骚是其特点
软也是"


《梦(1392)》

在外太空站的
麦田里
我与童年的
小竹马
牵手走过
这种感觉真好啊
人类家园可以换
这种感觉
不可换人


《梦(1393)》

把渣到极点的货
梦成好人
让我不好意思写
但却并不感到
难堪和沮丧
越是天生菩萨心
此生越要做金刚
佛系男女哪里懂


《梦(1394)》

我的电动牙刷
启动不了
我反复检查
反复启动
也没用
心一急便醒了


《梦(139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话要说(2015)》(二)


     微信各群都有醋坛子,以中学同学群为最酸。

     这话忒有质感:冷不丁丫就吃醋料!

     最好的散文从来不出自专业散文家之手,最好的诗评从来不出自专业诗评家之手。

     看一晩上电视,然后微信、微博转一圈,傻逼们如月光满地。

     你们能想到吗:我的中学同学群里正在集体泄我公愤,太可怕料!人性课,上不完!

     老子写诗、骂人(被骂时才反骂)、玩书法,图的就是一个爽字,你能把俺怎么着?

     三岁看老,当年课下爱说小怪话者,现如今均成人格猥琐之辈。

     我进出的诗人群较多:最好的就是发作品,讨论,交流;最差的就是发红包抢红包,男男女女打情骂俏,同学群怎样才算好?我真不知道;但怎么才算坏,我见识过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截句集《点射》


你在战时35天内的
所作所为
就是你全部的表态
事后加注解
全都如放屁



真相远比人们看到的
还要残忍和荒诞
持续35天的一场诗战
率先发难的一方
无一人能够拿出一首诗
证明他们还算诗人



在此次诗战中
究竟哪一方赢得了胜利
你只须看中间地带的闷葫芦
现在高兴还是生气



诗战35天期间
再往后延几日
既不参战也不问候
只默默给我投稿的老作者
冷酷得令人作呕
你们他妈的还算人吗



"你敢与天下人为敌"
多年以前某前友称赞我说
没想到把他也包括了进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