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衣米一sy
衣米一sy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701
  • 关注人气:15,5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衣言论

    

   诗,是一种黑暗中的寻找和摸索。
    写诗的过程,是一个减轻的过程,自洁的过程。同时,又是个体对这个世界的不妥协,对黑暗的不妥协。
    喜欢诗歌冷清地存在着,照亮内心,安抚灵魂。

 

 
 

衣公告
 一种难以驾驭的简单。
 
本地文字(除转载部分)均为原创,如需要,请告之。谢谢。
 
分类
新浪微博
博文
(2017-12-03 22:08)
标签:

衣米一

原创

分类: 三亚日记


醒来。隔壁传过来聊天声,两个女人,外地口音。她们说起昨天说起今天,说起孩子又说起命运。
楼下那家电视放的是《西游记》。悟空与妖精为敌,八戒与妖精恋爱,悟空与八戒是结拜兄弟。
我听出隔壁那女子也曾有过妖精情结,迷倒过三两个男子。他们最终没有相濡以沫,又不甘心相忘于江湖。


晚上看了一场古装武侠电影。

古人真是仙风道骨,真是没有肉体只有灵魂。武艺高强的人特别了不得,在古代,眉眼生风,脚下也生风。
杀杀人或者不杀人
像一个拥有了核武的国家。

总有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如那位匈牙利吸血女伯爵,试图留住美貌,用处女血一遍遍涂抹自己的脸。

总有人为此流干最后的血,血管空荡荡,城堡苍蝇乱飞,荒园野狗分尸。

总有人制造高尚的借口。最高尚的借口是为了全人类,而杀人类。


总有人将推土机开进一些人的房子,用挖掘机掀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衣米一

原创

分类: 诗的

◎落日

记得昨晚是有梦的
却全然记不起,梦到了什么
但我记得起昨天
经历的事情

九点钟起床
煮开水,煮鸡蛋,烤面包
泡好红茶和咖啡
读半小时英文,读半小时圣经

下午出门,去帮一个
北方朋友找房子
她说十二月将来南方
过冬,躲雾霾,养病
我和她未曾见面,我和她都写诗

后来,在海边,我走来走去
错过了晚餐时间
那个时间,又大又圆又红的太阳
正好落下海平线。像一颗滚烫的心
回到幽深暗黑的身体

生活教会我
如果夜晚平淡无奇
就做梦。如果
白天平淡无奇就看落日
2017.11.6


◎利百加

如此平常的一天。利百加头顶水瓶
来到水井边打水
有牵骆驼的人
向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衣米一

原创

分类: 三亚日记

101.
对于写作的人来说,所有的经历都是有意义的,都是上帝赐予的礼物。

102.
坐船去分界州岛时,就那样看着船窗外,当时阳光特别好,海面银光闪耀。
海的蓝可能被说尽了,海的蓝可能也是不可穷尽的。

103.
说到诗的质感,有人指向“又狠又重”,有人可能指的是繁复的意象。我觉得离开这两种,诗也能获取好的质感,只是难度更大。
写诗跟做服装有些类似,不依赖花边蕾丝亮片玛钉等,单纯用布料做出给人深刻和独特感受的衣服,自然更不容易。

104.
对一个字一句话之类的诗一直持保留态度,甚至我不认为那是什么诗,实质上就是一句说得比较好的话,所谓金句之类。或者就是一个吊味口的字而已。
中国人太喜欢玩噱头,浅尝即止,还以为深刻,把读者当弱智。

所谓散文诗是写不好散文又写不好诗的人为自己找的一个箩框。玩一点点小感觉。

105.
此生最想做的就是诗人。
已经做成了,此生已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0 21:29)
分类: 发的
◎斑点

有没有一种药,是能够消除斑点的呢
比如消除墙上的斑点
脸上的斑点
心上的斑点
消除那些明明存在
却看不见的斑点

消除它们
墙就像是刚刷好的,等待新人来住
脸是没有经历风霜的,你也许还可以爱
一只鸟在天上飞,越来越远
它将自己变成斑点,它继续飞
斑点就不见了

迷恋斑点的人叫伍尔芙
她一辈子写小说,生病,投湖
为了回忆一个斑点,她不得不想起炉子里的火
玻璃缸里插着的菊花
她知道,所有的陈年往事,都在斑点里


◎一个女人

我的雄性对应物死了,死在壮年,死在夏天,死在深夜
我哭,以头撞时间,以头撞空气,以头撞虚无
我还怀有一个孩子。不知道性别,不知道好坏,没有被命名
我只知道这是他的——我死去的那部分,留在世间仅有的活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存的

西线风景 
诗 | 衣米一
 
从海口坐动车返回三亚
一路看西线的风景
多得不能再多的绿色,偶尔有一块黄色土壤露出来
偶尔有人走在上面,偶尔有人蹲在地上在看什么
 
再过一些日子就春节了
总有一些老人在节前离世
绿是新的喜悦。人是旧的悲伤
 

王之峰点评                                                               

见生见死,依然寂如秋水,波澜不惊,便是人生的大境界。喜悦是风景,悲伤也是风景。死亡是人的大智慧,是道家的眼睛看见道家的心性。有生有死,生生不息,这就是自然、世界、尘缘。人不快乐,因为他们活着,在自己的世界,在思想中。
文本中每一个“偶尔”都是巧妙的转折,因为巧妙而显得变化和替换。如戏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的

◎植物园

海南热带植物园里的
依兰香,檀香木、马府油、面包树、美登木、剪刀树… …
形态各异,用途千差万别
有的能做香料,有的可做能原
有的用于制作钢琴,有的用于制造武器
有的能治病,有的能杀人
“神秘果”“三步倒”“断肠草”
造物主为我们备好了一切
武侠在这里,江湖也在这里
善人用的东西在这里,恶人用的东西也在这里
2017.9.16


见血封喉又名剑毒木

当讲解员说到“见血封喉”时
她说,这树剧毒,却会在春季开花
它有乳白色汁液,如果我们有伤口
如果汁液触碰伤口
我们将心脏麻痹,将血管封闭
将血液凝固,将窒息死亡
讲解员又说,这树也治病
鲜树汁可强心,可催吐
可泻下,可麻醉。外用治淋巴结结核
种子可解热。主痢疾
最后,讲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7 17:51)
分类: 存的
职业
诗 | 衣米一

卖刀的在刀刃上涂抹寒光
卖盐的在容器里淘出海水
卖酒的都说武松
是英雄豪杰
卖砒霜的哼着金瓶梅的戏文
卖鸟的人珍惜羽毛
类似于爱光阴的人珍惜分秒
道具店里摆满真货和假货
卖道具的人
知道如何辨别真假
人世间也有一些非卖品
比如肉体和灵魂
实际上,人世间
有人卖肉体,有人卖灵魂
2017.8.31


雪克简评:

好诗人从来不炫技,阅历丰富的诗人,诗中一定有丰富内蕴。
衣米一就是这样,她一直通透,一直敞亮,她从没有居高临下、摆一副先知的脸孔教导你,可她犀利的眼光,在平视之中也能一下子把世相穿透。本诗即为一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衣米一

原创

分类: 三亚日记
1.美这个东西真奇怪。而我们是为它才存在的。

2.美极的不是味精是山水。

3.同事金要送我两只她自己种的水瓜,我一边满口答应,一边想“水瓜是什么瓜呢?”

4.坐车就睡觉,错过多少好风景。

5.门口的那棵玉兰树一直在开花。与它茂密的叶子比起来,花并不起眼,淡淡的米白色,星星点点的样子。而香气是不可阻挡地散发出来。

6.天气一冷,就怀念起夏天。

7.美到极致就接近残。

8.戴着墨镜看世界,世界会不会好一点儿?

9.窗外,鸟叫得正欢。

10.冬天的两大舒服:坐火炉边。躲进被子里。

11.傻逼绝顶,疯狂到死。

12.为了你情我愿,需要反复谈判。

13.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哪儿都这样,没凉快的地方。

14.让子弹飞,飞后的落地才心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衣米一

原创

分类: 三亚日记
在一个路边小餐馆用餐,邻桌是一对男女。他们沉默寡言,各自埋头看各自的手机。
过了好久,那女的说:“又吃剩,每一次都这样。”那男声闷闷地答:“吃饱了嘛。”
女的说:“别人怎么都不剩,你再吃几口这肉,这面。”
从眼角余光,我看到那女的用筷子在搅那男子的碗。等他们站起,在停不下来的“总是剩总是剩”中走向出口,我抬眼看他们的侧面,终于释然。我非常担心那是一对夫妻,还好他们显然是一对母子。


乔琪亚·欧姬芙画的是花,别人说她画的是女人。
她画的是花蕊,别人说她画的是私处。

在繁华的纽约城,在荒凉的美国西南部。德州,新墨西哥州。
她画花的中心,那中心的中心,因为太美,而轻轻一碰,就开始颤动。


去海棠湾看友人,聊雾霾,恐怖分子,合法和非法移民,英国脱欧,美国的新总统川普。等等。
吃大花螺和昌鱼,吃青菜和辣椒。等等。

酒足饭饱后,去找附近的酒店,在这个富人区,酒店房间的最低价格是999元,常常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存的



【关于独立诗歌奖】

独立诗歌奖提出文本品质的问题,事实上,是向诗歌(艺术)文本提出了干预、引导诗人在自由体诗创立之先在精神维度指向上创造人之生命可能性的要求。也就是在现代人文精神的激励下,重新定义当代汉语诗歌、当代艺术:理解生命,向身体开放;理解人之生存处境,向现实开放;理解人与自然的隐秘关系,向世界开放。
 
独立诗歌奖作为当代诗歌(艺术)的观众,有权向诗人、艺术家提出"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文本"的人文品质诉求,以期当代诗歌、当代艺术创生当代人文风骨与风度,再造人文激励机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