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新宇学者庄园
李新宇学者庄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0,742
  • 关注人气:1,5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学者庄园简介

学者庄园简介

  

  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庄园。我的梦不算奢侈,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只要能栽几棵绿树,种几片草,烈日下能于葫芦架荫泡一壶绿茶,雨天里能于斗笠下静听自己的庄稼拔节的吱吱声……然而,这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个难圆的梦。我被高高地悬在城市的高空,找不到脚踏实地的感觉。

  多少年来,心中还有一个梦想: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但在我们的现实中,这更是一个遥远的梦。 

  现实的世界中难以实现的,只有到虚拟的世界里寻求。我的学生吕海琛为我在新浪建了博客,名为“学者庄园”。但愿它能成为朋友们相聚的一个角落。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论文

“草原英雄小姐妹”背后的故事

李新宇

原载《文艺争鸣》2007年第2期 

 

196429日,一场罕见的暴风雪袭击了内蒙古达尔罕茂明安草原。就在这场风雪中,产生了一个后来在中国大陆可谓家喻户晓的故事和两个光彩夺目的小英雄——“草原英雄小姐妹”。经过报纸、刊物、舞台、银幕和课本的传播,英雄小姐妹的故事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影响了几代人。但是,多年之后,人们才知道这个故事背后还有鲜为人知的故事。我是在80年代就听说这件事的,但一直没有见到任何文字材料。后来看到一本内蒙古民族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蒙古写意》,说到这故事背后的真相。我曾想为此写一点文字,但写了一半就放下了。直到今年5月的一天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新宇

人文/历史

军帽

分类: 论文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李新宇

原载《粤海风》2014年第3

有学生对抗日战争题材的影视剧极感兴趣,所以看了许多此类作品,并且从中发现了一个问题:在大多数作品中,八路军的帽子没有帽徽,无论帽子是蓝灰还是土黄,上面都只有两颗扣子,但近几年却冒出了少量作品,改变了八路军的形象,让八路军的头上顶了国军帽徽。她很困惑,查阅资料没得到满意的回答,于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转帖

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五分钟

 袁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继续抄旧诗:新世纪心绪

李新宇

 

    进入新世纪,转眼已经17年。

    我的心态一直比同辈人老得多。跨世纪那年,我45岁。这个年龄许多人都还在努力奋斗,在进取的路上拼搏,我却已经只考虑如何养老,所以开始做减法,不再有新计划,不再铺新摊子,已开始的全面压缩。在人生的棋盘上,不再占地儿,不再争夺,而只考虑把已有的几块做活,以及收官。就连新朋友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继续抄旧诗:90年代的感受

李新宇

 

    进入90年代之初,好像整天无所事事,而且跟了杨象宪、王熹、陈我鸿、高洪奎、欧阳茂森等几位书画界师友玩,于是画了一些画,写了一些字,所以,即兴而作的题画诗倒是留下了不少。

    大约从1993年开始,因为“东风吹来满眼春”,大陆文化界似乎又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继续抄旧诗:80年代点滴
李新宇

    抄写,到了80年代。

  这里的80年代,只是1982年之后。

    因为1982年之前已归入另一段落:大学时代。但即使如此,也还有1982-1989这7年。

    这7年中保留的作品极少。原因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继续抄旧诗:大学时代印痕

 李新宇

 

任何写作都会有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年岁的增长、生活环境的变化,关注的事物和思考的问题自然都会有变化。进入大学之后,我应该不是空洞的,曾写过几首自己比较满意的新诗,而且是诗坛上很少有人写的抒情长诗,应属丰厚沉实之类,但同一时期的旧体诗却大多空洞,而且老气横秋,是旧体诗适宜于表现老气?还是自己写旧体诗时是在歇息而不作思考?

也许是因为正在跟先生们学习古典文学吧,所以懂得了韵律,知道了“蜂腰鹤膝”之类,所以这时的律诗多了,但我存下的七律不多,似乎更喜欢只写四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0 21:27)
抄写自己的旧体诗

李新宇

    进入冬季几天了,不能下地,于是整理笔砚,重抄自己的旧体诗。
    我的旧体诗已经抄过几次,1997年抄过一遍,几年前又抄过一遍。每抄一遍都要淘汰近半数。
    今日重抄,却发现自己1977年前后所写虽然都是古风,有几首合乎韵律者也是偶然碰巧,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懂起码的平仄,更不了解平水韵。然而,有些句子,有些意思,却似乎不错,于是抄而存之。
    几年之后再抄,不知是否仍然觉得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惊闻汤吉夫先生去世!

    午睡起来打开手机,首先看到一个消息:汤吉夫先生于今天中午12点25分去世!
    前几天还说趁天还不是太冷去看看他,晚了一步,看不成了!
    缅怀,回想他的声容笑貌,回想他特有的幽默,回想他的正气和壮怀,回想他去年还为一个学生的事而心急如焚……如今一切都已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81岁,也应算是高寿,无须悲哀,可以平静地送他走。
    找出几张照片,是几年前他到寒舍,我们在一起闲聊。这成了我们最后在一起的照片,贴在这里,以代话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0 10:47)
标签:

王兆来

怀旧

分类: 散文

追忆亡友王兆来

 李新宇

 

与王兆来握手道别,是1978年的秋天;想起要去看他,却已经是三十多年之后。人就这么容易相忘于江湖吗?我每年都回青州,他一直在那里,我竟然没去看他,他竟然没有找过我。想起他,还是因为写《我所知道的诗人孙瑞》和《我的朋友宋兴国》,联想到七十年代的文朋诗友,才想到王兆来这个名字。

三十多年不相问,一旦想起,却非常思念,急切地找他的联系方式,但得到的回答却是:王兆来早已去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