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新宇学者庄园
李新宇学者庄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9,846
  • 关注人气:1,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学者庄园简介

学者庄园简介

  

  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庄园。我的梦不算奢侈,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只要能栽几棵绿树,种几片草,烈日下能于葫芦架荫泡一壶绿茶,雨天里能于斗笠下静听自己的庄稼拔节的吱吱声……然而,这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个难圆的梦。我被高高地悬在城市的高空,找不到脚踏实地的感觉。

  多少年来,心中还有一个梦想:作为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拥有三样东西:一报一刊一大学。但在我们的现实中,这更是一个遥远的梦。 

  现实的世界中难以实现的,只有到虚拟的世界里寻求。我的学生吕海琛为我在新浪建了博客,名为“学者庄园”。但愿它能成为朋友们相聚的一个角落。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2-05 00:53)
过年好!
云门农夫李新宇
在这里给各位拜年!
祝大家新春快乐!平安和顺!幸福美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新宇

汪家明

分类: 随笔

汪家明讲座主持人语 

李新宇

(根据录音整理,松间书院20191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新宇

记忆

灯火

分类: 散文

记忆中的千年灯火(2):灯与豆

李新宇

《今晚报》2019年1月7日

与蜡烛和火炬相比,灯的出现比较晚。据专家研究,商代和西周都还没有点燃液体油的灯具。考古发掘出土了各种生活用品,却至今没见商周的灯。

从道理上讲,火被使用之后,应该很快就有灯。因为人们不会只知道烧煮和取暖而不知道用它照明。篝火应该是最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8 21:05)
分类: 随笔

关于贾府的焦二焦三们

 李新宇

 

几年之前,因为一段闲话,很是得罪了几个……这个词怎么说呢?竟然也常常贴不出,为传播顺畅起见,权且称之为“母知的丈夫们”。

得罪的原因,就是说起他们,我使用了一个词语:“贾府的焦二焦三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7 08:11)
标签:

李新宇

散文

陶愚川

分类: 散文

想起了陶愚川

 李新宇

几天来,总是想起陶愚川。

陶愚川的大半生孤独、寂寞,像幽灵一样悄悄活在角落里。然而,他是红火过的,记得是1985年前后,先是从山东的《大众日报》开始,然后是全国,出现过不少关于陶愚川的报导。于是他一下子成了名人,而且似乎是爱国知识分子的典范,——那些报导的标题大都带有“丹心报国”之类的字样。可是,无论记者们怎样妙笔生花,也无论媒体怎样追踪,陶愚川依然是默默无语,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报纸上看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6 07:26)
标签:

李新宇

回忆录

魏绍馨

分类: 散文

我的老师魏绍馨

 李新宇

我的大学老师,已经写过三位,不准备再写了,最后才写魏老师。不过,我最先对大学老师产生崇敬,却是从魏老师开始,那是因为听他做题为《论阿Q革命》的学术报告。

那是1979年的金秋,我们刚刚进入二年级。据日记,时间是1979112日。似乎从那时开始,曲阜师范学院中文系就有这样一个传统:每年秋季举行“金秋学术报告会”。那时也许还没有形成制度,所以报告或多或少,时间也不确定。后来的十几年里也是断断续续,比如八十年代的最后一年到九十年代的最初一年没有举行。而从1992年开始,直到1999年我离开那里,却是每年如期举行。时间主要是10月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5 07:06)
标签:

李新宇

散文

回忆录

徐文斗

分类: 散文

我的老师徐文斗

 李新宇

我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与徐文斗先生相识的。最初到他家,日记里没有记,接下来的几次也没有记。徐文斗先生的名字在我的日记中出现,是到了三年级结束之际。不过,在此之前到他家去的情景,包括一些谈话的内容,却至今没有忘。

那时他家住在离我们的教室很近的一排平房里。平时家中五口人:徐老师夫妇、女儿苗青和苗蓁、儿子晓东。住房三间,儿子住一间,两个女儿住一间,朝阳的大房间就是他们夫妇的卧室兼客厅,同时又是徐老师的书房。老太太来了,就与晓东同住一间。我们下课后从教室里出来,大约不过一百步,就到他家了。所以,一旦相识之后,就常常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4 20:05)
标签:

李新宇

散文

朱光灿

分类: 散文

我的老师朱光灿

 李新宇

朱光灿先生生于1927年,到1998年去世,享年72岁。

我的老师中有几位美男子,孟蒙先生是,徐文斗先生是,朱光灿先生也是。

给我们上课时,朱先生53岁,已经是满头银发,但激情澎湃,声音洪亮。腰板总是挺得笔直,衣服总是一尘不染,走路不疾不徐,即使打雷也不会乱步。——这是我印象中的朱先生。

朱先生早年就读于河南大学,那是抗日战争结束之际。1949年后,又进华东革命大学,然后参加工作。先是在《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4 07:59)
标签:

李新宇

散文

许毓峰

分类: 散文

我的老师许毓峰

 李新宇

入学之初,我的感受很不好,觉得大学不该是眼前的样子。我并不知道大学应该是什么样子,但总觉得校长不该像看大门的老头儿,教授们不该土里土气。然而,随着思想解放的潮流涌动,我终于知道这偏僻的小城也可以藏龙卧虎,灰头土脸之下也会有思想的灼灼光华。这所设在县城的大学,由于历史的种种原因,却淤积了一些英才,有一群高水平的教师。

在我读书的时代,曲阜师范大学还是曲阜师范学院,中文系也还没有什么博士点、硕士点、重点学科之类。但那时有一些出色的老师,外系、外专业的暂且不说,仅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就有这样一群:许毓峰、朱光灿、徐文斗、魏绍馨、谷辅林、孟蒙……真是各有特色。我就是在他们的引导之下,走上学术道路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1 20:51)
标签:

李新宇

散文

回忆录

分类: 散文

寻找自己的踪迹

 李新宇

也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近来常常回忆往事。

回忆并不轻松。事情过去多年,回头翻阅,不是缺页就是串行,常有许多困惑。有时候事情记得清清楚楚,但就是想不起发生在哪年哪月;有时候年月似乎很清晰,但事情却偏偏不可能发生在那个时间。

结果,回忆就往往成了考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