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王开岭喝茶喜用玻璃杯,特别是喝“明前”和“雨前”的春茶。他说“人类的生活其实就是一个一直在那里追寻美的过程。所以,喝茶既要用嘴又要用眼睛。”我也持同样的观点。

今年特意从文友的茶园买了两袋手工新茶。父亲前一久大概浸风了,嘴眼略歪,到中医院针炙了一个月,医生叮嘱,要他郎不喝酒了。他郎也确实戒了。我说您以后喝茶吧,我给好一点的茶叶您。于是,把今年买的新茶给了一部分父亲,并且送了一个锃亮的玻璃杯。我对他郎说,喝茶要用玻璃杯,绿色养眼。父亲欣然应允了。

过一久,再到父亲那里去,发现他又用他的灰不溜秋、有点斑驳的保温杯喝茶了。妈妈说,他玻璃杯哪么搞得好,打破了。我说,玻璃杯又不值几个钱,我下次再给拿一个来。下次带了玻璃杯去,父亲已经在用玻璃杯喝茶,他郎儿媳妇给了他一个。我把我带去的一个,要他郎放好,备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06 16:01)
分类: 诗歌

万物自有归踪


我现在从不对镜梳头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03 16:05)
分类: 诗歌
迤逦开的是绿色

这一层层的绿色次第打开
八月,紫薇点起宫灯
春天着粉衫的樱树
开始结小果子
碧绿,圆溜可爱
佩戴草木的香囊
我在公园绿色回廓中奔跑
茜袖招摇于曲槛边
避开各种鸟儿
只把鸣叫尽收心耳
清襟袖的风把整个人鼓荡起来
太阳的金箔弹出音响
我的欢喜单纯来自于生命
脸上沁出细细的喜悦

庚子荷月十四于琴墨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它开始起跑,直接朝天空奔去

挣脱大地,挣脱河流
把城市踩在脚下
遗下灯火
世间只有这一条路,远离大地任何一条路
凌驾于风之上
在虚无中穿行,寻找
触摸星子
城市、河流、雪峰
在底下演绎着故事
越上升,云朵愈密厚
像哲人头脑
铺排成一大片
我以为所有的云都空空如袖
分明是白色思想垒成的天上壁垒

2019年8于31日于汉往乌鲁木齐的飞机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灯光是黑夜的大裂缝

黑夜是一座大山
灯光挖掘出一道沟壕
小城镇的人生活在壕底
从一处灯光转悠到另一处灯光
就是从一道沟壕转到另一道沟壕
灯火辉煌的大城市
是一条大峡谷
植被丰盛
水泼不进的黑夜
幸好有灯光的掘石机
等到白天
太阳轰隆隆地开来
把一座乌矿石的山碾为平地

庚子荷月初九日于琴墨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我把自己当礼物分赠予大自然

我是这树木的
树木有无数种类:梧桐、栾树、银杏、香樟、乌桕、刺槐
我是所有鸟类的:喜鹊、麻雀、布谷、斑鸠、乌鸦
还有各色各样野花野草
那些小虫儿光靠细叫也分不清
它们一起围抄过来
拥抱我
我奔跑着把自己一一分送
凡属遇见的
都可以把我拿去
我一个瞬间一个瞬间消失
白云从树冠倾斜下来
给我一个大大的吻
借轻风的嘴巴
我把自己一分一秒送出去后
一点也没有减少
反而发觉更完整了
多了大自然的馈赠

庚子蒲月二十五日于公园跑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13 10:11)
分类: 诗歌
只有大自然

容纳万物
那么多人影、树影在它怀中晃荡
像巨手举起的一杯酒
我们沿着江堤去看水
乌云的锅盖扣在头顶
如此浩荡的水也只是它极小的一部分
灯光是溢出来的亲昵
一粒人算什么
在感觉渺小的同时
也庆幸
大自然始终予一粒位置

庚子蒲月二十二日于定芳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疫情之后,该如何写作?

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来袭时,不仅仅作家,整个人类都有充满无力感。但我们终究必须从这一场噩梦中挣脱出来,逐渐恢复,走向有力。

文字是无力的,也是有力量的。写作确实不像科技、防护口罩、药物、医务人员在这场疫情中起直接作用。但作为自我拯救的精神力量必不可少。它不仅贯穿疫情期间,还贯穿疫情之后,人类文明史这条长河。

鲁迅说,没有思索和悲哀,就不会有文学。文学干预生活,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文学的影响。这种干预,是对环境、现实、存在温和地反抗,人类需要反省,永远的精神救赎。我们也不夸大写作的力量,“铁肩担道义”,好像振臂一呼,都归于文学麾下。写作是温和的,以缓慢、绵长之力,作用于世界的改造。每个写作者都是以羽毛之轻拔起肉身之重,让灵魂暂时悬浮空中,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09 16:08)
分类: 诗歌
终于看到

一张黄灿灿大网
挂在窗外
前些日子
世界成了茅厕
蛆一样的雨密布、蠕动
从天上密密麻麻掉下来
多得从江河漫出来
爬上道路、房屋、农作物
让人后怕
一张金网
一日就能收拾它
每一只都粘住
蒸干、吃掉
那只大蜘蛛呢
一身金盔甲在云端
紧盯着人间

庚子蒲月十九日于琴墨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1、她身形不停地腾挪、奔跑

幻变为三十株梅树
每株梅树又捧出几十百朵笑脸
他开笔画梅
朵朵酒盅大
香气溢满
诗里画里
尽是梅花的笑声
他作为一块苍石
卧在梅花边
小心地钤上印:明月前身


2、明月前身

还是明月
是张爱玲写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下去,而故事还没完
完不了
新月光是旧月光的续集
因为崭新而陌生
消失了的月光
伸出手指
无法触碰
一片始终在荡漾
梦里落花

庚子蒲月十八日于定芳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