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随笔

诗歌是我随身携带的一块玉或偶然的雨

——夏至未至,邂逅琴音诗茶会开头语

 

以前我一直说诗歌是我随身携带的一块玉,现在想来此话不是特别准确。诗歌是我拥有的一块玉不错,却不是一直携带身边——有时候生活远离诗意,携带的是一块粗砺的石头。这块粗砺的石头,有时在颈脖上,有时在行走的鞋子里。

玉本身就是石头的一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9 08:12)
分类: 随笔

诗意松散地披垂

 

早晨起来,习惯到几个公众号去听乐曲,每天推送诗文时附带播送。打开比较多的是“小镇的诗”和“送信的人走了”两个公众号,前者多播放中国古典音乐,后者多播放外国音乐。这两个公众号推送的诗歌都不错,但每天真正静下来读诗的时候不多,乐曲则可以边洗漱边家务的时候听。

今天“小镇的诗”推送了十首安静的小诗,配曲是《山下》。我打开播放,顺便瞄一下诗歌,第一首《山中饮茶》,作者人邻。前几天刚刚看人邻的散文《山上山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金钟花

春日的海滨
它盛开成金色栅栏
我仿佛漫步在花园里
那里通往大海
太阳的金钟敲响的时候
无数的金钟被敲响
金光一片
隐形的敲钟人藏在阁楼上
巴黎圣母院的宏大的钟声
毁于一场大火
它们将毁于一场大风
一个成灰
一个每年春天复活
可怜的敲钟人
低垂着头,把爱私藏
钟声回荡
一场大风袭卷
海浪拍打着礁石

2019年4月25日

南方的花低到尘埃

北方的花还在最高处
一朵朵搭着花梯爬到顶端
各色绣花鞋在树枝上晃荡
看海
到北方
我遇见好多熟悉的面孔
晚樱、海棠、棣棠、金钟花、丁香
我一一喊着名字
原来南方的花朵躲到了北方
我儿时的伙伴藏到了哪里

2019年4月26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木蓝

叶子能够提起蓝色染料,又名蓝靛。国画中的植物颜料花青就是由它和几种植物合制成的。《诗经》里的“青青子衿”,男子衣裳的颜色大概也就是用木蓝的叶子染出来的吧!

木蓝的花语是高尚的灵魂。曹操《短歌行》里“青青子衿”指贤才,贤才必定有着高尚的灵魂。

它更是一味药,清热解毒,凉血止血。只要是植物就是药,人类的疾病和精神都要靠植物来治愈。


水麻

看到这枝条,忽然想起一句歌词:“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抽打在我身上。”大家都熟悉的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

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水麻的果实一串串,柔软、饱满、密实,给人绒绒的错觉。如果这缀满果实的鞭子抽在身上,一定极其温柔,不痛,像撩痒,是一种享受;何况鞭子传递的还有一份特殊的情愫。

这橙色鞭子,多么适合姑娘拿在手中,一边抽羊,一边抽打在情人身上。但水麻不是用来抽打,而是用来吃的,小时候只要遇到,你一定采摘吃过。

它虽不及一些鲜红果子诱人,这橙色的一粒粒,也是让人谗诞欲滴。我好像没有遇到过它。记忆中只有一些鲜红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窗外的高尔夫球场有着平静的绿(一脚踏上去不波动的绿)、富人的绿(规整、人工、大面积)。红尖顶的别墅群在沉睡,仿佛在等待某个时辰爆炸。鸟眠像一张房间里的留言纸,不起眼地放在桌上,小心地铺开,只有那么一小块,印着电话号码、地址——提醒着陌生。我的醒来像一滴淡墨,无论如何渲染、沁开,都成不了一小幅山水。但因为这一点的苏醒,整片的绿才苏醒,鸟鸣才体现出生机。推开窗,是现实的一面大绿镜子,鸟鸣是镜子上的缨络。

昨夜,积木搭建、拼装成的尖顶建筑,挂着灯光明亮佩饰的童话般的酒店,清晨醒来也有一付现实的面孔。而我打着呵欠、倦怠的面容是活在尘世中的证据,更有着小人物的现实。

2019年5月30日清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8 10:32)
分类: 诗歌
 羊楼洞石板街

我知道那发亮的青石板有着粗朴的前世
繁华已抽身
两百多家茶庄卷入画轴
我带着熟悉的记忆而来
在久远的年代里
我是一匹足蹄试探着踏上去的小马驹
有着初生的喜悦
马背上驭着青砖茶
从这里出发
或者是那辆木头鸡公车
碾过坚硬的岁月
蒲儿根的黄年年簇新
两边的茶庄有着百年老店的影子
木门带着斑驳的哑红
里面的人褪掉马褂
雨水漫延,如举高的长嘴壶向下注水
青石板路面荡漾出褐色的光,一壶老陈茶
被走进来的人反复品咂
高跟鞋叩击着青石板
历史永远是过客
新压制的青砖茶依然走四方

2019年6月7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这个夜晚是出钱了的

匀到昨夜吹拂的南风不知值几两银子
灯光是明码标价的
醒来,床单是陌生的白
窗外的高楼在阳光下闪耀陌生的坚硬
环顾陈设
都是抵触的旧,别人使用过了的旧
我打开音乐,只有音乐
带着崭新的熟悉
噢,熟悉的还有阳光
依然不顾不管地从窗纱中泻进来
出钱的夜晚来得奢侈
那些不习惯的一次性洗漱用品被我一一耗掉
这城市对我也是一次性的消费
念及无数不付费的夜晚,仿佛每天早晨不是房间里醒来
而是在大自然中醒来
在异乡,房间的存在加剧,触眼是陌生的陈设
每一样付费,却不是自己的
触摸是陌生的手感,这城市也如此

             2019年5月2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诗意是对生活温和地反抗

有三首诗入选《湖北作家作品选》(2016-2017)诗歌卷,样书今天收到。铁舟兄昨天收到书,第一时间把我入选的三首诗拍照片微信发我,并说特别看好我那首《疯子凤波》。这应是他喜欢的叙述风格,因为铁舟兄本人的诗偏向于口语、叙述,很少抒情。我这样风格的诗不多,偏向于抒情。他说“曾经评论过”。我想起来了,铁舟兄给我写过一篇诗评,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隐隐约约地记得,他是从现实主义角度来评价我的诗歌的,而其他评价我诗歌的人都是从浪漫诗意的角度,我说,“嗯,只有你评我的诗偏重于现实。”他说“那是对你比较了解”。

许多人认为诗人必定是远离现实的人,只是生活在不切实际的虚幻的美中。我其实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一身诗意千寻瀑”的林徽因也是现实主义者,我回铁舟兄说:“诗意也是现实的一个出口”。

我写的现实主义诗歌为数不多,有一些一看就印着现实主义标记,如《开的士的弟弟》《真假人民币》《劈开——有感于农民工张海超“开胸验肺”》等,不像铁舟兄的诗歌差不多都是现实主义手法,只听听他诗集名字《供词》就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7 13:30)
分类: 随笔
用虚空填充自己

看《三体》第一本之“地球往事”。“科学边界”成员申玉菲的丈夫魏成讲述自己的经历,他想避开俗世,到一个清静地方住一久,去了南方一座深山的寺庙。寺庙长老说,这里并不清静,是旅游区,进香的人也很多;大隐隐于市,要清静省心,自己就得空。魏成说,我够空了,名利于我连浮云都算不上,你庙里那些僧人都比我有更多的凡心。长老摇摇头:空不是无,空是一种存在,你得用空这种存在填满自己。

魏成半懂不懂。依照长老的嘱咐,用空来填充自己。他首先想到的空,是无际的太空,其中什么都没有,连光都没有,空空的,等于无。很快,他觉得这空无一物的宇宙根本不能使自己感到宁静,身处其中反而会感到一种莫名的焦躁不安,有一种落水者想随便抓住些什么东西的欲望。于是,他又给自己在这无限的空间中创造了一个球体,悬浮于空的正中,它悬在那里,没有什么东西作用它,它也不作用于任何东西。不做丝毫运动,不会有丝毫变化,如同死亡的永恒。于是,他又创造了第二个球,二个球很快就被各自的引力拉到一块,相互靠着悬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是一个死亡符号。于是,他又引入了第三个球。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夜晚是出钱了的


匀到昨夜吹拂的南风不知值几两银子
灯光是明码标价的
醒来,床单是陌生的白
窗外的高楼在阳光下闪耀陌生的坚硬
环顾陈设
都是抵触的旧,别人使用过了的旧
我打开音乐,只有音乐
带着崭新的熟悉
噢,熟悉的还有阳光
依然不顾不管地从窗纱中泻进来
出钱的夜晚来得奢侈
那些不习惯的一次性洗漱用品被我一一耗掉
这城市对我也是一次性的消费
念及无数不付费的夜晚,仿佛每天早晨不是房间里醒来
而是在大自然中醒来
在异乡,房间的存在加剧,触眼是陌生的陈设
每一样付费,却不是自己的
触摸是陌生的手感,这城市也如此


             2019年5月2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