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溶于水
墨溶于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313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我的邻居在隔壁
小 笑 话 (转)
 
 

bo

 注:博中照片非本人摄影。仅经
 剪接和图象的后期处理。请勿作
 为商业用途。谨此向原作者致谢

博文
(2014-07-18 15:17)
  川人把收破烂的人叫收荒匠。
  沾了匠气,当有些手艺或者功夫。钟表匠精于修理,上鞋匠巧于纳底,收荒匠帅在一个吼声。相传几个小孩攀比门风:甲细眉秀眼,咱爹是中将(钟匠);乙底气十足,俺爸是上将(上匠);丙粗莽断喝,老子的老子是元帅,专门收拾你们这些杂将。呵,有道是:山高人为峰。
  
  收荒匠,一副挑子一杆称,穿里走弄,沿街吆喝,把别人家的废旧杂什收购回拢,倒腾几个小钱度日,利人益己。不幸发生了奇迹,某个收荒匠意外地淘得皇旨,诓到玉玺,从破鞋里抠出个鸽蛋大的钻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传说中的豪门。于是,收荒成了热门,更有官员弃了金饭碗,专事职业收荒。格言为证:今生不发横财富,来世还做收荒人。
  收荒匠的叫喊声,有时候会产生一种魔力,让你莫名其妙地兴奋、郁闷,或者妒忌、羡慕,或者无奈、唏嘘。
  
  俺小时候大家都穷,难得吃上肉,更别提鸡鸭。一年难捱,眼巴巴地盼望过年,能逮只老母鸡回来熬汤喝。才腊月十几头,家里还未办年货,天天青菜剐油,口中淡出无数只鸟来。嘿,收荒匠倒来了,扯起那惹人流涎的喉咙高喊:“有鸡毛、鸭毛、鹅毛卖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15:14)
  山城的初冬,铺成了一幅水墨,太阳是画卷上一只飞远的鸟。灰厚的云层把它隐藏,返还给城市尚未枯瑟的绿,也算公平。

   风微,柳叶飞落,小船般地划向人工湖心,青影涟涟。湖边草坪上,银杏落叶时散时聚,似黄蝶扑动了季节的更替。几棵高大的黄葛树,朴实地站在岸坎边,张开遒劲的轮廓,给临近楼宇画上层次。三层楼高的影视学院,米色基调,欧式古典风格的建筑,隐立在怡然环境里,雕琢它的静雅。
  周末习题课,我带了二十几个大四的学生前来观察实景,描摹这幢建筑的细节。午后,气温明显回升,户外上课接纳了自然的暖意,大受学生欢迎。几个男生请假,应约去参加就业招聘面试,我欣然放行。看他们神情有些紧张僵硬,我开玩笑说,把阴天带过去,可得把太阳要回来,他们笑了。是的,他们即将毕业步出校门,踌躇满志、又忐忑不安,应该怎样去面向未知的世界?我与他们轻松自由地交谈着,感受到年青的气质,因为在他们身上还珍藏着尚未涉世的纯朴,理想主义的梦境,以及青春灿烂的阳光。

  一只黑头白翅雀欢快鸣叫,调皮地冲进视线,掠过灰蓝的玻璃幕。瞬现即逝的比翼双飞,割开了镜象里的云层,似乎看见日出的前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15:11)
标签:

情感

  俺就是烟客。

  吸烟的人,被称做烟民、烟鬼、烟哥和烟爷,俺都不喜欢,只喜欢烟客这个“客”字,它有一种份儿。
  叼着烟敲完几个字,一摸打火机,没气了。随便找根牙签,去厨房灶头上引火。久违的木炭味,一下子弥漫在空中。

  眼前有一炉炭火,红红地映着年夜,守更的小孩围在炉边烤红薯,听邻家爷爷神侃。他的手边搁着一只烟杆,铜锅玉嘴,通体发亮。俺好奇,想去摸摸。只见他灵敏一挑,空中挽个刀花,啪地收在怀里。那姿势,象极了古代侠客。
  “小娃娃,想动烟,先把嘴毛长齐了。”老人呵呵一笑,磕了磕烟锅,卷上一根叶子烟,半吟半唱,哼起抽烟的口诀:一要烟杆通,二要卷得松;三要明火点,四要背着风;五要接着叭,六要叭得凶。咳咳,他得意过头,弯腰猛咳起来,脸跟炉火一样红。俺上前轻轻捶他背,那里不再厚实,有些驼了。
  后来,俺和儿伴卷了草纸,偷偷地点着试抽,被呛得满眼金星。等到俺嘴毛长齐,真学会抽烟了。学邻家爷爷的样,两指夹根香烟,空中一划一点,竟是华山令狐冲的荡剑式,让哥儿几个目瞪口呆,羡慕得要死。摆酷,男儿得意有几回?

  俺也独创了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15:10)
  和羞笑靥出门去,赏得东风第几枝?
  孟春时节,红梅渐稀,海棠正盛,玉兰白如雪。
  山城姑娘,急不可待地卸去冬装,换上羊毛衫和皮裙,露出白皙的颈项和纤美的小腿。
  和风轻拂,青丝微扬,眼波闪动着青春的晨露。春阳落在姑娘的削肩上,勾出柔和的曲线,远近已朦胧。
  
  青坡细雨新笋密,风翻竹林几浅深?
  绕山石径,斑鸠起落,农舍参差,行云低若雾。
  踏春旅人,三五成群地携手前行,一路采集蕨菜和茼蒿,摘取嫩绿的竹心和淡黄的迎春。
  农家小憩,土鸡腊肉,石磨推出了豆花的清香。春暖融进旅人的闲暇中,放声轻盈的曲调,高低已沉醉。
  
  小苑香径桥曲折,谁家鸭鹅乱水平?
  人工湖畔,柳芽依稀,桃枝疏横,蒲苇柔似风。
  清闲学子,神情悠悠地散栖岸石,身旁撂着课本和足球,端注池中的天鹅和浅滩的鹭鸶。
  偷得半日,春时懒慵,粼波除却了读书的沉闷。春景印入学子的心海里,聆听路草的破土,早迟已欣喜。
  
  “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着花?”
  宋欧阳修,戏诗答友,咏景抒发被贬谪的郁闷,何不逢春?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15:03)
标签:

情感

  亦工亦农,永世不穷。这句四川言子,白描了一个时代的婚姻家庭。——题记

  直到八十年代末,人们还以大锅饭、铁饭碗为生活目标。城里人,若是文化程度低,只好挤进厂子熬几年,混上二级工到头。
  36块的工资,换了饭菜票,给父母进贡点柴米油盐,就所剩无几。兜里几个钢镚儿,捂得严严实实地。想戴手表,那可苦呢,得戒烟戒酒戒肉,甚至免谈时蔬,干咽一、二年糙米粗粮,才从泡菜坛子里捞出块国产“宝石花”来。
  男人很难。养家娶老婆,当是磨子上睡觉——想昏了。厂里光棍一堆积,让媒婆瞅见谋福利的机会。她们一边精明算计,一边热心地穿针引线,把近郊农村姑娘介绍过来。
  村姑,在大部分男工眼中掉价:相貌土气,手粗脚笨,偏偏胃口还好,吃得比男人多。就算忍了这些,还得面对非常现实的问题,一是上户口难,二是厂里分房时单职工受卡。
  许多男工,听到村姑就摇头,推却媒婆纠缠,继续做快乐的单身汉。
  1。
  铸造车间有个木模工王二,30出头,血气方刚,体格倍儿壮,就脸上有缺点:星罗棋布。呵,麻子咋总找姓王的,尤其是老二。
  王麻成天在铸炉旁转悠,火气奔涌,麻坑与汗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15:03)
标签:

情感

  每个人一生都会背负些什么,生活、情感、信念或者私欲。

  时间一久,我们累了,想到了放弃。纵然有些故事很真实,可已经很难打动我们。即便现在我们的腿硬朗着,背还算宽厚,但心在渐渐麻木。找不回年青时那份执着,我们只好在自艾自怨的虚空中惆怅老去。

  普通山村,长大的孩子都想走出去。父辈在山上种玉米红薯,运水送肥,负重攀爬在陡坡窄坎,依赖的是腿脚和肩背。他们的脊梁挺直或者佝偻,都背负着一样的繁衍生息,一样的望子成龙。
  半山腰上有所学校,非常简陋,一排教室和一块称作操场的空地。24个孩子念书,赵是这里唯一的老师。
  山下河水自前方溶洞涌出,长年湍急冰凉。无桥的河面,最窄处有3米多宽,齐膝深,这是必经之路。每到放学,赵老师一人得背送全部孩子过河。24次的折返,24次的涉淌慎行,他的腿每天在水里浸泡达两个多小时,直到发麻酸痛。这一背负,就是五年。
  真正的教师,不仅博学聪慧和口齿清楚,更要有善良品行与执着信念的感染力。赵正是如此,他身体力行地教导孩子,激励他们用心读书成材、报效社会扶助他人。后来,因长期水蚀而积劳成疾,赵患上严重的风湿关节炎,不得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14:59)
标签:

情感

  一汀烟云,两坡雪覆,分不清哪树是梨花,哪树是李花?池塘春影,被觅食鸭群嘎嗄啄乱,几波粼白,几波粼绿。
  五沟里,这个偏僻小山乡,早早领受了细雨的滋润。田埂湿漉漉的,野菜杂草开了小碎花串成一路,延伸到阳光照射的亮点里。和风微拂,雾岚流低,引家犬轻吠数声,又徐徐飘入谷涧深深。山乡的静,涂抹在仲春的画板上,一笔带过斑鸠的轻啼。


  或依山而建,或临溪而居,家族式院落散布在缙云山脚的坡丘,参差错落。走上一两里地,才见得三两住户。院子掩映于绿竹果林,大小各异,但布局大多相似:仿四合院构成,中间若大一方天井当作晒坝,红薯干、玉米粒、蕨几根什么的,分片铺放向阳的地儿,祛湿防霉。晒坝对面是堂屋,两侧有东、西厢房,偏角处安置灶台、猪圈和鸡鸭棚。
  围墙与院门,在路人眼中才是直观而稀奇的。碎石片或者泥土垒墙,散发原生态的乡土气息;木柱方梁,穿斗连系,简易门上牌匾雕花刻字,早以班驳模糊,廊顶盖几尺灰瓦,隐约古代书院的遗风。或许因幻觉吧,心生疑窦,“游客不入神仙地,人在珠帘第几重?”

  李家院子,依山傍水,风景尤好,游人常去他家打尖歇脚。李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14:57)
标签:

佛学

  半岩花雨,一院松风。
  这幅寺联,八个字,勾画出华岩寺的神韵。祖庙小寺依壁而建,临近华岩洞涧泉射涌,飞玉欲碎、溅散如花,因而得花雨的灵逸。水入华岩湖,渐缓渐平。石桥连到对岸,新寺群落隐在苍松青翠中。微风入院,声轻心清。

  唐朝以后,佛教盛行。佛寺建筑兴起,衍生出了寺庙、寺院和寺园。它们既有传统建筑风格的交集,又有规模、环境的相异,由此引申出各自的内涵。寺庙,多具供奉神灵的抽象意义;寺院,更掺合了功课、藏经和禅修的僧侣生活;而寺园,则将天、地、人融为一体,形成亦佛亦景的古典园林。

  华岩寺是佛家园林,始建于三百多年前,如今占地达16万平方米。它不攀皇家园林的气与势,不摹寝陵园林的肃与禁,不显豪族园林的贵与秀,不独文人园林的雅与隐。它的整体格局,于不经意中演绎出圣洁和灵性的质感来。方正端庄的庙宇建筑,红墙碧瓦,依山林云住,伴水影莲居,浑然入天境。松月竹雾,悠然渡曲桥平糊;枝疏梅逸,自在傍钟亭鼓楼。寺内传出诵经声,使人忽觉空灵庄重,一涤胸中杂念。

  人说华岩有八景:远梵霄钟、双峰耸翠、天池夜月、曲水流霞、寒岩喷雪、帕岭松涛、疏林夜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股票

    共你有过最美的邂逅,共你触过一些低压电流;
  共你守过论坛夜最后,但我发觉你心仍在逗留。

  Don''tbreakmyheart,Ohbaby再次地温柔,
  不愿看到你保持的沉默。如此潜水,如此等候。

  徘徊在茫然。让生命去等候,等候下一个窗口;
  闪躲在人群。让生命去等候,等候下一个漂流。

  黄昏时候,站在原来窗口,仿佛一切都已看透;
  细雨纤柔,有些朦胧感受,不知如何让你回眸。

  午夜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记起初识的牵手,
  那旋律,Willyoustilllovemetomorrow。

  你的屋檐而今朝露湿透,洒墨色绘入遥远深秋,
  自嘲身似那浮萍向东流,叹明月融余晖淡闲愁。

  在这个陪着枫叶飘零的晚秋,寻觅在蓦然回首,
  怎么能让我相信那是一场梦,梦醒时情缘难留。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向天涯荡孤舟
  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谁伴我沉与浮。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此情长留,
  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14:49)
标签:

情感

杂谈

  冥想与爱情,让她的瞳人幻绘出迷蒙,一泓秋水。
  女人盯着美文,喃喃念到: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擦肩而过。她转头问他:那到恋爱结婚,得多少次回头啊?
  呃。呵呵,佛说还是胡说?得,我拿算盘去。男人配合地调侃道:大概,要五亿次吧。
  这么多啊,颈项还不扭折了?女人自个都怀疑起来。男人不管,该做了断的时候了。噼啪地拔弄算珠,他嘴角上扬:二下五去三,十次擦肩兑一个微笑;二去八进一,二十次莞尔换一回帕拖……
  咯咯,她软软地笑塌。

  哟,今天是元旦。男人拉起她来:别老捂在文字里,会沤馊的。笑靥浅浅,她愉快地恩了声,掏出手机约朋友,商量去哪儿游玩。
  午后渐晴。太阳懒懒地撩开云帘,现出一团佛光。女人们顿时灵犀闪现,去寺庙里拜菩萨吧;新年第一柱香,来日平安吉祥。男人一听,咋又扯上佛呢。从文章到现实,要与佛擦肩多少次?唉,走吧,驱车入内环上成渝高速,二十分钟就到了大老山脚下。
  烟雾缭绕。西南名刹华岩寺,顷刻入云一般,隐隐添几分神秘。遇庙烧香,逢塔扫尘,西行唐僧如此虔诚,才终成正果,受记为旃檀公德佛。男人不信佛,是不相信佛夹杂了法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