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橡子
诗人橡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0,535
  • 关注人气:8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北京大学
北京青年报
《致命的独唱》
《脆弱》
《水果》
《王菲为什么不爱我》
《北大往事》
犄角旮旯

有约

很寂寞的地方

江湖色

拍了照片你就贴嘛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时评

杂谈

“经济年度人物”会不会成为“杀猪榜”?

 

四天前,身为中铝公司总经理的孙兆学还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主持资源峰会。四天后,中纪委网站宣布,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媒体记者习惯在周末浏览中纪委网站,等候贪官落马的消息。孙兆学被查消息的公布,却选在了星期一,这让很多人猝不及防。估计孙兆学本人也会感到事发突然。

 

目前,关于孙兆学落马还没有太多外围消息。但如果仔细观察,大概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它应该是山西官场地震的余震所致。

 

孙兆学的身上有两个敏感标签,一是“运城”,二是“经济年度人物”。

 

孙兆学是山西运城下辖的谡山县人。今年年初,孙兆学在会见山西运城市委书记王茂设时,就曾自称“运城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股票

 

 

8月23日,周六。照例是贪官落马的日子。接近中午时分,中央纪委连发两条公告,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和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又是山西,还是两名常委。

 

说到这起通报时,人们都会提到两个“一分钟”。两个月前,中央纪委同样是以“一分钟”的间隔,宣布了山西省两名高官杜善学、令政策落马的消息。

 

为什么都是“一分钟”?因为一万年太久。

 

细心的人会注意到,新近落马的陈川平,与先走一步的令政策,是山西平陆老乡。很巧的是,近日风传落马的原太原市委常委、公安局长柳遂记,同样也是平陆人。

平陆地名虽好,却没能让上述官员“平安着陆”。只要屁股上有屎,着陆的方式注定很狼狈。

 

平陆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它被称为山西的南大门,北依中条山,南临黄河,风水很不一般。查看平陆的地图,更会让人眼睛一亮。平陆县政府所在地,赫然有一条圣人大街。不仅如此,当地还有圣人涧镇、圣人涧村、圣人庙等地名。原来,这些地名都是为了纪念殷商时期的传奇丞相傅说。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深夜很深,我正在恶补《X音素》以致热泪盈眶时,老婆忽然走进书房对我说:王菲离婚了。我嘴里淡淡地应答:嗯,我知道了。心里却在辩解:这真不是我干的。

 

去年春天在老家休假,开车经过狮子山那道斜坡,打开车上的音响,放出的竟然是王菲的《流年》。已经很多年不听王菲的歌了,忽然听到,忽然在一条偏僻的乡间道路上与她的声音遭遇,内心仍然有许多感慨。当时冒出一个念头:她为什么还没离婚呢?这个念头吓了我自己一跳。

 

我一直都不看好王菲和李亚鹏的婚姻。李亚鹏无疑是个好男人,而且还听说很有才气。当他们的女儿出世,并且受到世界的强烈关注时,李亚鹏手捂伤口捍卫家庭的姿势,甚至赢得了我的敬意。但是,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显然不是单独一方的“质地”就可以决定的。在嫣然基金会的很多活动场所,王菲和李亚鹏都会共同出现并被相机纪录在案,从那些照片上看,两个人的表情几乎从来都没有显示出夫妻的同质性。李亚鹏总是紧张和慎重的,王菲则一如既往的疏离与隔膜。他们的确生活在一起,他们甚至当众表演亲吻,但他们就像寄居在不同维度的两种生物,甚至,就像平行世界里熟悉的陌生人,始终无法建立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F
(2013-08-03 03:06)
标签:

文化

去年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4 00:59)
标签:

文化

 

尾浪

 

一 溃败

 

谁的胸膛里有一头猛兽,谁早晚得引颈嚎叫。

谁的心里有一个毒疮,他总有一天会俯下身来,为自己放血。

 

我站在一个和命运毫无瓜葛的十字路口,手里只剩下一截缰绳。因为昨夜的恶梦,我的头发变成了灰烬。

 

这里不是舞台,因为天空严峻。但浓雾仍由一个不透露姓名的人往我脚下吹送。

一只狗夹着尾巴蹭将过来,此刻它敢于和我眼里的浓霜作个比较。

狗尾草还在摇曳,节气还在拖延,高大健壮的姑娘还在斫伐青柴,她们的脸上既没有热爱,

也没有怜悯。汽车还在来来往往地放屁,它们把美丽的大街,变成了一条肮脏的绷带。

 

忙碌的人们忙碌着,闲适的人们闲适着。

星球保持着它亘古的转速和它没有人情味的尺度,但是

 

一根刺扎进我的肝脏,

这是灵魂崩溃的时刻。

 

今夜,月亮将睡在一张不安的松毛之床上。今夜月亮的心里有一块炸药形的红斑病。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3 01:06)
标签:

文化

《旅馆》诗刊问答


采访人:古河

回答人:橡子


一,橡子,你好,很荣幸,我受《旅馆》编委会委托对你进行采访。在我们看来,你是一位大诗人,首先请你给大家谈谈你是如何走上诗歌写作的道路。我们特别感兴趣的是你的家庭环境和故乡的文人氛围对你成为一个诗人有什么影响。

小的时候,受父亲影响,喜欢看书,没有什么太多好书,但有一些不错的文学杂志。读过很多唐诗宋词,这给了我比较好的汉语语感。少年时代有很多孤独和忧郁的日子,内心始终沉浸在“羞耻素”中,那种巨大而无法倾诉的精神世界,与四季分明的自然世界相互应和,让我很早就产生了写作的冲动。如果说我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当我疯玩过后,我会看着远处的山峦出神。我已经记不起来我思考过什么,但那个姿态,也许就是抒情诗人的样子吧。

二,就我们所知,蕲春是一个人文荟萃之地,产生过不少杰出人物,如李时珍、黄侃、胡风、殷海光等。当代也涌现过不少优秀诗人,成为鄂东文化生态里一道亮光。你是在蕲春度过青少年的,我们想了解这段时间的生活对你后来成为一个严格的诗人有什么确实的准备。

上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3 11:45)
标签:

文化

水果·39

 

比萨,我们青春的那点光亮是从何而来,又是如何消失的呢?有时我们弄假成真,有时我们又装聋作哑,最后,我们已经不知道到底错过了什么,而又犯下了多少错误。记得吗,我对你说过一种蛾子,雄蛾靠着空气中荡漾的蚕蛾醇来寻找伴侣,而那种醇,不过是雌蛾分泌的几个原子。

 

在湖边遇到你的时候,我像一只呆头呆脑的雄蛾一样无知,我不远千里来到你的面前,却以为那只不过是一种巧合。那时,沿着青春的腰肢,我在湖边溜达,碰到你的时候你正被人簇拥着,你身体发光,眼神却是清凉的,而我,不知道自己整个身心都被一种叫做蚕蛾醇的东西支配着。我用雄蛾的眼神看了你,然后安静地走开,安静地等待花朵凋谢,虽然我呆头呆脑,却了解命运,所以我等着你凋谢,并且长出果实。后来,再见到你的时候,你的光沉着了,我们裸着身子互相拥抱,就像是两棵果树。如果不是果树,我们怎么可能那样拥抱呢?我们躺在一起,皮肤贴着皮肤,臀部挨着臀部,我们纯洁,但不是因为缺乏欲望,而是错过了,我们终于错过了开放的时节。我们只有在凋谢的时候才会相遇,但我们又因为凋谢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某卫视求职节目《非你莫属》近日受到网民的如潮批评。流传在网上的一段视频显示,求职者刘俐俐因为说了一些众人不懂的话题,对主持人不够谦恭,在受到批评后又没有表现出“悔意”,就遭到了主持人和“老板团”的火力围剿。在面对诡异的现场气氛、听到不乏恶意的评价时,这位年轻姑娘仍然保持节制和礼貌,最终彬彬有礼地失败退场。

 

节目的失控是从刘俐俐说出莎士比亚的“英雄双行体”开始的。主持人和老板们都没听说过这种诗歌体裁,很快表现出某种不适。当刘俐俐谈论留学回国的感受时,主持人又尖刻地批评她,不应该说“中国”如何如何,而应该说“我们这儿”。刘俐俐回答问题的机敏和不卑不亢的态度让主持人大光其火,乃至当面批评求职者笑得很“狂浪”。“老板团”看主持人眼色的做派,也让人感受到电视职场的势利气息。

 

“非你门”传开之后,人们几乎一边倒地批评主持人和所谓“老板团”,对处于弱势但并未示弱的刘俐俐表达了同情与敬佩。演员马伊俐公开批评该节目,演员姚晨则表示她的团队欢迎刘俐俐入职,李开复和徐小平也都认为主持人缺乏管理经验应该下课。冷僻的“英雄双行体”以及主持人所说的“狂浪”、“我们这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绍兴出差的时候,遇到两个很有意思的人,一个是张艺谋曾经的“御用”编剧王斌,一个是冯小刚的“御用”编剧王刚,他们俩为了《金陵十三钗》争论了一路。回到北京之后,经过一番挣扎,我还是去电影院看了张艺谋的这部新片。之所以挣扎,是因为我早就打定主意再也不看张艺谋的电影了。

 

看完电影之后,感觉很无力。以往看到不好的片子,会有一种非常强烈而鲜明的排斥感,但《金陵十三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若干年前的一个初夏,我曾经路过绍兴。印象里,只去过沈园和鲁迅博物馆,在一个老式民居的饭馆里吃过中饭。快要到达鲁迅博物馆时,遇上了一场大雨,雨水从玻璃和水泥的墙上流淌下来,在视线里溅起许多水花。雨伞收起的时候,看到了一双颜色鲜艳的凉鞋和秀丽的脚踝。于是,绍兴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一种模糊的冲动意味。那样一种强烈的印象,与层层叠叠的青瓦屋顶重合在一起,让我再也想不起别的。

 

许久之后,我才从家谱中得知,在更遥远的古代,我的祖先曾经在被称作会稽郡的绍兴生活过。当男人于朝堂之上忙于挽救天下残局时,他的女人和孩子很可能坐着乌篷船,看尽了绍兴的荷花。如果这是真的,那绍兴的小桥流水、粉墙黛瓦一定早就融入了我的基因。那古老的记忆一直在血液里沉睡,只等着千年后的一次浅淡的唤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