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微雨含烟-
-微雨含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627
  • 关注人气:8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回旋》
售书地址:

注:本人手里现有少量存书,现20元一本挂号邮寄,30元快递邮寄。有需要的朋友可私信我。谢谢支持!
个人简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第七、十一届签约作家。有大量诗歌发表于《诗刊》《人民文学》《诗选刊》《十月》《鸭绿江》《山花》等数十种刊物。诗歌收入各种年度选本。

 

   获第七届辽宁文学奖诗歌奖。参加诗刊社第29届青春诗会、第17届全国散文诗笔会。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出版诗集《回旋》。          


   
邮箱:wyhy2009@163.com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亲吻那些流逝(组诗)

站在秋天里的人

那么多隐语,向这个秋天低头
好在这个季节,能低头的事物有很多
我们探讨迟钝与敏感的话题
以及一个事物的两面

连续一周的雨
令气温骤降,让人怀想高温里的环湖而行
会游泳的人在奔驰的车上念
一句古诗,而生在水边
却从未下过水的人
试图在句子中学会潜伏

风声经过沉甸甸的果实
我们想起关于果实的托付
于是站在果园里,面对打了农药的李子
远远地对它的外形加以描述。

世界在味道中开始它的一天

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我一边读书
一边记笔记,有时照着字帖画一些
认不出的笔画,或者照着书本
辨认一些根本看不到的茶
看上面形容一种香气
我便使劲吸几下鼻子

世界在味道中开始它的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缓缓地向下(组诗)

 

在高铁列车上

 

我把背包里的一本书打开
一座水泥花园赫然出现在列车上
一个小男孩站在椅子上跳舞
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孩
在地下室砌墙

 

经过几个站点后
车里大部分人都睡着了
我没有丝毫睡意
合上书,手指在车窗上划了一个圈

 

仿佛有一座花园
开在夜色里的外省,发出钢铁一样的寒光。

 

奔走的秋天

 

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打电话来说说
当地的风景
 “太好了”“很慵懒的地方”
以及“审美有些疲劳了”
他忘了我身在北方小城
几近荒芜,听到这些会跃跃欲试
仿佛有一双翅膀插在身上

 

在他停下来的空档
我告诉他这里刚刚下过一场秋雨,
红砖地面被雨浇过以后
有隐秘的忧伤

 

我们的悬挂

 

有一场风中的悬挂
是我们熟悉的

 

有一扇门,因为缺少钥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感谢我们如此相遇(组诗)

 

感谢我们如此相遇

 

我确信用文字可以遇见
隐秘的知己。
一首萨克斯曲在吹奏者连绵的长音中
不停说着:回家,回家,回家
直到我们坐下来,为他的远在异乡
送出响亮的回应

 

没人知道,此刻的遇见
会有多少枝丫在春天复活。很多次
把行走中的质疑、悲伤丢在路上
就为能在这里说一声,你好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因为相同的距离而美好
而寂静,在歌声里
在春天,在我们因为诗歌
千里迢迢的未完成里。

 

我们的华尔兹

 

节日临近,强迫症不可阻挡
互道晚安后,用声音覆盖自己
流年回映,春天微寒
在缺少的中心,一个打错的电话
让我们清醒

 

没有人可以在流逝中说出
意象而外的存在。虚无站在
虚无的前方,在最后的道别中
我们听到一场雨
落在人群中,纷繁的雨
和纷繁的你

 

在初见的清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遇见陌生的自己(组诗)

 

禁语者

 

这么多年,我说得太多了
该说与不该说的
想说与不能说的
都在同一时刻止住

 

没预料自己有封缄的能力
在梦里,我试图张口
试了又试,都无法发出声音

 

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正如我不是一个可以倾听的人一样

 

禁语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作一名旁观者
享受爆发前安静的这一刻。

 

不再开始的旅行

 

我终日被逝去折磨
想起曾到过的地方,就自然想起
在那里买过的水果和小饰品
现在,身边人的虚无温暖
已如隔空之物

 

一段通往光明的黑暗之路
要使劲扛住,才不至于成为灰烬

 

无法入睡

 

来自深睡的一个
机灵使我猛醒。仔细辨认周围
客厅里有折花枝的声音
像剥花生的
爆裂声

 

梦中出现的事物让我捏了一把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我们都在消逝的中心(组诗)

 

最后的腿骨

 

姐姐短信说周年祭的事
想到躺在盒子里的母亲
心疼了一下
整整一个冬天,没有血肉的母亲
冷冷地住在第三层的格子间里

 

人死了只有那么小一块地方
好像所有盛大的开场都只为
最后几根没能烧碎的腿骨

 

入侵者

 

它来的时候,我正在电脑上打字
它在我耳边说了句什么
我的文件就变成一幅
秩序井然的流程图

 

它戴着一张白色面具
穿一条盖住脚面的黑袍子
它试图拉我到外面的六级大风里去

 

我不想在它的蛊惑中迷失
挣扎中一摞纸掉在地上
我的脚趾立即肿胀起来
我继续打字,但已不能集中精力
我一边看着屋里的绿萝,一边看窗外
灰蒙蒙的天空

 

一块又一块泥浆样的东西
堵在门口
我的房间和外面一样混浊
它把我从椅子上拉起
贴到天花板上,我想起一条扁着身子的鱼
正被春天的屠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我们的石头(组诗)

 

妄想一切的终结

 

众多无聊中的一个下午
话语中的一个。沉默中的
这里。所有词语接近腐烂
以及皮肤上的红痣
脊背上的故事
缤纷的。寂寞的
所能告诉你的
是妄想一切的终结。

 

被虚无淹没的午后

 

我们去爬长楼梯。途经一个会馆
艺人在唱昆曲,状元楼里已没有状元
新酒店打着炫目的招牌

 

我们从第一级台阶上去
有些人已从高处下来
带着高处的味道和闪电

 

我其实是在虚构一次爬楼梯
为了给午后的办公室
制造点响动
哪怕只是脚步声

 

距离夜晚还有一段距离
在缓慢中,你的烦躁
使我的虚无又翻了几倍
我拉着你向上,爬过我们在一起的这些年
太空洞了,或者是太繁琐的几年
我们所压制的个性终于
脱开缰绳
在这个不知何为的时间段
把对方送入陌生山谷并不再相见。

 

黑夜缓慢地降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进入快乐的方式(组诗)

 

冻结的水罐

 

人到中年,她开始努力找寻生活的影子
时间冲淡爱情?
这个年纪再谈爱情有些奢侈

 

她对树投下的阴影发表感慨
冬天是个大的空缺
水凝结成冰后,水罐们都很委屈

 

她背着这个冰一样的水罐
在街市上走。雪下了一场又一场
终于将她覆盖住

 

所有的枯竭和虚无
也都随之消失。天地一色
她终于不需向任何人倾述。

 

无形而有效的绳索

 

这一年,我只记住了夏天
在长途汽车上,努力控制住疼痛的脖子
景色太美了,让人忽略了身体的疼
除了偶尔闻到膏药
浓重的冰片味道外,我似乎忘了
携带的阴影

 

车子驶过几个市区后
我已将昨夜噩梦般的发生忘干净
只专心和你讲一路上的发现
并慢慢进入飘浮状态

 

这种状态持续很久
直到车到终点,你帮我把背包拿下来
在无数个背影之后
我才发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0 14:08)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禁语者(组诗)

 

入侵者

 

它来的时候,我正在电脑上打字
它在我耳边说了句什么
我的文件就变成一幅
秩序井然的流程图

 

它戴着一张白色面具
穿一条盖住脚面的黑袍子
它试图拉我到外面的六级大风里去

 

我不想在它的蛊惑中迷失
挣扎中一摞纸掉在地上
我的脚趾立即肿胀起来
我继续打字,但已不能集中精力
我一边看着屋里的绿萝,一边看窗外
灰蒙蒙的天空

 

一块又一块泥浆样的东西
堵在门口
我的房间和外面一样混浊
它把我从椅子上拉起
贴到天花板上,我想起一条扁着身子的鱼
正被春天的屠夫挖掉呼吸的鳃。

 

来访者

 

一只站成人形的老鼠来拜访我
我不解其意
他指了指门后的镜子
以及旁边的书桌

 

我努力搜索与他的交集
穿着灰色运动服的他
结实的肌肉在衣衫下像一块石头

 

我忆起当年熟睡的午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8 09:47)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谢幕(组诗)

 

最后的腿骨

 

姐姐短信说周年祭的事
想到躺在盒子里的母亲
心疼了一下
整整一个冬天,没有血肉的母亲
冷冷地住在第三层的格子间里

 

人死了只有那么小一块地方
好像所有盛大的开场都只为
最后几根没能烧碎的腿骨

 

探戈

 

我没能完成一曲探戈
我是说我没能和某个人一起完成

 

我戴着耳机听一双手在钢琴上弹奏
另一双手在某人的裤袋里
寻找奇遇。

 

是时候交出了。他打好领带
在玻璃的中心,立起绽亮的皮鞋

 

怎能没有烟斗呢?观众缺席
最后是空旷而绵长的掌声
一支无人旋转的探戈舞
脱去修饰,那污秽和整洁
也就没有可比性。也就有了
热空气下的及时止步。

 

黑夜缓慢地降临

 

我沉默好久了。这令我自己也很诧异
这么多年,熟稔的日子
都在车轮里度过
我习惯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7 11:46)
标签:

文化

分类: 评论随笔

感谢这样不期而遇

 

       这一年,写下四千多行诗,整理到最后仅留下一千七百行。我有巨大的删除能力,就像我把自己从你那里删除,或者说是删除这么多年的经过。

 

       泡一杯咖啡,没有搅拌,粉末先是堆积在水面弄出几个泡泡,再融于水。并不经常喝咖啡,放久了它会过保质期,便拿来喝。我用滚烫的水,在两个人的办公室,在一群绿色植物里,回想这一年的风,所到之处和它所未及之处。久置的事物,忽然想起,总是要连带着回想一下当时种种,曾经炽热地喜爱和漫不经心都归于平淡。爱情放久了,是会过期的。人放久了,便再也不能靠近,或说是连回忆都有些不忍。

 

       每天晚上去跳肚皮舞。换上布面的舞蹈鞋,戴上坠着假钱币的腰链,在音乐中收腹、扭胯、踮脚尖……没有观众也要舞得优美和认真。尽管是听不懂的外文伴奏,尽管是互不相识的舞伴,我们都在努力模仿,努力把一小时过得丰盈。

 

       打火机掉在地上,重新捡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