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微雨含烟-
-微雨含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548
  • 关注人气:8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回旋》
售书地址:

注:本人手里现有少量存书,现20元一本挂号邮寄,30元快递邮寄。有需要的朋友可私信我。谢谢支持!
个人简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第七、十一届签约作家。有大量诗歌发表于《诗刊》《人民文学》《诗选刊》《十月》《鸭绿江》《山花》等数十种刊物。诗歌收入各种年度选本。

 

   获第七届辽宁文学奖诗歌奖。参加诗刊社第29届青春诗会、第17届全国散文诗笔会。鲁迅文学院第31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出版诗集《回旋》。          


   
邮箱:wyhy2009@163.com    

   

博文
更多>>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评论随笔

在日常孤独里耸起“骄傲”气质

                             ——读微雨含烟组诗《在低处》

                                                                 宁珍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1 09:58)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一盏倾听的灯

厂房外,枯黄的草被风吹着
倒向深褐色的泥土
好像拼命压制着什么秘密
我在石头做的路基上行走
成为路和草中间的那部分
有时,我也坐在两个人中间
两个正在热恋的人,隔着我
使我成为那盏昏暗的
倾听他们秘密的灯
我更喜欢有一盏灯在我旁边
一盏灯,迎接着众人和他们的故事
自己却不动声色
仿佛爱情发生以前,一个人的岿然不动。

寂静中的可能

一块石头在寂静中
想到爆裂。一只鸟在寂静中
想剪掉羽毛。它们想要离开
习惯,成为另一个
于是,石头碎了
鸟成为猎人的猎物
一个孩子跟在猎人身后
捡起石子,向空中瞄准
也许下一只鸟是他的猎物
也许,他只是对着天空
随意比划几下
他迈着轻快的步子
因为轻快,他看起来
比猎人轻盈
因为没有相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30 19:25)
标签:

杂谈

 


当你跨越红门的一个瞬间
用一个低头的温柔
把笑容写在樱花的妩媚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9 10:25)
标签:

文化

分类: 评论随笔

       热播的《如懿传》近结局时,如懿与乾隆见面。她说:皇上,你知道兰因絮果吗?镜头滑过,如懿表情安静,全然没有病入膏肓的慌乱,也没有被猜疑被冷落被遗弃的幽怨。她说花开花落自有时,她静静看着乾隆走出宫门。是秋天吧?她们身着精美刺绣的宫装,彼此留给对方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不同的是,乾隆的脸是惆怅悔意和怜惜,如懿则是平静淡然,像秋日里的云,说着说着就要飘远了一样。这是他们在人世的最后一面,乾隆并不知,如懿远远对着乾隆慢慢走向宫门渐出视线的背影躬下身,行了此生最后一个告别礼。一个无声的画面,让整部剧掀起巨浪。我相信,所有看到这里的人都会哭,包括我。美好的相遇到最后,爱情走远,当时的少年郎已不是往昔的那人。青梅竹马的恋爱,经过世俗的洗礼,经过无数人面的交叉更叠,让这个深居宫中的女子再也不相信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的说法。那么多女子因为爱情而陷落,那么女子围着一个人悲喜交加,甚至付出生命。她所执念的爱,早就在后宫嫔妃中的各种陷阱、嫉妒、围攻中失去了原色。她看着她所爱的人不停遇见生命中的所爱,不停背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8 11:18)
标签:

杂谈

我对汉川这个名字

一见钟情。汉川是什么样子的?

是否如它的名字一样

开阔,河水惠泽着那一方人民


我在急驰的车子中

向他说出我的欢喜

他则夸着他的家乡天门

陆羽所在的家乡

对于天门,我无法描述

我曾在一条干净的路边

细数梧桐树的叶子,走在他身边

像一个等待被指引的孩子


在这个温度仍然很高的地方

念及已经凉下来的北方

我不敢说哪里更好,我只是通过文字

来喜爱一个地方

通过他,想象一个家乡

深深植根于我的期待中。


2018.09.07

车过汉川

汉江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1 00:00)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打开一片春天

 

一位诗人巧妙地用标点

将本可以放在一起的词断开

阶梯式的

句子和词,读着

有从悬崖上俯冲下来的

快感。通过

她的描述

我看到他站在身后

胳膊环过她好看的肩膀

在她的胸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随笔

星星: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散文诗的?

 

微雨含烟:准确的说,我写散文诗也就这两年。早在2016年参加鲁讯文学院第31届高研班学习时,对于散文诗写作我还觉得是个未知数,甚至不敢动笔。

 

星星:散文诗的自由,你在创作中是如何把握自由度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10 22:55)
标签:

文化

分类: 2018诗选

 

喜欢繁花这两个字,然后才是细碎的花朵,密密匝匝的,像繁星。大概因为冬天太长了,渴望被一群花朵包围。

 

格桑花、满天星、雏菊以及一年蓬,是我喜欢的。举着纯净的色彩,密集地开花,簇拥着在一起,成片成片随着风拂动。不能单独拿出其中的一朵,而是一簇,一片,一整个山坡。成群的在一起,是不是具有一种安全感?风来时,彼此照应着,相牵着倒向风,再弹回来,倒下去,如此这般,整面山坡都律动起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19 23:25)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存目
坐在房门紧闭的房间里

寒露过后,温度骤降
预设的一切,都在那里
等着时间去覆盖
雨声像是从屋檐上下来的
而不是天空
那么多人裹着厚衣服
把自己包裹得仿佛与这世界绝缘
雨下得不大
但听起来并不是
雨顺着玻璃窗
落进秋天,始终没有敲开
我深棕色的房门

我们在拥抱什么

琴声似在包围什么,至少是我
在它颤抖的音色里
成为那个起伏的事物。太多
被忽略的东西,浮现出来
商量好一样,引起我的愧疚
很多事情只在开始,你回头时
的眼神,最好只定格在
那时的风中,而不是
穿过许多年,你已老了
眼神还是当年的
这是不是有些过分?
我一再提起从前
比如去年,比如八月之前
鱼从江水里起身
鱼从船只的下面
游入它们的世界

又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11 22:25)
分类: 发表存目
不太快的快板

耳机里的维瓦尔第在爬楼梯
小提琴越过五层楼房,在灰暗的天空
停滞

史诗般的巨献,把对词语的误解
和感官的过于放纵
驱逐尽。我给杯子蓄满水
无物在水流的中心

作为朋友,当我说喜欢这部组曲里的某二首
你是否觉得,断章取义
大大降低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或者是为带咸味的空气
增加了砝码。但
作为观后感的杯子,大有随旋律起舞的样子
如同这喧嚷的节日
和节日以后铺满街区的鞭炮的尸体
终将会被风带走。

在低处

低处的叶子们飞舞
仿佛永不再与树重合

许多人努力向上,试图离地面高一些
离光线近一些
使举起的手能攀到想要的事物

索求的太多,以至于
微笑是一件奢侈品
当我们顺着盘山路走到墓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