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天万琦
每天万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8,107
  • 关注人气:1,6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孤独的光芒

 

万琦,你的人,你的诗,都使我想到了闹市中的一盏灯。它远在鼎沸的人群之上,孤独。伤感。高贵。自由。 ……雪落中国  ·  林雪

 

 
 

 

文学的烛火 文学辽宁舰

我的友情链接

一群人的文学之故乡

避免遗忘的姓氏家谱

评论
加载中…
万琦驿站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作家协会理事,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

 

偶写点诗歌、随笔。偶清风自怜。偶仰望却如俯瞰。学会远离,自觉回避。不求大福大贵,但求天天小福。妥了。妥妥的了。

  

邮箱: dwq1958@163.com  
QQ:1482553924
  

 注明:本博客配发照片,均来自网络,特表谢意。

搜索

复制

学习感恩

主祷文: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2008年2月14日开博,以诚实的笔触,纪念远去的生活。感动中回眸,谨以此,向岁月里所有的善良友人致敬。因为你们,让我感动一生。
 

1987年辽宁文学院懵懂的我

1987年故宫红墙与29岁的穿越

和舒婷伉俪南方小城不期而遇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留言
加载中…
等待思念


等待思念

 --------谨以此诗献给辽宁作协历届新锐班的学员们

                   

                  班主任/ 万琦                      (2002--2008)

  

许多年后  我还会站在这里

用昏花的目光  想念一些人

一些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人

他们提升着 岁月里可以高尚的事物 

 

他们在生活之上舞蹈

和温暖的文字  一起爬格子

我每天的很多心愿  被他们一一带走

我是一个想让好时光凝固的人 

 

家在故乡的深处

亲人 我不曾把诺言留给遗忘

或是许多年以后

耄耋的钟情  已在天堂

 

现在 我独守寒冬

等待第一只鸭子游在春天的河里

我站在岸上  等待一些爱哭的人

前来收回他们珍珠般的泪水



1990年和李轻松在北陵公园

1996年冬天,那年冬天有点冷

2000年于沈阳旧居

2007年于调兵山寺庙


2008年在文学院听课

2012年于长沙橘子洲头


2002年10月和辽宁文学院第二届新锐班学员的全家福


第四届新锐作家班

 2006·和辽宁签约作家在长白山


   2009·11·3和辽宁文学院首届高研班学员合影

和1999年国庆阅兵式女兵方队领队张薇薇、张莉莉姊妹合影

在鞍山走访文友


1991年与作家刘震云、莫言、余华、史铁生在本溪


最初返回沈城那送别的场景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诗歌原始的力量

辽宁文学院第二届青年作家班(1987至1989)


2015·我的新书座谈会在朝阳举行

2015·我的新书座谈会在沈阳举行

  2016·辽沈诗歌春晚隆重举行

2017·第二届辽宁诗歌春晚

和辽沈地区作家们



2016·第十届辽宁儿童文学奖

博文
(2019-01-19 21:11)
一月十八日  星期五  




头发逐年减少,遇到刮风下雨,不是露出头皮,就是稀薄的头发贴在脑门上,一副囧酸相。
有人说,肾功能失调会导致严重脱发,每每洗浴,地上都会有一层落下的发丝,看上去心疼,但又不能不洗濯身体,自尊在一点一点的剥离,外貌的变化也无形中影响了心态的更迭。

手背与胳膊上开始出现斑痕,由少渐多,这或许也是衰老的一种征兆,加之身体偶尔会发生一些故障,小不然的毛病大都挺过去了,不喜欢医院的药水味,更不喜欢大夫们那枯燥的表情。
时常看见身边的人注重保养,对自己呵护有加,而我却只重视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8 19:06)
一月十七日  星期四  




没有外界的滋扰,会是怎样的生活状况呢,清静寂寞,寂寞得恰如其分,低吟浅唱。
不久前发生的事,几天不去想,就好像隔了三秋,几年前发生的事,那更如隔了几个世纪似的。
别人做什么与我无关,既然无关,就不必对人家挑三拣四,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绞尽脑汁,殚精竭虑,也没有明白真相,而真相犹如掩在云里雾里,看不见也摸不着。
似乎从来都是活在谜语里的人,每天除了破译它,更被它的玄妙制约得五迷三道。
因为不忍心放弃,才不忍心刨根问底,那么,最后留下的悬念,必然是拖拽着问题的尾巴。

平淡的日子,像住着的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7 10:51)
一月十六日  星期三  




窗外没了霾,阳光挺鲜亮的,街面上除了走动的人,风景里好像就没有什么生命的迹象了。
促使我推门出去的信心锐减,屁股赖在座椅里,一坐就是半日,不到就餐时间,人是被焊住的感觉。
脑海里几乎失去了先前的忆念和猜测,那种毫无意义的遐想,非但不能兑现,也不能将之毁灭。

临近傍晚时,应邀聚在小酒馆里,面对年长的人,我的热情属于平稳的,而面对年轻时,热情有所回升。
他们探讨的内容,我自是不愿多插嘴的,平心静气听人家讲话,这是一种修养与风度,不管聆听的效率几何。
只看见夕阳红,却看不见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20:43)
一月十五日  星期二  




居家一日,户外有些冷了,不曾亲自体验,微信上,朋友说气温明显下降了。
熟人张罗酒局几日,原定几人小聚,后来变成了大场面,且是有求于人的安排,想了想便回绝了。
一般情况下,我不太喜欢在酒桌上认识人,感觉那种相识带有不确定性。

窗外的景象大致相同,风很弱,街边几棵可怜的树,距离很远,挨着它们的那些树,都不幸夭折了。
院里改装暖气破坏的路面,也没有重新铺垫,满院子沙土,看上去十分凌乱。
原先有个鸽子窝,几只鸽子进进出出,特有情趣,不久就都不翼而飞了。

门前摆放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17:44)
一月十四日  星期一  




不着边际的冬日,一个劲地温暖,即不下雪也不寒冷,弄得人们性情反复无常,精神世界无端受扰。
偶尔的雾霾,又凭添了淡淡的无奈,看着城市被笼罩在一片苍茫之中,目光里充满了怨艾和凄迷。

午间,与友人坐在龙江广场京福华肥牛火锅店倚窗旁,我独自小酌,敞开心扉说着内心话。
而友人端着水杯,眼睛里似乎也泛起了朦胧的醉意,他开着车,平日里也不喜烟酒,自己的啤酒滋味,其实索然无味。

从东扯到西,无外乎品评一个个人,站得住的人,需稳重且才华横溢,站不稳的人,尽管油嘴滑舌仍无多大空间。
正所谓日久见人心,吃一回亏的人,在第二个亏面前,总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4 09:43)
一月十三日  星期日  




严重雾霾,能见度超低,屏住呼吸,一路向远。
楼阁在雾霾里时隐时现,犹如海市蜃楼,只露出顶层挂在半空。
道路被大货车碾压得凸凹不平,车轮像起伏的浪波,掀得人左右摇摆。

人群中偶有熟悉的脸颊,偌大的城市,几乎被陌生化覆盖。
这座城市不再像故乡那样亲切,外来人陆续侵占了家园,并获得了优待。
而厮守故乡的原乡人,却大都成为廉价的劳动者,怨天由人,倒不如承认自己的无能。

与朋友聚餐,忽感口味少了往日的余香,咀嚼形同嚼蜡,尽管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月十二日  星期六  




午后,去和平区图书馆八楼会议室,参加和平区作协2018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会上,我代表区作协主席团做了《辛勤耕耘结硕果,砥砺前行创辉煌》的报告。
区作协成立五年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从纸媒发展到今天的微刊,一路走来,队伍不断壮大,创作水平不断提升,受到了上级领导的赞许。
散会后,大家又聚在酒店,重新畅叙友情,交流创作体会,相互砥砺,争取在今年取得更大的成绩。
许是高兴的缘故,不知不觉便微酣了,又缩小规模,继续异地再战,到了朦胧阶段,只有兴奋,记忆力却迅速减退,以至于回到家后,过往的事情全部淡忘,而且说过的话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2 00:02)
一月十一日  星期五  




收到由开明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新诗百年《民进百名诗人诗选》,里面有我的诗歌,算作纪念。这好像是民主党派的第一本有关文学的书籍,看似一本书,实则是文学的一大亮点。
昨夜酒朦胧,与人交谈口吐真言,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直想用自己的行为改变一点别人的做人尺度,看起来效果不大,反倒起了化学作用,舍不得手中的权力,实属目光短浅。

有些事情过去了几年,应该成为遥远的往事了,不知何因总是记忆鲜明,我怀疑是脑子出了问题,小题大做,或者是胸无点墨,对人和事掰扯不开,嫉妒掺杂些许的遐想。
现在的我和过去的我判若两人,思想与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1 10:23)
一月十日  星期四  




上午,去新城子看望锡伯族朋友萧昌、文兰夫妇,他们2003年从新疆察布查尔来沈阳传授锡伯族文化、舞蹈、音乐,至今已经过去16个年头了。
女主人烹饪了一桌子具有民族特色的菜肴,大家边吃边唱,忆起那些老歌,不禁合唱起来,打开往事只需一首经典歌曲,打开记忆只需额上一道皱纹。

晚上,去和平区作协商量表奖会事宜,然后到楼下小店小酌,酒过三巡,我忽生感慨,决定在换届之时,主动退出领导岗位,给年轻人让路。
同时也希望老主席届时让贤,却得到了否定,对权利的钟情,使得年迈也不肯松手,过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0 22:57)
一月九日  星期三  




心情,是悬挂在人体上的一架生物钟,电池足了,钟表就走的准确无误,电池蓄电不足,钟表就会慢下来。
心情,同时又是考量一个人耐心与烦躁的试金石,有的人容易因环境而改变心情,而有的人则会因心情改变环境。

在郊外,我伫立于寒风里,脖颈被吹拂得冰凉,内心却一直升腾着恒温。
莫名的力量怂恿着我,让肌体处于亢奋状态,朦胧间挥发出巨大的能量,势如破竹喷发出来,片刻之后又萎靡不振,剩下残喘又不知不觉喜上眉梢。

一堆紊乱的事物堆砌,无从细心打理,警惕与麻痹同时呈现,该不该梳理,没有人引导我方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情逸致

  几度见春春总好。

 

“福,来自一颗懂得布施的心;德,来自一颗懂得宽容的心;智,来自一颗懂得谦逊的心;乐,来自一颗懂得感恩的心。”

礼孩

http://blog.sina.com.cn/54321000ccc网络诗选
好友
加载中…
经典回眸

诗朗诵:等待思念:

作者:万琦 

朗诵:盘丝洞主人

 

http://t.cn/zQbJimV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