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 沸沸扬扬,继之前那个什么狗屎菌,又冒出“你们自己自食恶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派,很好,我就想问问,说这些话的人,到底有没有在公司呆过,跟过项目跟过上司?真的懂得公司生存的人情世故??签过强制为公司声援的合同? 

感谢当年声援小猪的人,这些无疑是她的最好的朋友们,以及已经看清姚非拉面目的人。

但说出“你们助长的恶魔最终坑了你们自己“这话的人,真的知道当时还在签状态的一干作者们当时的处境,对姚非拉的了解,和知晓他们跟小猪之间的关系么? 
如果没有,那么说出这种话的人,无非两种
1:本是吃瓜,看热闹不嫌事大,瞎几把起哄。
2:看似在骂姚非拉为小猪主持公道,实则在搅浑水,刻意带节奏,蹭热度,连带踩那些作者的恶心人。

需知人是会变的,你刚接触一个恶人的时候或许他正待你很好,尽管这个好的出发点就是为了利用你,但你并不知情,对你许下漫天承诺,你依旧会在一定时间内信任他,依赖他。

识人不清如果也能算是恶的话,这世界我看是好不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因为现在项目就我一只画角色的(包括基本体,装备,武器,时装,怪物,NPC,头像 等等·),并且分管场景,3D,动作,视觉效果以及UI,任务繁多,时间紧迫···所以,以往经常性的留过程图变成了偶尔留一个······还好我算手快的。决定在妹子节将要到来的时候干一票·(好像没啥关联···算了,就当满足我无耻的虚荣心,你们随便给点掌声和表扬就行啦~~

这次的过程图是一个小BOSS 非常常见,也没什么设计的花哨,有些怪就是特定造型啊····你非要画个面包怪说是蜘蛛精其实我也没办法对吧(只能喊重画了)··   所以,这个就是往往能被当成坐骑的狮鹫兽。。至于为何要在需求里被描述成小BOSS 只能说明一件事---我们有个任性的策划。

第一张起稿阶段 贴了好多参考图在旁边,一般来说,不贴出来也没问题,但为了表明参考和其它不好的事情(你们都懂)的区别,还是拿出来8一8吧·~

一般来说我的参考目的是非常明确的就是一一结构。 其实当你了解一样物体(且把所有我要画的东西都归纳叫物体吧)的结构后,你就算闭着眼睛也能画出任何想要的角度和透视来。

所以,画画,最简单的就是停留在形式的表面绘画上,而最终你明确的结构~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下决定搬家后我就开始马不停蹄的找房子。
每年年底是北京最好租房的季节,很多在北京工作或做生意的人,提前1-2个月就开始返乡准备过年。

于是没费两天功夫我就选好一处新房,并且这次没有通过中介,省了一整个月的租金
一切都顺利极了,因外在返修防水的事件中,同被恶心到并产生了同仇敌忾的革命情谊,房东老太太在我们提前解约的情况下一分钱违约都没扣,还送了我们一个衣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往前蹭了蹭,问怎么了?
警察满脸严肃的打量了我们一眼,问“你们哪层的?”

我心里打了个突,心想我去,不就是沾了点倒霉的东西么··不会··死人了吧???虽然很讨厌他,但真让他们去死·还不至于。

站在楼门口,颤巍巍的问·到底怎么啦啊?我们能回家么·我们楼上的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其实我很相信有相当一部分人应该和我有近似的认知,就是环境、经历、自身性格、认知、行事方式等等铸就了人性,而气质把一部分人性呈现出来,有时候气质性质强烈的时候,会形成气场。

而我在某种气场特别强烈,强烈到让我感到不适的时候,往往能感应到相对应的或具象或抽象的形态。

这个女人,当时在我靠近后呈现的气场是明确的灰,一团纠缠扭曲的灰挂在她的后脖颈和腰间,

这种东西有个俗称—“脏东西”。

因为不知道其来历,或许是做了恶,或许是被太多人怨怼,或许是在哪里沾染上的,都说不准。

对旁人一般没什么伤害,只是如果不及时驱除或化解,或释放,会导致宿主很倒霉。
如果任其恶化…也许会真的出现意外事故受伤甚至丧命。

我抱着妙妙,靠近她,她看到妙妙像孩子一样挂在我脖子上也似乎有点好奇往前凑了凑。

“这只比那只乖,你怕猫啊?”我把妙妙向她迎过去,妙妙明显表示抵抗的使劲抱住我。
而她则赶紧紧张的趔开,摇着手说不是,说她之前养过,不过被抓伤过,有点怕。

“没见你家猫呀?”我有点疑惑,他们搬家过来那天是周六,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对于我这种必须每天洗澡不洗澡不舒服星人,连断两天水是痛苦的。
特地跑去买了个大桶,翻出家里的盆盆罐罐蓄好生活用水,给猫主们的饮水必然跟我们一样是干净的桶装纯净水,无论如何都不会委屈着这两孩子。
 
原本说好只断两天的水,第二天在楼下遇到他们,被要求再断两天,好,谁让你们在楼上呢,楼下漏水渗水楼上有义务查漏解决的,更何况快过年了,如果真有问题再晚也不好找工人了。

挺了四天,我们下楼查问,男人坑坑巴巴的说没恶化,也没更好,章鱼先生进去再次查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女人站在她男人背后阴测测说无论如何楼上渗水楼上是有责任的,自己辛苦买了个房子不能一住进来就这么倒霉吧啦吧啦的。

我们不会逃避责任,于是请工人来勘测,师傅利索的把我们洗手间墙面凿开了,检查水管状况,说是并没有发现出水点,但由于是几十年的老楼了,防水已然老化,建议我们重新翻修做防水,问了下价格,大概需要1500多块钱。

这过程中楼下女人试图进我屋,被我拦在外边。

不为别的,因为打开门的一瞬间,露西警惕的在我脚边站定低低的哈了一声。

那女人惊叫了一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心里难过,情绪又有些低落,没再玩游戏,打开电脑扒出宫老爷子的《平成狸合战》来看,结果必然是哭个稀里哗啦。

是,就是想哭,想大声哭,想吼开了哭!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负责任的人,养了他们又抛弃他们,他们饿他们冷,他们惊惧孤单,他们受伤死亡,都是业障!!你们这些人!都是要还的!!要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对于异常事物感应方面,我能绝对肯定的说不会只我一个人,但是出于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也好,反感也罢,有些人选择强制自己视而不见听而不觉,慢慢疏远这个层面。
而我,选择认真聆听,顺其自然,我希望会有一天我能帮上一些忙,哪怕力量有限。

露西出现反常行为是在第五天的早晨。 

她焦虑万分的在我脚边走来走去,好几次差点被我踩到。为了避让她,我反被绊到好几次。

当发现我注意到她行为异常的时候,她有点兴奋的跳着跑进卧室,二段跳从床上一个折身上了窗台,躲在窗帘后面冲我撒娇一样的叫。

我正收拾厨房,没理她,妙妙以为可以玩捉迷藏,好奇的也跳上窗台,露西无奈的又跳下来,持续这么几次以后,我发现露西是在喊我去过去。
我手里用抹布擦着盘子就走了过去。
露西从窗帘后面露出脑袋,我腾不出手,只能凑过去跟她顶顶脑门,她在我脸上和脖颈蹭了两下把爪搭在我的脸上,爪心冰凉,我后趔着笑着避开,抬头的功夫余光晃然撇到楼下院子的空地上,似乎有一团什么东西?
没在意,正想扭头走开的时候,突然僵立在当场,不对啊~记得以前楼下空地是空的啊?
而且…那个在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个世界上,
 鬼一直都是鬼,可是,人有时候不都是人。

 

 章鱼先生说,我会好好保护好你,还有露西,和妙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被吼了一嗓子,想了半天,回想起的确见过虾子蜕皮,但是基本上3天左右就蜕完了··
等等,露西一天都在跟我嚷嚷,难道是在提醒我虾还活着。。。
然后我还特地的把垃圾都倒掉了?
彻底晕菜,好吧,我那可怜的虾子到底是死是活,或许如果还有变异的可能,现在已经无从可考。
我坚决不承认我干了件蠢事,但一想起来却觉得羞愧难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个人资料
武啦啦-nana
武啦啦-nan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968
  • 关注人气:1,4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