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陕北秧歌
陕北秧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919
  • 关注人气:8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定义模块

 

王祖文微博
作者详细地址

本博客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作者详细通信地址

陕西省tc市新区长虹北路4

tc市gjsw局

邮编:727031

 

邮箱569637484@qq.com(与报刊编辑专用,其他人勿扰)

 

联系电话:

09193281028

 

 

 

 

 



 文字慰

  运动益身







 

公告

 

王祖文:60年代人,原籍陕北子洲,职为饭碗,文为枕头。用力倾情陕北民俗、散文方面。迄今在《阳光》、《山西文学》、《延河》、《青年作家》、《青岛文学》、《都市》、《延安文学》、《五台山》、《三峡文学》、《寻根》《廊坊文学》、《朔风》、《西部作家》、《北方文苑》、《陕北》、《中国文学》、《天目》、《现在》、 《关注》、《芙蓉江》、《华原》《中文自修》、《文学月刊》、《长庆文学》、《丝绸之路》、《神州民俗》、《金秋》、《延安文化》、《sw研究》、《调研与决策》、《s收与社会》、《西部财会》、《ss-zn》、《中国sw》(sxgs专栏)、《sxgs》《甘肃sw》、《广东地s》、《福建sw》、《草原sw》、《河南sw》、《青岛sw》、《重庆sw》、《苏州sw》、《ss之窗》、《sw快讯》、《长安sy》、《神木》、《山花》、《红石峡》、《三边文学》、《百坡》、《荆山》、《塞上》、《文秘园地》、《高中生之友》《陕北文化》、《西安工运》、《西安人口》、《陕北文学》、《画乡文化》、《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羊城晚报》、《天津日报》、《陕西日报》、《中国s*w报》、《西安日报》、《三秦都市报》、《华商报》、《沈阳晚报》《教师报》、《城市金融报》、《陕西工人报》、《劳动周报》、《秦风》、《安阳日报》《咸阳日报》、《榆林日报》、《延安日报》、《安康日报》、《榆林晚报》、《榆林新青年》、《台湾好报》、《陕北文化研究》、《语文教学与研究》、《陕西青年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等报刊发表作品百万字,作品入选十几种版本,其中,《燃烧的陕北年俗》以不同方式分别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陕西电视台、西安音乐广播台播出,《陕北人与羊肚子毛巾》在《光明日报》发表后,被人民网、环球网、腾讯网、新华网、新民网、天津网、甘肃网等20多家国内知名网站转载。有散文入选中学生课外读物及地方志书。获得过终南文学奖等奖项。作词策划的《子洲人个个争夺魁》被家乡宣传部门推出,在社会上获得了良好反响。作品受到多家主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

 

 原创文章

 

编辑老师们有采用者请用纸条、留言或QQ告知。其他人谢绝随意采摘转载,文章是有知识产权的,违者必究,究之必严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博文
(2018-04-03 08:27)
标签:

散文

王祖文

铜川

s30

 

                                               王祖文


      我从s30年了。30年故事的主轴与写s有着直接关系,仅直接从事秘书岗位、科研岗位就占去了20年。说我对ss文字有感情,已经不是矫情,而是有我生命的融入和情感的注入,有我呼吸的留痕与汗水的结晶。


30ss生涯,如果要对文字进行归档总结的话,无非是两块:一块是大概与自我身高等身的公文文字。这类文字虽然是一种服务性文字,是社会关注度相对有限的文字,但是,我经历过的3s史类的文字却让我在今天有了新的认识。当初编辑这些文字时,连我本人也没有想到日后究竟有多大用,但是,直至经历了,才知道这种文字的史料价值是最独特的、最珍贵的。记得第一本s史类文字出自我的一个老领导之手。由于当时印数过少,待我们编辑第3本时在全市找遍了都没有找到。我们第一次感受到当初几乎太多的人都认为用处不大的书在时隔27年后有了大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后,自己对公文类文字的敬重从内心里加深了很多。自己明白对这些文字的敬重,就是对一种历史、一种岁月、一种情怀,一种精神,一种职业之根的敬重,就是对一种生命体温的敬重。是的ss先辈是不会说话了,但是这些文字依然活着,没有死去,是这些公文文字为我们搭起了和前辈对话的通道,搭起了我们后人向他们学习的桥梁。另一块文字是属于自己业务时间写的sw文学类等文字。这类文字发表在面世的刊物上,从量上说,在空间里堆放已经几乎成了一种累赘,每次搬家,成了一种负担。从质上来说,别人或许不以为然,但是与我个人而言,我非常看中,犹如自己的孩子,哪怕再不行,自己依然用心爱戴。因为那是饱蘸自己心血的作品,那是自己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结出的生命果实。


我的这些文字,大多是纸质上完成的,不少是在晚上与节假日写出的。可以说这30年,我的情感、我的智慧、我的生命都在这些文字里留痕了。我对这些文字的感情和故乡一样深,和亲人一样爱。它是我爱ss的结晶和见证,它是我生命没有虚度的见证。


30年了,无论经自己亲手写下的公文、还是从自己手里出去的ss情感类文学作品。自然会有一些闪烁过亮光的作品,自然会有一些给自己带来荣耀的作品,有面向海外读者的,有上过电视台的,有进入地方志书的,有由官方出资打造MV作品的,有被选入中学生课外读物的……


今天无论是触摸自己的果实,有一种置身秋天田野里的感觉,感觉播种之苦已经被果实之香收获之喜所代替,感觉一个人只要笔耕不辍,尝遍冷暖,吃尽苦头,沉潜下来,挑战自我,总有自己欣慰的那一天。


 不知怎么,在这个时刻,对给自己带来荣耀的这些东西恰恰未必能永远刻骨铭心我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我写s的难堪至极和尴尬不已的起点,让我们把时光的帷幕拉回到1988年吧:


 那是一个高山小镇——陕西铜川陈炉,这里离山下的市区有30华里,镇上的街道大概有600米长,sws只有5人,这里是山路,出行连自行车也骑不成,主要靠步行。置身这样的环境年轻人非常不适应。因为我是一个异乡人,在这里举目无亲。我想用笔为我开路。但是,那时,刚参加ss工作不久,对s一窍不通,不知写什么。人在特殊情境下,往往会做出一些不太正常的事来。大学时期,我在上海的《中文自修》头条刊物发表过近4000字的文艺赏析文章。没有想到此刻我竟然落魄到这种地步!我在这里无奈写了第一篇涉s消息偷偷投稿了区广播站,这篇新闻稿百字左右,后来收到2元稿酬。如此低的起步,如此低的级别,如此低的理想,我没有敢给任何人说,但这确实我发表的第一篇关于ss的文字。


    我从来与诗几乎无缘,这可能与我大学期间看的理论书籍偏多有一些关系。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的第一篇发表的涉s文学作品竟然是一首小诗。那是在一个收s回来的傍晚,我无意在一本刊物上看到一首诗是《我的梦》,具体是什么行业的人写的,已经没有记忆。我看了就感觉别人能有梦,我这个山上收s的人也可以做梦写梦,就模仿起来,写了不到10行,投给本市的地方党报,后来这首小诗竟然发表了。


     这就是我写s的真正起点,这起点低的几乎到了不能再低的地步,这起点今天说出来确实令我羞愧。但是我又太感谢这样的起点,因为没有这个卑微的起点,就没有我后来的一切。


       我感觉我好比一头驴子,一旦跃过这个起点,我就会自己唰唰地抽自己几个响鞭,而且每跑一段路程抽几鞭子。我知道我是有惰性的,每隔一段时间如果自己不抽自己几鞭是不行的。因为我发现一个人超越自己人生极限的多种可能性。


 这个起点在别人的眼里真正叫不值一提,但是,我不管什么时候我只要想起这个起点,只要我抚摸到这起点的文字,我感觉我不单纯敬的是当初的幼稚的文字,而是敬拜那种起点的气场,敬拜那种挑战的姿态,敬拜那种清澈的情怀,敬拜那种幼鹰向往蓝天的目光,敬拜自己对自我的那种气吞山河的超越。


从起点出发,走到今天,我依然不愿懈怠;从今天回首往昔,我真的不后悔。

 

                       《西部财会》2018.3

      《河南国税》2018.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说高家沟人牛不牛




(我的老父亲)

你说高家沟人牛不牛

王祖文

黄土深来黄土厚,

咱出生在子洲高家沟。

这村庄历史久,

清朝庙宇山上留,

很难追溯源与头,

四五百年没虚构,

人员来自大槐树,

种地之外有游牧,

民族融合战事稠,

先民种地靠撅头。


高家沟山洼陡,

祖祖辈辈都受苦。

从小饥饿饿肚肚,

满庄没有一家富,

家家户户都勤苦,

累死累活天天受。

受来受去汗珠流,

有人讨吃有人愁,

有人失学有人哭,

有人光棍吃苦头,

神仙看见都发愁。


土地瘠薄人思富,

农田基建满山修,

两道坝滩前后筑,

当年修坝实在苦,

饿着肚子天天修,

一天报酬四角九,

长辈功绩大地留,

恩泽后人都有福。


春雷一声震天吼,

改革开放机会稠。

村里走出包工头,

粉刷匠人成气候。

一排排窑洞他们修,

一个个美女娶炕头,

一对对新人好风流,

粉刷匠活的有派头,

有的转行跑出租,

有的县城买洋楼,

有的省城贩石油,

有的在外当工头。

高家沟穷根斩断头,

这手艺人赚钱票子稠,

你说这粉刷匠牛不牛?


树有根,水有头,

高家沟风水是一流。

前沟后沟五里路,

村里修的水泥路。

高山顶上玉皇住,

祈福上苍常保佑。

嫁出女客家家富,

各自后人成气候,

各大城市展宏图,

北京地盘闹世务,

有的富的能流油,

有的游逛到美洲。


高家沟,人勤苦,

八十老上山出工稠。

早出工,晚受苦,

营务庄稼从不误。

编织辛勤手艺有,

弥补家用榜样树。

老婆刨的野扁豆,

能买票票四千九,

好名传到省外头,

感动儿女泪花流,

你说老人牛不牛?


(我的母亲与三弟)

村里还有养植户,

养羊养牛又养猪,

羊财发的成气候,

养牛的能娶好媳妇,

养猪的可以起高楼,

养鸡的高兴的常跳舞,

养驴的犁地庄稼收,

你说养殖户牛不牛?


(图片作者:冯磊)

高家沟村风好淳朴,

一家有难八家扶。

情意浓浓涌暖流,

重学重教重读书,

上学全到城里头,

戏台修在后坝头,

老汉看戏不想走,

游子回乡有根由,

孝老扶贫常带头。

村里老人常留守,

不给儿孙麻烦留。

自食其力能力有,

生活自理心有谱,

每天聚集解忧愁,

串门就在那坝口,

院落啦话笑声稠,

古今中外智慧留,

你说老人牛不牛?

(图片作者:苏卫兰)

高家沟,能人有,

高强说书美名流,

秧歌唱的天地秀。

考学出去人才有,

出门工作遍到处,

各行各业出锦绣,

有的名气响五州,

有的贡献留史书,

有的作品能传授,

有的人物成楷模,

有的学子访欧洲,

有的已成名教授,

有的钻研是神舟。

你说考出去的牛不牛?


高家沟,小山沟,

初看就是窄沟沟,

再看坡洼还是陡,

烂皮袄里裹珍珠,

山沟沟里出俊秀。

庄风好,环境酷,

人务正,能吃苦,

山清水秀胜别墅,

人杰地灵住不够,

一代更比一代牛,

今天赶上好时候,

人人都在争上游,

幸福的歌儿不断头。


(我的三爷)

                                                    摄影:艾军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陕北经典场子秧歌缘何衰减

 

                         王祖文



             





                  图片:横山白燕子


     陕北子洲剧团二人场子视频

       


                  (照片出处:苏卫兰老师美篇)


陕北秧歌中的场子秧歌是陕北民众苦难生活中绽放出的快乐花,是压抑中绽放出的快乐花,是痛苦中饥荒中绽放出的人性花,是一种痛苦生活的逆反花,是一种陕北人智慧的集中绽放花,是黄土地的天性的幽默花。 时光发展到今天,场子秧歌(二人场子、四人场子、八人场子)虽然在人们经常看到的大秧歌中有,但是魅力普遍明显弱化,韵味普遍明显淡化,表演时间普遍明显缩化。大多基本就是三、五分钟,即便在这三、五分钟里,也很难有我们早年看到的那种魅力呈现的,现在更多的秧歌有向当代同质化的舞蹈偏移的倾向。我们陕北人曾经深以为自豪的秧歌中的场子秧歌为什么出现这种衰减原因呢?我想深层原因在于:

 

 吃苦原因:无论二人场子四人场子八人场子,是需要体力的,需要吃苦的,现在社会普遍浮躁,人们吃苦精神淡化,二人场子中的实体动作甚至被假招式、虚动作、微动作、弱动作代替。更主要的是二人场子四人场子八人场子表演时需要的是表情到位,意趣、情趣、理趣到位,这些东西到位了,才能传神才能吸引人。这些东西要到位,没有基本的角色内涵理解与基本的舞蹈功夫是不行的,这种艺术没有从小的练习与积淀是不行的,所以这样魅力不减弱才是怪事情。另外,从秧歌队员到导演确有不少人不愿意费这样的心出这样的力钻研这样的艺术了,这不能不说浮躁是疏远淡化这种艺术的一个原因。

        


          (照片出处:苏卫兰老师美篇)


 子洲秧歌精彩爆点视频


 功夫原因:现在能表演能有时代魅力的吸引人的场子秧歌的,基本是文化馆为核心的一些专家们。民间虽然也有,但不是很多,多数年轻人基本功根本就没有,就不具备,让这些没有基本功的人耍场子秧歌那不是天方夜谭?这些人耍文场子没有文气,耍武场子没有武功,更谈不上传神了,难怪疏远场子秧歌?让年龄大的秧歌队员表演场子秧歌体力受到了一定限制,也难以展其美妙理想风采。




              (照片出处:苏卫兰老师美篇)


 土壤原因:艺术的兴盛总是与它的土壤与时代相伴相生。场子秧歌本身是苦难时代逆反出的快乐花,现在,社会好了,时代进步了,但是人们身上的幽默元素、快乐元素却未必同步发展了,相反,在某些方面却有所退化。美的经典的艺术往往是苦难的副产品和派生物。就如历史上因苦难生活流传下来的那些经典信天游一样是一个道理。正如马克思说的艺术生产与物质发展不同步一样是一个道理。这种原来的苦难生活的逆反花却枯萎退化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原因。

 

 开化原因:以二人场子为例,多的是表现两性调情逗情逗趣的产物。在封建时代,在改革开放之初之前,这些东西挑战人们当时的观念与审美习惯,所以人们惊艳喜欢这种顺乎人性的东西。在生活中往往难以得到的东西在艺术中得到,满足了表演者与欣赏者的饥渴心理。时光发展到今天,原来只有在艺术中才可以光明正大表演的东西现在几乎已经生活化,现实化了,人们似乎对这样的东西欣赏的激情在衰减,导演也似乎在这方面的兴趣在衰减。同时,作为演员和导演在这方面的传承与创新的动力钻研也在衰减,这不能不说也是一种原因。有一位秧歌导演说的好:现在新时代小年轻导演根本就没有见识过什么是好场子秧歌,甚至包括这些小年轻导演的爸爸妈妈都未必见过,让他们传承就岂不是大笑话。

 


             (照片出处:苏卫兰老师美篇)


综合即兴原因:场子秧歌虽然基本的套式大体一致,但是以二人场子为例,它更多的是一种综合艺术:有传统秧歌的成分,有街舞艺术的成分,有武术艺术的成分,有戏剧艺术的成分,等等。与此同时,它还是一种现场即兴表演的艺术,即便是同一名知名场子演员,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他们在动作、神态、情态的表现方面也是有差别的,那种即兴的改动性、细微的差别性、随时的创造性都是存在的。越是名艺人,这种随景随场随情的变化性往往越大。所以,看似外表是一种固定的艺术实则内里千变万化,变幻莫测。特别是神态意态情态、意趣理趣情趣方面的这种变化性使得陕北秧歌中的场子秧歌成了一种稀世之宝,成了一种只有黄土地上的艺术家们才能表演的伟大神奇艺术,成了一种世界舞蹈艺术中外地人们几乎很难复制和模仿的独特艺术。正是这种原因,对于今天的秧歌队员而已,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表演这种综合即兴艺术的,这也是不少秧歌队以当代的舞蹈大量替代场子秧歌的一个原因。

 

陕北场子秧歌是中华民族一种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传统陕北秧歌的精华,保护传承是毋庸置疑的,在此基础上,谈创新说发展才是正道。 陕北人耳熟能详的故的著名绥德籍艺人李增恒,艺名为六六旦,在民间产生的影响至今让人怀恋。民间流传“宁看六六旦、不吃油捞饭”。他的扮趣美、表演美有诗为证:“老头巧把姑娘扮;挥舞彩扇百花绽,年过花甲‘六六旦’,行如流水好身段。当年进京去会演,‘六六旦’把人迷倒一大片;中南海里把艺献,主席夸完总理赞。”这就是陕北场子秧歌大师表演的魅力影响。现在,正宗的场子秧歌出现衰减的现象确实让人心疼,尤其是民间表演时的衰减确实需要方方面面引起高度重视,这是祖先创造的惊世瑰宝,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让其断流。瑰宝永远是瑰宝,美妙的艺术总归是美妙的艺术。不管以什么原因引起的衰减,它的宝贵性,唯一性,不可替代性永远是美丽的、重要的。老百姓喜欢这样的艺术!人民币可以无限地增加和存储,这种东西的衰减与丧失就成了上对不起先人,下对不起后人。我们不可不高度重视,身体力行予以保护传承发扬!


            《榆林日报》2018.3.15

                 第95篇


    (发表文字个别有改动)

    《今日子洲》2018.3.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陕北秧歌:


     

   潮照片 锐观点


                ·2018子洲印象·



      子洲秧歌指挥:旋风

                                   王祖文




                                                            (摄影:艾军成老师)


    我离开家乡久了,子洲秧歌究竟藏多少龙卧多少虎是不知情的。导演更是陌生的。

    子洲摄影名家艾军成在他的微信群里发了两张图片,是一个穿黑衣服的女孩,是秧歌导演的镜头。我看到这个女孩导演的姿态极为有趣,那是一种投入的有趣,一种传神的有趣,一种引来掌声的有趣,一种灵魂在场的有趣,一种自己将自己完全燃烧的有趣。这个黑衣女孩导演就这样进入我的视野。

    第二次注意到这个黑衣女导演是在苏卫兰老师的正月十五子洲秧歌的美篇了。我再次发现了这个黑衣女孩导演的两张静态照片。这次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在意。


        
                                                  

                                       (摄影:艾军成老师) 


真正让我第三次引起注意的是正月十七子洲广场的秧歌会演。我看了几个小时的直播。看的眼花头鸣,实在提不起精神。蓦然间,这个黑衣女导演上台指挥了。她的两臂伸开的姿势与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图片姿势如出一辙。只见她:双手臂几乎一秒不停地挥动,那种姿势是将帅指挥千军万马的姿势,是臂出舞随的姿势,是意随掌动的姿势,是潇洒出一个活脱脱的独特自我的姿势,是彰显子洲人争夺魁、能夺魁、定夺魁的姿势,是彰显我是子洲人,子洲人能成事、必成事、成好事的姿势。这种姿势是子洲人的姿势,是子洲姿势的代表,这种姿势是中国姿势的体现。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夸奖,是满屏观众赞语的体现。



                    (摄影:苏卫兰老师)


     子洲这次秧歌会演直播,赢家千万人,但我要说这个黑旋风是冒出来的一个赢家。这是一个指挥起来心到意到情到行到影响到的导演。

       
     

        (摄影:苏卫兰老师)


   望其照片,年龄很小。我想:假以时日,这个黑旋风会旋转出风浪的。她就是子洲的秧歌新派导演张盼 !








 陕北秧歌的未来走向


                           王祖文

    千年老根黄土埋,陕北秧歌渊源在。陕北秧歌是传统农耕文化小农经济时期的产物。是先民祖先与自然不断融合的产物。在生活维艰、生存维艰、生命维艰的漫长历史时期,陕北秧歌与民间祭祀密不可分,具有古代巫术蕴意,具有娱神娱人特色。

    绥米脂县志记载:明清时期,当地秧歌每逢春节,庄庄户户,众人闹腾,已成风俗。时光发展到今天,陕北秧歌的敬神娱神功能淡化,陕北秧歌曾经的宗教功能淡化,陕北秧歌的乡村源头自发娱乐功能淡化。




                         (照片来自艾军成老师微信群)


    未来的陕北秧歌的走向如何?肯定地说:陕北秧歌正在从曾经的农耕文化特色变为城镇化特色。由土转洋,现代舞蹈化元素大量融入成为势不可挡的潮流。舞蹈语汇更多地体现城市化信息化话语的色彩,更多地体现一种复合化的美学色彩。传统的经典的秧歌的东西在不断流失,保护将变的格外艰难。发展不外乎三种路径:一种带有陕北符号化的个体健身活动;一种以政府旅游业发展为目的的特色经济助演活动;一种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目的的专业文化活动。

     
我多次呼吁注重保护传承陕北秧歌经典的土色土香的东西,尤其是传统的小场子秧歌,再不注意保护传承陕北秧歌就和东北秧歌山东秧歌安徽秧歌没有什么区别了,就成为美国舞蹈俄罗斯舞蹈欧洲舞蹈了!

这就是陕北秧歌的自然命运与发展路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走了,《人生旋律》在

 

                          王祖文

 

胡广深老人逝世,遗体捐献红十字组织,听到这个消息,心中陡然升起无限悲凉。今秋我和他还通过一次电话,谈论他这一生的文字生涯。他给过我不少鼓励与期待,这位从来没有谋面的好老人走了,这位给我寄过书籍衣物的老人走了,这位给我写过鼓励我文章的老人走了,这位近20年来一直伺候老伴王姨的老人走了,这位榆林的老报人走了,这位经常爱说文学是表达真善美的老人走了,这位受过人生磨难的老人走了,这位时时刻刻牵挂家乡发展的老人真走了……想起了前些日子答应给他写的文章,以此作为对胡老先生的悼念,愿他在天之灵能看到这篇文字。

 

远在京城的老报人胡广深老师寄来了他的自传体长篇小说《人生旋律》,面对这位八旬老人的辛苦之作,起初我并不敢给予多么高的期待。细细拜读了他的《人生旋律》,这种疑惑终于解除了。我个人感觉这本书的价值在于三个方面:

 

一本沉甸甸的人生档案。胡广深老师为榆林的宣传事业做出了自己的应有贡献,同时在文学上早年成名,后天因多产而果实累累。但是时代的不幸造就了他个人的不幸:大学期间因为发表小说不仅成了学校的异类,而且让美好的爱情离他而去。文革期间,受尽磨难,让他的人生再次遭受不幸。所幸的是即便在磨难期间,他依然利用假名发表了一些文学作品。自传体写法要么容易放纵主观情感,过于彰显主体情怀,要么容易发泄个人私情私欲而失控。但是,这部长篇在这方面非常有节制,处理得很是得当,让读者的欣赏始终处在一种适中而愉悦的情境中,在这种情境中我们透过对一个生命个体命运的考察来认识他所经历的时代,从而为今后的生活提供一些思考。

 

真善美思想的优美表达。这本书的最大价值就在于不是一味地宣泄个人苦难与不幸,而是在种种不幸中挖掘社会中的好人好心好行、表达人性中的真善美。在作者考师范时,遇到了好人马老师。在大学入校遇到马部长,在投稿时遇到了好编辑何书玉,在文革磨难时遇到了地委的王部长,等等,是他们将他帮助成好人、成社会上有用的人。最让我感怀的是当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时,自己害怕连累妻小,主动与妻子提出离婚时,妻子带着家里仅有的三元钱,买车票花了两元八角钱,剩下的两角钱欲买一个小瓜钱不够时,老农竟然一分钱都没有要,夫妻俩相遇后互相礼让吃小瓜的情形真让人落泪。妻子对他说:“你大放宽心,总有能说清楚的时候。”人性的美、爱情的美在这里彰显到了高潮。

 

简练自然朴素本真的文笔。这部长篇小说作者承袭了他以往众多作品的那种朴素简练的风格,没有拖泥带水,没有枝枝蔓蔓。这应该与其长期从事新闻工作的职业影响有一定关系,当然也与其本人的审美主张与艺术追求有关系。记得家乡拓毅老师说过:“汪曾祺、杨绛先生的文字都朴实自然、平白如话,直陈生活点滴,几乎看不到任何修饰,可是读者读之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胡广深老师的这部长篇小说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境界,这个我不敢妄议,但是有这样的努力与倾向却是毫无疑问的。

 

一位八十岁的老新闻工作者,一边要伺候17年前换过肾的老伴,一边能拿出一部质地不错且有认知价值和社会价值的长篇小说,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可喜事情!这种对文学的追求,对生命价值的追求的举动值得太多的人深思。

 

胡广深老人走了,但他的《人生旋律》在!愿老人一路走好,盼他的亲人节哀!

《榆林日报》2018.1.10

         第95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拓毅:乡村民俗文化立言人

 

                   作者: 王祖文    

 

拓毅老师新出版的了四部民俗文化新著,我是由衷地替他高兴。高兴的是在这个社会上,总有一些为了文化的事情逆着热闹的世风行走的人,总有一些把文化保护与传承的事情看得比金钱、地位都重要的人。子洲的拓毅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个带着乡间泥土气息的文化人。

 

拓毅老师的四部民俗新著分别是:《乡村物语》、《乡村风物散记》、《留住乡愁》、《敝帚集》。著名作家和谷对他的评语是:“为文注目乡间人物、景物、器物,独立散文群,烟火兼秘史,甚为高蹈。点赞。”他的这些文章我之前几乎每一篇都是认真读过的。我对其关注有这么几层原因:一是我是农民子弟,天然情感所致;二是我离开故乡时间很长,需要从这些东西里面捕捉信息与营养;三是一种爱家乡爱陕北的使命想共同为陕北民俗文化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正是这样,我不能不认真学习,不能不认真拜读。

 

拜读后我的最强烈感受是:他非常勤奋,勤奋的几乎到了每天都动笔的地步,完全是一种劳模的姿态在行进。前些年,回家乡和他交流过,他的口头禅就是每次出门不能空手而归,都要记录一点所感所见。正是这种勤奋成就了他的四部新著,如果说这个不足为奇的话。那么他写作的视角之辽阔、之细微、之深入,就不能不令我敬佩。他的视野与笔触所及,写到了乡村的方方面面,甚至一般人唾弃远离的东西他都涉笔成趣。以写乡村的粪圐圙为例,按照常理说,这种题材能发幽思微,由脏写出香来,没有相当的思考、阅历那未必是可行的。但是,他做到了。先说他的深度:“上世纪四十年代延安《解放日报》上登载的有关子洲的通讯报道,其中一篇写道:苗区五乡佟家坬村“拓廷阳六十二岁了,过去是个半二流子,今年计划拾粪一百口袋”。佟家坬村是我的老家,拓廷阳是我二爷。《解放日报》上能有我村的消息,虽则称我二爷‘是个半二流子’,可我读来仍觉亲切。我想,我二爷计划一年内拾一百口袋粪,那也就只能是‘计划’而已,真正要拾一百口袋粪,谈何容易?根本不可能!”,给人一种历史的纵深感和作者自己的独立判断。紧接着,他灵机一顿,用一个笑话进行道德针砭,这个例子是:“有一姓王的拾粪老汉,在邻村交结下了一个‘老相好’。他每过几天,就要到“老相好”那里走串一回,去时还捎带得沿途拾粪,是谓“两不误”。临到老相好”家时,他便将粪筐与拾粪铲搁置到路畔上面,然后,背操了手,悠悠向‘老相好家’走去。可说也奇怪,他每次从‘老相好家’出来,发现粪筐内的粪都是不翼而飞,变得空空如也。后来,他就变着法子藏匿粪筐,可粪筐内的粪便照样所失无遗,于是,他就纳闷:‘日怪!难道有人一直在暗中监视着我?看来以后得谨慎呀!’其实,这事儿一点儿也不蹊跷:就在他去与他的‘老相好’幽会时,村中另一拾粪者早关注上了他的粪筐,一见他背操了手,悠悠向‘老相好’家走去,就将他粪筐内的‘收获’偷偷打劫一空。”这样写,一种趣味、一种诙谐、一种快意就出现了。如果仅仅止于这些,那只能说有些喜剧味道,还似乎不能说明太多的东西。作者接着这样收尾:“ ‘粪圐圙’是从什么时候起逐渐销声匿迹、退出农家院落天地的呢?估计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现时,在农村里,大片大片的农田已被抛荒撂种,就是肥力极强的人粪尿与猪羊粪便也没人往田间运送了,还有谁会去建那臭气熏天的‘粪圐圙’积肥沤肥呢?”一种哀叹、一种惋惜、一种留恋跃然纸上。这种思想、这种情感在插科打诨、在看似闲笔的叙述中已经传达出来了。如果我们往深里究:我们就发现他写粪圐圙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寄托,是一种对农耕文化物事的缅怀,对乡村文化的一种回望,对传统民俗活动的以现代方式般的留存。

    拓毅老师写农耕物事极其宽泛,从各种乡村植物、各种动物、各种匠人、各种节日、各种吃食、各种农具、各种市场服务场所、各种地名,等等,总之只要您能想到,他几乎都能写到。他写作的个性化特色有这么几个方面:一是追根溯源,从辞书史书中找根须;二是几乎是白描式地进行写作,很少夹入主观评述性的东西。说明性的写法占了不少比重;三是往往用讲故事的方式讲一些直接或间接所经历的或让人哭或让人笑或让人思考的东西;四是弥漫和笼罩着一种极其强烈的民俗色彩。如作者在《亲近泥土,尊崇地母》“记得小时候,父亲每到惊蛰节,便扛上犁具、吆着耕牛到田地里去祭奠土地:在地上划一个圆圈儿,焚香烧纸,然后深深地叩头祝祷,祈愿新的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平时,每在地头吃饭打尖,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筷子夹起第一口饭粒,洒在土地上,让土地神先飨。农人还视每年的农历二月二日为土地神诞,入夜时分,在高山之上,点燃篝火,敬以香炷美食,以祈土地神保佑一方平安,赐福于周遭民众。无论是深宅大院的豪门大户,还是寒窑柴扉的贫民小户,都在窑洞门脸上嵌有土神神龛,敬祀着土地神祗,逢年过节虔诚膜拜,丝毫不敢敷衍。”这种民俗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给人一种民俗文化非常浓厚的色彩。这种文字的意义在于对年轻人是一种民俗文化的启蒙与普及,让更多的人们知道对土地的感恩意识,敬畏意识,从而知道农事稼穑的艰难与不易,知道生命给养的艰难。

 

我们聚焦拓毅的新著与文章,至少可以透视文化人心目中的意义来:拓毅老师几十年如一日在乡村民俗文化的园地里笔耕不止,他在客观上成了陕北大地的自觉的民俗文化的记录者、保护者,这种以个人的努力成书成卷的文化留存在今天显得格外珍贵。因为传统民俗文化的流逝已经势不可当,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抢救性保护。在这方面,他无疑是一个相当出力、相当出彩的民俗文化作家。他的所作所为的更大意义在于:极好地以文化自觉的姿态弥补和填充了专门的文化机构所没有做到位的事情,而且是几乎不计成本地做。言及民俗文化如何保护一事时,绥德的知名地方民俗文化专家李贵龙先生感慨地说:我们在这方面的保护工作尽管成绩很大,但要做的事情太多,拓毅先生在这方面确实做了很多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很难得!

 

他所做的事情,我们宜放在未来的时空坐标上去认知。当我们20年,3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点上回去摸着自己出生窑洞的家门无法进去,双腿跪地,泪流满面时,那时回过头来,静静地读拓毅老师的著作,那时这些文章自会说话,价值自然会出来。 拓毅老师凭着一种自我的文化自觉来如劳模般笔耕不辍,劳累是他自己的,芳香却是属于黄土地的。从物质的意义上说拓毅老师在做一次又一次的赔本的事情,但从精神与文化的意义上这是一种让人钦佩的文化留痕的举动!

拓毅这些书籍的价值是民俗学的价值,是乡村传统文化的价值。非常遗憾的是我们认识不够,这样就造成了对这个退休老汉所做事情的认同不够,对其文化成果的尊重有限。

 

陕北的实体民俗馆,实体乡村文化保留建筑这些年每每兴起,但是对应文字成卷的可以归档的东西却是如此的奇少。这就是拓毅的意义,这就是推荐拓毅老师这些著作的意义,这就是民俗文化学的纸质留存的意义。

 

拓毅老师比我大7岁,年龄长,阅历广,读书多,修养好,外界的冷热他都欣然以对。他就像乡村的庄稼汉,只管埋头耕作,至于其他,似乎与他无关。这种境界不俗,在当下显得尤为难得,这恰恰成了他自我前行的一种特殊动力。

    他是陕北乡村民俗文化的立言人!我就想,如果在家乡办一个独特的乡村民俗文化博物馆,他的这些文字可是派上了大用场的。如果我们把民俗博物馆看作是一个特殊的文化旅游景点的话,那么拓毅老师的这些书籍就是非常好的旅游代言人。而且独葆青春,具有天然的魅力。

 

我有理由期待他为陕北民俗文化传承与保护工作做出更大的成绩。

 

      子洲政府网站 2018.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拓毅作品的随感

 

               

                                                

拜读拓毅老师的四部民俗文化新著,我的内心是非常复杂的。复杂在于拓毅老师把自己一生的心血,一家人的不少财富都押在这书籍里了;复杂在于拓毅老师是个老实人,不善于对外沟通公关,这书籍要达到的社会效果他考虑的极少;复杂在于他的脸皮极薄,不会让各种有影响有能量的人为之宣传助力;复杂在于至少子洲或者榆林应该有一场层级不低的文学甚至最好是民俗文化学者有一场关于这些果实的座谈会研讨会。这些文章其实在成书之前我都认真读过。我想我的认真和所有人的认真不是一个语境。因为我真正视拓毅老师为师,视他的文章为师。我的一些民俗文章就是在他的文章的基点上形成的,有他文章的鲜嫩的营养。我有一个也许和所有人完全不同的观点:拓毅老师的文章不能仅仅局限在文学层面认知,更不能局限在乡土文学的层面认知,而应该放在民俗文化的层面,放在地域文化的层面认知。有这样的站位还似乎不够,而且要放在未来的时空坐标上去认知。当我们20年,3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点上回去摸着自己出生窑洞的家门无法进去,双腿跪地,泪流满面时,那时回过头来,静静地读拓毅老师的著作,那时这些文章自会说话,价值自然会出来。这不是我高抬与赞美他的心血之作,而是我自我独特认知决定的独特判断。基于此,面对故乡的方向,高举拓毅老师的大著,恭恭敬敬鞠躬致谢致礼!

             《陕北文化》2017年冬之卷

                                                                   

                  

 

欣闻有关方面将举行拓毅老师文化成果研讨活动,我在外地表示热烈祝贺!

 

    拓毅老师凭着一种自我的文化自觉来如劳模般笔耕不辍,劳累是他自己的,芳香却是属于黄土地的。从物质的意义上说拓毅老师在做一场又一场的赔本的事情,但从精神与文化的意义上这是一种让人钦佩的文化留痕的举动!

 

   拓毅老师的书籍面世以来,我有意从两个纬度进行密切关注,一个看媒体怎么关注,一个看文化人以怎么样的视角评论和审视。但是,令我非常失望的是媒体关注的在子洲之外我看到两家。文化人的评价也令我非常失望,太多的是从文学的角度切入。这是家乡文化界对退休老汉拓毅老师的忽视和误读,这也是民俗圈对拓毅这个退休老汉的慢待和疏落。

 

     拓毅和我非亲非故,但我必须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表明强调一个观点:拓毅这些书籍的价值是民俗学的价值,是乡村传统文化的价值。这两个纬度远远比文学宽泛而精准。非常遗憾的是我们重视不够,认识不够,这样就造成了对这个退休老汉所做事情的认同不够,对其文化成果的尊重与礼仪不够。

 

陕北的实体民俗馆,实体乡村文化保留建筑这些年每每兴起,但是对应文字成卷的可以归档的东西却是如此的奇少。这就是拓毅的意义,这就是推荐拓毅老师这些著作的意义,这就是民俗文化学的纸质留存的意义。

 

拓毅老师比我大7岁,年龄长,阅历广,读书多,修养好,外界的冷热他都欣然以对。他就像乡村的庄稼汉,只管埋头耕作,至于其他,似乎与他无关。这种境界不俗,这也许成了他自我前行的一种特殊动力。

 

他是子洲、是陕北乡村民俗文化的立言人!我就想,如果在家乡子洲办一个独特的乡村民俗文化博物馆,他的这些文字可是派上了大用场的。这个梦也许在10年,也许在20年后。我深知这些东西没有经济作支撑,想也不要想;没有眼光做支撑,梦也不要梦!

 

我也担心:在那个时候,后人们已经对先人的这些民俗文化越来越陌生甚至弃之一旁的时候,甚至把麦苗当韭菜的时候,那时候说什么也没有用的。

 

                        2018.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1 19:04)
标签:

2017

王祖文

总结

2017年我的主题词

 

                         滴痕

 

     2017年,我个人的主题词:半滴痕

     人在世上的过程,本身就是生命留痕的过程。对于普通人而言,这痕太弱,甚至往往到了忽略不计的地步,所以大多不便提及。但是自己也如果彻底忽略的话,那就真是活到尘埃里去了。


    说生命留痕,对普通人而言,似乎有些大,但是说心灵留下半滴痕,感觉还是可以的。

 

     2017年,我留下了半滴痕,小而微,弱而淡,如风如水,说逝便逝。不过是自乐自娱,心灵抚慰而已。


       这一年,为家乡写了一首歌,千回百转,过程够难,总算推了出来。个中艰辛我用《黄土地飞出一首歌》作了交代。对别人弄这种事,收获的是快乐名利,对我而言,犹如让山羊给母牛配种似的。

    收获是如此可怜,好像穷人家的那点家产似的。足以说明我连一滴也配不上,所以就用半滴照镜吧!


      一年只是挣的半滴痕哪!


    

 

  

            2017年创作成果统计

 

                            散文

 

1.《遥远的高渠中学》《榆林教育》2015.3

                      《米脂教育》2017.1

2.《燃烧的陕北年俗》《榆林日报》2017.1.13

                    zg¥sw.报》2017.2.3

 3.2016年陕北唢呐喜悦与忧思》《延安文化》2016.4

4.《冬寒却被春风暖》》《榆林日报》2017.1.26

5.《陕北年俗浓重之谜》子洲县人民政府网站2017.2.4                 

《榆林日报》2017.1.26

6. 《陕北人与唢呐》《金秋》2016.24

7. 《炕桌情怀》《铜川日报》2017.2.22

                       《河南gJs2017.2

8《静静的滋味真好》《广东5地&方s#w2017.2

9.《陕北唢呐与礼仪文化》《日新》2017.1

10.《子洲明天卖点在哪里》《陕北文化》2017春之卷

11.《神秘的陕北年俗》《榆林新青年》 2017.1

12.《改变命运的老炕桌》《沈阳晚报》2017.4.11

13.《马翔越响越亮》《延安日报》2016.6.6(去年未统计)

14.《一管唢呐黄土风》《神州民俗》2017.5

15.《文化合作出合力,s.s工作展新颜》《陕西gYs2017.4

16.《扶贫叹》《榆林日报》2017.5.13

17.《低保》《榆林日报》2017.6.9

18.《高原秋色》《陕北文化》2017年夏之卷

19. 《人生的滋味》《榆林日报》2017.7.4

               (Rs的况味《s*s2z$n》2017.10)

20.《妈妈在乡下》《榆林日报》2017.7.15

                    《陕西g.-s2017.8

21.《陕北秧歌伞头的即兴才趣》《榆林地方志》22..《为家乡祈福鼓劲》《榆林日报》2017.8.11

23.《话说陕北的二人场子》 《延安文化》2017.1

24.《秋收乡景》 子洲县人民政府网站2010.10.9

                 《榆林日报》2017.10.25

 25.《黄土地飞出一首歌》发表于2017.11.15《今日子洲》

         《榆林日报》2017.12.15

26.《读拓毅散文有感》《陕北文化》2017.冬卷


 

  

 

                       入书

 

1.《一个人的纪念碑》收入《寸草春晖》一书

2.《闲说作家拓毅》收入拓毅先生的《敝帚集》

 

 

                        论文

    发表8篇,略。


                             文集


 

    编lun文集一本。略。

 

                           助促

 

1.2016年来对陕北唢呐传承保护的多次呼吁见到效果:2017.2.162.17,家乡百人唢呐技能表演在子洲县体育场上演。对2017.2.8家乡唢呐赴榆林演出起到了一定作用。

2.参与tc5G*D-s合作,促成《t8cG*D-s多领域合作》在2017317日《z…g4s*wb》发表。

3.辅助《s1西tc探索c#政、G@sD@s一体化服务成效明显》报道在有关刊物发表。

4.建议家乡就近打造独一无二的边塞塞台文化一事622日得到家乡相关部门回应,已经被采纳。

5.连续呼吁,4次助推某地加快旅游,略。

 

                        影响

 

1.《燃烧的陕北年俗》被《榆林日报》2017.2.3满孝永《城乡年味别样浓》一文引用。

2.歌词《子洲人个个能夺魁》在多家微信公众号传播后,获得了网络5万多点击量。产生了一定影响。11月23日,修改歌词后的《子洲人个个争夺魁》(张建国,常浩军作词,李天一歌唱)重新打造,本歌曲我和常浩军老师多次合作推动,经中共子洲县委宣传部荣誉出品、子洲政府网站推出引起了反响,随后,多家公众号陆续转发,获得成十万的人次的浏览量,标志着这个合作的歌曲获得了初步的成功。

3.11月18日,被《铜川日报》头版报道。

4.2017.4.11炕桌散文被《沈阳晚报》引用。

 

                            批示

  获得3个相关批示。略。

  

 

                           获奖


 1.jcswg&by究》获 S财贸工会优秀调研lw三等奖

2.《乡村叹》在2017422日获得首届终南文学奖优秀奖,被《西安日报》、《西安晚报》、《三秦都市报》、腾讯大秦网、陕西传媒网、中国作家网、新华社陕西网、央广网、《陕西日报》、《中国*s*w报》等国内13家主流媒体报道。

3.《人生的滋味》2017.12.27授微微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3 16:41)

黄土地飞出一首歌

 

王祖文

 

                               子洲人个个争夺魁

点上面字处即可看到听到


            我的这首歌在凤凰视频浏览量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能为陕北子洲家乡写一首县歌,一首能由官方打造出品的歌,一首向上向善的鼓舞人心的歌。


  事情的萌芽还得从我多年来写不少陕北题材散文说起。这些年,我在这方面发表了几百篇文章。引起了一些陕北籍自媒体的注意。他们往往转载我的一些文章。2017年年初,一位叫拓磊的小伙子跟我联系商量,问我可否为家乡写一首容易传唱的歌,写成后,他找人唱,然后他制作视频在进行多渠道传播。



  当时,纯粹出于娱乐的心态,就非常随意地答应了拓磊的要求,一来二往,三番五次修改就将歌词《子洲人个个能夺魁》交给他了。谁知,这一交不要紧,麻烦事随之而来,他不会作曲,他也不会歌唱。他要另外找人求人,谁愿意无偿做这种事情呢?

  很快,子洲北漂歌手牛小军愿意唱这首歌,但是他先是用了一首内蒙草原歌手的曲子唱了出来,虽然感觉不错,但没有进入视频制作被放弃。后来又套用《歌在飞》的旋律唱了出来,拓磊随即配了画面在他经营的多个公众号在社会上传播,引起了一定的反响。

  客观地说,这种极其原始而草根的制作,从词到曲到视频都有太多不尽人意之处。没有投入何谈产出?但是这种传播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一种收获是草根们的喜爱。家乡的年轻人竟然将此编成了舞曲,我的老家亲人看到后也给予了鼓励。我的同学及陕北家乡文艺界的朋友们看了也提出了不少意见。

  我非常不甘心。我感觉我的家乡应该出面来打造这首歌。我自我感觉这个歌充满向上向善的力量。在我的人生记忆中,家乡历史以来真正由官方打造的有影响的县歌是上世纪1978年,歌词中前两句就是:“全县人民总动员,大战1978年。”当时我11岁,但我会唱这首歌。可见一首好的成功的县歌的影响力是多么广泛而深远啊,它甚至比一个人的生命更长久。

   我经常关注着陕北,关注着家乡的发展,关注着文艺界的成绩,自然关注着每一首市歌与各县的县歌。以市歌县歌而论,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特点。公平而论,我们实在不好说某首好的就是经典,某首一定就不行。每一首都是爱的表达,每一首都是情的传播。

  但是,有一点我是非常清醒的。这些带有广告性质的歌曲如果没有精美的大众喜欢的词、曲、画、唱,基本都是极其容易消逝的产物。同时,这类歌不能走只适合歌手唱的路子。这种歌面世就是为了众人唱的,一个人唱与一万人,甚至十万人唱的效力是天差地别的。

  我非常着急,我想实实在在为家乡做一点事情。我想重新找一个谱曲的老师,当然这个老师必须是家乡的。可惜,我和音乐界的人从来没有任何来往。无奈之下,我找到家乡的年轻文学同行宋成同志。期望他能帮助。宋成很是热心,也是一个特别想成事的人。他推荐了一个陕北乡下退休音乐老师张建国同志。张建国老师见到歌词后陷入了一种极度痴迷的状态,走路、锄地、吃饭、睡觉都在想这个曲,哼这个曲子。他几经修改,拿出了音乐初稿。可以说,这个初稿奠定了这首歌后来的基础与框架。这种功劳是需要铭记和肯定的。张老师不图名,不为利,为这首歌甚至大病一场,做出的贡献是值得记载的。张老师的更大贡献在于为我推荐了家乡音协的常浩军老师。正是他的这一特别重要的推荐,为这首歌的再修改,再传播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74月我回家乡看望亲人,有时间和常浩军老师取得了联系。常浩军和我及音乐人杜晓飞老师共同到乡下看望张建国老师,提出乐曲需要重新修改事宜。原曲的最大问题在于落差度,起伏度,优美度都不是很高,诸多细节需要重新修改。同时歌词也要修改,以便与乐曲配套吻合。

 
  常浩军老师接收后,对这个曲子进行了不下七次的修改。一直到7月份才基本改定,更多的注入了民歌的风,黄土的韵,同时又不失时尚的元素。这期间我的歌词也进行了一些修改,从标题到内容,更多地突出一种改天换地、气吞山河的精神风貌,更多地贡献一种鼓劲鼓舞暖心的东西。应该说我们之间的合作是非常愉快的。我的歌词修改吸收过两位作曲老师的建议。两位作曲老师也多次吸收过我对乐曲的建议。

  词好了,曲好了。谁出资成了一个现实问题。我无奈之际,给家乡有关方面致信未成。我和常浩军老师并没有因此灰心。互相鼓励,互相出主意。常老师为此专门找到了家乡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万昌同志,当面给唱了两遍,现场就得到了李部长的大力支持。可以说,没有李部长就没有这首歌后来的得体面世和传播。我们应该深深感谢李部长,我们也应该深深感谢常老师。随即我和常老师敲定这首歌由子洲籍的歌手李天一演唱。选择李天一的理由主要有三方面的考量:一是稳定干净音质金属般的质地,二是高音及总体风格相符,三是颜值气质品观相符。

  按理说,一切都应该顺理成章,很快就面世,但是,事情总是那么意外。第一个意外是初次录音合成后,出现了个别不同意见,认为似乎还有个别不完美之处。要推倒重来却困难如山,后来总结原因是我们过于挑剔。常老师和李天一还专门进行了第二次录音,半夜三更从西安到子洲到榆林,但是实践证明超越规律的东西是不行的。

  这期间,常老师克服家庭孩子小的困难克服自身工作繁重的困难,李天一克服考研紧张复习的困难,积极投身到歌曲的视频制作中。

艰难的另一方面原因在于词作者、曲作者、歌手、摄像、的工作地都是在完全不同的距离遥远的地方,他们都是大忙人,不是这个忙的抽不开身,就是那个忙的到不了场,从初期到现在都没有“全家福”地聚拢在一起过。

但是我们共同都有一个情结就是爱家乡,就是想为家乡用各自的方式贡献力量。在这种愿望驱使下,我们的心灵是时常凝聚在一起。我们想共同以此为各自的人生一个有价值有意义的纪念。


  20174月到11月,为这首歌的出品,我和常浩军老师研究不下30次,一个音符一个音符抠,一个画面一个画面抠,一个词语一个词语抠,甚至可以说,后期的工作中,如果不是我们两个的坚持再坚持。这个歌曲不排除随时都有中途夭折或者胎死腹中的危险和可能。

  2017925日,为了推进这首歌的进度,我专门回陕北与常浩军老师,摄像刘伟老师进行了商讨。我们共同的目的就是一心一意真正把活做好,做漂亮,做的尽量少一些遗憾,尽量成为我们眼中的精品。这期间,我们都是在先期自掏腰包凭着文化自觉做事,凭着对家乡的大爱在实实在在用坚定的意志和韧性在做事。

10月份,这首歌的第一版视频制作出来后,我和浩军老师感觉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主要是画面的视觉冲击力、主题的阐述力,细节的精准力不够。我们陷入了痛苦中,自我否定从来都不容易,但是我们忍痛割爱,将此推倒,重新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筹划、重新进行视频制作。我们吸收社会上方方面面意见,重新组织力量进行制作。

  在打造这首歌的过程中,有着太多的感人故事和幕后英雄。我的最深体会就是其中的过程耗费一个人的心力智力脑力不亚于写一部小长篇小说,不亚于经历一次由失恋另到爱恋的过程,不亚于一次经历大病的过程。如果从我最早酝酿歌词算起到最后正式出品,这个歌曲跨度远远超过一年,各个环节的修改不下百次。经历了,才知道不容易是什么滋味!

  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最想说的是感谢家乡各界人士的支持,感谢家乡宣传部门的支持,感谢家乡媒体老师们的支持。歌曲也好,MV也罢是遗憾的艺术。对歌曲的评价已经是观众的事情了。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我能在千里之外,能以平常人的身份坚韧不弃成事,能为黄土地上的父老乡亲用这种方式做事。经历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罪,失去再多的东西心里都是愿意的,都是甜蜜的。

    哦,黄土地飞出一首歌!祝愿家乡明天更美好!

 

      《今日子洲》2017.11.15

    《陕北说书》2017.11.26头条推出。

     《榆林日报》2017.12.15

          第94篇

歌曲视频11.23日在家乡子洲政府网站第一次发布后、凤凰视频等多家网站陆续发布,平均每天总计有1万左右的浏览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0 19:44)

秋收乡景

 

王祖文

 

大灾后的陕北子洲秋收是什么图景?还有理想的收成吗?受灾的乡亲们从灾情中元气恢复了吗?带着这一系列问题我回到陕北子洲乡下,直接参与了秋收。


                                          猫与老爸参与秋收

乡下的农人的勤劳令人震颤。早上5点黑乎乎的时候,一些早起的农人就陆续出发了,5点半左右,婆姨女子们就开始在山地里掐糜穗、刨洋芋、拔红小豆。我的老母亲75岁了,依然如此早出收秋。今年山地里庄稼的长势甚至好过去年,那蓬勃的枝蔓、那稠硕的果实将水灾带来的愁叹正在击退。就山地里的果实而言,或许是雨水多的原因,未必比去年差,但是局部的涨落还是存在的。水冲之处,几无收成;种子品种不好的地段,收成是明显逊色许多。地处坝地沟地的庄稼损失是明显的,洪水过处,玉米倒伏严重处基本没有什么收成。

乡下的农人的自救能力值得惊叹。“7.26”洪灾后,农人庄稼能补救的迅速进行补救,有的以蔬菜补救,有的以其他晚秋作物补救,有的甚至以其他产业补救。去年此时,不少在外打工的在外没有合适的活干主动回来参与秋收,今年这时,恰恰相反,打工的在外活多,无论是小工,还是匠人,活都非常稠密,小工的日工价稳定在150元~160元,匠人的日工价稳定在300元左右。这个工价高于陕西关中一些地带。这种以工补农的自救方式成了多数农人主动的选择。乡人真是群体性的勤快勤劳啊!村里有一位光棍汉往年死守家园不出门,今年,主动从土地上退出来在外干活,连中秋节都忙不过来啊!


                                          老娘的秋收劲头

乡下农人的互助传统非常宝贵。现在,尽管乡村里农人种植规模偏少,但是秋收依然是大忙季节。年轻人忙不过来,80岁的老人都主动帮忙。外出的忙不过来,在家的哪怕是身有残疾的人都尽其所能给予帮忙。你用我家的牛,我用你家的驴;你帮我刨洋芋,我帮你割谷子。你帮我家背豆蔓,我帮你家捶葵花。人帮人,工变工。我给你家嫩玉米棒,你给我家秋红薯,你在春天帮过我种谷子,我在秋天给你一些土鸡蛋。情情意意,意意情情,情意交织,甚是温馨啊!农人送礼的方式时间很是独特,白天几乎忙的没有时间送,大都是在早晚出工收工回来送,用筐子送,双手抱住送,背的送。这些礼品都是自己的土特产品,未必值多少钱,但真诚及时,而暖心,非常有意思的是这种爱的传递没有中断的时候,就这样一直延续着,扩散着,给人一种没完没了的感觉。秋收没有闲人,性子急的连走路都是一路小跑,生怕动作慢了果实落在地里按时收不回来坏在地里。动作快的收割回来的,主动将自己的果实给老年人送一些,给城里人送一些,给没有种的人家送一些。反过来,城里人将自己的东西给农户一些。在礼物相送的过程中,从院落里走到院畔,从院畔走到沟路,你推我挤,你赠我让,真情弥漫,纯谊流淌,确实感人。乡情互帮互助的浓重体现在秋收时节体现的真是充分啊!

我在山地上收秋,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一些流行的陕北民歌,原来是一位村里妇女在对面高山地上掐糜穗,带着放歌机子一边干活,一边放歌。我就好生奇怪,这女人怎么有这么好的心情天天干活中放歌听歌呢?后来当面碰见了才知道了内情:糜子大丰收了,老公与儿子在外打工收入不错,这女人心情好,自然就主动给灾后的山沟带来歌声带来欢乐。我听了这歌声,这哪像灾后的山沟啊!这简直是欢乐的丰收图啊!

更让我大为惊叹的是在秋收的时节里,我们村附近的姜家沟村成了欢乐的海洋。这个村举行在外工作的人回村聚会活动,有秧歌,有唢呐,有表演,有歌唱,数百人自发聚会,如同娶媳妇一样,我所在的村庄有三位媳妇娘家是姜家沟人,她们都连收秋也顾不了了,疯了似地跑娘家去热闹去了。她们将热闹的视频不断地给我发过来了。我在山地里一边收秋,一边分享他们的快乐。我看着她们优美的舞姿,听着她们欢快的歌声,我也被感染了。我的脑子顿时闪现出百年不遇的“7.26”子洲洪灾的场景,短短70天时间,父老乡亲们能从大灾中挺立起来,坚强起来,现在甚至能欢乐起来,歌舞起来,如果不是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如果不是社会各界的大爱帮助,如果不是他们自身积极主动的努力,能有今天这样欢快的秋景图,秋乐图吗?没有,在这块地方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起早贪黑在山地里收秋,询问了主要农产品价格,依然不高,玉米的价格一度时期甚至掉到每斤7角,洋芋的价格整袋走每斤8角。显然,如果不是规模种植的话,这样的价格站在山地农人的角度感觉是有些偏低了。其实市场是一个自动的调节器。当农民感觉种植无利可图的时候,他们是自会趋利避害的。那个时候,也许这自然就不是一种担忧了。在关注农副产品价格的时候,我意外发现子洲的黄芪价格确实不低,一个手掌大的塑料袋中剪成片的黄芪竟然卖50元,如此价格实在令我没有想到。也许真正的好东西就该有如此的价吧!两相对比,我不能不佩服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神奇!

当我在山地里独自估摸农副产品的价格时,我突然想:其实,有形的价格我们可以算计,无形的价格无论如何是不宜算计的。农副产品的纯天然性无污染性能算计吗?农人们大包小包赠送这些果实时,这种情意能算计吗?农副产品注入的劳动者辛苦的汗水敢算计吗?仅此,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物有所值在不久的将来不是梦。

置身大灾后的家乡秋收现场,真是感慨不已:我们灾区的父老乡亲确实处在了一个好时代。我感觉我收获的不仅仅是土地上结出的果实,而且我收获的是我们的社会制度成功的果实,我们党和政府英明领导的果实,我们国家从富到强的果实,我们人民互助大爱的果实。有了这样的累累硕果,心中真是比蜜甜啊!

 

            子洲县人民政府网站采用

                    2010.10.9


             《榆林日报》2017.1026

                 第93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