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如果电影不是生活,那么生活是什么呢

——读王樽的新书《人间烟火》有感

 

 

文/阿琪

 

    

     无论是读书,还是观影,都是人生很私密的时刻。

     至少对我是如此。当我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一定是在无人处,和书形成一对一的关系。当我观看一部期待已久的电影时,我也一定会找个绝对私人的空间和时间,完整无缺地享受这个过程,而且,一定要关门闭户,光线调暗,与电影形成单打独斗的关系。

    如此这般,才算真正读过了,看过了,才觉得身心舒畅,解渴了,也过瘾了。偶有特殊情况,比如,听人朗诵一本书,和朋友们到电影院看一部电影,如果觉得此书好,此电影好,就一定会到无人处再读一遍,再看一遍。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内心的镜像

——电影随笔集《人间烟火》序


   

 

    很难说电影有多神圣,也很难说电影有多猥琐。有的神圣,有的猥琐,有的杰出,有的平庸;有的是千夫所指,有的是人尽可夫;有的如玉树临风,有的如猪滚泥潭;有的似风华绝代的美人,让你目眩神迷,怡情养性;有的似浑身污浊的变态佬,让你避之不及,恶心欲呕。
    总之,电影只是电影。
    那些动辄强调敬畏,或动辄鄙薄不屑,都涉嫌一种简单。
    大约三年前,在给《看电影》杂志写专栏时,我曾自设了一个雷蒙德·卡佛式的问题——当我们谈论电影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作文时才发现,看似简单却难说清楚,因内容太多,思绪太庞杂,竟一鼓作气写了上中下三篇,仍觉意犹未尽。现在,它们放在本书的末尾,算是我当时感受的散乱记录。
    有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7 21:13)
标签:

情欲

指甲油

性欲

试炼

分类: 品头论足

 

 

 

神性性欲

 

 

 

 

1

 

    神性与性欲似乎有着天然的矛盾,神性能让性欲得到纾解,也能让欲望成为空想。有时,我不无沮丧地想到,如果神要护佑我们,就该让正常的人性获得更大的力量,得以舒张而不是禁锢,得以绵延而不是绝灭。当然,人要不断完善,不是取代和成为神,而是像神一样完善自身。

    在《莱昂莫汉神父》(Léon Morin, prêtre)中,导演让-皮埃尔·梅尔维尔以极具魅力的黑白影像塑造了一个出身农民却坐怀不乱,守身如玉至不近情理的英俊神父。没有人知道莱昂莫汉如何排遣或转移性欲,抑或是根本就没有。彻底的清心寡欲,让他看起来焕发着一种迷人的神性,对情欲的远离或压抑,反而构成莱昂莫汉神父特殊的人性光辉,对女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悲欣交集的凝视
——安哲罗普洛斯电影中的诗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再生繁花,再现幻影


 


 
    焰火对应着一种超现实的概念——既真切,又虚无;既晓畅,又晦涩;像达利的绘画,像布努埃尔的电影。单是名称就是颇有意味的组合:是花也是火,叫烟花也叫焰火,将二者合称也可以,就是花火。因为常常在庆典或节日时盛放,还被直接称为礼花。
    多数情况下,它们是相似的,像龙蛇菊、像满天星,有时也有人物和景观的造型;是花朵又不同于花朵,比花朵绚丽、硕大和耀眼。在夜的天幕上,突然绽放,又迅速破灭,比一现的昙花还要短暂。在迅速破灭的原处,会迅速地再次盛开,如果联得紧密些,就成了繁花之上再生繁花,幻影之上再现幻影,层叠出现,交替辉煌、交替寂灭。在宝石蓝的高空映衬下,我们看到了某种被称为空花泡影的存在。无数的观者会忍不住欢呼雀跃,它们的每一次闪亮,每一次的破灭,都使天空变得更亮更高或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托马斯·温茨洛瓦文学是沟通与对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7 19:47)


 

 

新 我 的 诱 惑

 

 

 

不满现状,可以说是人的基本心态。所谓满足者,多只是相对于难以有更好结果的妥协。如果条件允许,人都愿意改变自己眼下的境况——不论外人看来它们有多好。

我相信,他人看来再精彩的人生,对于当事人来说,都隐含着程度不同的厌倦与不甘。求新求变,不只对环境,对他人,更是对自己。江湖上有言:人生如龙舟竞渡不进则退。试想,不“进”都算“退”,其内核正符合了人的求变本能。很多年来,我几乎都是在一种状态下生活和工作,对我多年“风雨不动安如山”的不变人生,有人评论说“从容淡定”、“心态平和”,不管内里是褒是贬,在我听来都有些名实不符的虚妄与无奈。其实,不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谁塑造了伊丽莎白·泰勒

 

 

 

1,

    伟大的演员都是角色和公众双重塑造的结果。他或她在银幕或舞台的表演中塑造了角色,同时也塑造了自己在公众中的形象。伊丽莎白·泰勒的辞世结束了一个持续六十多年的传奇,类似的好莱坞神话,此前我们曾看过的有葛丽泰·嘉宝、玛丽莲·梦露、奥黛丽·赫本和凯瑟琳·赫本等。伊丽莎白·泰勒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影坛神话。
    相比而言,上面提到的好莱坞“女神”级的巨星,每个人多有一个基本的气质形象,比如嘉宝的高贵神秘,梦露的妖娆性感,奥黛丽·赫本的清纯脱俗以及凯瑟琳·赫本的朴素睿智等等。而说到伊丽莎白·泰勒,人们多会需要踌躇一番,虽然在她漫长的电影生涯中出演过各类角色,多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且凭借《青楼艳妓》和《灵欲春宵》两度登上奥斯卡影后宝座。然而,除了《战国佳人》中善变的南部美女和《青楼艳妓》玩世不恭的应召女郎,这些让她荣誉加身的角色与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1 18:09)


樱 花之 殇

 


1,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时我还年轻,日本电影正风光一时,让人难忘的女明星目不暇接——妩媚的栗原小卷,爽利的中野良子,如名字一样温婉的吉永小百合等等。对我来说,最铭心刻骨的是纯情而忧郁的山口百惠。从单个明星看,那时进口的山口百惠主演的影片似乎特别多——《绝唱》、《风雪黄昏》、《伊豆舞女》、《雾之旗》、《春琴抄》,一部接一部,中国银幕上充满了她有些寡淡的甜美与忧伤。几乎是在不经意中,山口百惠迅速成为众多中国少男少女的偶像。记忆中,她有着一张朴素的脸,圆中偏方,眼睛细长。身材也偏矮,不窈窕,不性感,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家常”。虽然谈不上漂亮,更与惊艳无关,却有种清雅如菊的美。她常常扮演为爱痴情的女子,隐忍,幽怨,迷蒙,比那些娇艳灿烂的面容反能更撩动心弦,惹人怜惜。因为影片的走红,各种小摊档都在兜售她的画片,出版界也适时推出了她年轻的自传,书名竟有着浓郁的“黄昏”意味——《苍茫时刻》。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