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龙年伊始,电影频道播放了一部名为《盛糖乐队》的电影。很快,网络上出现了大量对这部影片音乐的评价。

这部电影的作曲是我。

我很幸运,遭到了狂热的好评!

我先鞠一躬,然后非惯例性的郑重的感谢一些人!

首先要感谢多年来始终关注我音乐的朋友,在这个明星多如牛毛的时代,还在留意一个比草根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两个月在做“KWC”卡拉OK世界锦标赛中国区选拔赛,本次大赛的承办方是御嘉音乐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我是“御嘉音乐”的负责人,我也是本次大赛组委会的负责人,我居然是一个非常喜欢负责的人,所以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是一次非常靠谱的比赛!

 

之所以这么说,其一是因为本次大赛区别于一般的“选秀活动”,它比这些活动更单纯、更清澈。它是一个真正为老百姓打造的“自由放歌”的舞台;它针对参赛者只规定了年龄的下限(满18周岁),不设年龄的上限,你可以很老,只要你的歌声依然年轻,你很有希望成为中国的“苏珊大妈”;本次大赛对参赛者的相貌没有要求,你可以不漂亮,你不必很招摇,你完全可以不具备任何有可能达成“潜规则”的本钱,因为它根本不待见“潜规则”!你只需要一些勇气与一颗平常心!

 

我姓王,我此刻确实有自卖自夸的嫌疑,你们可以笑,我说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张去旧金山的机票一个月内改签了三次,难怪家人说我不靠谱。我也挺矛盾,面对司小冬导演一脸严肃的表情(他说:你走吧,我们大家停下来等你!),哥们义无反顾地又一次更改了启程的日期。真想听别人夸我两句:你挺敬业的!要不然一想起国航订票处扣我那一千多块钱还真有点冤!

     旧金山的假期是美好的。在家人身边可以尽情地放肆,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想吃什么妈妈一定会给我做,四十岁的人了照样跟父母撒娇。(在北京,净是管你叫老师的人,一直绷着!)

     又能亲吻胖胖的sunny了,用胡子扎他,抱着他飞转累得我气喘吁吁他还不停地叫喊:Fly more!我依然开心!

     假期结束。回京的飞机刚落地,打开手机,忽然收到好多条朋友的短信——“童语,《张三的另一首歌》真好听!”、“哥们,你可能火了!因为张三!”……高一功导演发来的短信是:童语,感谢你为《老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雪后的北京,天空并没有变得更清澈,阴沉的天气很容易使人心情落寞,不想外出,不想接到谁的电话,关上工作间的门,戴上耳机(不想被打扰也不去打扰),打开播放器,感受KEANE乐队电钢琴温暖的轻抚,《HOPES AND FEARS》那是我曾经最爱的唱片,听到那首《Bedshaped》,我会循环播放,直到莫名的泪水涌出,没有什么,只是想哭在这一刻,一切都结束后,自己会变得很轻松,这是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按摩,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评《三枪拍案惊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8 13:04)

                             

       

                          《时尚王国》恬妞剧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爱上自拍,小秀一把

    五岁开始,被父亲逼着拉小提琴,童年记忆里最幸福的时光就是父亲出差的日子。母亲多少会对儿子有些溺爱,是万万舍不得对我施以体罚的。而提琴与钢琴的巨大差异在于:练习后者时,就算是“乱弹琴”,弹下去的好歹也是标准音高;练习前者时,若指法不准,拉出来的可就是十足的噪音了!母亲是不太能接受噪音的,因此乐得我做些练琴以外的事。于是,即便我六岁就考上了市少年宫,(百余名孩子竞争,只收五位,我是其中之一)“小提琴生涯”也随着父亲不断地出差而悄然终止。回忆这些是为了证明我童年时期对于音乐是多么得“不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为《又见阿郎》剧目倾情奉献灵感与创意

    不久前,“央8黄金强档”接连播出《缉毒先锋》、《又见阿郎》两部戏,作曲都是我。我一面得意着自己的幸运,一面又为电视剧播出时音乐所起的作用感到遗憾!

    电视剧后期制作领域内不知何时流行起这样一句没心没肺的话:戏不够,音乐凑!言下之意,凡遇到对白不够精彩、拍摄机位单调、剪辑节奏过于拖沓等症状的画面,音乐上!久而久之,作曲家的作用逐渐淡化,音乐编辑成了机房的“大拿”。于是,45分钟一集的戏音乐能占四分之三,就那么有气无力地在那儿铺着,观众不“听觉疲劳”才怪!看着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郭晨和依蕾带天宇来我的工作室还是去年冬天的事,那是我在锦湖园公寓的最后一个月。

    阿姨把茶沏好,我们围坐在茶几旁,带着各自的表情。郭晨话不多,保持着一种礼貌的微笑,像个和蔼的教书匠。依蕾显得很小,因为那般灿烂的笑容只有女孩才有。我不太爱笑,因为不太会笑,因为笑得难看!所以我更关注也不太爱笑的人,至少在那一刻,天宇没怎么笑。

    天宇的腼腆羞涩是留给我的最初的印象。头上戴的棒球帽的边沿被他压得很低,以至于他明亮的眼神直到在一个月后的录音棚里我才看到。那天他静静地聆听,对我偶尔的发问回答的小心翼翼,他沉默内敛,表情懵懂而无邪,以至于他顽皮而迷人的笑容所散发的魅力直到三个月后的唱片发布会上我才领教!

    什么是“艺人”?“艺人”首先是人,在日常的时间要有正常人的举止,举手投足,大方得体。然后才是“炫”!“炫”有时会夸张,但要在准确的时间(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