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绍培的菜园
王绍培的菜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622
  • 关注人气: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寻找素颜》作者:鹏力丹心

推荐语(30字以内)

中国一直未出现的“纯寻找”类小说。

作品名称

《素颜》

作者初始报价

版税率:9%;起印数:1万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1-05 14:17)

魔鬼在数据里

王绍培

 

1

过去读黄仁宇的书,记住了他的一个说法,就是所谓现代化的一个主要特征是“数目字管理”。中国之所以被西方文明超越,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不能实现“数目字管理”。我们看见后来有些人对黄仁宇的说法提出了批评。不过,我还是觉得黄仁宇的说法大致是不错的,而且对中国人特别有针对性。事实上,不能实现数目字管理一直到现在为止都还是一个问题。譬如说南京大屠杀,我们一般都是说死了40万人。其实像是死人这样的事情,必须精确到个人。“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现在人们基本上不认为是自然灾害,而是人祸——死了多少人?说法也大致是几千万。具体到万位的统计数字很难说还是一个数字,它不过是概言其多也。似乎见到日本人谈及南京大屠杀,他们当然会缩小这个数字,但是有一点,他们给出的相当是一个精确的数字。如果说,南京大屠杀期间,正是战乱的情况,无法完成精确统计,那么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呢?按理说统计起来不是一个难事,但是,还是做不到。更值得我们扼腕叹息的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究竟死了多少人?这些死掉的人都是姓甚名谁?好像还是机密。2008年已经被不少当代史学家称之为亘古未有之盛世,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关读书会的一些断想
王绍培

1
有人说读书是私人的、个人的事。这大致是对的。钱锺书就不会去参加什么读书会。他的煌煌大著《管锥编》是一个人读书的产物。他好像也说过学问是几个素心人切磋之事,但他显然不依赖、也不在乎有没有这样的素心人。他与天地往还,与书中人往还,这就够了。即使是有读书会他也不会去参加吧,那样太浪费时间了。

2
但是,凯恩斯可能是受惠于“读书会”的。当年在他的家里例行的会有沙龙,全欧洲最杰出的大脑在他家客厅高谈阔论,年幼的以及后来不那么年幼的凯恩斯在边上旁听。沙龙不也是一种读书会吗?有人说一个人光是这辈子读书是太迟了,应该上一辈子就开始读书。这个不靠谱的说法可以改一下:如果在你年纪小小的时候就有机会看见或者听见大人们谈论书或者思想,你长大以后的知识水准和思想水准超出同龄人是很自然的。

3
唐德刚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教授先生跟他们没有太大关系,“他们上他们的课堂,我们坐我们的茶馆”。“要看天资不差,程度很够的高人名士,只有到茶馆去找,因为他们都是隐于茶馆者也。”唐德刚说,“诸公茶余溺后,伸缩乎竹椅之上,打桥牌则‘金刚钻’,‘克鲁伯’,下象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影评

阿伦特

娱乐

分类: 解码集

思想家在常人没有想法的地方思考
——观电影《汉娜·阿伦特》有感
王绍培

 

一般中国人知道汉娜·阿伦特,多是因为她读大学时曾经跟自己的老师、有妇之夫海德格尔谈过一场恋爱。有一本书《汉娜与马丁》讲的就是这段往事。我记得书里说正是由于失恋的极度痛苦导致阿伦特把注意力完全转向了阅读和学问。书里还说很多年后,在欧洲名满天下的海德格尔在北美本来没有人知道,是因为阿伦特的推荐才慢慢被北美的读者所了解的。

 

如果是中国现在的电影导演来拍摄阿伦特的传纪片,那么,上面说到的这个“爱情故事”不容舍弃,因为这是一个绝对有“票房保证”的电影素材。但《汉娜·阿伦特》的导演偏偏选取的是阿伦特人生中引起最强烈争议的一个“思想事件”来描写——这个事件可以简称为“耶路撒冷的艾希曼”——既精雕细琢,又浓墨重彩,而恋情之类的故事只是偶尔闪回一下就带过去了。

 

1960年5月24日,逃亡到阿根廷的前纳粹杀人犯阿道夫·艾希曼被以色列特工人员绑架回国,阿伦特一直密切关注。一到艾希曼将在耶路撒冷审判的事情确定下来,阿伦特就向《纽约客》杂志的编辑约翰·肖提出作为杂志的特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几年,我们有机会看见媒体时不时地宣布某个人为骗子。比如说张悟本,比如说李一,比如说王林。开始的时候,可能有某家媒体独家采访骗子其人,然后,一些媒体纷纷跟上揭露骗子的行径,最后,一轮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势展开了,骗子迅速被打得屁滚尿流、落花流水、狼狈逃窜。

在媒体的舆论轰炸中,跟进的个人也不少。过去没有微博或者微信,除非有大字报,否则你不大容易看见谁参与了这场攻势。现在情形不一样了。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一个舆论的小喇叭,每一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因此我们有很多机会发现:也有很多时候是许许多多的个人在宣布某个人是骗子、破鞋、或者别的什么污名。

值得一说的是:一旦把某个人宣布为某种人,这些宣布者就同时拥有了一种权利——谩骂的权利、羞辱的权利、甚至是为所欲为的权利。这些个人不知道被自己污名化的他人是不是也拥有权利。比如说,郭美美是不是也有她的权利呢?王林是不是也有某种权利呢?进入宣判狂欢的无数个人是不会想到这一点的。“好人”对“坏人”拥有为所欲为的权利——这其实就是文革的一个基本特征。

现在参与这种宣布活动的人多数可能都没有亲历过文革。如果你去问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2年,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达荣·阿斯莫格勒和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詹姆斯·罗宾森合着的《国家为何失败》一书提出了“包容性体制”与“榨取性体制”这对概念。前者意味着在国家权威的保证下,私人产权得到尊重,市场运行良好并向社会开放,人们享受法律对私有财产权的保护;反映在政治领域,则是公民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参与到政治决策过程中,和在权力制衡基础上建立有制度性问责的政府。与之相对的“榨取性体制”,无论在经济还是政治领域,均反其道而行之:统治精英垄断政治权力,权力染指与控制经济,统治者不仅不愿与大众分享经济成果,而且会采用政治制度来榨取大众,与民争利。这在经济上具体表现为国进民退,相应地,在政治上则是彻底地封闭与固化,绝少有竞争和参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7 10:32)
标签:

杂谈

“深圳人”的一天 
 薛忆沩

我必须记下这一天。这是2013年上半年的倒数第二天。这一天,我“花十六年时间孕育的十二胞胎”——我的“深圳人”系列小说集从不同的渠道进入了自己的发源地。

这是“深圳人”的一天。上午10点,“深圳人”首先走进了后院读书会的新居。一直漂泊不定的后院读书会终于有了固定的安身之所,这应该是深圳的一条文化新闻。而这来之不易的居所以同样来之不易的“深圳人”系列小说开张则应该是更具文化内涵的传奇。一场真正的“读”书会开始了。我自己首先朗读了《小贩》的全文,就像我七天前在北京引人注目的思享日活动中所做的那样。接下来,围坐一圈的读书会成员准备轮流朗读自己刚拿到手的小说集中的作品片断。这时候,突然有人建议朗读用各自的方言来完成,这样的形式似乎更能体现深圳人来自五湖四海的特色。

南兆旭先生首先献上了山西方言的《母亲》片断。那愉悦耳道的朗读让我发现了作品更深的魅力。而且他选择的正好是作品中“最有诗意的段落”:三个星期前,在深圳电台的“文化星空”节目中,我自己朗读的恰好是同一段文字。我由衷地佩服这位书籍收藏家精准的眼力。接着,一段朗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月的月初在北京见到107岁的周有光老先生,我问他,李泽厚认为未来200年儒学将会取代基督教,您对这个说法有什么看法?周有光快人快语地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儒学不是宗教。

 

 

未来200年的事情谁知道呢?算命没有意思……不过,合逻辑地想像一下倒是可以的。基督教一大优长是它的普遍性,但也正因为此有它的问题,那就是排他性太强。比之儒学,或者范围更宽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8 10:35)

被认为是“最伟大的牛津人”的路易斯在《返璞归真》那本书里说到他寻找基督教的最大公约数,也就是各个时代的基督徒都共同守持的信仰。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在基督教内部存在着各种教派的各种争议。而路易斯搁置所有的争议,他要向人们呈现属于基督教的核心的、纯粹的、共同的东西。

 

 

这里不谈基督教。我要说的是路易斯提供给我们的方法论的启示。人类有那么多不同的文化以及文明,在很多时候,我们看见的都是化简为繁的工作,那就是解释不同文化或者文明的由来以及彼此的差异。人们总是淡忘了不同的文化和文明之间,其实存在着最大公约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周一的嘉之华午场照例只有寥寥数人看电影,即使是《悲惨世界》。在微博上偶尔看见一些人的观影报告:身边的人打哈欠、打手机、离场……等等。音乐剧这样的形式让一些人觉得“很假”。

 

其实隔膜不仅仅来源于形式。跟时代也有关系。我们所处的这个后现代——按照齐格蒙·包曼的定义,则叫液态时代——一切都被重估的同时,一切也都混乱了。比如苦难,在现代主义的笔下,它是被奴役和受压迫的一种状态,但在今天,则恐怕被很多人描述为是失败者的一种理所当然的际遇。又比如爱情,现在还有人会把爱情视为是一种信仰吗?

 

因此,我喜欢《悲惨世界》的一点是:把人带回到后现代之前。仿佛还是古典时期,或者叫固态时代,事物还是原初的样子,奴役就是奴役,苦难就是苦难,贪婪就是贪婪,不公就不公,压迫就是压迫,反抗就是反抗,正义就是正义,革命就是革命,慈悲就是慈悲,宽恕就是宽恕……至少在概念上,一切都没有来得及掺假或者搅浑,一切还是那么历历分明。

 

爱情还是经典的样子。马利尤斯和珂赛特一见钟情的爱情,彼此视对方为唯一,必须有真正的爱情,生命才有价值和意义。这样的爱情观已经被定义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