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东京
王东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5,834
  • 关注人气:1,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90多年前,美国经济学家奈特出版了《风险、不确定性与利润》,顾名知义,奈特在那本书里研究的是风险、不确定性与利润的关系。而我这里搬字过纸,用“创新”替换“利润”写文章,是想借助奈特的分析框架,讨论怎样应对创新失败而可能出现的损失。

我第一次读《风险》一书,是在20多年前。说实话,当时给我的感觉,奈特的书很不好懂。并不是理论本身有多么艰深,而是他关于风险、利润等概念的定义与我之前知道的完全不同。后来又重读多遍,才渐渐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下面是他的几个重要观点,容我作简要陈述:

(一)关于企业与企业家。根据人们对风险的态度,奈特将人分为三类:风险偏好型;风险中型、风险厌恶型。他说,大量的事实表明,厌恶风险的人通常会将钱存入银行;风险中型的人可能会用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分类: 经济改革

      从贵州六盘水调研归来,写过两篇文章。一篇《“三变”改革的学理解释》;另一篇《扶贫当从供给侧发力》。本来打算就此收笔,可又觉得意犹未尽。比如怎样认识“三变”改革的价值,我认为不能仅从农村扶贫角度看。中国要整体形成橄榄型分配格局,“三变”改革将是不二之选。

是的,认识“三变”改革的价值,眼光应放得长远些。前不久与贵阳市委书记李再勇(原六盘水市委书记)讨论,他认为2020年国家实现全面小康后,“三变”还得推进。不知读者的看法,对此我深信不疑。也许有人问:“三变”与橄榄型分配格局到底是何关系?这样说吧,若不持续推进“三变”,中国多数农民不可能进入中等收入群体,倘如此,形成橄榄型格局将遥遥无期。

信不信由你。请读者思考,在目前我们的分配格局中,低收入者为何会占多数?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自己以研究经济为职业,当然知道搞市场经济容易出现贫富差距。我曾在本专栏撰文说过,贫富差距是市场失灵的结果。而政府弥补市场失灵,除了维护国家安全与社会公正,再一项职责,就是提供公共服务与照顾穷人。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如是说,我也是这样看。

基于这样的认识,所以中央提出扶贫攻坚我举双手拥护。既然自己拥护为何还写文章?其实,我作此文并不是讨论要不要扶贫,而是应该怎样扶贫。这样说吧,前些日子我在西南地区调研,了解到一些情况令我困惑,也引发了我的思考。想之再三,觉得有必要将这些困惑与思考写出来。

为便于讨论,让我先说自己的困惑。下面的三个案例是真人真事,为尊重当事人的意愿,这里我将真实姓名、地址隐去。对事不对人,也请读者勿对号入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分类: 经济改革

两年前我第一次听学员讲“三变”,当时就有预感:“三变”将再次拉开中国农村改革的帷幕;而六盘水作为“三变”的发源地,将成为国家层面解决“三农问题”的样板。果然不出我所料,今年年初,“三变”写进了中央一号文件,六盘水的经验也得到了中央领导的肯定。

什么是“三变”?具体讲,是“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要是没在农村生活过,读者恐难明白“三变”对农民意味着什么?我不会神机妙算,有此预感是因为从小长在农村,当过农民。最近看到一份材料,汪洋副总理批示:“三变”有值得从更深层次考虑其价值的意义。是的,对“三变”的研究目前还只是破题,的确值得深入研讨。

三个星期前,我专程赴六盘水调研,从钟山到水城、再到盘州,发现农民谈起“三变”个个头头是道、如数家珍。在米箩乡与农民座谈时我问:“三变”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1 15:26)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学界近来对银行多有批评,认为银行对实体经济支持不力。此批评一针见血,我也有同感。不过冷静地想,这种“脱实向虚”现象并非国内银行独有,西方国家早就出现了。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房地产泡沫;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说到底都是金融“脱实向虚”惹的祸。

我作此文重点不是分析金融“脱实向虚”有何后果,后果读者可想而知。本文要讨论的,是目前国内银行为何不支持实体经济?或者说约束银行作此选择的条件为何?经验说,普遍出现的问题要从规律上找原因。既然金融“脱实向虚”已是工业化国家的普遍难题,那么可以肯定,背后就一定有规律性的原因。

这规律性原因是什么呢?让我先从资本的本质说起。何为资本?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将资本划分为“产业资本、商业资本、货币资本”等三种形态。马克思说,资本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6 10:40)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中央党校培训部上周举办读书讲座,分别由中青一班两位学员主讲,一位是中国工商银行江苏分行行长刘金,他讲《中国是部金融史》;另一位是中信出版集团董事长王斌,讲的是《千年金融史》。我写这篇文章不是要评论他们谁讲得更精彩,而是想就他俩一个有分歧的观点谈自己的看法。

那天刘金行长开讲就说,“金融其实很简单”。他从中国的货币起源、历史变迁,讲到货币对中国社会经济政治的影响。线索清晰,娓娓道来,听来让人感觉金融确实不复杂。而王斌却明确表示不赞成刘金,他从全球视角就金融如何创造文明,从5000年前讲到21世纪,最后得出结论说,金融是一门非常复杂的技术,并不简单。

王斌话音一落,台下顿时哗然。跟着是交流互动环节,听众纷纷提问,两位主讲人彬彬有礼,答得明确,也答得幽默,可两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9 08:28)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时下国内经济“过剩”与“短缺”并存,政府提出不仅要“去库存”,同时也要“补短板”。关于去库存我曾在本专栏写过文章,这篇文章将重点讨论怎样补短板。围绕两个问题展开:一是目前国内经济“短板”何在?二是由谁来主导补短板?这两个问题相互有关联,为分析方便让我分开说。

国内经济“短板”在哪?对此学界见仁见智,至今尚无一致的看法,甚至对同一产业,也往往有两种相反的判断。说来其实也不奇怪,长短本来就是相对的,若不作对比,也就无所谓长短。读者想想,今天长线产业与短线产业并存,要是通过去产能让“长线”不再那样长,那么原来的“短线”是否也就不会再那么短?

还有一个原因,是看问题的角度。角度不同,判断也会不同。比如某产业从国内看供给短缺,但从全球看却可能是过剩;或者近期看供给不足,但长远看,比如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2 08:33)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最近学界关于降成本的文章多,关注点大致集中在两方面:一是怎样降企业内部成本;二是怎样降企业外部税费。对降企业内部成本,我不可能比企业家高明,没有多少发言权;而对怎样降企业税费,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已讲得够清楚,也用不着我重复。

我写这篇文章,是自己多年来一直有个想法,认为降成本除了以上两个途径,还有个办法可以一试。不过我想到的这个办法在操作上有些麻烦,要不要写出来之前一直举棋不定。这些天权衡再三,觉得还是应该写。其实,学者写文章只是提建议,最终拍板的是政府,基于这样的考虑,我这里姑妄言之,决策者就姑妄听之吧。

日常生活中,人们谈论的成本大多是财务成本,如固定成本、变动成本、总成本、平均成本等。而经济学讲的成本却不同,是指机会成本,即作一种选择而放弃其他选择的最高代价。两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6 14:21)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我曾撰文说过,投资、消费、出口并不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三者合起来是一驾,其中消费是马,投资是车,出口是车上的物品。若这样看,则投资就要以消费为牵引,消费如果不增加,增加投资无疑会增加库存或产能过剩。于是这就带出了一个问题:投资由消费带动,而消费由什么决定呢?

古典经济学的回答:消费由收入决定。是的,从亚当.斯密到马歇尔,大多经济学家也都这么看,认为消费是收入的函数。平心而论,古典经济学的消费函数不应该错;而且从事实观察,生活中收入决定消费的例子举不胜举。李嘉诚的收入高过我,他的消费也肯定高过我;东部地区居民的收入高过西部居民的收入,前者的消费也明显高于后者的消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31 12:21)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上世纪70年代兴起的供给学派,影响至今仍如日中天。然而令人奇怪的是,该学派并没有足够份量的代表作。据我所知,供给学派发端于万尼斯基的《世界运转方式》和吉尔德的《财富与贫困》,可这两本书今天似乎早被人遗忘了,倒是拉弗当年画在餐巾纸上的那条抛物线却流传开来,而且被学界称为“拉弗曲线”

拉弗曲线所以能够流传,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它简单直观。该曲线说:当税率低于一定限度,提高税率能增加政府税收,但若超过这一限度,再提高税率会使政府税收减少。何以如此?拉弗的解释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