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东京
王东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4,054
  • 关注人气:1,2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4-06 14:21)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我曾撰文说过,投资、消费、出口并不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三者合起来是一驾,其中消费是马,投资是车,出口是车上的物品。若这样看,则投资就要以消费为牵引,消费如果不增加,增加投资无疑会增加库存或产能过剩。于是这就带出了一个问题:投资由消费带动,而消费由什么决定呢?

古典经济学的回答:消费由收入决定。是的,从亚当.斯密到马歇尔,大多经济学家也都这么看,认为消费是收入的函数。平心而论,古典经济学的消费函数不应该错;而且从事实观察,生活中收入决定消费的例子举不胜举。李嘉诚的收入高过我,他的消费也肯定高过我;东部地区居民的收入高过西部居民的收入,前者的消费也明显高于后者的消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31 12:21)
标签:

财经

分类: 学界之争

上世纪70年代兴起的供给学派,影响至今仍如日中天。然而令人奇怪的是,该学派并没有足够份量的代表作。据我所知,供给学派发端于万尼斯基的《世界运转方式》和吉尔德的《财富与贫困》,可这两本书今天似乎早被人遗忘了,倒是拉弗当年画在餐巾纸上的那条抛物线却流传开来,而且被学界称为“拉弗曲线”

拉弗曲线所以能够流传,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它简单直观。该曲线说:当税率低于一定限度,提高税率能增加政府税收,但若超过这一限度,再提高税率会使政府税收减少。何以如此?拉弗的解释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3 17:08)
分类: 学界之争

时下学界有一流行观点,认为李嘉图当年提出按比较优势分工的理论已经过时。10 多年前在一次学术会议上就曾听人这样讲过,不过当时我以为只是那位教授的一家之言,没有特别在意。最近研究产业升级问题查阅文献,才发现国内持这看法的学者不少,甚至有人危言耸听,称李嘉图的分工理论是“比较优势陷阱”。

    读过多篇有关“陷阱”的文章,理由大同小异,皆说发展中国家的比较优势是劳动力成本低,若按比较优势参与国际分工,发展中国家应生产并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这样在与发达国家贸易中虽能获益,但由于发达国家生产的技术与资本密集型产品附加值更高,发展中国家实则处于不利地位。长此以往,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会越拉越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0 08:27)

学界对产业升级有两种解释:一是用高新技术改造提升现有产业;而另一解释是产业重心依次从第一产业向第二、第三产业转移。对以上两种解释,我赞成第一种。严格地讲,产业重心转移属结构升级而非产业升级。产业升级有两个前提:一是产业保持不变;二是生产效率或产品附加值要提升。否则,就不是产业升级。

举农业的例子。众所周知,人类早期农业刀耕火种、广种薄收,生产效率极低;后来随着犁、耙等手工农具的出现,生产效率逐步提高。直到17世纪工业革命到来,机器的发明推动了机械化农具的采用,农业才真正得以升级。不过到19世纪末,农具的自动化程度虽不断提高,但种植技术却未有大的改进,故此前的农业被称为“传统农业”。进入20世纪后,生物技术开始应用于农业,于是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升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9 08:45)

对“创新是发展的动力”我深信不疑,可近段时间却总在想:既然创新是发展的动力,那么创新本身的动力由何而来?绝非多此一问,前不久在一个座谈会上有科技部门的官员也说:体制创新与科技创新如同汽车的两个轮子,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好创新的动力问题。

一语中的,这位官员点到了要害。是的,若不是创新动力不足,中央何必三令五申鼓励创新呢?不过仔细推敲,该官员的结论虽然对,但把体制创新与科技创新比作汽车的两个轮子未必恰当。其实,习近平总书记有个比喻更精辟:“如果把科技创新比作我国发展的新引擎,那么改革就是把这一新引擎全速发动起来的点火系。”言下之意,是说科技创新需要体制创新去推动。

我写这篇文章,正是要讨论科技创新与体制创新的关系。更确切地说,是要探讨怎样通过体制创新增强科技创新的动力。要回答此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6 09:08)

近来学界对国企“去行政化”的呼声很高,矛头直指国企行政级别。其实三年前中国铁路总公司组建时就有人对其定为正部级提出过质疑。而我当时撰文回应:别的国企有行政级别为何铁路总公司不能有?铁路总公司要是没级别,铁道部撤分后的官员何以安置?

这是我三年前的看法。我现在认为,安置政府分流官员只是给国企定级的一个理由,背后其实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原因具体为何我暂不说,让我们先讨论下面三个问题:第一,国家当初为何要给国企定行政级;第二,国企有行政级是否就一定是政府的行政附属物;第三,凡事有利有弊,取消国企行政级别的利弊如何评估?

对第一个问题,我的回答是与中国的国情有关。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一穷二白,加上西方又对我们搞封锁,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2 15:22)

最近中央党校中青二班几位学员从怒江考察归来,写出研究报告送我,题目是《怒江脱贫攻坚的重点、难点与对策》。报告有案例、有数据,逻辑井然,文字行云流水。是难得一见的好文章,但愿能引起当地政府与有关部门的重视。

也是有感而发,这里我想就报告所提到的“搬迁扶贫”问题作进一步的讨论。怒江地处西南边陲,又是大山区,为帮助农民脱贫,年初怒江州政府启动易地搬迁计划,全年共投资18亿元,将山上9000多户农民迁到了山下。照理这是一件好事,可有的农民似乎并不领情,据说已搬下山的农户现在不少人又想搬回山上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真的有人安于贫困不成?

我未到怒江实地调查,个中原因不敢妄加猜测。不过十年前我在内蒙也曾见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全国新农村建设风生水起,内蒙某旗政府也拿出大笔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2 15:19)

    前篇文章我说要讲好一堂课仅有问题导向不够,同时得有学理支撑。我还说过,党校教员讲课与地方或部门的领导作报告不同,领导作报告是根据中央精神部署安排工作、提具体要求,用不着讲学理;教员讲课则是帮助学员领会中央精神、提高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要是没学理支撑,学员就不会把你当专家看。

    党校的学员都是高中级干部,久经历练,大多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他们来党校学习并不是要让教员为解决某些具体问题支招,而是希望在理论上进行充电。相比而言,我们教员缺乏实践历练但却有学理方面的优势,这样各自扬长避短,学员向教员学习理论,教员向学员了解实际,教学相长、各取所需,彼此正好可以优势互补。

    可目前的现实是,我们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4 08:28)
标签:

文化

分类: 干部教育

党校教员讲课要坚持问题导向,这一点恐怕今天没人会不同意。既然大家都赞成,再写文章岂非多此一举?当然不是。自己从教二十多年的经验说,赞成问题导向是一回事,而能否贯彻问题导向是另一回事。这些年常听到学员抱怨我们有些教员讲课缺乏针对性,说白了其实就是没有突出好问题导向。

曾与校内年轻教员交流过。很多人以为,问题导向是指一堂课要针对某个问题讲。这样理解虽不算错,但也不完全对。大家想想,教务部安排进教学计划的讲题哪一个不是重大问题?可为何学员反映有的教员讲课针对性强而有的教员针对性不强呢?甚至同一个讲题,不同的教员讲针对性也会大不相同?看来讲题设计要针对问题只是一方面,关键还在怎么讲。

在党校当教员,我们都曾听过别人讲课,怎样评价一堂课讲得好不好?若让我说,就要看主讲教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2 08:41)

两个月前访美,当时美国大选正在胶着状态,西方媒体对特朗普与希拉里谁会当总统众说纷纭,多数人说是希拉里,也有不少人说是特朗普。现在大选结果揭晓,特朗普登上了总统宝座。尘埃落定,学界于是又开始关注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的走向。

隔行如隔山。我研究的是经济,对中美政治、军事、外交等皆没有发言权,这篇文章要讨论的是中美经济,而且重点只讨论特朗普掌权后中美贸易可能出现的变数。看到网上消息,特朗普入住白宫第一天就放言叫停TPP。海外舆论称此举是特朗普送给中国的一个大礼。是不是大礼不好说,至少现在下定论为时尚早。

前些天,乔治城大学德吉奥亚校长一行造访中央党校,双方很自然谈到了中美贸易。美方专家提醒说,中方应关注近期特朗普内阁组建的动向。内阁成员对华贸易的倾向当然重要,但我认为关键还是美国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