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两色风景嘎
两色风景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506
  • 关注人气:1,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有的没的
两色风景。儿童文学作者。发表童话、幻想小说等文章近两千篇。出版有《校园神医康小夫》、《一幅画和他的冒险》等作品。获蒲公英儿童文学奖、台湾牧笛童话奖、信谊图画书文字创作奖等奖项。
 
 
文章皆为原创,请勿随意盗用。转载烦请注明作者、出处。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青春。多么闪耀的字眼。光是默念就不禁热血沸腾。友情、努力、胜利的口号已是呼之欲出。朋友,你热爱青春吗?当你拥抱青春,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呢?

——“那当然是告别单身啊!”

……抢答的这位,你也太实诚了!是什么让你如此饥渴!是不是刚补完这部番啊?!

乏腻腻……不,华丽丽的标题

​妖怪名单。国漫界强势崛起的又一大IP,校园的包装,喜剧的配方,灵异的口感,酸臭的味道。酸臭味当然是虐狗党散发出的,毕竟这意外的是一部纯爱漫画呢。即便如此该发的福利也还是不能少,事实上剧组毫不吝啬,开篇不到一分钟就送上了大礼:

​​……对不起贴错了!是这个:

​​……对不起又错了!是这个:

呀灭……呀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6 22:19)
标签:

杂谈

​​

熊和兔子吵架了。

确切地说,是兔子生熊的气了。

兔子经常生熊的气,谁让熊经常让她生气呢?

比如这一次,熊去兔子家玩,一个不留神,将一碗咖喱南瓜汤打翻在了兔子刚编好的花地毯上。

看着散发花香的地毯如今只能散发咖喱香,兔子强忍着没有昏过去。

如果只是一时不小心也就算了,但熊这么毛手毛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熊打翻过兔子很多东西,比如:花瓶、茶壶、镜子、椅子……

每一次熊都很内疚。兔子呢,第一次,她选择大度地原谅好朋友;第二次,她努力不把怒气表现在脸上;第三次,她必须捂嘴才能克制不当场吼叫……

这是第几次啦?

“对不起,兔子,我保证再也不会……”

不等熊把这句听腻了的道歉说完,兔子就把他赶出了家门。

熊难受极了。唉,也怪他活该!这一想就更难受了。

道歉和保证的确已经没有意义了。一而再再二三地犯同样的错误,兔子没说他是故意的,已经很够朋友了。

那么,该怎么跟兔子恢复友谊呢?

对了。熊有了主意,给兔子送礼物吧!

女孩子收到礼物,心情总会变好的!

他害兔子损失了一条地毯,那就给她做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猴年马月,人类因乱嗑药催生了名为嗜血种的群体,嘛叫嗜血种呢,就是不怕阳光大蒜银的吸血鬼,至于怎么嗑药才能嗑成酱我们不得而知,唯一能推测的是第一个发现者应该是来自朝阳区。

瞅鸡毛, 小样信不信我们削你

​男主弥琉,音同弥留,不吉利啊施主。弥琉是人与嗜血种的混血,本身不吸血,但是他的血每个嗜血种喝过都说好。他的老爸弥天咎(请珍惜这个全作最苏没有之一的名字)更是嗜血种的对头组织“BST”(憋死他?)的老大,与儿子水火不容。于是故事刚开始,弥琉就跟三位小伙伴一起愉快地抢了个劫并飙车开溜并锒铛入狱,而连串信息量就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倒叙、侧写等方式干脆利落地糊了看官一脸,真可谓错落有致,效率感人。

男主的老司机宣言。呜~~开心开心~~

​随着一众囚犯被送入“青里”,新世界的大门正式开启。青里是个建筑林立却杳无人烟的荒凉都市,有传送门阻挡你的离去,有异形威胁你的生命,换言之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个世界是这样开始的。

作者说:要有噱头。于是某农村的墓地仿佛明星遭遇黑粉般被一通深扒,举目皆坑,让人疑心看到了南派三叔的作品列表。死在坑底的尸体不得安息,为广大跳坑不慎的读者凄惨代言,其中一具名为“张锡林”的尸体甚至不翼而飞。

我只想安安静静躺个尸

作者说:要接地气。于是男主张楚岚登场了。三流大学,吊儿郎当,胸无大志,平凡一如你我,并喜闻乐见地是个以破处为最高理想的处男,然而马赛克上又不幸长着小龙女才配长的守宫砂。爷爷的出土导致了张楚岚的入坑,从此约炮被约架取代,守宫砂也转变为守护重要的人不被杀。

本作男主:龙傲天(不)

作者又说:要有萌妹。作者说这话时嘴角一定挂着坏笑吧!因为他创造出了一个让人恨不能用“无出其右”来形容的冯宝宝。当宝宝的鹅蛋脸遇见张楚岚的不摇碧莲,当姐弟俩上蹿下跳砍杀暴走活尸,异人的世界便正式撩开了一角面纱,上下五千年的神秘在对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1 22:51)
标签:

杂谈

1
美队3很好看,当之无愧漫威最佳。“你支持哪方”也不是单纯的噱头而真有引起一些撕逼,大写的计划通。

2
最憋屈当然是铁罐啦,但这角色的完成度也再创新高。寡姐说他自负,没错,但他的成长就在于一直有为自负买单。铁罐1里卖军火卖得如同练太极般风生水起,后来放下屠炮立地成英雄;妇联1里骚包跋扈独断专行,后来学会了团结友爱还舍身炸碉堡;妇联2里造奥创造出全球爆款,好歹也有豁出命去擦屁股。所以这一部里,他面对孩子死了的母亲以及民众对英雄的质疑,选择注册保平安也正是符合他思考模式的“负责”——至于注册后还可以阳奉阴违的想法,从他在监狱跟猎鹰聊私信以及片尾没去追捕队长这两处看来,这个老油条做得出(政府是不是由着他糊弄就另说)。然而他面对的却是美队,队2的经历让美队有充足理由不信任政府,而他的认真个性能理解一句老伙计已经普天同庆,认同铁罐式的曲线救国就未免人设崩坏,加之他一贯捍卫的自由与公平得到了卡特的金句加持,不签约并没有错。

3
随着泽莫不想跟冬兵说话并反手扣了他一个屎盆子,逮捕令升级成了杀无赦,追杀者里还包括啊哈哈,啊哈哈黑猫警长……不,黑豹,事情登时如吃了炫迈般停不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2 22:44)
标签:

杂谈

“走啦走啦,该回家了喵。”

可咪把我拖上它的车。

我不高兴。这只猫穿起衣服,开起火车,就把自己当大人物啦,我这个主人倒像是小孩子了。

哎,再见了,我的棉花谷。

我好喜欢棉花谷啊。那里的一切都是软软的,软软的地,软软的石头,软软的风。让人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摔倒了就干脆睡一觉。

棉花谷没有白天。没有刺眼的阳光,没有闹哄哄的喧嚣,没有挤挤挨挨的人群……那里总是安安静静的夜晚,太迷人了。

但是可咪忽然就来了,不由分说就把我带走了。

还是我拿手就能抱起来的可咪比较好。

我生可咪的气。本来有很多话想问的,比如:你哪儿弄的这一身?你怎么学会开车啦?你有驾照吗?——都不问了。

我找了一个最暗的角落,抱着脚缩起来,幻想这样一来,我就又回到棉花谷了。

“喵!”

汽笛发出一声嘹亮的猫叫,把我吓了一跳。“干什么呀?”我抗议。

“注意窗外喵!”

车上的窗户一下全都打开了,葱郁的风灌满了车厢,给地板墙壁天花板都涂上一层油油的绿彩。

风像是一双手,温柔地牵住我的视线。

噢,是春天。

积雪融成小溪,枯枝开出花芽,鸟儿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检查过楼下的尸体,福尔摩斯断言:“死者是个狡猾的女人!”

华生惊叹:“怎么看出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9 22:25)
标签:

杂谈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雨天。

披上橘红色的雨衣,跨上旧了一半的自行车,我就这样冲进了雨中。

雨的凉意扑面而来,我感受到了清爽,是仿佛路边野花的花瓣上滚落的露珠那样的清爽。虽然下雨的天气总会带来许多不便,但我着实喜爱这样的沁人心脾。

当我拐上那条通往家的小径时,我遇到了他。准确地说,我是感觉到了他。因为突然有什么东西蹿上了我自行车的后架,将头和身子迅速地隐藏进我的雨衣中。

我吓了好大一跳,差点儿没能握好把手,车身晃了几晃。

“咯咯咯……”一阵脆脆的笑声从我的背后传来,那分明是一个小孩子的笑声。

“喂,你是谁?”我不高兴地问,基本将这个不速之客认定为哪里来的淘气小鬼。

“我?我叫‘哇’。”那个声音回答。

“哇?这是什么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2 22:46)
标签:

杂谈

  
还是把小蚂蚁删掉了。

对不起了。我在心里默默做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可如果不删掉你,我的电脑硬盘和工作时间都要承受不起了。

最近的小蚂蚁真是反常。帮我拖起东西来咻咻地快。我本来就经常在网上下点儿片子、漫画什么的,用以打发那些不必工作的闲暇。本来小蚂蚁干起活来像龙头漏水,滴滴答答的,一部1G的电影至少要下一小时,可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变成了几秒内的事儿。

可惜我对电脑实在一窍不通。我只是个舞文弄墨的小写手。越小,时间越经不起浪费。偏偏我太贪心了,看到点儿感兴趣的东西就命令小蚂蚁前去搬运,眼看着硬盘不断发出告急的求救,我又只得加紧消耗那些资源……后果就是这星期我的编辑已经打来快一百次催稿电话了。

所以不好意思啊小蚂蚁,谁让你碰到一个有强迫症的主人呢,只要你还在电脑里,我就难免要心痒手痒,那就又得恶性循环了。我只能釜底抽薪。

小蚂蚁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2 22:19)
标签:

杂谈

我买这个摄像头本意是为了视频,或是偶尔自拍,没想到我的电脑比我更中意这个摄像头。自从有了摄像头,他擅自开机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有时候,我回到家,总能看到书桌上那台明明关了的电脑正在运行中,而桌面上,经常都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文件夹。

我双击,打开文件夹,看到里面是一张张的照片,内容都是从我房间的窗户所能看到的一小片天空。我的电脑是挨着窗户的,他虽然经常淘气,不关机,但到底是没法乱跑,所以能拍的内容总是很有限的。

我端详那些照片。

落在窗台上的麻雀。

花盆的一角粉红。

突然下起的雨。

被一阵风吹来的纸飞机。

一只振翅欲飞的七星瓢虫。

舞台那么有限,摄像头所能捕捉的,也无非就是这些小东西,我真搞不懂,他怎么就那么有闲情逸致呢。

“喂,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摄影师了?”我拍着电脑问。他不回答,他当然不会回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