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猎书徒
猎书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27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吴秀波的名字这几天可谓“红得发紫”,不但成功的霸住了热搜榜首的位置,而且引来上至首富公子,下至吃瓜群众等一众人等的口诛笔伐,具体的事情经过咱就不赘述了,不熟悉的可自行上网查询。

       笔者梳理了一下,基本上吴秀波挨的骂都是以“渣男”为主题,而在不久前,其被曝光劈腿出轨之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公愤,演艺事业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由此可见,大众对劈腿曝光是能够接受的,不能接受的是“设局”陷害小三。背后的逻辑是,找小三劈腿出轨问题不大,给钱就行了,不给钱,乃至反咬一口,则是大大的不该,是个渣渣。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7 16:18)

即便是非历史学相关专业的史学爱好者,也肯定不会满足于中小学历史课本上得来的那些流水账般的历史知识,自然而然的会在业余时间、按照自身的兴趣来找些史书来看。根据笔者的经验,与普遍适用的自上而下、由浅入深的阅读顺序相比,更加重要的是史书撰写者的国籍和出版的年代,而这恰恰是很多历史爱好者容易忽略的部分,值得注意!

以研读中国史为例,笔者认为最好的顺序是:先看近邻日本人写的,接着是西方历史学家的著作,再后来是中国近现代的著作,最后才是《史记》、《汉书》、《后汉书》、《资治通鉴》等等古代典籍。

首选日本人撰写的中国史,原因有三个:第一,研究的比较全面和透彻。近现代的日本,出于敌对的心理,是唯一对中国社会进行全面研究,同时也是研究的最透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窃以为在研读中国历史的时候,最好能同步的浏览下世界史,尤其是欧洲的历史,然后将中西方的历史做个横向的比较,看看在同一个历史年代,别人的文明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既可以让我们不会妄自菲薄,也避免了夜郎自大。

举个例子,我们的历史课本中一再强调,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这自然是国人值得自豪的,但假如做一个横向的比较的话,会让我们对此有更深刻的理解。

教课书里面罗列的另外三个文明古国是埃及、印度和巴比伦,首先来说说埃及,古埃及文明的最直接的考古学证据是金字塔,其中最早的红金字塔为埃及第四王朝法老斯尼夫鲁的陵墓,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一座真金字塔与埃及第三大金字塔,建造时间为公元前26-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秦到清,中国历史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帝国时代,皇权膨胀到了极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直截了当的理解便是,皇帝以天子的名义统治天下,从登上帝位的那一刻起,便完全拥有了这片土地极其所承载的一切。如此便不难理解,每当出现一位横征暴敛的皇帝之时,以儒家为主的官员们对其的劝谏最猛烈的程度也只能是围绕在“民为贵,社稷次之,群为轻。”的理论上,却从未有人说出过“你没有权力”这样的话,准确的说,应该是连有这种想法都是大逆不道的。

所谓“上行下效”,帝国的各级官吏是替天子看护羊群的牧羊犬,有样学样,自然不会尊重治下百姓的人权和财产权,于是乎,百姓们在千百年的帝国延续中明白了一个朴素但邪恶的真相,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都不是自己的!无恒产则无恒心,连自身的性命都无法保全,当然没有动力去为自己的人生、家族的未来、乃至国家的前途做深远的规划,造成的结果便是在我们这些后来者的眼中,帝国时代的人热衷的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想,当西方人学懂了汉语汉字,开始研读中国史书,成为第一批译者和汉学家之时,在面对中国史书中的数字时,必定闹出不少笑话。举个简单的例子,在太史公的《史记》中,数字“万”的运用非常多,尤其是在涉及到战役描写之时,但实际上这个“万”字仅仅是为了描述方便而取的整数,跟真正的数量单位“万”肯定是对不上的,此外,中国史学家普遍的文笔太好,兴之所至,随意夸大数字也是有的。

比如,在长平之战中,在战争结束之时,“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据当代历史学家考证和人类学家的推算,长平之战时,各国总人口不过2000万,赵国又是排在秦、楚、齐后面的中等国家,撑死不过300万人口,如何能派出40万大军?假设真的有40万大军,需要多少人运输粮食来保证前线的补给?要知道,2000年后的解放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单纯的史书,它首先应该是客观公正的描述已经发生的历史事件,忠实的记录以确保后世能够了解到事情的原委而不至于产生大的偏差,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各种各样的原因,都会影响到历史事件的真实,前文说了编撰者的因素,本文将重点讨论成书的朝代问题。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王朝更迭异常频繁,而在儒家理论和五行轮回学说的影响下,每个新获得政权的王朝,为了证明自身获得政权是合乎天道、顺应民意的,无不极尽所能的抹黑前朝。当新的朝代是通过暴力手段,直接推翻前朝获得政权时,这种手段自然而然的被用到极致,而抹黑的重点则集中在前朝的亡国之君身上,于是乎夏桀残暴不仁,商纣荒淫无度,秦二世邪恶无能,隋炀帝横征暴敛荒淫无耻,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历史爱好者在阅读史书时,必须进来避开上述误区,以免被误导,从而得出错误的结论,比如说,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两周前,做平板撑过于投入把老腰给扭了,疼痛难忍,到惯常去的某三甲医院就医,由于此前没有过类似的病痛,误打误撞选择了骨外科,西医科室。

       询问过病情之后,我遵照医生的吩咐,蹲下、站起,前弯后仰,腰部再敲打摸捏几下,医生在没有安排我去拍片子的情况下,简单粗暴直截了当的下了诊断,我得的是“筋肌膜炎”,开了两种药,一盒膏药,把我打发出来了。缴费时一看,膏药是日本产的,看名字显然是西药,那两种药,一个是西药,一个是中成药,不禁感到有些奇怪:竟然西医都会开中药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单纯的史书而言,它首先应该是客观公正的描述已经发生的历史事件,忠实的记录以确保后世能够了解到事情的原委而不至于产生大的偏差,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各种各样的原因,都会影响到历史事件的真实,排在第一位的,便是史书编撰者的个人立场和感情的好恶等等因素。

例如,北宋中期,王安石变法,大力推行新法,不但触及了很多人的利益,而且在朝廷中与政见不同的保守派大臣势成水火,于是当乎当宋神宗驾崩,新皇帝即位,全面废止新法,将王安石贬官。不难想象,这些重新得势掌权的保守派在秉笔撰写史书,谈到王安石的新法时,会用怎样的笔墨言辞来记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笔者所说的蛮族,特指历史上生活在整个中国广袤北方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他们的活动范围东边远至长白山、大小兴安岭、乃至勘察加半岛,向西则延伸到天山山脉以西,止于贝加尔湖。

可能有读者持这种观点:这些游牧民族“蛮”是足够“蛮”了,但不应该算作中华民族之内,因为他们长期以来是游离在中华帝国的统治之外的。对此,笔者的结论是基于以下几点:首先,这些蛮族活动的地区在地理上是属于北中国的,也就是说,跟中华帝国共享这片土地的;其次,所有的蛮族,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中,与中华帝国始终保持着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例如,在唐玄宗统治的鼎盛时代,包括勘察加半岛在内的北中国各部族,每年都有几十个朝贡的使团往来长安,将帝国的影响扩散开去。同样的,实力强大、好战的部落一旦完成对草原部落的实力控制之后,必然南下,挑战中华帝国的统治。最后,当蛮族中的佼佼者能与中华帝国分庭抗礼,乃至完全征服中华帝国之后,必然按照中华帝国的传统,宣称自己是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首先澄清,笔者所定义的“士族”并不是指“士为知己者死”,“士可杀不可辱”的封建时代贵族,而是指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的读书人所构成的族群,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官僚士大夫”阶层,在漫长的帝国时代通过控制政府的基本运作而掌握权力。

士族依托科举制度而生,自然产生于隋朝,在唐朝迅速走向鼎盛,在五代十国期间稍稍走了些下坡路,但很快在接下来的宋发展到极致,辽金两个异族王朝,在完全征服北中国之后,同样开科取士,来获得足够多的人才维持政府的运作,短命的元朝废除科举,明清重新推广,持续到了民国。

士族要么本身是官僚,要么曾经是官僚,要么是官僚的后代,与政府同呼吸共命运,故而政府的成就自然也是他们的成就,政府的失败他们也责无旁贷。士族读书人的特性,以及缺少尚武精神的必要训练,加之对武人本能的排斥、厌恶和贬抑,导致了士族的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