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青青子衿
青青子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450
  • 关注人气:2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打小生活在乡下,淳朴的乡民敬重文化人。我瘦瘦的三爷爷是村里唯一一位能舞文弄墨之人——一个小学校长。教学之余,为村民写春联、婚联、寿联、挽联乃至盖房写“今日上梁、大吉大利”,似乎成了他义不容辞的责任。每次写字,我都是他最忠实的观众,只要见他铺纸濡笔,七八岁的我就会跑上前,屏住呼吸看他一笔一划地书写。三爷爷似乎也挺喜欢我,写完字的边角余料,他慷慨地让我在上面涂鸦,这大概是我的书法启蒙。

四年级跟随父亲到县城上小学,在他的要求下,我每晚临《玄秘塔》一张。黄晕的灯光下,我专注地临帖,他在一旁专注地看。一张写完,他把我的“作品”端起,审视,品评。从他那不够专业的话语里我分明感受到他对文化的敬畏,便不敢马虎,写字越发用心。临帖一年半,春节放假回乡,父亲鼓励我写春联,我郑重其事地铺纸濡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风靡一时的《舌尖上的中国》感动了无数中国人的味蕾,的确,要统计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2 20:53)


周末,与两位师友小聚。

老师是小城颇有名望的书法家。退休后到老年大学教授书法课,学员有些是各局机关退下来的老干部。

你不知道,跟这些人在一起多有意思。老师呷了一口茶,悠悠地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5 11:45)


知堂老人在《北京的茶食》里写道:“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茶,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须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

年少时,“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不敢浪费时光,唯恐“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年岁渐长,始知工作学习不是生活的全部,于工作学习之外,我们还要生出点闲情逸致,如此,给平淡的生活添一些滋味,给寂寥的生活加一点生机,给单调的生活增一抹色彩。

若有足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同一个教学设计,在不同的班级实施教学,孩子们的课堂表现和展现出来的教学效果大不相同。有的班级课堂秩序不见得四平八稳,但班上的孩子思维活跃,发言积极踊跃,眼神灵活,表情生动课堂焕发出生命的活力。有的班级秩序井然,虽是低年级的课堂,但孩子们一节课似乎都不用老师说一句维持纪律的话,他们很坐得住。他们很听话。但是,听话的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8 20:24)

  

你说人生艳丽,我没有异议。

你说人生忧郁,我不言语。

二十年前,看到石开先生(或者崔志强先生)这方印章,劈面惊艳,怦然心动。后来,才知道是两句歌词。是啊,艳丽和忧郁是人生的两面,一如天气的阴晴,月亮的圆缺,花朵的开落,草木的荣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1 21:25)


隔断时间不回故乡,心里就像长草了一样。

只有踏上故乡的土地,这颗没着没落的心才会踏实。

村里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早已把平房或瓦房盖成了楼房,但村子旧的格局还在。田野还是我熟悉的南地、北地、东地。小巷还是我熟悉的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5 06:42)


春来了,朋友圈里都在晒图迎春。我亦不能免俗。精心“偷”了几张图片,立时,有好友留言:这是在哪儿拍照的?真美!准备盗图!!!自然不能告诉他!

审美品位,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教养。我有一位老同事,我初上班,她已近退休。五十多岁的人,个儿高挑,腰板儿挺直,着装素朴而得体。夏天她常穿一件白色衬衫,一件灰色过膝一步裙,衬衫洁白,裙子上没有一点儿褶皱。她的居室陈设极其简单但藏书甚丰,小餐桌上一个简易的玻璃瓶里,经常插着新鲜的野花。没有课的时候,我总爱在她的斗室里翻翻那些名著,嗅嗅那淡淡的花香。久而久之,我们成了忘年交。我不知道,二十多年后,我仍喜欢阅读,仍喜欢(愈来愈喜欢)美好的事物是不是受了她的影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让我明白,审美能力决定生活品质。如果一个人有幸接触过真正美好的事物,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年12月31日,我在微信上写了这么一句话:2017,愿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如今,2017年,仅剩下最后一周了。站在2017年的边上,回望春之萌动,夏之火热,秋之安静,冬之萧瑟。我四十一岁的这一年,饱尝了生活的滋味。

          70后,带着保温杯重新出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1 20:37)


许久嗓子没有哑过了,哪怕是在去年水深火热的一年级。这两天,嗓子哑了,几近失声。

哑得突然!前天晚上还好好的,我们姊妹相约去吃素食火锅,怕上火,我要的还是菌锅。周一清晨,嗓子略有不适,清清嗓子,觉得问题不大。孰料,傍晚时分就真的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8 21:54)

刚刚过去的农历九月,参加了两场葬礼,送别了两位老人——我的四奶和四爷。昨天,我们送四爷回到了家乡,安葬在我家的祖坟,这里埋葬着我的太爷、太奶,我的爷爷奶奶,大爷爷大奶奶,三爷三奶,我的大大。从此,四爷也要长眠于此,和他的父母,兄长们在一起了。凄凄寒风中,姑姑指着爷爷坟前说,将来这是你爸你妈和几位叔叔婶婶的位置。不禁悲从中来!

四爷一生命运多舛,漂泊一生,终得在故乡的怀抱里安歇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