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家印刻
大家印刻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38
  • 关注人气:1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5-11-05 15:00)
《大家》杂志 2016年杂志订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6 18:36)
标签:

杂谈

        文学,这是一个比较宽泛冒昧的词语。很多人都为其斟酌、推敲,以此来解构这个看似空洞的虚构。用中国传统的文学理念来讲:文学,它是源自于天、地、人之间的关系。我们理性一点来讲,对于天的阐释一般情况就是地以上的东西或者是季节的意思,而这只是鉴于它表象的一种解释。而如果把它应用到文学层面来讲,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无法超越的一个空间——即一个时代,它变成了一种禁锢,它禁锢着这个时代,运动的、静止的一切事物。一个时代的局限。,就是源于地域上或者是地理上的不同差异,而导致的不同文学作品,其样式和风格也迥然不同。那我们怎样来解释人呢?人可以分为创作者和读者因两种,此可以看出,早在古代的中国早已经建立起自己的文学形式和独特的风格。(以此来看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而后这一思想慢慢地传入到了西方。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就如西方文学所支持的文学四要素:作者、读者、世界、作品。这就很好的印证了一个道理。东方的思想,西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6 18:33)
标签:

杂谈

        文学,这是一个比较宽泛冒昧的词语。很多人都为其斟酌、推敲,以此来解构这个看似空洞的虚构。用中国传统的文学理念来讲:文学,它是源自于天、地、人之间的关系。我们理性一点来讲,对于天的阐释一般情况就是地以上的东西或者是季节的意思,而这只是鉴于它表象的一种解释。而如果把它应用到文学层面来讲,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无法超越的一个空间——即一个时代,它变成了一种禁锢,它禁锢着这个时代,运动的、静止的一切事物。一个时代的局限。,就是源于地域上或者是地理上的不同差异,而导致的不同文学作品,其样式和风格也迥然不同。那我们怎样来解释人呢?人可以分为创作者和读者因两种,此可以看出,早在古代的中国早已经建立起自己的文学形式和独特的风格。(以此来看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而后这一思想慢慢地传入到了西方。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就如西方文学所支持的文学四要素:作者、读者、世界、作品。这就很好的印证了一个道理。东方的思想,西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6 18:18)
标签:

杂谈

        文学,这是一个比较宽泛冒昧的词语。很多人都为其斟酌、推敲,以此来解构这个看似空洞的虚构。用中国传统的文学理念来讲:文学它是源自于天、地、人之间的关系。用理性一点来讲,对于天的阐释一般情况就是地以上的东西或者是季节,这只是鉴于它表象的一种解释。而把它应用到文学层面来讲,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无法超越的一个空间——即一个时代,它变成了一种锢,它禁锢着这个时代运动的静止的一切事物,一个时代的局限。,就是源于地域上或者是地理上的不同差异,而导致的不同文学作品的样式和风格也迥然不同。而简单地说,人就是创作者和读者因此可以看出,早在古代的中国早已经建立起自己的文学形式和独特的风格。而后这一思想慢慢地传入到了西方。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就如西方文学所支持的文学四要素:作者、读者、世界、作品。

         东方的思想,西方的理论,近百年来从未变过,也从未间断,它们既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2 10:07)
标签:

杂谈

佐伊·吉尔伯特(Zoe ∥Gilbert)是英国奇切斯特大学的创意写作博士生,经常从民间传说和民间故事中汲取创作灵感,获得2014年科斯塔短篇小说奖。她遵循了民间故事的重要传统之一:赋予故事足够的开放性,避免描写人物的内心世界,而是通过起初……后来……后来的叙事方式,引导读者注入自身的感情。

孙佳雯,业余文学爱好者,职业学术女青年。数学学士,社会学硕士,正在向博士学位攻坚。当过兼职主笔、兼职校对。十七岁离家求学,旅居长三角地区七年,而后跨越重洋,寄居法国巴黎。

拍露珠,跳露珠,

羊羔在一起睡觉觉。

蹦跳跳,轻轻跳,

蕨树丛林里躲猫猫。

跳下沟,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8 17:10)
标签:

杂谈

编者按:2015年,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和豆瓣阅读联合举办了英国新锐作家短篇小说翻译比赛。专业评委从近200篇译稿中挑选了最优秀的三篇。而后,它们的译者——陈海滨、孙佳雯、张梦元分别翻译了亚当·马雷克的《掷石头的人》、佐伊·吉尔伯特的《鱼皮、野兔皮》和雷切尔·特雷齐斯的《永远的假期》。主办方现将这三部精心翻译的作品授权中国《大家》杂志予以刊载,它们向中国读者展示了新锐英语作家是如何用最短的篇幅去讲一个好故事的。

亚当·马雷克(Adam ∥Marek)是一位多次获奖的短篇小说家,作品曾于2011年和2013年两次入选《英国最佳短篇小说》。在他的笔下,荒诞、奇幻、充满未来主义风格的事物与日常生活激烈碰撞。本篇作品出自他最新出版的同名小说集。

陈海滨,自由译者、编辑。译有人物传记《回归之路》、爱情幽默小说《旋木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7 17:13)
标签:

杂谈

尤纳斯·卡尔松,生于1971年,2004年以电影《细节》荣获瑞典国家电影最高奖最佳男主角金甲昆奖。后开始编写剧本和创作小说。著有短篇小说集《第二目标》《完美朋友》《游戏规则》,长篇小说《圣诞快乐——一个故事》。


       没办法,只能为他们感到遗憾。这样一种人。他们可能是会成为好朋友的那种人,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他们点相同的饮料、穿相同的服装,言谈举止也相似。一切都相像,除了其中一位戴着一顶帽子。但除此之外,相同的条纹按钮式衬衣和深色西装,相同的运动鞋和笔记本电脑。就像那种人常有的那种穿着打扮,好像有自己统一的制服或标志,武器在膝盖上。整个旅程他们就一直这么坐着,板着脸,虽然两人只是坐在那儿听音乐。看得出他们在听相同的音乐,至少在做相同的事。现在他们关掉了笔记本电脑,因为飞机降落时,电脑不能开着。现在他们只是坐着,僵直地,眼睛直视着前方。真他妈的悲催。真他妈的见鬼,他们还每天坐飞机。是的,他们会成为那种最好的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6 11:17)
标签:

杂谈

赵兰振,河南郸城县人,在卫生系统供职多年。1998年进入文学出版行业。1991年始发表小说,作品散见于各文学报刊。


《夜长梦多》的写作始于1998年秋天,当时我刚来北京,住在景山后头一座堪称雄伟的大楼里——那座楼属俄式风格,有点“金玉其外,败絮其里”的味道,看着富丽堂皇但其实就是一座办公楼改成的筒子楼,去一趟厕所要疾步快行数百米,两旁挂着帘子的或闭或张的门列队监视着你。我住在五楼(顶楼)一处只有七平米的用垃圾间改造成的空间里——是的,我不知该如何称呼它,因为那并不是一间房,而仅仅是一处呈“L”型的盲道,像是手枪的形状。当躺在床上睡觉时,我想象自己是一粒枪膛里蕴足劲儿的子弹,要是某一处神秘的扳机扣响,我会飞射出去,掠过景山上空,掠过故宫中轴,掠过大前门……朝着故土的方向一路飞往昏冥的梦乡。

当然,飞翔的不是我的身体,而是想象。我每天清晨五点起床,拾级而下,出门绕着尚在睡梦中的景山公园一周,回到那处狗窝一般的住处,趴在木板搭起的书桌上让笔尖与白纸亲吻,发出滋滋的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5 09:57)
标签:

杂谈

震海,生于天津,小说、诗歌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曾获第三届汉语诗歌双年十佳等奖项,著有诗集《蓝镜》。

夏雨、商意、苏珊娜和张娜拉,恍如我隔世梦魇里的鬼

没等我看清他们的脸,夏雨和商意就搂抱住苏珊娜亲热起来。坐在对面的张娜拉无动于衷,正直勾勾地盯着墙上挂的一面镜子,她是在看镜子里面的那只猫。我说,那是费老板的猫,别招它,凶着呢。张娜拉却装聋作哑没有理睬我。这时,不知夏雨还是商意故意把苏珊娜弄得尖声叫起来,我见到商意把手摸向苏珊娜身后,掏进她的后腰。

你以为我不知道?张娜拉逼近我说。

什么?你说的什么?我有点局促地问道。

那是一只野猫,她把手搭在我大腿内侧,又说,那只猫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文明,有上下五千年的辉煌历史。在这五千年中,文明已经载入于中国人的基因和民族记忆。五千年中有既有过辉煌时期,也有过衰败年代;既出现过盛事,也遭遇过停滞。但一旦中国人民获得能前进和发展的条件和环境时,历史就会大踏步向前走去,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赶上去,弥补失去的时间。我们现在正处在激进的时代,中国人获取了祖国发展的有利条件,正在利用祖先几千年的精神积累,把自己的民族愿望灌注于生活,让理想变为现实。在不到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内,中国完成了别的民族需要一百年才能完成的业绩。

        昨日在开幕式上,中国文学界的领导、著名作家丹增和诗人吉狄马加谈到了中国在经济、政治和文化领域的成就。他们的发言体现了中国人民的骄傲感。他们也提到这些成绩与民族文化发展是分不开的,经济政治的兴盛,必然反过来对文艺昌盛创造必要的气候和环境。

        中国的文化和文学传统起源于古代,与其它民族有诸多不同之处,其中之一是诗词在各类文学作品当中占据着重要位置。不但皇帝、贵族和官员会作诗,而且每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贝尔纳多·费尔南德斯,墨西哥作家、漫画家,并同时从事剧本创作。1972年出生于墨西哥城,小说代表作《毒蝎时代》曾获2005年墨西哥图埃卡尔国家文学奖及2006年西尔维利奥·卡纳达纪念奖。 本文为去年12月9日第二届《大家》·丽江 中国(国际)当代文学论坛上的演讲实录。

        中国人把那些他们听不懂的语言戏称为“鸟语”,因为汉语是那么一种富有诗意的语言。 突然,我想到自己的母语,想到自己的祖国——墨西哥也一定是世界上最神奇的地方。

        几年前我的小说《蛇眼》出版了中译本,为此我来到中国。当时, 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墨西哥人要写一本关于中国的书?”和“你为什么对中国的文化如此的了解?”如果简单地回答以上两个问题,因为我 就是一个书呆子。;但如果要仔细回答的话,就说来话长了。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就像你们眼中的墨西哥一样,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