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君辞
君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897
  • 关注人气:1,3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山虚水深

         

博文
分类: ◎扶醉

 

 

 

Mark how one string, sweet husband to another,

Strikes each in each by mutual ordering;

Resembling sire, and child, and happy mother,

Who all in one, one pleasing note do sing;              

Whose speechless song, being many, seeming one,

Sings this to thee, thou single wilt prove none.

 

 

 

 

远镇。

 

关于这个蓝色国度,我曾写过只字片语。那是一片清透无杂的海,柔涟,静漪。我想,我喜欢临海而居,喜欢行走在柔软的沙滩上,喜欢海风拂面时潮湿而咸腥的味道。就好像海风在低低吟唱一首缠绵的情歌,或是低语着沉睡在多年以前的一句情话,依偎,缱绻,朝夕而对。我听到海浪温柔的呼吸声,看到海鸟盘旋在一片蔚蓝之上,间或栖息在几点岩石上。他们孤独地吻着海浪,温声告别,令人将要溺毙在这无尽的哀愁里。

海天连于一线的那个城镇,并没有强烈的异域风情,只是浅浅淡淡,遇过落魄的飞鸟,空旷的长街,不惊的波澜,带来厚重的陌生感的面孔。那种宁静,名字叫做远方。

 

到达布城那夜,是个寻常的好天气。飞机引擎静下来以后,乘客们收拾着各自行李,排队等待踏上这片土地。广播依旧说着些事宜,人潮缓慢向前,转顾四周都是些湮没着的陌生面孔,十多个小时的旅途终究以一句“谢谢您的搭乘”轻描淡写地结束,就像那一粟米之于苍茫宇宙的漫不经心。

那夜有些匆忙,从机舱出来,真正踏上这个国度的时候,我终于隐约感受到了远走异乡的茫然。因是深夜,机场里倒没什么人,大多是从我们这趟航班下来的,都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轮到过安检的时候也只能用蹩脚的英文胡说一通,心里深切盼着早点结束这样无依无靠的窘境,还好那人也未为难什么,大抵我的神情实在将心思写得太明显。饶是如此,拖着沉重的行李走到机场的门口,午夜十二点的钟声也已敲响。

 

幸好还不至于要在异国酒店度过这个张皇的夜晚,来接我的父亲说下午的时候正好有事来布城,也就在这里等待至今。年少不经事也就罢了,而今感受到在外漂泊的苦楚,心里难免有些酸涩的感动,深沉浓烈。

去往居处的路上只有寥寥数语,迷迷糊糊地整理了行李。一整天舟车劳顿,早已困乏至极,躺在床上还来不及胡思乱想,就沉沉坠入了梦境。醒来的时候,睁眼看见来到澳洲的第一个清晨。远处青山连绵,另一边的深海在绿木身影的掩盖下只隐约现了不断扑打着软沙的海潮,海鸟在城市里放肆地飞翔,不时发出清亮的鸣叫。在前方高楼的阴影下,只有半壁日光柔柔地打在了我的身上,我重新闭上眼睛,隐约体验到了一丝所谓远行的孤独。


冬天来了。

 

 

如此。

 

早晨在街上逡巡的时候,像是从书本里走出来的味道。长街上人影寥寥,甚至没有几个店铺开张,不见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倒颇觉几分生疏。橡木色的橱窗里不过是些玩意,我猜想其中许多与我来自同一个国度,不知它们是否也会有背井离乡的苦楚,又是否知道这滋味叫乡愁。无人列车轰鸣着呼啸而去,穿过马路是一处集市,三三两两的店面准备着开张。这是一个慵懒的城市,蒙眬着睡眼,一步一步走出了生活的节奏。

转过身的那一瞬间,耀眼的阳光直直刺入瞳孔,说来也是,明明是冬日的阳光,却不给人暖洋洋的味道,偏偏露出一副恣意放肆的模样来,毫不收敛自己的锋芒。而若是站在楼影之下,却有寒凉之气毫不留情地侵来,就像是对于我这个外来者伸出爪牙来。生活在这样极端的时节,远处的青山偏偏如君子温润,不骄不躁不温不火,又不给人以违和感。

看到几个青年穿着短装,拿着冲浪板走走笑笑,觉得他们步履间皆是一种年华的朝气。到黄昏时分,天气更是凉了下来。我想,这里的落日是最醉了人心的。以纯粹的蓝作了画布,远处隐约漂了几笔晚霞,把落日的灿烂余晖都比了下去,整个城镇的色彩都变得迟疑而温暖。冷寂深沉的海面被烈风吹起浪潮,重重扑打在沙滩上,偏又没有丝毫声响,就像追逐着海岸线的梦,无端便令人联想起了少年的模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不信沧海桑田的时岁,多想挽住这少年的容颜,连拥抱都舍不得的眉眼。


“我们故事的特色就是没有任何鲜明的轮廓,它所涉及的时间太长,涉及我的一生,那是一出持续不断、隐而不见、秘密的、内容实在的戏剧。”


如果极目而望,这个笼在烟海里的远镇,处处都是平房。听他们戏谑说,若是遭逢了天灾只怕无处可逃。我暂居在为数不多的公寓之一,嗅得到城市的味道。也托于此,每日清晨睁开眼睛,即刻便看见明亮的如镜天色,澄净柔和,云彩都掩去了身影。若在日光熹微时起身,只听见鸟鸣啁啾,翅影单薄,盘旋在破败教堂的周圆。这样的生活,我想应该用以细数余生。最让我乐此不疲的莫过于站在阳台上看山,看天,看海。从醒来到入眠,清晨,午时,落日,深夜,或温暖,或淡薄,或苍老。“如果说天空也是一种信仰,那我愿做最虔诚的信徒,双手合十,沉沉祷告。”我在灯下展开一张白纸,为此行写下只字片语。而字迹缭乱,不知所云。

 

 

 

浮舟。

 

落在家里的一个下午,远远俯瞰被丛丛绿树掩了的海,心血来潮就想沿着海岸线散散步。多年前我也走过这一段路,身边树木森森,路面平整而蜿蜒。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词句来诉说这条路的味道,就像黄昏,忧郁而苍老,还掩藏了几分矛盾的大气。我想和它拥抱,却又不敢声张自己的私心。

看到藏在记忆里很久的海岸,忍耐着心思,故作矜持地在海水里漫步,而只有我知道我渴求追逐她的热烈,在惨烈骄阳下壮胆,冲向浪潮,打湿了衣衫也不管不顾。而一个大浪扑来,就和浪潮比拼速度,大声欢笑,肆意疯狂,算是发泄了所有的岁月刻薄,就像诗人笔下一句“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

不远处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中年人在遛狗,没有拘束地在海与岸之间穿梭,想起远在大洋之外的宠物,就随意攀谈了两句。才知道这只狗也过了半生了,难免觉得感伤起来。他还聊了几句家事,也是桩趣事,听闻他们一家卖了房子,在内海买了只船,在海上生活。我还从未知道有这样别致的生活方式,不觉又笑起来。

 

身在另一个国度,家里还是做着家乡几个清淡的小菜,也算是难得的一家团聚。父亲说此行他很高兴,觉得心安许多。彼时情景的温暖,足以令人世的薄寒在劫难逃。晚上坐在床上看这个城镇,就忽然想起一些亲友来。其实彼此并没有多少刻骨的记忆,直到长居杭城,和身周众人都不知如何自在相处,就要想起他们来。手机,邮箱,不管怎样的通讯工具竟然都连不起彼此之间的距离。我看着他们的一颦一笑,不敢言说,那样的生疏感突然一下就能侵蚀了心。

我从未意识到,自己也许是喜欢热闹,喜欢听人说话的。如果有人为你撑起一片喧嚷天空,也何尝不是幸事。有些话哽在了咽喉,内心满是热潮,可你说不出口,如同突然失了语,也就不知从何说起了。其实只有百无聊赖时才会莫名想起一些怀念的人事来吧。她说,所谓百年,不过是一千二百番的盈月,三万六千五百回的破晓,以及八次的岁星周期罢了。

也就仅此而已,不过仅此而已。

如果也有一天能举重若轻地生活,平和清宁。诚然岁月如此优渥,比如有幸躺在床上伺机等待与阳光的拥抱,比如推开窗看远处的天涯海角,比如伸出手接来一掌繁花,比如做一个冗长的梦,感受自己生命的欢欣。

 

是否有这样一种勇气,在凌晨挣脱温暖的拥抱去看一场日出;是否有这样一种等待,从四点到五点,只痴痴站在窗口等待天光破晓。就像等待生命的初生,热切地去追你的远方。我一生无所有,只一身清白,以梦为马,折骨做刀。只因有人曾对我说,生活不是眼前的苟且,生活有诗和远方。

诚然,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生活有诗和远方。

              

 

  



2014-07-07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