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闲来无事,重新玩了一遍这个失宠的孩子,总体说来,还是可以的,除了剧情苍白无力,小虎和七七的感情戏也让人觉得汗毛直立以外,游戏还是有很多优点,2D的场景做的很好,忆如和苏媚的友情,苏媚对小虎的感情,还是刻画的很到位,打斗场景中大家的身手一气呵成,算是2D游戏中的良品。我想说的是,忆如还是很可爱的,重新玩了一遍发现自己很爱这个古灵精怪的小鬼头(不知道十年前的自己看到十年后的自己这样会不会想一掌把我劈死),下面是截图,场景很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8 19:23)
标签:

杂谈

说好的幸福呢
作词:方文山 作曲:周杰伦
演唱:周杰伦

你的绘画凌乱着 在这个时刻
我想起喷泉旁的白鸽 甜蜜散落了
情绪莫名的拉扯 我还爱你呢
而你断断续续唱着歌 假作没事了

时间过了 走了 爱情面临选择
你冷了 倦了 我哭了
离开时的不快乐 你用卡片纸写着
有些爱只给到这 真的痛了

怎么了 你累了 说好的 幸福呢
我懂了 不说了 爱淡了 梦远了
我都还记得
开心与不开心 一一细数着 你再不舍
那些爱过的感觉都太深刻 我都还记得
你不等了 说好的 幸福呢
我错了 泪干了 放手了 后悔了
只是回忆的音乐盒还旋转着 要怎么停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3 16:19)
标签:

杂谈

天气炎热,今日上午和母亲一道出门,到家旁的花卉市场,买了三株葡萄。记得家里最后种葡萄,是十六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住的是一个很大的平房,所有的家具都放在一起,房间外是厨房,老房屋群的尽头,是公共厕所,街道两旁种着参天的法国梧桐树,秋日时会飞下像柳絮一样的绒毛,掉在眼睛里极痒,以至于在九十年代末期全部砍伐完毕,现在已再也不见它们的踪影。那时邻里之间相互往来,很是熟络。隔壁的女郎大约三十多岁,每回出门踩着猫步,在九十年代的初端,这种摩登的步伐,在那时的社会,还没有被大众所接受。

街坊邻居的小孩,依稀记得几个,其中一个男孩,长的瘦高细长,面容秀气,伶牙俐齿,在小伙伴中颇具领导能力。还有一个小女孩,短发,说话结结巴巴,脸是很可爱的婴儿肥,五官秀气,喜欢偷吃零食,因为住的近,跟我非常要好,这种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小学,然后,她转学而去,联系就此中断。

不清楚为什么会想起他们,只是大抵觉得,世间万物,变迁非凡,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公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一条路,不是非要撞的头破血流才会幡然悔悟。

再到后来,平房拆除,家里搬到三楼木质楼房中,葡萄树也跟着移了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3 16:16)
标签:

杂谈

天气炎热,今日上午和母亲一道出门,到家旁的花卉市场,买了三株葡萄。记得家里最后种葡萄,是十六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住的是一个很大的平房,所有的家具都放在一起,房间外是厨房,老房屋群的尽头,是公共厕所,街道两旁种着参天的法国梧桐树,秋日时会飞下像柳絮一样的绒毛,掉在眼睛里极痒,以至于在九十年代末期全部砍伐完毕,现在已再也不见它们的踪影。那时邻里之间相互往来,很是熟络。隔壁的女郎大约三十多岁,每回出门踩着猫步,在九十年代的初端,这种摩登的步伐,在那时的社会,还没有被大众所接受。

街坊邻居的小孩,依稀记得几个,其中一个男孩,长的瘦高细长,面容秀气,伶牙俐齿,在小伙伴中颇具领导能力。还有一个小女孩,短发,说话结结巴巴,脸是很可爱的婴儿肥,五官秀气,喜欢偷吃零食,因为住的近,跟我非常要好,这种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小学,然后,她转学而去,联系就此中断。

不清楚为什么会想起他们,只是大抵觉得,世间万物,变迁非凡,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公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一条路,不是非要撞的头破血流才会幡然悔悟。

再到后来,平房拆除,家里搬到三楼木质楼房中,葡萄树也跟着移了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5 14:09)
标签:

杂谈

从开学到现在,从酷热难耐的温度到如今的干爽舒适,天气历经了很多过程,然而发生的事情也再三波折。

这学期的八人间寝室没有洗手间,公共厕所里有手掌大的蜘蛛,纠结云云,于是决定在校外租房子,合租的女生是上学期室友中较为亲切的一个,房子在校外,离学校不远,翻个院墙就可以到,翻墙磕磕碰碰是常发生的事情,人的身体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的无用,怕磕怕碰,结果一切都避免不了。

房东老太太是个很好的老人,在炎热的夏天会在房顶上洒水,我们上课会帮忙保管电脑,房东老爷爷就负责修理这栋房子,门栓灯管之类,房东院子里有一条大大的狼狗,遇到陌生人就会使劲的吠,笨笨的狗给人一种安全的感觉。

日子就这么过,九月初刚来这个小屋,感觉热的实在难受,于是打了人生第一次地铺,往竹席上洒水,在房间内到处洒花露水,难受闷热,以至于大姨妈迟迟不来(囧),还好再怎么说熬到了现在,很是享受这种适宜的温度。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关于室友D,本来暑假的时候说的好好的她30号来汽车站接我,结果30号那天在到达九江时受到她的一条短信,说她不来了,D放我鸽子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在最热血的时候一盆冷水泼下来,这种感觉以前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4 15:48)
标签:

杂谈

这样的天气让人想起了十几年前,在那个破败的小学,黑暗的低年级时代,那时候的天气永远这么灰度,小小的我背着一个不怎么好看的书包,没有朋友,默默的放学回家。

前几天把小时候幼儿园时期的照片翻了出来,照片里的小姑娘漂亮可爱,站在众人当中,脱颖而出,眼神清澈,突然就此感叹原来自己也曾这么辉煌过。

听爸妈说,幼儿园时期的我是个聪明的小朋友,可以讲很长很长的故事,可以唱歌可以跳舞,笑起来大大的眼睛,非常的可爱。那时候应该是迄今为止最为光辉的时刻,然后这场光辉结束在1996年,因为那一年自己步入小学,遇到了很恶毒的班主任,小的时候爸妈都很忙,妈妈在很远的地方教初中,每天早上六点起床,骑着那辆凤凰牌的古董自行车,沿着老旧的路骑到街道口,等车,那时候妈妈要转两趟车才能到学校,非常辛苦,爸爸那时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研究员,职称还停留在研究生,拿着微薄的工资,每天下班买菜做饭,等着妈妈一起回来吃。

小学就一直这么过着,爸妈没有跟班主任送任何礼物,没有迎合拍马,班主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婆,势力自私,对于当官的有钱的家里的小孩,就会非常好,但是对于普通家庭的孩子,特别是家长没有给任何好处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7 12:21)
标签:

杂谈

很小的时候都去汉口台北路找外婆,也许老汉口那种感觉一直都在我记忆里抹不掉,是因为它有着外婆的味道,后来外婆离开了台北路,来到了江夏老村子,不就就离开了人世。

昨天跟爸妈一起去咸宁吃饭,路过老村子,决定带一罐鸡汤进去看看外公,外公家是一间双层的老房子,后面有一片菜地,菜地里种的很多很贱的菜,一遇水就会生长,外公家没有锁门,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一个老人坐在菜地旁边,看着他的丝瓜,面容安详,大厅里挂着外婆的遗照,遗照约摸四十几岁的样子,隐约可以看到年轻时的风姿。

外婆走了,江夏老房子就变的顿时寂静了,只有外公一个人守着他的菜园,等待时间静静地流淌,记得外婆病的时候,外公忙进忙出,拖着自己那条不好使的腿,照顾外婆的饮食起居,现在她走了,硕大的房子有着说不清的冷清,以前被外婆生病弄脏的房子跟床铺,现在也干干净净恢复了它原来的样子。

我闲来无事,便蹲在地上看半黄半青的杂草,妈妈坐下来跟外公聊天,爸爸在菜园帮忙摘竹叶菜,外公的耳朵已经很不好使,妈妈要用很大的声音才能让他听见,两人聊了很久,提及外婆的过世,外公的声音已经有些许哽咽,他喃喃的说:我也不想活了,我想赶着去看她一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6 13:25)
标签:

杂谈

记得刚来大学这会,寝室里的四个人是很融洽的,帮忙占位置,一起去吃饭,等等。

后来却不知怎么回事开始变味,谁与谁疏远,谁与谁势不两立,谁对谁背后诋毁,而我一直坐着隔岸观火的那一边,不知是喜是忧。

女孩子的嫉妒心理一旦泛滥是很恐怖的事情,这两年,我亲眼看着A在班上被C诋毁,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两个人表面平和内心早已波涛汹涌,悲哀的是回寝室还要做到笑脸相迎,这两年想必大家都已经受够。

翻开电脑里的相册,看着大一刚开学平安夜我们四个人一起的笑脸,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人若是一直是初见时的那么美好,就不会有以后的悲欢离合,而今,才真正体会到。

D前几天约我下学期跟她一起租房子,一开始欣然答应了,昨天她领我去租房子的那所民宅,路途中我们穿过了静穆的清真寺,只有蝉鸣,还有路旁的树沙沙扫动树叶的声音,突然想起了原来复读的日子,也是自己一个人在路上转,也是常有这种旷达的感觉。回到寝室,思量再三,还是决定不跟D一起住,人确实是要留点距离才会美的,距离太近了,就没有了容忍和包容。

下学期要自己租房了,租一个小小的单间,然后做一点自己的事情。

再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四级考完了,整个灵魂就像一瞬间被抽离,这两天无事事,整日看电视打发时间。

    对了一下四级答案,情况不怎么好,听力阅读做的一般,其中有些答案还记得不太清楚,但是还是对自己抱着些许的希望,比上次好了那么一点,不是吗,时常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是想起来还是心慌慌,也许这是自己努力过的东西,所以才会如此的在意。

    难以想象如果又失败了会什么样,不想了,就这样吧,有那么多话要对自己说,结果却无从说起。

    其实很难过,算了,就这样了,睡一觉就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放在窗台上那个土豆早已经发芽,寝室在一楼,每天都有黏腻的水汽,地上已经铺了很多很多的报纸,只能暂时缓解这种幽怨的气氛,景德镇这座千年瓷都在雨水的冲刷下显得特别的衰弱,很难想象古代所形容的:陶舍重重倚岸开,舟帆日日蔽江来的场景了,只不过也难怪,自己的家乡在古代都是东方芝加哥的美誉,到如今也是一派倒退。

明天就是普通话考试,又要早起,最近为了四级开始调节作息时间,早睡早起,感觉已经做好的充足的准备,又仿佛没有,不安和安定这两种情感一直困扰着我,唯有硬着头皮面对。

雨停了,外面寂静一片,偶尔下课的女生三三两两抱成一团,打打闹闹,感觉自己已经离她们很远了,南方上学普遍较早,小学又是5年制,现在跟我同届的也都还十七八岁,风华正茂,难为她们要跟我这个大龄女青年在一起,跳过青春骚动期进入大学是很可悲的,楼上九四年的女孩又踏着高跟鞋上去了,小孩的身体,成人的穿着,着实有点别扭。

想凑2000块钱,在今年论文答辩前夕去一趟东北,辽宁吉林黑龙江全部去到,既然以后都要循规蹈矩,不如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