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楷
苏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858
  • 关注人气:6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财经要闻
博文
标签:

文化

[巴勒斯坦]穆罕默德·达尔维什

            树才 

 

    来自橄榄园的声音

 

回声来自橄榄园。

我被钉在十字架上,下面是火,

我对乌鸦们说:别撕咬我。

我能回到家里,

老天会下雨,

并且他会……

熄灭这噬肉的木头!

 

有一天我会从十字架上下来。

但是,我怎么回家,

光着身子,赤着脚?

1966.

 

 

    熟睡的花园

 

当睡梦把她抱进怀里,我抽出我的手,

沿着梦的边缘,

看一滴蜜从她的眼皮后面消失,

为两条美妙的腿而祈祷。

我俯身听她的心跳,

我在大理石和梦幻之上看见了麦粒。

我的一滴血哭了,

我战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俄罗斯当代诗人(五人)诗选

马永波 译

 

伊万·扎达诺夫(Ivan  Zhdanov,1948-)生于西伯利亚,遥远的阿尔泰地区的巴尔瑙尔附近农村。为一个农民家庭的第九个孩子。在莫斯科国立大学农业技术学校毕业后,进入巴尔瑙尔教师学会。1978年出版第一本书《画像》,1982年开始从事文学批评工作。著有《不变的天空》(1990)、《一个地方》(1991)、《禁忌世界的摄影机器人》(1998)。在巴黎和哥本哈根出版过诗选。获得过安德烈·别雷奖、第一届俄罗斯现代文学学院的阿波罗纳·格里戈列娃奖。轮流在阿尔泰、莫斯科和克里米亚居住。
     其诗极其复杂:向后追溯到神话和原型,向前延伸到片段的思想,充满了密集浓缩的建筑学想象,对语言与存在巧合能力的怀疑,善于将传统与先锋、抽象玄学与直接个人经验、挽歌与辛辣的讽刺结合起来。他曾说,'历史和良知是一体的。而你的记忆不是你个人的财产,它返回它原始的所有者。'和大多数的后现代主义者一样,扎达诺夫敏锐地意识到语言、记忆和身份的三方面危机。他非常熟悉历史和'语言的监狱'。但他不仅仅是如后现代主义者那样赞美它或讽刺它,而是试图利用这'监狱'的栅栏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伊夫·博纳富瓦:论保尔·瓦雷里

刘楠祺




题解

  本文选自伊夫·博纳富瓦的论文集《不大可能及其他》(L’improbable et autres essais),法国:伽利玛出版社,1992年版,第99-105页,首次发表于1963年9月“新文学”杂志(Lettres nouvelles)。
  伊夫·博纳富瓦(Yves Bonnefoy,1923-),法国著名现代诗人、翻译家和文学评论家,先后获得过多项国际和国内的诗歌大奖,其创作宗于波德莱尔、马拉美和瓦雷里以来的象征主义传统,又融以现代艺术的创新活力,代表着20世纪50年代以来法国诗歌的主流,在战后法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自1981年起,博纳富瓦作为教授,在法兰西公学院(la Collège de France)讲授诗歌理论和比较诗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莎朗·奥兹:诗七首

牛遁之




未出生的

有时,我几乎可以看见,围着我们的脑袋,
犹如夏天的飞虫围绕着街灯,
我们本该有的孩子,
发出微光。

有时,我感到他们在等——
在某个接待室打瞌睡的仆人,
似听非听地等着钟声。

有时,我看见他们躺着,像一封封情书
丢在无法投递的邮局。

有时,譬如今夜,凭着对黑暗的
某种穿透力,我能感到他们中的一个
站在濒海的悬崖边上,
在黑暗中,绝望地向我
伸出手臂。


溺水恐惧

突然之间,没有人知道你在哪里,
你的西装黑得像海藻,你长胡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黛博拉·艾泽:诗十七首

倪志娟 译 
 

黛博拉·艾泽(Deborah Ager,1971-),美国青年诗人、评论家,美国诗刊《32首诗》的创始人。现在一家大型网络公司从事网络搜索引擎的设计、维护及服务工作。




院子里一半是庭院
一半是湖,它忧郁得如同一具尸体。
湖将诉说你渴望倾听的:
逃离这儿吧
三点钟。落叶发出沙球晃动时的嚓嚓声。

枯黄的草
在脚下碎裂,而树
慢慢意识到它们正在褪去衣衫。
你将停驻多久?
湖也问出了你想听到的问题。

几个月过去了,一切
照旧。那些建筑物
倚靠着天空而立,人行道上,淅淅沥沥的
雨,在你身边盘旋
哦,这些林荫道看上去多么阴森!

我知道,你怀念
湖边的吟唱。汽车喇叭在高峰时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西蒙·阿米蒂奇:诗七首



舒丹丹 译




小丑朋克

开车回家,穿过小镇破败的一边,
十回有三回你会看见镇上的小丑,
像一篮子脏衣服站起身来
在走动,绳子上拖着一条狗。但是

别笑:那个男人皮肤的每个像素
都渗透着永不褪色的墨水;
当他在交通灯旁甩开大步,
想想三十年后他会是怎样——

那沮丧的脸和干瘪的头皮
仍涂抹着兴奋的朋克悲伤的纹身。
当他把玉米糊疯狂地抹在挡风玻璃上,
你们这些吓得尖叫的后座上的孩子

会记得这脑袋染了色的小丑朋克,
然后打开雨刷,让它下雨。


和解

——我同意有些事不得不改变,但我仍感到震惊,伤害不是一点点,有天晚上当我摇摇晃晃回到家,发现她居然从我们家正中央垂下一面网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理查德·威尔伯:诗七首

舒丹丹





美发生着变化

蹚过秋天的草地的人发现四处都是
“安妮皇后的花边”,像匍匐在水上的
睡莲;它就这样
从步行者脚下滑过,将枯草
变成湖水,仿佛你最轻柔的身影
将我的心覆在神奇的蓝色卢赛恩湖泊。

美发生着变化,像一只蜥蜴
将皮肤翻转,改变了森林;
又像一只螳螂,伏在
绿叶上,长成
一片叶子,使叶子更浓密,证明
绿比任何人所知的更深。

你手捧玫瑰的样子总好像在说
它们不仅是你的;美发生着变化,
以这样仁慈的方式,
为了别样的发现,永远希望
分离事物与事物本身,并将一切
在片刻间释放,变回奇迹。


草地里的两个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约翰勒斯·波卜霍夫斯基:诗九首



萧开愚




  约翰勒斯·波卜霍夫斯基(Johannes Bobrowski,1917-1965),作为战后最重要的德语作家之一,他的作品表现了他在世时两个方面的德国。他1929年到1939年住在孔尼格斯伯格(今加里宁格勒),就读于康德中学,一所教会学校。作为士兵的他经历了他的诗集《撒尔马泰时代》所写到的毁灭。结束战俘生涯后他回到东柏林,于此以编辑和写作为生,直到辞世。


童年

那时候我
爱着黄鹂
钟声,在上头
射空,坠地
经过叶房,

当我们蹲在树林边,
一根草秆上串着
红色的莓子;推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伊利亚·卡明斯基:音乐疗法——致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的哀歌

明迪 译 


 

  一位现代奥菲斯:他被送往地狱,再也没有返回,他的遗孀搜遍了地球六分之一,她紧紧抱住装满他诗歌的碟子,夜里背诵,以防止愤怒女神带着搜查令发现了它们。
 
当这页纸上仍然还有一些光线时,
他带着妻子穿着陌生人的外衣逃跑了。
衣服上有些汗味;
一只狗在追踪,
舔他们走过和坐过的地面。
 
在厨房,在楼梯,在马桶上,
他将向她展示通往沉默的路,
让收音机自言自语。
他们关掉灯,做爱,
但邻居有望远镜,
而他也看,灰尘落在眼皮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雷沙德·克利尼茨基:诗二十四首

李以亮




  雷沙德·克利尼茨基,波兰诗人,翻译家。1943年出生在奥地利的圣瓦伦丁(St Valentin)。波兹南大学波兰语系毕业并曾长期生活在波兹南。现居克拉科夫。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初,他是波兰民主反对派的成员。诗歌作品主要通过萨米亚特(samizdat)即地下出版物方式广为人知,是“68一代”的代表诗人。出版诗集有《出生证》(1969)、《巨大的有机体》(1975)、《没有那么多》(1981),以及诗选集《未被虚无征服》(1989)、《欧洲之子》(1990,企鹅版)。


突然

我的小姑娘,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先锋艺术论坛

先锋艺术论坛http://elford.5d6d.net/bbs.php

 http://t.cn/zYEyQov

 

 

香港博思出版社主办:

《诗坛》期刊投稿邮箱:

sukai66@sohu.com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