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启平的诗歌
周启平的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318
  • 关注人气:7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我的线索
【我的邮箱】zhouqiping.a@163.com
【联系地址】西进贤县食品厂宿舍06052—7号箱
【邮政邮编】331700
 
栖息地

星星诗刊         作家杂志

诗刊杂志         大别山刊

人民文学         绿风论坛

绿风诗刊         福建文学

诗潮杂志         搜报网站  

中国诗歌         文学港刊

扬子江刊         鄂东晚报

草原杂志         宝安日报

延河杂志         厦门文艺 

青年文学         散文诗刊  

中国诗人         诗歌月下

诗歌月刊         鹿鸣杂志

广州文艺         岁月杂志

山东文学         江西日报

四川文学         西安晚报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时光深处听那些隐蔽的声音(组诗)

作者:周启平

《隐》

这隔阂,春风也吹不开
这距离,时间也拉不短
你,隐入柔软的深处
或在花草之下,或在浮云之间
你的位置还有余热
你的地方还有影子,在世间晃动
你放下的事情,被灰尘遮盖
被忘记蚕食。可这都是你的
这都是你爱过的,舍不得的
这都是你承担的,撂不下的
这都是你走过的,而我痛着的

《读》

湖水捂紧心跳,所有的波纹
都是泄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白头的你们在人间飘荡(组章)

作者:周启平

《树:一种叙述》

与最后一片叶子告别,你就赤裸裸地立在天地之间。
没有什么可以藐视你,包括桀骜的流云、静悄悄的风和那些张望的石头。你形销骨立,像一枚钉在荒野的钉子,剩下的只有过往。
你看见远方的另一棵树,招展着它的容颜。美,让它懒得修饰,它为枝繁叶茂沉醉。而你记得掉落的每一片叶子,谢去的每一片花瓣,凭添的每一声叹息。
大地篡改了你蜗居的地盘,你看见那些脆弱的土囊彻底沦陷。你抗议,挣扎,但你拯救不了你自己。
你现在和你腐朽的身体一样安静。那些破碎的词语,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齐鲁文学》◆2017【夏之卷】目录
       主管:中共山东莱西市委宣传部
主办:山东省莱西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山东省齐鲁文学社
 
名誉社长:李掖平
首席顾问:莫言
顾问:桑恒昌 牛鲁平 刘玉栋 马启代 大卫 赵月斌
编委会主任:万洪波
编委:周瑟瑟 霜扣儿 王忠友 三色堇
主编:罗永良
副主编:林雨田
执行主编:马俊华
执行副主编:苏小桃
编辑部主任:李克利
责任编辑:小西 段荃莲 胡蝶 马晨乐 欧善明 姜海波 马亚姗 涂演婧 蒋胜清

 
  本期头条
《齐鲁文学》◆2017【夏之卷】目录,入选一组
 
陈有仓和他的文字魅力  /  林雨田
 
  特别推荐
《齐鲁文学》◆2017【夏之卷】目录,入选一组

拾粪 /  张竹林(作者系高密红高粱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曾随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路上
                                                           ——进贤诗歌状况综述


                                                                   作者:繁花
 
      

       人杰地灵的进贤县位于江西省中部,是个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看见了春天的辽阔(组诗)

作者:周启平

《油菜花》

春天的黄,铺到这里 
用过的每个词语,都有明显的欠缺 
不能准确表达,我的意思 
我的爱,有多热烈、多迫切 
你,肯定也读不出来 
只是开,只是用极致的美做她们自己 
眼睛里藏不住的大火 
想蔓延到哪,就到哪 
一朵油菜花,在我心中顿了顿 
好像要孤立出来,亮出她全部的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纸刊发表
谢谢
《长淮诗典2016年选》258位诗人名单(初稿,排名不分先后)


36人诗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低处的声音在人间喧响(组章)

作者:周启平

《柴,卑微与光荣》

裂变。吹拂。干燥。太阳拧一把,它们就挤成了柴。不规则地摆在事件的边缘。
地位低微,自然没有被认定的栋梁嚣张。闲散地聚在一起,便不指望经天纬地。如果有交流,大体也是些鸡毛蒜皮。这是不可更改的现实状况。
时光终究把生活烙成一张香喷喷的煎饼。许多人挤在一起饕餮盛宴——咀嚼窜起来的火焰,赞美热气腾腾的美食。他们穿戴整齐,接纳上帝慷慨的馈赠。而柴卷曲着身子在食物的后面,以柴的姿势祷告或赐福。
一根柴,并不介意最终的结局。在被界定为柴之前,它想过挤进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