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声
石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9,400
  • 关注人气:3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告示板

业余写作,个人立场,欢迎批评。

新浪微博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78篇)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6-17 14:16)

         

  十年前,中国青年报记者丛玉华来舟山采写一起化工污染事件。问我:你为什么要写这些与你自身利益无关的事?是什么动力促使你写这些?

  我说,这些事都与我有关,不仅仅是感受,甚至与我的健康,与我的生命有关,怎么可以不关心?
  :与你的自身利益有关?这话怎讲。
  和邦化工污染,就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与阅读

崔永元,简称小崔。虽然我已是馊气老头,也有年纪比我小多的叫我小石。有人还嫌累,再简称崔,我偶尔误码成雀,一只只修改也累,明白就是。

作为看客,一直以为电视电影是一家人,同属一路,也就是导演手头里的钞票比主持人稍重些罢,各方的路数他们都知道。虽然崔已离主持台,但也一直抛头露面,我就看是一场内斗,当大幕拉开,许多观众激奋不已,坐等这场决死之战,也恨不得弄几个大亨出来斩立决,岂不快意!

似乎到了一种嗜血的全民狂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30 22:46)
分类: 场景与往事

  二十五年前,正落草为闲杂人员,一日想谋些事,去东钱湖,过湖畔小普陀寺,本想进去,忽觉得家门口的正宗大菩萨都看过了,小菩萨也就算了。倒是寺门外一字开的摆摊的吸引了我。走近看时,原都是看相测字卦象者。
  一摊有瘦男正在为一女子看相。瘦男说着宁波话,从眉毛嘴毛说到手指手腕。手指细细是小姐命,手腕软软内心善良,说得那女子一阵脸红一阵惊喜,不时地说,算算我的不足,我还能补什么?
  瘦男盯着女子看了会儿,说眉间有纹,晚上睡不着吧?
  嗯。
  还是缺钱用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30 22:46)
分类: 场景与往事

  二十五年前,正落草为闲杂人员,一日想谋些事,去东钱湖,过湖畔小普陀寺,本想进去,忽觉得家门口的正宗大菩萨都看过了,小菩萨也就算了。倒是寺门外一字开的摆摊的吸引了我。走近看时,原都是看相测字卦象者。
  一摊有瘦男正在为一女子看相。瘦男说着宁波话,从眉毛嘴毛说到手指手腕。手指细细是小姐命,手腕软软内心善良,说得那女子一阵脸红一阵惊喜,不时地说,算算我的不足,我还能补什么?
  瘦男盯着女子看了会儿,说眉间有纹,晚上睡不着吧?
  嗯。
  还是缺钱用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场景与往事

转自《我的档案(2):文革
(2011-04-18 09:08:42)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有四个触点让我(一个对社会学和经济学贫困的人)写这篇看起来吓人的随笔,一是马克思出生二百年,二是央视在播马克思是对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些天,中美贸易在川普阵阵愤闷中拉开架势,虽然老川在天朝也礼遇特加,甚至被接上金銮殿与上同榻而聊。也许碍于若大情面,川大炮没在聊天中抛出严肃话题,离开后心生郁结,于是架起大炮,敲响战鼓,先发五百先锋,兵临城下。
  我朝正赚得金盆钵满,本无心应战。再说朝下也怕动惊朝上在榻上的沉醉,但主战派以为机会来了,过去抗日抵韩,对美帝也只是跑跑嘴,这下可以撸起袖子,甩开膀子了,只要振臂一呼,同仇敌忾,美货必将扫地出门。
  朝上的面子当然不可失,水来土挡,发过来的底牌也不看了,跟上!川大将军来劲了,再加码一千人马,部下多名鹰派先锋亦勒马横枪来阵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斯皮尔伯克导演的《头号玩家》在大陆公映,虞北冥译的《玩家一号》引起家乡读者的关注。我说的是,这本原著不是他的首译。更诧异的是,这是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的第二部同名译作。原先一本是几年前别人所译,虞北冥还是此书的责任编辑。科技出版社趁原著被大牌导演改拍影片之际,邀他再译一次重新出版,这不是对原译者的不尊重,或者说打自己的脸吗?

虞北冥说看了译者原先译稿,当时还真不想接手。无奈吃这碗饭,也刚任编辑不久,于是修改着编译,几乎一半都改了,编得很苦涩。有同事见状说出版时也具上他的名。他说这不可,编辑再苦也是工作。领导也见状,说稿费对分。书出版后,出版社居然给了他一半稿费。这真是出版界的破天荒,当然译者情愿。但在我看来,有受贿之嫌,几次警告他,你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9 14:29)
标签:

档案

分类: 场景与往事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母亲去了福利院。母亲在家的时候,除了叫我,我很少主动去说话。她说今天外面来了什么人。我告诉她,来的人你不认识。她说要我拿件衣服,我在箱子里倒腾了几次都不成功,最后扔出一件来说,是不是这件?母亲最后一次摸了摸衣服,说是的是的。她说,饭吃了么。我常会大声说,你想吃什么告诉我,别管我吃不吃了。说完就跑到楼上,在桌子上忙自己的事了。

下楼路过母亲房间,探望一下,总见母亲垂着头,像思想者。思想者母亲认识的字可能不到十个。很多很多年前,问母亲认识的是哪几个字?她说认得自己的名字和你阿爹的名字。我说谁教你的?她说认认,认认,就这么认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时评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2017是许多老朋友退休之年,昨天看到一老朋友的封面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退休证”,特么我的退休证封面除“职工退休证”印着是地方政府制?一问,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