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5-31 14:18)
《人才市场》

我犹豫了一下,是停顿还是前行
在人才市场门口的树下
阳光从翻飞的叶片间跃下
扑闪得令人目眩
在我看来
这的确是个眩晕的地方
它像跑道、天桥
像探照灯、像孤注一掷的悬绳
更像一个操作台
摆满了你要领受的调味料
你可能就是那条幸运的鲶鱼
拥有朋友的同时也树立了劲敌
它还像站台
太多人黯然离去,怀抱着履历
如同怀抱一生仅有的家当

难道不是吗,你的经历
如一副鱼骨单薄地躺在白纸上
哦,名字
哦,年龄
哦,职业
哦,荣光
哦,这是多么无奈的事情——
你童年的田埂
你备受疾病啃噬的母亲
你出租屋豢养的阴暗与孤独
你来这之前,在乞者碗里投下
被体温焐热的钱币
你只字未提
你在表达之前已学会沉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13 22:18)
《上山》

山石潦草
经过时总免不了打起寒颤
与其赞美自然的巧妙
不如说它在此的堆垒有些马虎
仿佛轻轻一碰
石块就会离开山崖
我并不善于冒险
一直以来的生活异常平庸
但通向山顶的道路
我最爱脚下这段
一次午后
风在树林狂奔
偶有断枝砸向地面
巨大的声响如惊雷滚落
我独自一人
搁浅在山腰的凉亭
看着乌云裹挟着暴雨奔涌
我的心跳不禁加速
像失控的钟摆
就要挣脱生活的刻板
那一刻,我惊奇地发现
我的恐惧竟也沾染了浓浓的雨意

2016/4/1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10 21:31)
《夜色下的寿桃湖》

穿过草地
我们停在湖边
茅草团在附近
凌乱的样子像受伤的小兽
它们的确还未苏醒
还未从去年那场寒流的漩涡里挣脱
“唉,生活暗藏陷阱
也怀抱结子的向日葵“
伴随你的感慨
头顶的星群闪烁起来
像天空伸手拧亮的灯盏
我们停止对寿桃湖的想象与猜测
它慢慢露出真身
山峦从中起身
你指向最小的那座
瞧,它多像撅起的嘴唇
正贴向奔跑的风
暗涌的夜
贴向我们相逢的喜悦

2016/4/30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10 21:20)
《不知名的虫子》

晚风吹来
我摸到一些花香
玳玳、含笑、玛格丽特
但是没有波斯菊
它们卧在山坳,起伏如海
让人徜徉、飘零,与停泊
就像此刻的虫鸣
时断时续,搁浅在我的耳畔
会有它吗
我并不知晓它的姓氏
环形的黑纹
宛若拉松的弹簧
套在身上
恰巧冲淡了它金色长袍的霸气
除了粘稠的气味
它并不令人反感
每逢雨过天晴
它们纷纷爬出瓦楞、砖缝、草丛
将自己晾晒在风口
像晾晒一件被雨淋湿的皮箱
它们的从容
我一直在学习
可为何年近不惑
我仍会羞涩
仍会拉下袖子
慌乱地掩住腕上的疤痕呢

2016/5/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04 13:07)

《咖啡馆》

 

很快谈起了天气

在一家新开的咖啡馆里
临窗的女孩在读书
而窗外的泡桐花正走向凋零
像盛宴之后的倒扣的杯盏
我抬头
在隐秘中完成了一次打量
他比我想的苍老
隐匿的白发时不时冲人一笑
后来我们谈起了留园
留园里的两株银杏树让他的想象
像经历剧烈摇晃之后的香槟
这让我们的谈话流畅起来
也让午后晕染了香槟的质地
我郑重看着他
看着他生动地描述与比划
一株站在假山旁
一株站在池水边
无法知晓它们的根须
是否已连城模糊的一片
我突然喑哑
我们何尝不是一样
站在尘世的悬崖
怀抱着相同的陡峭与无常
我快速地笑了一下
在他的杯中
续上了逐渐凉下来的红茶
和浓起来的暮色

2016/4/17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04 12:56)
《蛙鸣》

风大了
梧桐开始晃动
像甩手奔跑的路人
它要赶往何方
它仍在原地
隐去的仅是一池参差的蛙鸣
青蛙也在
这身披绿袍的家伙
跳跃的双腿,比弹簧有力
我们赞美过它的勤劳
它的耐性,它的收放自如
像飞镖一样的舌头
想起那晚,寿桃湖上空
亮着两枚星星
其中一枚,忽明忽暗
虚弱得如同将灭未灭的烛火
我们压低的嗓门
细如针眼,在这静谧的湖边
正好突显四处蛙鸣的恣意
是在讴歌还是在倾诉
谁都无法参透
后来起风了
再后来风声如潮水退却
簌簌突出夜晚的宁静
躺在床上
我失眠了一会儿
醒着的脑袋
远比池塘热闹

 

 

2016/52/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04 07:13)
《白车轴花,与吕舍》

白车轴花挤满路旁
像告别的人群
把小路送向远方
我知道
路的尽头是桥
桥的对面是吕舍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
它有斯卡布罗集市的气质
我曾随母亲前往
那是初夏的一个清晨
露水还未动身离去
世界仍枕着宁静
母亲的乌发在晨光中闪耀
与腰肢的柔软相得益彰
伴随体内悄悄隆起的山峦
悬崖、闪电、玫瑰
我在长大,但一无所知
我们带回瓜果
馨香而甜美
一如我对未来的憧憬
现在,我不去踏入
隔着河水远远眺望
我深知
理想的果实已经破碎
就像蜜罐打翻,泉眼干涸
就像棕榈轰然倒塌后
飓风潜回海底
是的,一切的风暴渐近平息
我接受残缺
——我就是残缺
站在桥下
我和春天最后的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07 12:14)
标签:

佛学

《在玉山公园》

 

柚子已学会娴熟生长

挤过密叶

它丰满的肚子直抵蓝天

蜘蛛垂下亮丝

仿佛垂下一张软梯

可惜我过于迟钝

无法尾随它进入新的旅程

它刚吞下夕光、影子

吞下我的惊诧的眼神

浑圆的小腹如同忠贞的背包

其实我们并不陌生

再见一面便是不朽的故人

或许,理想的时光就该如此:

像仰卧的水,像塔尖的铃

像怀抱籽实的高脚茅

像我停下的脚步

在黄昏的静谧中

@”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05 21:49)
标签:

宠物

《细雨如雾》

 

一公里之外

教堂的塔尖放弃森严

除了钟声,风景全无

这又如何,透过窗户

仍有一些树木可供观赏

它们狠狠地绿着

水杉、枫香、鹅耳枥

就连四季常青的海枣银

也在忙于铺设新叶

要知晓,它的戏码远非如此

就在上周,白色根须涌出地面

仿佛军队的步伐整齐果敢

孩子们为此欢呼

爱抽烟的老园丁却异常苦恼

除了不停培土毫无他技

我每天都会路过

我怀疑它们还将上演新的惊喜与革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23 21:14)
标签:

佛学

《雨后》

 

木耳爬上树干,青苔抱紧石壁

还有什么随雨水到来

瀑布、溪流、山泉——

它们使青山曲折、喧哗、丰富

它们相聚山脚

汇成不可测的深潭,我停留水边

巨石取走我脚底的疲惫

水面平静,倒影婆娑

野天鹅把长嘴插入腹羽

“歌唱是教不会的”@,一群歌者

无师自通,声声鸣叫如露

如珠。我学不会

我怀抱自己屏住呼吸

风偶尔跑出山坳

捎来慷慨的络石花香

再呆一会儿

再呆一会儿,星星就要探出脑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苏小夭
苏小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144
  • 关注人气: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