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畔风铃
湖畔风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8,356
  • 关注人气:1,4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文版权声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博客发表的图、文均为博主原创。如要转载图文,请注明出处。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我的最受欢迎博文
博文
置顶: (2018-08-15 22:29)

 



20161125日,我和画家张老师、编剧韩老师两位朋友,一道去苏北的滨海、响水一带寻访父亲当年被劳教的东直农场旧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滨海县是江苏省最北端濒临黄海的一个县份,原为阜宁县的一部,盐碱土,位于废黄河以北,本是一片莽原,尽长盐蒿草、黄蒿草。解放后,在这里推行过军垦,有若干规模甚大的农场,东直农场是其中的一个。东直,是华东军区直属的简称。之后,改为劳改农场,是劳改犯聚押之地。一九五八年初,改为劳教农场,但所有的管理人员、规则和设施,悉依旧章,都是劳改农场的一套。

—— 摘自父亲的回忆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寻找“苏北利亚”

1962年被解除劳教的不只是我父亲;全国各地有一批的右派分子摘了帽子,结束劳教,甚至同时摘帽和结束劳教。其原因并不是他们已经被改造好了——他们本来就是无辜的——而是因为大跃进引起了大饥荒。

三年大饥荒饿死了多少民众?有各种各样的数字,每一个都是巨大的悲剧。如今年过六十者的肠胃里还烙着那时的饥饿感。在我们这个“民以食为天”的国度,饿死那么多人,自然是件大事,以至于在1962年一、二月间,党中央专门开了个空前规模的扩大工作会议,俗称“七千人大会”,研究如何解决粮食问题。据说毛泽东的本意是要大家从上到下统一思想,顺利推动粮食征购。可是农民已经没有粮了,再征岂不要闹事?于是有反对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天,是一九五八年二月十五日。当天凌晨三时,我按指令到地区机关大院集中。在凌厉的朔风中,定为极右分子的我,挑着七、八十斤重的行李,耳中回荡着妻子和岳父母的哭声,幽幽荡荡地走进机关大门。护送我们去劳动教养的两位民警问明姓名,点齐人数,就领着我们往外走。我不禁问了一下往哪里走,说是往三号码头。又问了一句:将送我们到哪里去?说是,现在不必问,到了目的地你就知道了。我记得,我们是到了东直农场总部,办理过接交手续后,才由农场干部宣布,我的目的地是在这个农场的四大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7 22:43)
标签:

新浪博客

自我审查

分类: 随笔
新浪博客每次系统升级,似乎都加了新的“敏感词”。当然,我不能确定是否如此,但我以前发的、经过无数次审查后放行的博文最近再次被删,而且指明是因为“文章有敏感词,请修改后再发”,似乎可以证明这一点。

我父亲生前总说“好文章是改出来的”,修改本是题中之议;我这些算不上“好”的博文当然更有修改的空间。何况不改就发不出去。像《寻找“苏北利亚”》这样的系列,缺了重要的几章未免支离破碎,让读者不明白前因后果,是对他们的大不敬。所以我得修改再发,这个毫无疑问。

难就难在新浪只告诉我有敏感词,不说哪些是敏感词。以我有限的想象力,找来找去也找不出所有的敏感词,有时只能一大段全部省略了。这件事做起来效率非常低,文章也不见得更好,让我很有挫折感。难道这种挫折感正是新浪想要的?

呼吁新浪公布“敏感词库”,让咱们写文有规章可依。就像法律,公布了咱才知道什么是犯法的,什么是合法的。有了敏感词库,咱们自我审查,岂不省了新浪管理员的时间,也为新浪维护了名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檀香山机场

最后一个清晨,游船回到檀香山港口。檀香山是夏威夷的州府所在地,也是整个岛链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的城市。我们在这里有一天的时间走马观花,先去看珍珠港和夏威夷王宫 —— 者无人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船开了一整夜,第二天早饭后停在可爱岛(Kauai Island)。在夏威夷岛链中,这是最西北的一环,远离正在喷发的大岛火山。她的个头最小,年纪却最大。见过之后,我认定她是女性的岛,因为她美丽如天仙,又丰娆得像母亲,你不可能不爱上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江老的家在橙县居民区一条整洁安静的路上,米色的墙衬着红色的陶瓦,屋后伸出高高的椰子树。大门前是几级砖砌的台阶,台阶旁的花坛里长着茂盛的热带灌木。停了车,我们一家四口拾级而上,按下了门铃

开门的是江夫人,圆圆的脸上满是笑意,看上去和我的年岁相仿。她把我们让进屋,和江老相见。江老穿一件紫红色的衬衫,卡其布裤,个头和我差不多,戴着眼镜,宽阔的前额上皱纹并不多,看上去很精神,不像八十岁的人。孩子们都听我讲过他的故事,此时恭恭敬敬地说:爷爷好!江老问了他俩的情况,笑着说他的小女儿也在硅谷当软件开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几天之后,我回到美国密西根州的家中,着手寻找江宇。

《苏北利亚》是广东省花城出版社在2012年出版的。一般来说,读者可以通过出版商与作者联系。我如果写信或者用电邮和花城联系,他们应该会把我的信转给江宇,再由江宇决定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拿到张老师送来的《苏北利亚》时,书页中已有他划的杠杠、写的评语。细心的张老师,在字里行间寻找线索,寻找作者的描述和我父亲的回忆、我们寻访中的见闻之间的关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父母在50年代初)

隔天上午,我按小顾给的号码,拨通了苏州王老先生家的电话。

“喂,你是哪一位?”对方的声音健朗清晰。

“请问您是王老先生吗?我是xx,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