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陸一山人
陸一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745
  • 关注人气:5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0 23:44)
标签:

杂谈

分类: 十年一梦

 

 

      几年前,为了清静,从喧嚣的城市搬到了郊区居住。乡野之地,少了几分繁华,却有了许多乡野情趣。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偶尔成为乡野菜地一农夫,显然是不合格的。
       小区栅栏外,农田荒废多年,荒草萋萋,芦花轻荡。斜坡上,野草地,小区里的老人开始了圈地运动,你一块,我一方。甚有人立了木桩,就地取材,用细细的芦竿支起了篱笆,再用废弃的布条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7 12:03)
标签:

杂谈

 

 

       江南好风光,嘉禾美歌姬。歌舞升平唱和谐,纸醉金迷千金掷。浓妆兼艳抹,酥胸呼欲出。数千华衣如鱼贯,灯红酒绿惹人醉。挺胸立眼前,君自故乡来。挑肥捡瘦陪笑脸,评头论足不嫌弃。美妇怀中搂,歌姬身旁倚,巨手蜿蜒如游龙,甜言蜜语演场戏。灯火阑珊处,频频举杯邀。舞姿消魂百媚生,香汗微微幽兰气。回首低颦女,柔荑白如雪。数杯美酒入玉腹,醉生梦死是何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9 11: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十年一梦

 

 

       每次从喇叭口的路口往东走,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荒芜和落寞。或许习惯了以往的熙熙攘攘;习惯了邻街小巷摊贩的叫卖声;习惯了空气中弥漫着复杂的气味;习惯了榨油坊散发出的香味儿;更习惯了沿街飞驰而来又飞驰而去的汽车,扬起轻尘的空气里是人间的烟火味。
      如今,这一切用一堆堆泥土掩埋了。十字路口的假山经过风吹雨打,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03 17:04)
标签:

杂谈

分类: 十年一梦

 

 

        每年四五月,走过香樟树下,一阵微风摇落满地轻黄,我会想起苏轼词:“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缲车。”我居住的江南,枣花极少,香樟树给这座水乡城市以四季常青之态,把道路和小区装扮得苍翠而富有生机,让江南的秋天少了一丝萧瑟,让栗冽的寒冬少了一丝冷漠。因此,这座城市把香樟树奉为市树,寓意其四季常青,富有活力。
     五月的江南,香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7 12:37)
标签:

杂谈

 

 

马尾松被白杨树拥在怀中
梦想插上了翅膀
德意志蓝天白云标
飞不上苍穹
钢铁包裹着皮囊
在城市的血脉里流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4 13:28)
标签:

杂谈

分类: 十年一梦

 

 

庭院里
新种的红药
终究开不出一朵爱情
铁线莲趋炎附势
爬上了高枝
开出了菩提般的清净
紫色蝴蝶般被晨风唤醒
昨晚听了谁的故事
泪痕如珠
把四个荷缸装满
两双明亮闪动的眼晴
孕育圣洁的生命
污浊中的一抹绿光
几年没有开出一朵度我的佛心
雨终于停了
几只雀儿落入昨日除过的草堆
用聒噪声祭奠一株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倚在迪卡侬的围栏上
看风景
一辆货车
三五个工人
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拆下的脚手架钢管
沾面锈色的沉重
成了一根根长矛
刺向车的胸膛
叮叮当当
噼里啪啦
金属用钢铁之躯
发出疼痛的呻吟
反抗无用
衣服染上了金属的光芒
额头上的汗水滑成一条河
用手一拭
把货车的胸膛装满
钢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9 18:08)
标签:

杂谈

分类: 十年一梦

 

 

       读陈寅恪先生的《柳如是别传》,一直想去常熟虞山牧斋故里走走,在尚湖滨的拂水山庄寻找钱柳的足迹,来一次隔世的相会。然,时空隔越三百多年,物异人非,徒留一片园林任游人践踏。昔时,此处乃私家园林,钱柳生活之处,一对国士名姝在此赏梅吟诗,留下千古绝唱。诗词佳句尤传唱,此庄不是昔时庄。商户诗思已绝尘,岩水涓涓无停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月河,我愿做那柔波的一条水草,在水中轻盈地舒展,无拘无束;我愿做河畔的一条金柳,等候远行的人儿早日归来,看她折柳轻闻的回首低颦里,望穿秋水的眸子染上了相思;或摇响一支橹歌在古河里慢行,滑过碧波,荡起岁月的歌声。停步在一爿爿裹满历史尘埃的古屋下,轻扣那一扇桐漆杉木双合门,推开尘封的岁月,透过千格万网的窗牖寻找时光走过的痕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0 14:33)
标签:

杂谈

 

 

一条路
闭着眼睛都知道
哪里有测速,哪里有监控
当然
我不能闭着眼睛开
否则,天堂近在咫尺
余生离天堂多远
未知数
来回穿行多少回
没人会去
路旁的风景每天在变
包括我的年轮
紫荆花淡了
白杨树由褐红色变成了嫩绿

.
路的两侧
刚建不久的楼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