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无情诗一组 - 梨花恨月赋》

<山>

为什么一个孤女要住在山寺
山上落雪,压住她的影子
风的轮廓,刺眼又扭曲
缠绵即癫狂
她用情
且不能自已

情里只有一朵脱水的梨花
一个扁平的剪影慢慢形成
她下定决心行凶后
哀莫大于两种白
一是月升月落,一是花开花谢


<风>

山风弥漫
她虚晃着身体
在落花林里采暮色
她想着哪个人
哪个人就消失
她的面具用梨花毒侵染
因此擅长甜美
也擅长辜负


<晴>

今日晴
她早起去看月亮
鹅黄的月亮印在淡蓝的天上
她轻轻叹气
再洗一会儿梨花
又要出生了

这一切的飘渺
或是山太高
或是心太凶,不容生死声


<一生所爱>

她弄不清为什么活着
这么些年
皓月挂着
梨花开着
不生不灭

这让她相信定有繁华的地狱
如此深困于一个喑哑的天堂

要选择哪样
哪样的风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9 04:10)
突然间好像人生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
1. 很多事情,就算不原谅,也要忘记。
2. 应该总是怀有希望,总是看到远方。
3. 珍惜身边的人和事。
4. 事业是一辈子的事,要知道自己要什么,在微环境中斡旋,尽量成就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5. 钱是重要的身外事。但人生得意须尽欢。
6. 做一些对世界有益的事情。因为每个人活着都是这么不容易,因为我的“吃饱穿暖”已是得到了上天的祝福与眷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8 10:38)
《简单的一组》

<无题>
这一刻想到秋天,
就不由自主地走远。

<树>
昨天风很大,
我独自去看树,很高很高。
他的叶子,有荼蘼的红,饱经风雨的美好,
求死得死。
却又如此温柔,荡漾在哈德森河上。

而他
因为失去而格外疏朗。
恰如其分的孤独,很高很高。


<云>
有时候望不见云,就觉得寂寞。
有时候一朵朵,有时候很薄。

有时候如烟,生怕她消散,
有时候飘得很快,霎冷霎暖的节奏。

有时候朝着天空伸出五指,
那鹰,自顾自飞去。
那云,终将变幻,
莫测明日与今生。


<墓园>

题记:沉睡谷墓园为数不多的墓志铭,英文部分引用

If tears could build a stairway
and memories a lane
I'd walk right through it to the heaven
and bring you home again

旋转木梯,这头有温暖的壁炉,
烧着哔哔啵啵的欢快。
木头与阳光的味道。过去。

那头很高很高,我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要在美国待将近7个周,开车是我现在是压在我胸口的大石啊。本来在国内就没开过几次,到了美国,这速度嗖嗖的,开到50mile/h也被嫌慢,在town里开30mile被滴滴。而且作为一个新司机兼女司机,有时候路权什么的也注意不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2 14:40)
    国庆节,中午时分,太阳倒是很大,照得马路上也明晃晃的,教人睁不开眼。我有些迫不及待地走入到日光里,好像这样就能更暖和一点。但毕竟是秋天了,那一丝丝的光线中竟像织着些冰,忽冷忽热,变幻莫测。抬头看看天,难得的好天,没有一朵云,很蓝很蓝,好像可以把我带到很远的地方。我的心突然像被困住了。欲罢不能的伤心。

    很久不伤心了,把自己浸泡到生活的是是非非鸡毛蒜皮里,再也不去体会某些到达边缘的情绪,就像某种天崩地裂的高潮,高潮之后顿然静寂,又是那无边无际的黑暗,连绝望都找不到理由。这也许是一种能力,自我放逐,去体验心理的极限状态,这又是一种悲剧,人世的幸福那么浅显,却永远得不到。

    或者人真的是群居动物吧,不管多么地享受独自一人,但有些时刻,你还是希望有人陪在你身边,时不时说上一两句话,至少空气里还有温度。不管何时,那个人还在。这样就很好了。我大概是害怕的,连一个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也没有一丁点的安全感。只有在房间里,仿佛才是自由的。快回来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7 13:56)
    其实不到八点就醒了,却昏昏沉沉睡到11点,顺手打开电视,报道的是昨夜PM2.5又浓,午后有风吹散。突然间觉得这个城市,也是这么地无望,只能靠着老天的大风来吹散一座城池里几千万人的绝望。
    我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好奇怪的,街上竟然空荡荡没有几个人,几辆车,与北京平日熙熙攘攘的样子大不相同,好像这阵风,把人们都卷走了,倒是显得宁静平和。想着中午去永和吃点东西,谁知道推开门一看,一屋子黑压压的人。我心里面才明白,原来人都被卷到了永和大王来了啊。:)

    风吹起来了,头顶上还是黑压压的,倒是天边一望,亮堂得很。我突然想起在四川的一句谚语,叫做“有雨天边亮,无雨顶上光。”不知怎的,虽然风那么凉,却有初夏的感觉了,一扫阴霾和沉郁,或又像深秋一般,拾掇了最后一丝的温暖。这样的天气,总是这样暧昧无端,可能向阳,也可能向阴。可能变得美好,也可能变得凛冽。

    出来之前放屁颠儿出来玩儿了。他倒是很高兴的,风吹着落叶乱飞,屁颠儿便跟在一片叶子后面逮落叶。他的小巴掌居然还真能压住叶子起飞,然后便又放开,等叶子飞起来又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言:有时不是你选择了宠物,而是他们选择了你。(Sometimes it is not you picked a pets, but it's them who were picking you.)

    就像我跟屁颠儿的缘分一样,我抱着买一只纯种美短的想法去了官园市场,想要他们的虎斑纹。但结果是我抱了一只灰不溜秋的大耗子回家,而且不知不觉在一起将近三年了。这只大猫耗子在我选猫的时候,用他毛茸茸的小爪子来捞我的刘海。So, that's it. We have been together since then.

    我生活中有那么多屁颠儿的琐事,我甚至不知道该从哪里写起。刚抱他回家的时候,他那么小,一个边长20公分的小破笼子就能装下他,还绰绰有余。但现在他的尾巴都有那时的两个他那么长。那时他想爬高的时候,就蹦起来顺着我裤管爬,因为那是他唯一够得着的通往高出的方法,所以我就差不多一年总是伤痕累累,腿上尽是10厘米长的伤痕。突然有一天,他不用顺着我裤管爬了,而是可以随便蹦上桌子。在摸我的时候也知道不出爪子了。真是神奇。
    屁颠儿很懂得跟人交互,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亲亲。他会主动拿他的小脑袋过来蹭蹭他娘的脸。我常常跟朋友说,我跟屁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一番又一番,
乳白色的晚上。用牛奶盒子计数,
一二三四,哞哞低吟,
太阳与高原的野合,是一望无际的
悲怆
一次风吹过草低,半晌沉默后无言。

<2>

他们
一次次无情路过。
她们,度量着月亮的形状,
有什么两样?昨夜的月亮,
是乳白色。

月色也染了病,芦苇把影子印在水里。
鱼把魂魄混在阴影中。
多么阴险的藏匿。那些魂魄,呼吸是热的,
有一些扩散在空中,
还有一些返送回身体,
总是这样,周而复始的失意,
承受一遍又一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1 22:50)
标签:

杂谈

    探问了一个久不联系的朋友。许是她已经换了手机号,始终无声。我似乎在冰雪覆盖的山口,耗着身上的热气。如果我走进去,这命就没了。
    一切都是无声无息。我在南京,这城市幽静,复杂的立交桥也用绿色植物点缀着,要不是那些来往的车辆,真好似通往神仙的路。下车的时候我照例对态度不算太差的出租车司机说了声谢谢,没想到他竟然也说了谢谢。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对南京还算接纳。
    病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2 23:12)
标签:

杂谈

    在基本完成项目,要撤离的最后24个小时里。居然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台风。现在外面的雨很大,时不时被大风吹起来打在落地玻璃窗上,噼里啪啦地,时不时把我从电脑和电视的包围中拎出来。倚窗而望。底下不过还是城市的风景,酒店的窗也不能开,嗅不到雨水的味道。

    一个城市,无论曾经多么厌恶这里,一切,出租车司机,环境,危险的行人过街方式,小强,可当你在这儿过了大半年,从冬天到秋天,真正离开时,却觉得有些被掏空。我想,这就像过去的事,无论多么灰暗无情,你还是会上瘾,会一遍一遍重温。因为一块色板,把颜色擦去了就什么都只是一块白板,索然无趣。

    想了想,出差的半年里,往返奔波。听力因为坐飞机频率太高而有些问题了,身体状况不好,但也有些许美好,比如酒店在我孤独一人的时候送上了生日蛋糕。虽然是商业运营的策略,但不管怎么样,都些许消磨了我的孤独感。

    在这半年里,我种种机缘巧合,竟然变得略微开朗自信了些。这是进步还是退步,我彷徨不前。因为这好像不是自己,至少不是最近十几年的自己。否认自己,不认识自己,我不痛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花花
花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9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