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还在
我还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5,906
  • 关注人气:7,8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那想做好人的,在门外敲着门;那爱人的,看见门敞开着。”

   

五年前的四月,我和宝宝结婚了,从认识到步入殿堂的那一天,我们只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因为对于我们俩个相爱的人来说,紧闭的门扉是不需要再去扣响,它面朝着我们,已然让我们看见了其中的美丽。

   

宝宝是一个比我小八岁,非常单纯而美丽的女孩子,朴素干净而又简单的人生履历,勾画着类似中国画那样的意境,大片的留白处流露的是满满悠长的写意。我们本是处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因为她那样简单的经历而又超拔的意境,让我深深地爱着她。

   

她的人生经历,似乎只能用“很顺”来形容,从小到大,一直保送到大学,女校的六年住校生活又使她远离尘嚣,这些都能让她透过清澈的大眼睛找到生活的本真与善良。而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跌跌撞撞,伤人伤已,从内到外,透着狼性,冷眼提防社会的陷阱,寻找张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经过了两个月的跋涉,经过了将近一千五百公里的行程,当他翻过了海云关,看到望河曲折着从山脚下的密林中穿过,一路朝南地向前奔腾,河水湍急而清澈,河面像是有几公里那样广阔,滚滚的河水带着即将奔向自由的喧嚣裹挟着微尘细沙而俱下,两岸的雨林把寂静的回声摇头摆尾地送到了路人的耳中,大风没有刮,可是却有轰轰的巨响和呼呼的像是风的声音,大地在河水的滚动下激动的颤栗。严正道把头上的防雨帽拿了下来,静静得看着雨后的阳光挂在河水的上方,他出奇的安静,静得好像自己的一颗心都会被蚂蚁的脚步声震碎,他大口地呼吸着雨水、河水以及雨林混杂在一起的空气,贪婪地品味着每一口的呼吸中那种代表着自由生命的滋味。他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好像世界在朝他微笑,为他打开一个从未见过的壮美景观,“不是我选择那最好的,而是最好的选择了我”。严正道把背上的背包带子整了几下,再次迈开大步朝望河的入海口走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眼前真得好像走到一个没有任何出路的窘境,不能前进一步,也不可能回头再找退路。生活就把严正道死死的卡在这里,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那种从来没有的窒息感越来越让他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变得冰凉,无望与无助,那种小说里主人公才遇到的事情,居然让他身感同受。

“天上不会掉馅饼,可是天上会掉鱼”,那天自己不是就那么无意识地对刘科长吼出了这么一句吗?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无厘头的话呢?在去往职介所的路上,他细细地回想那天说出的这句话,它好像在自己的内心深藏了很多年,却在没有被召唤的时候突然一下子从最隐秘的地方跳了出来。这句话一定有它的深刻含义呀。但那又是什么呢?严正道骑着自行车,速度越来越慢,最后他跳下车,手推着车走到这个城市湖边的堤岸,抬眼看着湖里的水气在春天温暖的阳光下散发着温润的气息,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史建萍下班的时候,当然不会知道同在一个单位的丈夫向上级提出了口头辞呈。而严正道表面镇静的笑容里却挂着对妻子的一份歉疚。唯一让他无法面对的,就是回家后怎么能盯着妻子的眼睛说出自己的决定。在关起门的卧室里,床头灯露着微弱的光芒,史建萍坐在床沿,听着站在床前的严正道说着整个事件的经过,她的眼角渐渐地渗出了眼泪,她不想用嚎啕大哭来表达自己的绝望,可是也做不到足够的坚强来笑对他的这个决定。床头柜上的那个老式的时钟,发出的滴答声,就像是她的心血落在地上的声音。直到后来,严正道轻轻地坐在她的旁边,用手搭着她的肩膀,拿着纸巾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告诉她:你先睡吧,一切都会好的。

可是一切看起来并不像严正道想得那么好,自他从科长办公室出来后,他就不断地置疑自己是不是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直到他压抑住内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离露露进小学还有半年多的时间,日子过得很快,每一天都在不知不觉像是流沙从指尖滑落,严正道依旧徘徊在辞职与留任之间。他也利用自己的信息源开始打听建国小学的录取标准,除了对孩子综合素质考核之外,还有一项,是对家长的特别面试。而根据论坛里家长的反馈,这一项特别面试所占的比重反而较大,因为学校坚信,家庭是学校的合作者。好学生,一定来自双方的共同努力。在对家长的面试中,自由精神,创新意识和挑战自我是考核指标,因为具备这类精神的家长同样会在家庭中树立这样的文化,它是符合建国小学的办学宗旨的。只有大家都具有相同的价值观,才能同心协力把孩子培养好,建国小学就是这样认为的。

   严正道在论坛里看到这个消息,突然意识到,摆在他面前的已经不是一个关于经济的难题,也不是一个单纯孩子上辅导班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是一个直接指向自己的难题。他在头脑中模拟了很多遍面试场景,他该如何表达和展示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号公路是这个国家唯一的一条高速公路,从北到南贯穿了它所有的重要城市。这条公路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的走势,只是不同的时代由不同的材料做为路基,道路上行走的是历史的老人。想要从北走到南,一个人徒步走完这条路,虽然不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可也足以说明他具备了一点坚定的信念,如果信念能够支持着他走完这条路,领略了两山的风景,看过了世事人情,用脚步把自己心中的那点不满抖落在地上。

    雨水刚刚洗过这里,前面的路看上去有点模糊,不是因为远,而是因为水气把它蒸得像是在轻轻地上升,水气里出来的彩虹也把两山之间的那一广阔的空间跨接在了一起,他就在这个时候,沿着一座山的小道,慢慢地走向公路。他已经默默地走了将近两小时,耳机里的歌曲都已经连续循环了两遍,当雨水打在他的防水衣材料做成的户外服,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把脖子往衣服里缩一缩,好像雨水就会钻进他的体内一样。雨已经不是当初的那样温润,而是挟带着一些寒意,这座大山把所有的湿气与冷空气都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17 11:20)

    太阳毒辣辣得照在学校的蓝球边的这块空地上,蓝蓝的天空泛着那种镜子似的透亮和眩目的光线,被它照耀的物体,在暗灰的水泥地上印着深深的黑影,而在黑影的边缘,就在靠近光明的那一侧,一滴有现在一块钱硬币大小的泪花在那里怒怒地绽放着,而随着老师的问迅以及我的沉默,一朵朵泪花就像是在汹涌的波涛里腾起的浪花,开始了此起彼伏的翻滚。我站在太阳下,班主任老师站在我的面前,她开始用一种严肃的表情看着我,随着我的泪水不断地涌出,她的脸上渐渐浮出了一种诧异,最后转成了微笑,她摸着我的头,手掌在我的头发里摩挲:“眼睛这么大的孩子,滴下的眼泪都能把地板砸出个坑!”。听到她这么一说,我的哭声终于像是一个在娘胎里呆了九个月的新生儿,像是解脱,也像是一种宣告。虽然今天我依然记不起当年被老师训导的原因,但那砸在地上的泪花,却是至今不忘。

    学校旁边有一个沙坑,这个沙坑好像是当年建家属楼时运来的沙子堆积起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7 11:42)

    从办公室沿着营地里的道路继续向上走,就会来到一片错落有致,散布在绿树花海里的家属区。家属区被分成了K,J,I,L几个区域,分别代表不同的房型和格局,同时也跟等级密切相关。这里原来都是为了外籍中级员工及其家属营造的,曾经也是各种文化汇聚于此,大开眼界的地方。如今这里安静得有些败落,风景依旧,建筑依旧,可是那些年轻的人啊,却不知道在世界的何方。

    营地的最高处,是俱乐部和游泳池,这曾经是社交密集的一处场所,在阳光灿烂的夏日,处处有着俊男靓女穿着春光无限的着装在这里频频出现。也曾在繁星点点的夜晚,在俱乐部旁边那个用砖搭起来的传统的比萨炉旁,享用着用柴火烘烤着的比萨,依旧是年轻的人啊,年青的各国男男女女呀,在这个大山的深处,演绎着最浪漫的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1 16:43)

     我在这里呆了五年,是我青春最值得纪念的一段岁月。人生没有几个五年可以去奔波,也不是所有的五年都让人会不断地在梦里怀念。我总是在梦里出现在那里,想着自己走了很久的路,来到了绿树掩映下的办公室前,向着里面的人打望,可再往里面走的时候,都会有人挡在我的面前,礼貌地告诉我,你已经没有权利再踏入这个房间。我试图想跟他解释,我曾经在这里工作了五年,由一个普通职员最后成长为高级职员,甚至在这里最后的一个职位是部门主管,而我现在要进入的场所,正是我五年天天办公的地方。但是梦里的那个人不听我讲这么多,他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工程结束了,你们都离开了这里,不能再进来,不能再进来。

    每次我从梦里醒来的时候,都非常庆幸我真得可以再回去看一看那里,不会有人真正得把我挡在门外,唯 一阻止我去的,只是我自己的愿力。我设计好了每一个场景,我要去那里看看自己办公室,看看自己的单身宿舍,看看单身楼,看看俱乐部,洗衣房,西餐厅,看看美丽的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0 15:51)


    沉重的脚步声从楼道里传出过来:砰。。砰。。砰。这是一种刻意用脚狠狠跺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脚步声从五楼一层层地往下走,直到他停在了一楼单元的门口。“唉!。他沮丧着看了看身后,一个人也没有,没人跟着他下来,“我一定要证明给你看!”,他愤怒地把手指狠狠地按在了开门的纽扣式开关上,猛得把门撞开,然后大步朝门外路的另外一头急速地跑去。

    阳光正按着自己的节奏一点点荡尽楼与楼之间的阴影,关存岩眯着眼睛看那阳光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太阳的温暖正在缓缓地把自己的眼皮炫出道道金光的时候,他的耳朵旁突然炸起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喝,把它,还给我!

    郑存岩吓得把眼睛睁开,阳光一下子刺了进来,像一把利剑扎进眼里,立即把一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张照片是我们1512月底在越南蚬港的悦榕庄酒店吃早餐的时候,酒店的工作人员,笑呤呤地走到我们面前,为我们拍摄的。越南是一个熟悉但陌生的国家,越南的中部城市蚬港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当初选择来这里,一是因为我们想要避开大家都去的地方:河内和胡志明市。二是因为我喜欢的BANYAN TREE(悦榕庄)在这里新建了一处酒店。上次在泰国普吉岛住过这家酒店后,我们就很喜欢它那种休闲式的设计,在一个清静的地方,(在东南亚一般都是选择背山面海的地方),离中心城区有一段距离,保证了居住环境的典雅安静,有一种殊胜的情调。酒店里主要分两个区域,一个是BANYANTREE ,一个是公寓式酒店。BANYAN TREE是一个独立的庭院,像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置于周围都是鲜花之中的小院子,里面有一个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